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生活

異域探索者 山中遊子

大霧纏繞山頭,煙霞迷矇了雙眼。
幾位男生穿梭山徑間,似乎在等待甚麼。
忽然,雲霧給風撥開,眾人興奮高呼,高舉相機「咔嚓」拍個不停。
青山輪廓漸見清晰,腳底城市悄悄露面,帶點距離遠眺,彷彿來到不屬於香港的異域。

步步登山 汗水換取美景

這五位二十出頭的後生仔,都是讀設計出身的好友,不愛逛商場購物,反而熱愛聚在一起登山涉水,成立一個名為「山中遊子」的小團隊。
他們沒有專業毅行者裝束,而是輕裝上陣,腳踏行山鞋,一個背包、相機就上山,輕鬆得了無牽掛;但設計師就是好玩,行山時偶爾帶個巨型白馬頭套,與一支手繪旗子,仿似日本戰國時代武將軍旗,為照片帶點奇幻感。
拍下的照片,原本只是在網上與陌生人分享,結果懾人風景吸引獨立樂隊邀請他們拍攝唱片封套,還有本地背包品牌找他們 crossover設計背包,一時間打響名堂,也提起不少年輕人對行山的熱忱。

大藍天下,兩位核心成員黃智強( AM)和張正宇(大宇)領着眾人出發,走進西貢,乘的士到西灣亭作起點,目的地是浪茄。


旗幟都是親手畫的,頗有俠士作風。 

 

這條路線也算熱門,沿路不少童軍背着營幕,打算上山歷奇露營,亦有不少外國人一家大小同行,頗為熱鬧。
雖說秋高氣爽,但開步一會已覺口渴;只見 AM與大宇沒攜帶瓶裝水,身上掛住一個腰果形西班牙皮水壺,隨時高舉便喝,活像童話中的豪邁獵人模樣。
奇怪的是,一路上他們的背包塞了愈來愈多膠水樽,原來都是沿路撿來的;由於行山徑位置偏僻,未必常有清潔工人踏足清理,所以「山中遊子」寧可加重背上負擔,也想幫助減少山上污染,一面行一面執垃圾!
「人們遺下的垃圾真的無奇不有,除了最常見的膠水樽,還有紙巾、食物膠袋、半塊鞋底……
甚至連整隻鞋都見過!其實大家享受高山給予的美景,也應盡本分,把垃圾帶走。」 AM理所當然地道。
吃方面也有考慮,若要露營煮食,他們會先在家中煮好麵食或通心粉,只要開火煮醬混來吃就可以,「我怎也不願在山中煮即食麵和罐頭,一來是垃圾食物,二來內含太多塑料、錫紙包裝,堆填區無法分解!」大宇說。
AM提醒,若帶水果上山吃,別以為吃剩的果皮直接扔在路邊就成,最好做多一點,埋在沙泥下,這樣分解會較快,亦不怕惹來烏蠅為患。


背包上的水樽,都是沿路撿來的垃圾,多到撿不完。 

自攜水壺,堅拒購買瓶裝水。 

將預先煮好的通粉帶去露營,吃前煮汁就可即食,避免製造多餘包裝垃圾。

 

行山令他們漸漸熟悉身邊植物,好像看來平平無奇的山邊植物, AM也認得出來,而且知道功用!
「如果見頭暈,可以摘少許這種葉,在掌心摩擦,嗦一嗦就會止暈提神,聽說這是做藥油的原料之一。」
AM忘了草藥名字,卻說得頭頭是道。
汗流浹背地上山下山,談笑間不覺走了 4個多小時,眼前出現一片白皚皚的沙灘,終於來到浪茄了!
幾位馬上興奮得衝向大海,張開手迎風;晚霞把天空染成橘紅色,層層漸變,天空還掛着一彎白月。
一路上顧着拍照,沒想到天空黑得快,只得憑手提電筒照路前行;旁邊就是山坡,戰戰兢兢地留意腳下步履,回過神來,驚嘆天空已換上點點繁星。
如此風景,以漸覺痠軟的雙腿換來,也是值得。


