彈地見聞

異鄉人系列( 1) 楓與刀 大阪

序:人在外地,要生活,不容易。一個個異鄉人的故事,甜酸苦辣齊備,都經歷過了解、適應、融和;人與地,從此結下了情緣。

 

大阪的新天地,新近開了一間菜刀專門店,風頭一時無兩。菜刀專門店,在日本為數不少,但叫人側目的,是來自店主——他是一位長居日本廿年的加拿大人!被譽為日本文化解構導讀聖經的《菊與刀》,道盡了日本人的幾許國民性,幾十年後,現實版的「楓與刀」,沒有盪氣迴腸的情節,故事的背後,是一個外國人對日本刀的執迷與熱情。

 

「二啦沙伊媽些!」
生得高頭大馬的店主 Bjorn Heiberg以一口流利日語招呼客人。
店子不算大,但牆上展示着各種大小菜刀,劏魚剁肉切菜,應有盡有,像間小型博物館。
菜刀全部來自大阪的堺市。
「堺市是日本菜刀的發源地,以鋒利見稱,近九成日本廚師使用的菜刀,都來自堺市。
因質量好,近年也深得歐洲廚師青眛,在各地掀起一股日本菜刀熱。」
關於菜刀,他比任何人都熟悉,都在行。
客人來到,如何揀刀如何保養,他傾囊相授如數家珍,在行內實屬少見。
背後,源於對刀的一份熱愛。


一拿起刀,他便神情嚴肅,無限專注。 

江戶時代開始,所有堺市出產的菜刀,都印有 Q嘜的「堺極」標記,以資識別。 

大大小小的菜刀過百款,日本菜刀,也是個大千世界。

 

自小,他與刀便結下不解緣。
農鄉長大的他,平日沒甚麼娛樂;唯一的玩具,便是家人工作時的鐮刀。
某年生日,父母送他一塊鈍鈍的石頭刀,說是經歷千萬年的出土文物。
他如獲至寶,自此,收集不同的刀,便成了他的最大嗜好。
外國人生性愛自由。
他不甘一生都做鄉下仔,大學畢業後,毅然拿起背囊,流浪去!
英國法國匈牙利……在歐洲輾轉一陣子,他忽然想起了日本——年輕時,他無意中接觸過日本漫畫《帶子洪郎》,對這個地球另一邊的世界,產生了無限好奇。二話不說,馬上來到東京。
初到貴境,不諳日語的他,錯過火車,被迫露宿街頭。
大都會的急促節奏和人情冷暖,令他大吃不消,第二天,便馬上搭車到大阪。
相對關東,關西人明顯有人情味,在當地人的介紹下,他當過酒保、教師、電視直銷,生活總算安定下來,原來怕醜仔的性格,也變得開放主動。
他口才了得,又精通英日語,後來被挖角到出入口公司,主力把「堺刀」輸出歐洲,因而接觸到不少菜刀工匠和代理,並建立了良好關係,刀匠的專業和專注,喚醒了他對刀的熱情,而且一發不可收拾。


他生得高頭大馬,走在街頭,猶如巨人。 

鑄刀名師山本英明是他的良師益友,店內不少菜刀都是他的傑作。 

「堺刀」刀刃鋒利,用來切肉切菜,食物原味得以最大保存。 

如何揀刀?他說因人而異,拿上手覺得舒服的,就是好刀。 

 

「堺市的菜刀,每把都是工匠們的心血結晶。
為了一把刀,他們可以 24小時在工場,對着高溫爐火,不停打造,而且每位都有個人特色,雕花的壓字的袖珍的,不同的刀,形態用途各異,都是一種藝術。」
三年前,他自立門戶,開下菜刀專門店,全力發展自己的菜刀出口事業,也展示了四出搜羅的精心挑選。
他愛刀,迹近狂熱,開設專門店,就是要愛屋及烏,讓更多人認識日本菜刀。
「好的菜刀,不會破壞食物的纖維,最美味的部分,都絲毫無損地保留下來。」他拿着菜刀,邊講解邊示範:「日本的菜刀工匠都是藝術家,只專注做刀,無暇(或不屑)向人解釋菜刀的好處,只有我這裏,才有專人細心講解。」
拿一片番茄來看,用普通菜刀切的,切口都是水汪汪的,用他的菜刀切的,每片都是平平滑滑,食物水分都被鎖住,也延遲氧化時間,吃時自然味道更佳。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店內除自設打磨機,他更找高人拜師學藝,鑽研磨刀技巧。 

放工最愛到附近的居酒屋嘆番杯,日常生活與地道日本人無異。 

生雞蛋撈飯,他一樣吃得津津有味。

 

不經不覺,在日本生活已有廿個年頭,他也結婚生子,完全融入當地生活。
「日本太多美食了,壽司拉麵炸豬扒天婦羅,我樣樣都愛,天天吃都不會厭。」
他笑道:「唯一不便是我個子大,要穿加大碼,在這裏買衫很難。」事業剛剛起步,他已把日本視為自己的家,一輩子,與刀常在。


小時候獲贈的「出土文物」,一直保留至今。 

《帶子洪郎》,打開了他對日本的好奇心。 

 

地址:大阪市浪速區惠美須東 1-4-1
電話:( 81) 06-4395-5218
網址: towerknives.com
營業時間: 10am-6pm
前往方法:地下鐵動物園前駅步行 5分鐘


撰文:吳永彬
攝影:邱覺達

Ads by Google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