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紮馬尾、戴黑框眼鏡的袁海昌,每次現身均一臉認真地抄筆記,陳健民形容他「比我哋核心義工更加積極,唔係太正常。」(羅國輝攝) 

新聞追擊

左派潛伏佔中 監控陳健民

「佔領中環」行動屢受打壓,不但公司註冊遲遲未獲批,更被內地傳媒抹黑為與台獨勢力合流。面對四面受敵的窘局,佔中繼續舉辦多場商討日,惟本刊發現,有左派人士原來早就滲透佔中活動。
該名神秘男子自上月初開始,出席佔中不同界別的商討日,累積已達十場,每次均詳細記錄與會人士的政見及發言。記者連日追訪,更發現他出席活動後到西環區一酒店,與操普通話男士秘密會面。翻查資料,該名神秘男子正是十一年前,打正旗號「挺董親中」參選港大學生會,「和風閣」的副會長袁海昌,其後他更加入左派學生組織「香港各區專上學生同盟」任沙田區召集人。
記者上週找袁海昌回應,他否認經常參與佔中活動,對詳細記錄佔中日程,辯稱是個人興趣。佔中發起人之一陳健民坦言,就連他與中大校友的聚會,袁海昌都例必出席。「差唔多我記起(的活動),我都見過佢㗎啦。佢有可能係幫中方寫報告嘅人。」但陳健民堅稱佔中運動光明正大,不會禁止任何人士出席及記錄。

 

自從「佔領中環」運動今年六月舉辦首次商討日後,上月初已進入另一階段,由不同民間團體針對不同界別舉行商討日,亦即 D-Day2,預計為期三個月,至今已舉辦超過十場。
有別於第一次商討日, D-Day2由不同界別的民間團體主導,包括社福界、教育界、基督徒、金融界及公民黨和社民連等政黨界別,讓特定對象報名參與。
但本刊發現,袁海昌幾乎每次都聞風而至,例如上月二十六日舉行的金融界商討日,在中環蘭桂坊某餐廳內舉行,蓄鬍鬚、留長髮的袁海昌早就到場,其間更向戴耀廷提問:「如果佢哋(中央)任何行動都唔做,到時反而係佢哋冷處理咗呢件事,咁點退呢?」會議結束後他又化身成為戴耀廷粉絲,拿着戴的著作要求合照,儼如佔中的支持者。


袁海昌的筆記裡,顯示他記下了參與人數及舉辦地點等資料,就連層數「 5、 6樓」均有列明。至於「梁陳余戴」,則估計是指當日出席活動的梁家傑、陳淑莊、余若薇及戴耀廷。(羅國輝攝) 

陳健民估計袁海昌有可能是幫中央撰寫報告的人士,但他強調不會刻意阻攔他參與佔中活動。(蘇智鑫攝) 

西環密會操普通話男子

然而,記者跟袁海昌同場出席三次商討日,有別於其他與會人士,於嘉賓發言時,袁海昌總是低頭狂抄筆記,討論期間又不停記錄與會人士的發言內容及政見,更不時拿出手機拍攝,儼如大會工作人員。
為揭開袁海昌的神秘面紗,記者追訪他個多月,發現他的私生活極為隱秘,他名下並無任何公司或物業,懷疑租住銅鑼灣一唐樓單位。沒有商討日的日子,幾乎廿四小時留在屋內,完全不用上班。奇怪的是,這個百分百宅男,雖然社交生活一片空白,卻不時以普通話講電話,或與操國語人士會面。
上月十九日,袁海昌參與「基督徒支持民主政改」商討日後,他甫走回大街,便急不及待與人傾電話,又不時停下來吸煙,其後乘巴士往西環,再輾轉走到港島太平洋酒店與兩名男子會面,記者聽到他與其中一名男子以普通話交談。後來該名男子到酒店前台辦登記手續,三人之後到酒店內的餐廳晚膳,個多小時後,兩名男子先離開,袁海昌十多分鐘後才步出餐廳,似要避過他人目光。
難得離開蝸居,袁海昌每次商討日結束後,總似帶記者遊花園般四處閒逛。例如本月十日,他參與民協商討日後,便前往深水埗福華街,其間又再以普通話與人傾電話,後來步入不少「鳳姐」進駐的福僑大樓,在一樓走廊流連數分鐘,卻未有「㩒鐘仔」光顧便離去。


上月十九日,袁海昌參與商討日後,未有回到銅鑼灣波斯富大廈住處,而是往西環一酒店與操普通話男子會面,該名男子其後入住酒店,估計並非港人。(曾春南攝) 

為打壓佔領中環行動,立法會建制派議員早前發表聯署聲明,要求他們立即停止與台獨分子合流,放棄佔中。(《蘋果日報》圖片) 

