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字號

住家飯 光記食店 地址:西環水街 6號 B地下 電話: 2548 6103

午夜十二點半,西環水街光記食店裏,燈火通明。
有一班人,圍在一起吃晚飯。
她們不是客人,而是老闆一家。
幾十年來,早已習慣等到這個鐘點才開飯。
從八十九歲的爺爺,到一歲半的小孫女,老老少少圍在大圓桌一邊吃,一邊有說有笑,個個精神得很。
客人都禁不住好奇地張望,不知道,原來許多年前,她們因為一頓住家飯,由粉麵檔轉型為飯店。
而住家飯背後的精神,也一直延續至今,深深影響着下一代人。

從一頓住家飯開始

「光記食店」,在西環水街與第二街交界,三十多年了,街坊都識得她。隨口都說得出她的底蘊:黃氏一家人經營,如今已到第二代,老人家很勤力,幾個仔女很聽話,長大了回來幫手……還有,老黃一家很夜食飯。

「光記」黃炳光,今年八十九歲了,精神矍鑠,如今雖然已經退休,每天下午仍會走來鋪頭看看,晚上再下來和大家一起吃飯。他們差不多午夜十二點才吃飯,是因為要先服侍街坊客人,待人客吃得七七八八,才輪到他們一家吃。這習慣,其實早在幾十年前就形成了。
當年,二十歲的他從家鄉普寧隻身來香港討生活,先是在潮州鄉里的鋪頭學師,過了幾年,便膽粗粗出來在上環水坑口一帶開了一間主打魚蛋牛丸的粉麵檔。幾個孩子從小在鋪頭幫忙,家訓是:「做人不可懶惰。」


黃炳光如今已退休,每天下午總要下來鋪頭看看。 

八十四歲的黃老太每天下午都要來幫忙。 

上一年的揮春還貼在門上,歲晚才換。 

大家姐阿貞主要負責樓面。飯煲就放在當眼處,客人自己裝飯。 

 

後來,政府重建水坑口一帶,黃家不想搬上市政大廈,停業了大半年,終於在西環覓到現在這個鋪位。黃家大兒子黃錦鴻說:「家裏這麼多人,市政大廈的鋪位太小,所以堅持找街鋪做。搬過來的時候還有粉麵檔的,不過客人看見我們自己在鋪頭開飯,就叫我媽炒些家常小菜吃。慢慢的,小菜比粉麵還多人吃,就索性轉型做小菜了。」
轉型小菜,比粉麵忙碌。尤其晚飯時段,忙得不可開交,那年頭,兒女不論長幼,都要來鋪頭幫忙,幹完活兒,才偷空一起吃晚飯。炒條菜、煎隻蛋,已是一家人最大的快樂,哪還會抱怨吃飯時間太晚。


十二點鐘還不睡,愈夜愈精神。 

從水坑口舊鋪帶來的一張桌子,見證這些年的轉變。 

晚上十一點,兩老下來坐坐,然後一家人開飯。 

大哥黃錦鴻,採購、洗菜、煎炸菜品都是他。 

繫着一家人的感情

這頓飯,像針和線,年年月月,把黃家上下繫在一起。彼此心目中,都認定家庭比一切都重要,這觀念,一直影響黃氏六兄弟姊妹的成長。


黃老太總覺得自己得閒,連條葱都要自己剝。 

水芹菜細細切碎,是蠔仔粥少不了的佐料。 

 

大哥黃錦鴻,唸完書就一直在鋪裏幫手,至今已接替媽媽為店子掌廚。牆上的餐牌五花八門,煎炒煮炸蒸炆燉,簡直無所不包,大部分出於他一人之手,充分反映過去幾十年在廚藝上付出過的辛勤。
「其實沒甚麼,會做的都寫出來了。我們幾個,廚房工夫都是跟我媽學的。細細個讀不成書,就要在父母身邊做事啦。以前我爸打魚蛋淥粉麵,後來做小菜,就主要是我媽當廚,我們幾個做着做着就會了。一家人做事,分工沒那麼仔細。」他尷尬地笑笑說。
大家姐阿貞,負責樓面,是家裏書唸得最多的人,高中畢業,外出做過工廠,但思前想後,最後也選擇回來幫手,為的就是一家人聚在一起的感覺。
「喺屋企做,雖然成日要捱夜,但外面世界太複雜,屋企反而簡單好多,做慣做熟,大家都是家人,天天見面很好。」
就是二弟和三弟,也沒出過去工作,書剛唸完,就回來幫父母手。連二弟的太太,婚後也自動歸隊,參與其中,有時幫手落單傳菜,有時幫忙搬搬抬抬,甚麼也不計較。


大家姐阿貞。 

二弟黃錦波。 

小小海鮮檔,讓客人吃到游水海鮮。

準備工夫不馬虎,全都分門別類的歸置好。 

小孫女跟着嬤嬤來探班。 

 

看他們做事,的確不似外面餐廳那分工明細的生產模式,感覺更像是預備一個規模大些的家宴。
鋪頭用的葱薑蒜,是八十四歲的黃老太,每天在家一邊看電視一邊摘好剝好的,因為「交來的浸過水沒味道。」,她嫌人家處理不好,就寧可自己親手的摘、親手的剝。
看黃老太削芹菜,就看到她是如何節儉,處處是會心眼熟的主婦智慧。根部有肉炒鮮魷、幼莖較香做小炒,枝節和芹菜葉子切碎做佐料煮粥,分門別類裝好備用,工夫是多點,勝在物盡其用不浪費。但她又有她的講究,芹菜要削皮,到底比家裏煮飯精細。


