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fe牆壁畫上大澳郵局的貓咪,共通點都是已剪耳,即已絕育。而划龍舟、露天餐廳、彈塗魚等都是大澳的風景。 

寵物家

大澳有個猴硐村

大澳人相信傷害貓隻會交上噩運,於是大澳貓咪可以無拘無束地穿梭小巷、棚屋之間。
貓家族愈來愈壯大,但貓多粥少,再遇上 03年沙士,垃圾筒蓋蓋封,貓咪搵食艱難,唯有鋌而走險入屋偷魚。後來,有城市人遷入,開始容不下貓叫聲,貓貓一再被投訴趕絕。
「我希望大澳會似台灣的猴硐村,會被 CNN選為全球最佳貓天堂。」大澳貓義工 German竟然許下這願望。一年前她和拍檔成立大澳流浪貓之家,聯同愛貓街坊餵貓、捉貓、帶貓絕育、看醫生,前陣子還開了大澳貓社 cafe,為的只是想大家知道,貓咪是大澳一分子。「只要能控制貓咪數量,盡量令牠們溫飽,衝突減少,人貓自然會彼此友善。」

由偏見到愛貓

在大澳為貓咪做事,先要頂得住鄉民壓力,「大澳人多數愛平靜生活,佢哋唔鍾意太出位,我高調搞動保,惹來唔少閒言閒語,例如貓 cafe生意好,就笑我咁都有人嚟幫襯, cafe少客,就話一定做唔住㗎喇。我知佢哋冇惡意,有部分街坊仲好幫手,鄉委會主席亦好支持我哋,肯借地方俾我哋搞義賣。」歧視偏見,可能只因未正式相處過,連 German這個貓痴,也曾對貓有偏見。「我以前以為啲貓好高竇,唔睬人。直至上年大澳郵局局長退休,佢原本餵開郵局附近啲街貓,見我住得近,於是請我幫手餵貓。一接觸過貓貓,原來咁溫馴友善,就俾佢哋迷倒。」 German抱住剛在屋邨救來的貓咪柑仔,又哄又笑。
餵貓只是第一步,而踏上動保之路,又源於另一件事,「有日我同朋友坐喺街邊食嘢,有隻狗走過嚟,我見佢好肚餓,就放低粒魚蛋俾佢。點知朋友一腳踩爛粒魚蛋,仲大聲喝走隻狗。狗狗又餓又凍已經好淒涼,你可以唔愛動物,但唔可以傷害佢哋。我當時真係好難過,我諗,貓咪更脆弱,所以決心投身動保行列。」


因常要捉貓絕育, German手上爪痕纍纍,她笑說已習慣了。 

上星期下大雨,這五隻貓 BB被困坑渠,幸得 German將坑渠鐵搬開拯救,貓 B才撿回一命,現正等待領養。 

駐場貓之一 Coffee完全無視鏡頭,睡個死去活來。

柑仔是 cafe店長,幾有脾氣,不熟絡最好別抱牠,天氣好時牠會出街闖蕩一下。 

郵局一帶的貓咪由 German餵飼,每隻都起了名字,各有性格。在這裡的貓差不多都做了絕育手術,少了攻擊性,也不怕陌生人。 

German和表妹 Kiko為 Cafe一起學烹飪、煮咖啡。棉花糖咖啡$40、貓貓曲奇$25/6塊。

本地插畫師和街坊都幫忙做貓咪精品出售, German更去到台灣貓天堂猴硐村取經學做貓肉球梘。 


Cafe有露天座位,有時貓咪也會來曬太陽。

重拾使命感

Cafe駐場貓咪不多,暫時只有三隻,因為 cafe並不以貓貓作招徠,不打算純粹讓遊人玩樂影貓謀利,「我最希望客人嚟到,飲杯咖啡,聽我講吓大澳風光,同埋關於大澳街貓動保工作嘅發展。」 German更專誠找來香港插畫家,將 cafe的一幅牆畫上郵局的五隻貓,襯托着大澳景色。「我希望將藝術同動保結合,俾到大家正面嘅訊息,亦算係支持本土創作。」
救貓工作,還令 German重拾為大澳社區服務的熱情,「我本身喺大澳女青年社做嘢,一直走在最前線為大澳居民請命,直到 08年一啲政治因素,我哋幾乎被禁聲,好灰。直到開始着手照顧大澳街貓,成立大澳流浪貓之家,竟然有一班婦女街坊主動幫忙,佢哋更會做小手作來義賣幫貓,大澳貓咪令社區再次團結起來,令我重燃對社區嘅使命感。我會喺大澳貓舍 cafe搞婦女小組。」 German有時會舉辦一些大澳流浪貓攝影團、文化遊,重點在於大澳,亦以不擾貓為大原則,讓人了解大澳貓咪與鄉民生活的關係。或者終有日,大澳也能成為世界知名的貓天堂。


街坊蘭姐每日下午五點會來餵貓,每個義工負責幾條巷,貓咪遇事時義工會互相通告。 

懶洋洋的貓咪躺在棚屋之間,夏天時牠們會到泥灘捉彈塗魚。 

大部分街坊都不介意貓咪在自己的鋪內駐足。

大澳的家貓多是放養,白天出來曬太陽,晚上回家吃飯。 

另一群貓咪住在大澳街市,滿身傷痕,可能偷魚失手被人用滾水燙傷。幸好附近酒家有好心人拿來餸頭餸尾,貓咪在垃圾筒旁戰戰兢兢地吃着魚骨。 

大澳有名的茶粿檔老闆娘,也非常歡迎貓咪到訪。

 

大澳貓社
地址:大澳吉慶街 68號
電話: 94974206( German)
網址: http://www.facebook.com/cattaio 
營業時間:星期二至日 11am-6pm,星期一休息


撰文:吳韻菁
攝影:陳家維

Ads by Google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