商討佔中後到訪「一樓一」

除了佔中商討日,他亦會現身戴耀廷和陳健民有份出席的場合,譬如由「中大社會學人和平佔中」工作組主辦,邀請中大社會學系校友及同學出席的佔中講座,甚至週一下午舉行的和平佔中神學研討會等。戴耀廷坦言早就留意到袁海昌逢佔中場合必到,「問過佢,佢話每次商討會議都會聽到不同意見,希望多參與商討會議,表示對佔中嘅支持。」
陳健民更形容袁海昌是「跟住我」,「連我同啲畢業校友、學生對話,佢都出現,都唔係我學生嚟嘅,點會有一個人咁聽法?而且次次都做筆記。」陳健民表示,曾主動詢問他為何經常出席,「佢有啲尷尬,話『我關心嘛』,咁唔係太正常。」
保衞香港自由聯盟發言人韓連山則稱,近月才因佔中活動而認識袁,與他僅見過數面,甚少見他參與保自聯其他活動,「呢幾日(反對電視發牌黑箱作業)嘅活動,都唔覺佢有參與,獨沽一味有興趣去參與所有有關佔中行動。」
翻查資料,這名對佔中「獨沽一味」的青年,原來是左派學生組織的中堅分子。現年三十三歲的他,十一年前就讀香港大學,與後來創立親北京學生組織「香港各區專上學生同盟」的王耀瑩識於微時,並一同組成被視為「挺董」、「親中」的「和風閣」,參選港大學生會。當年袁海昌為候選內務副會長,王耀瑩則為候選會長,由於他們的政治立場激起校內反對聲音,最終選舉大比數落敗,畢業後袁海昌則擔任「香港各區專上學生同盟」的沙田區召集人。


自稱導遊、「做網站」的袁海昌,卻出席以金融界人士為對象的商討日。(江永健攝) 

袁海昌早前擔任保衞香港自由聯盟商討日的促導員,其後於 facebook分享圖片並稱:「很累但很高興」。 

本刊多次目擊袁海昌參與不同團體主辦的商討日後,均用普通話傾電話,更曾聽到他用廣東話說:「我唔係搞手,我係參加者。」相信是與對方談論商討日情況。(蔡正邦攝) 

參與由民協舉辦的商討日後,袁海昌(右二)走到深水埗福僑大樓,流連鳳姐集中地,但未有「㩒鐘仔」便告離去。(蔡正邦攝) 

染紅港大學生會

袁海昌近年轉趨低調,但去年港大學生會赤化風波,他卻又悄悄現身參與其中。去年三月,港大學生會豪花三十八萬元,於八份報章刊登廣告,質疑梁振英涉黑金政治,更要求中央介入選舉。事件引來校內同學不滿,質疑學生會主動邀請中央介入黑金選舉,遂發起罷免行動,惟其中一次評議會會議,袁海昌突然出現,大鬧會議,不停大叫:「辭職咪得囉!」而被指立場親中的評議會主席譚振聲,則趁亂休會及逃走,令罷免議案未能繼續討論,袁海昌的舉動變相拯救了該屆學生會。
本刊上週六找袁海昌回應,對於不用上班卻經常出席佔中活動,他辯稱職業是導遊及「做網站」,又聲稱「閒日有嘢做」,絕非經常參與佔中活動。又解釋早已和王耀瑩鬧翻,「○五年之後我就同耀瑩鬧翻咗,因為個人因素問題,兩個男人出現感情轇轕,你明我意思㗎啦。」
對於袁海昌的行徑,陳健民坦言估計對方是幫中央撰寫報告的人士,「如果佢係代表住某一方,譬如中央嘅,嚟聽、寫報告,對我哋嚟講,你咪睇囉,知道吓我哋唔係好似大公、文匯咁樣講,喺度搞暴力準備動亂。」但陳健民認為佔中活動都是光明正大,不會因此阻止任何人出席,但對於會否再讓袁擔任促導員,他則稱「我們有較嚴格要求。」


袁海昌向本刊「剖白」,稱自己是戴耀廷的信徒,相信他「嗰套(佔中)有得搞。」 

○二年,袁海昌(左三)與王耀瑩(左四)組閣參選港大學生會,惟因立場過分親建制而慘敗。(《蘋果日報》圖片) 

袁稱自己只因「有興趣」而參與多場商討日,更聲稱早於○五年便與王耀瑩因「感情轇轕」反目,近年沒有再聯絡。(張貴材攝)

左派打手 炮轟泛民

袁海昌的親建制立場多年來如出一轍,○五年擔任左派學生組織「香港各區專上學生同盟」召集人期間,便以此身份出席立法會有關政制發展的公聽會,發表香港政黨發展並不成熟,應循序漸進推行普選等親建制言論。他更不時與王耀瑩合撰《成報》及《星島日報》的專欄,批評當時宣布參選特首的李永達「與其黨其人一貫的作法一樣,都是混淆視聽、強詞奪理」,又力撐人大釋法,斥責「泛民主派的政客仍唯恐天下不亂,不斷誣陷人大釋法是『破壞法治』」。
袁又曾試過以個人名義撰寫專欄,批評泛民反對○五年政改,反問「難道政改方案被泛民主派議員否決後,香港就能一夜之間變成普選」?更稱泛民要求「普選時間表」是罔顧實際情況,又質疑「泛民主派為求存心拉倒政改方案,以作為他們繼續反對政府的政治籌碼,將黨派政治利益凌駕於公眾利益」。


撰文:林璐菁

Ads by Google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