凌晨兩點半,去西區副食品市場買菜,八號風球也不例外。 

每天不辭勞苦就是為了這最靚的頭手菜。 

真材實料的例湯,住在附近的女士們保持身材,常常過來喝湯當晚飯。

 

母親節儉,兒女們也跟着,蔬菜瓜果,是錦鴻和錦波兩兄弟每天凌晨吃完飯後,去西區副食品市場採購回來的。

「倒也不是便宜很多,不過應省則省。而且自己半夜去買,起碼是頭手貨,靚許多。」錦鴻說。
魚蝦海鮮,則是大家姐和錦鴻下午回鋪頭之前,在自家附近的街市買回來,要揀新鮮的活的才買,也確保預算準確,不會買多。「用的不多,自己去買容易因分量。」


魚蝦海鮮也是每天去街市買。 

貼在牆上的手寫餐牌,方便來買外賣的街坊。 

讓客人吃家的溫暖

掌勺的錦鴻,很有老師傅的風範。烹調手法,樸實不造作。
咕嚕肉不會先炸定,是接到每張柯打新鮮炸,來幫襯的多是街坊熟客,都願意多等幾分鐘,不會催促。椒鹽九肚魚,上的是薄粉,不貪那炸得泡起一大碟的假象。薑葱雞用的是新鮮雞。「這年頭貨價真是貴,才逼不得已加到百三蚊半隻雞,貴得我都不好意思啊。」大家姐不知道,外頭吃一只新鮮雞,動輒要收三四百了。



三弟錦榮也做廚房,師承母親,炒得一手好菜。 

 

她們就有潮州人的風格,要省,也是省己待客。

錦鴻說:「你別看我們自己吃飯吃這麼多菜,那些魚蝦蟹看着不行了,當然是自己吃,總不能賣給客人呀。間間鋪都是這樣的吧!」
這也不不是門面話,他也真是這樣想。於是白飯,用一個碩大電飯煲煲,任由客人自己添。蠔仔粥,吃到後面粥涼了,還可以請店家添些熱粥,不另收費。
「我們鋪頭沒甚麼花巧,做了幾十年,就是一點家庭口味,熟客吃慣了,個個都很寬容。千萬別寫得太好吃,免得讓人失望啊。不過你千萬要幫我謝謝業主,如今已是第二代,廿幾年都對我們很好。」大家姐阿貞說。


白灼薑葱魚皮$30,爽滑美味,經過灼熟,可放心食用。 

椒鹽九肚魚$68,上薄薄的乾粉,最重要是油清,受到客人一致推薦。 

蠔仔粥$48,冬天裏的一鍋熱粥,是靈魂的慰籍。

油浸筍殼魚(時價),外脆內嫩,既花心思又花時間的一道菜。 

雞腳$32,用豉油和麻油煮,撒上芝麻,就是一道下酒的好菜。 

 


鄒生回想當年,十個人喝兩百支啤酒的情意。 

街坊鄰里以至業主,也許都被這家人的真誠打動,視之為自己人一樣。
來採訪幾天,每屆黃家晚飯時刻,都見不同客人和他們共桌,素不相識的客人,總會叫記者坐下來一塊吃。
「不必見外,添雙筷箸添個碗,我們邊吃邊聊,你也嘗嘗這裏的手勢。」老顧客當正自己是主人,而坐在旁邊的主人,也誠懇的笑,欠身相邀,一下子就讓人放下戒心,打成一片。

 

熟客對這家人,都有千絲萬縷的關係,糾結出深厚感情。街坊標哥,從小在這區長大,指着黃家大家姐阿貞說:「我當這裏屋企來的,我家姐同大家姐是同學!」
西裝骨骨的鄒生,當年在港大讀書,幾個同學常常來這裏聚會:「當年最鍾意來這裏,試過十個人一晚上喝了兩百支啤酒,後生係咁㗎啦!」
開的士的鄧生,更厲害,是老闆的救命恩人。「十年前阿光中風,出門幸虧遇到鄧生的車經過,趕快把我們送到醫院去。」
坐在鄧生旁的老闆娘黃老太,縷述這段恩情,仍舊激動,反而當事人老鄧笑而不語,沒有主動說起這段往事,彷彿一切都只不過是天經地義的事。


住在附近的老外也天天來買外賣炒麵。 

熟客釣到魚來加工,大大小小一大碟。 

熟客逗逗黃家的小孫女。 

二弟太太替中文不靈光的客人看信。 

 

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能夠同為一家、能夠同枱吃飯,其實也是一種緣份,比甚麼山珍海錯,更值得珍惜。


夜更的士佬鄧生天天來這裏吃住家飯。 

一班朋友每周五打完壁球,例必來吃晚飯。 


每天收鋪之前,黃老太必要把門前的煙頭掃乾淨,這是老派人的公德心。 

 

光記食店
地址:西環水街 6號 B地下
電話: 2548 6103
營業時間: 6pm– 1am


撰文:王雅雋
攝影:陳榮輝

Ads by Google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