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穎希( Zoe). 22歲. Ore Cuisine太子女 

年輕有夢

有愛 才是一個家 Ore Cuisine中環鴨巴甸街 17號
2559 0737

今年夏天,當 Zoe宣告要開一間法國加意大利餐廳,所有人都覺得是天方夜譚。
二十二歲,少不更事,沒有管理經驗,資金又不充裕。創業過程,簡直驚心動魄。
仍然堅持,是為了跟媽媽的一個約定。

 

餐廳由 Zoe夥拍媽媽打理,但二人沒有默契,有時 Zoe在招呼一桌客人,媽媽又湊過去,一副照應幫忙的表情,弄得 Zoe很不自在,惟有壓低聲浪,找個藉口支開媽媽,「 Annie,隔籬枱好似未點甜品喎。」
母女倆,習慣以洋名互相稱呼,連帶相處模式亦不按常規。
Zoe和 Annie,一直相依為命。 Zoe出生不久父母就分開,母親身兼父職。
媽媽又真硬朗過人,「佢做開酒吧、餐廳侍應,見慣大場面,一出聲都嚇得下人,從來冇人蝦我哋。」 Zoe一度為媽媽而自豪,但中學階段,還是變得反叛,「唔想黐住佢,成日去朋友屋企,飲酒、食煙玩通宵,第二日逃學。」再開明的媽媽,都會擔心。
Annie每晚跑往那朋友的寓所樓下,連名帶姓的呼喊,逼令 Zoe回家。
中五畢業後, Zoe去了跑馬地一間專做明星生意的酒吧打工,與媽媽關係更疏離。
關於那段酒吧歲月, Zoe不欲多提,只道是經歷了某些事情,人長大了。
似乎是在人生旅途中,上了一課。


兩母女旅行,拍照時指定動作是親吻媽媽。 

餐廳可以包場,十人起,最低消費三千多元。 

紫薯蓉配北海道帶子$148紫薯蓉的甜與帶子的鮮互相輝映。

 

正當 Zoe辭了工,家裏剛巧因祖業被收購,獲得一筆錢, Annie忽發奇想,「不如開一間餐廳吖。
我哋兩母女都做開侍應, service一定冇問題。」做媽媽的,其實是想將女兒留在身邊;做女兒的,恰好亦鳥倦知還。
自此她跟媽媽約定,往後會好好做人。
Zoe第一次跟媽媽共同建立一件事,眼前盡皆美好,找鋪子,置家具,天馬行空談理念。 Annie凡事都讓她拿主意,她喜歡意大利菜,又覺得法國菜受歡迎,嚷着要兩者兼做;起初沒聘到大廚,心急起來,自己跑去街市、食材店,買幾大包回店子,找來廚師朋友幫忙,努力了幾個通宵,慢煮三文魚、南瓜 Risotto,做好了就叫 Annie試食,三更半夜研製菜式,笑聲連珠爆發,倒不似一間餐廳,更似一個家。
這個家,她挖空心思起了一個意大利名字,「 Ore,英文即 Hours咁解,象徵愉快時光。」
她這話是語帶相關的,一方面意指自己和媽媽的相處,另一重意義,是客人用餐的時光。只是,想像與現實,有着重大的落差。


Zoe為了這個家,下了很多心機。 

 


安格斯肉眼扒$298( 10安士)肉眼扒配 Gnocchi Pasta,再撒一把岩鹽當調味兼點綴,顯了大廚的心思。 

首先因資金不足,餐廳從上手東主頂讓過來,沒再裝修,只簡單添置些壁燈,和附近的個性小店一比,就顯得平凡。
中環西餐廳的競爭又大,但這店賣的只是大路菜式,安格斯牛扒、牛臉頰肉、煎鱈魚扒,價錢又不特別便宜,吸引力欠奉。開張初期,生意很淡。
外憂之餘,又有內患。大廚是位中年漢,曾在澳門五星級酒店任職,有老師傅的脾氣。
「有位午市客人,想試晚餐 menu,我即刻好開心叫佢照做,點知畀佢拍枱鬧我!」
又有一次,她好心想將客人帶來的蛋撻翻熱,大廚見她竟然將街外食物放入焗爐,勞氣地說,如果她再如此胡來,生意一定不會好。
事實上,餐廳生意,又確如大廚所言,進展如蝸牛,不斷燒銀紙, Zoe暗自想過,不如趁早結束止蝕,但每一次都不忍心開聲,「呢排 Annie好開心呀!我唔想傷害到佢。」這半年間,母女倆在餐廳相聚的時光,比往時在家還要多。對 Zoe來說,這份久違了的家庭溫暖,何嘗不是難以割捨!

 

Ore Cuisine中環鴨巴甸街 17號
2559 0737
12nn-3pm、 6pm-11pm(除包場以外,星期日休息)


撰文:李英儀
攝影:王嘉豪

Ads by Google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