大宇(左)和 AM行山不為征服高度,純粹是了解身體的潛能,感受一份自由。 

走了 4個多小時,浪茄終點在望。 

幾個大男生聚在一起,就特別多搞笑念頭。

路邊信手拈來都是有用植物,放在手心搓揉,嗅一嗅芬香,藥油似的幫人提神止暈。 

浪茄的夕陽,把天空染上橙紅色。 

離開城市 呼吸自由空氣

幾位遊子結伴行山,源於兩年前。
當時大宇正學習攝影,閒來去無人廢墟拍照,有次獨自來到摩星嶺,沿途曬得要命,差點中暑,於是決定行山拍照兼鍛煉體能,沒想到自此開始迷上,跟高山結下不解緣。
後來認識了其餘幾位同道中人,便開始組團行山。
他們每星期平均出動兩、三次,晚上收工便即興出發!
為了欣賞日出,在山上過夜亦屬等閒,甚至瘋狂得次日黎明又上班去,懶理累得要命。
連放年假也要登山,繼年初直搗台灣合歡山, 9月更剛成功攀登日本富士山。

回看他們曾經拍下的照片,一張張星空美景,月光映照白雲,實在美得出奇;照片中他們身處大自然,身影特別渺小,背向鏡點默默向着光線出神,讓人想置身其中。
好風景可遇不可求,有時去五次才看到漂亮日出,然而大自然總會給你意料之外的體驗。


真正以天為被,以地為床。 

在山上,放下城市的一切,給自己思考時間。 

 

「有次到大帽山等日出,原本雲層好厚,已打定輸數,怎料忽然風起,雲層似白頭浪湧向面前,那刻好感動!」
成員之一忽佬回想道。
兩年來,他們走遍高高低低的山脈,當中除了汗水,也發生過大小危險;最瘋狂一次,要數今年夏天有夜雷雨, AM與朋友到西貢大浪西灣露營,整晚風雲色變,閃電過千次,旁邊就是崖壁,營幕幾近吹翻,死亡擦身而過。

明明可以舒服安在家中,為何要這麼辛苦?
AM解釋,因為這是最叫他快樂的事:
「我不是要征服一座山,而是每次捱過了,才發覺自己潛能可去到幾勁。」
此外,大自然也給他們思想衝擊,「以前設計創作,靈感可能只來自身邊事或上網 google,現在上山接觸大自然,反而多了啟發,當轉換場地,就能想通工作上不如意,釋懷一點。」大宇說。


一層雲霧包圍石碉堡,令人錯覺不知置身白天,還是黑夜。 

城市與明月可以如此接近。 

 

現代人做運動,不外乎去健身室,跑步就是運動場,與大自然愈來愈疏離。幾位遊子覺得,行山除了看風景,其實是與大自然重新建立關係。
他們曾在大帽山見蠑螈,在馬鞍山看螢火蟲,猴子、黃牛、蝴蝶等動物都是照片主角,大宇說:
「有次為了影蝴蝶,早上上太平山,蝴蝶翅膀上還凝着露珠,感覺原來可以這樣近!」
他們笑言黃牛是「結拜大佬」,也是山神,「城市人眼中,似乎只有貓和狗才算動物,但明明牛才是山的原居民,自己只是過客,所以盡量不打擾。」
早前政府欲打郊野公園主意,說要在當中建屋,令他們反思,「何時開始,大自然的命運由人來決定?」
隨着發展步伐進逼,林木河川被填平消失,對一草一樹更要竭力保護。
為了好好感受自然,他們每次行山盡量不超過 6人,好讓彼此留有空間享受。
當秋冬人人都跑去大棠影紅葉,或聚在西貢東壩影星空,他們就躲進山谷裏午睡,跟人群咫呎之遙,暫別繁囂。


印洲塘的風景,活像水墨山水畫。 

在香港原來清晰可見銀河,只是我們走得不夠近。 


遇見山的原住民黃牛,來一次眼神對話。 

 


大嶼山披上一層金光,相當震撼。 

大宇記得,之前曾在山間拍下銀河照片,在網上分享,轉眼得到過百讚好,網友紛紛追問拍攝地點,表示難以置信竟然是香港。
把照片放上網,正是想其他人看看香港多美;他們也會定期舉辦小型行山團,帶人攀山越嶺。
「身處城市,高樓大招牌的人造光,照得天上星星失色。郊野從來都是這麼近,只是我們甚少從手機移開目光,抬起頭仰望一下。」大宇說。
我們可以走在鬧市,尋找囂鬧繁雜,也可以走在山間,享受片刻平靜自由。

遊子山徑推介

大帽山賞雲海
全長: 4公里
需時: 2小時
路線:起點大帽山山頂閘口,至山頂原路折返
難度:★(一直上山,沿路是平坦石屎地)

 

馬鞍山看螢火蟲
全長: 4.5公里
需時: 3小時
路線:起點馬鞍山村,終點西貢菠蘿輋
難度:★★★(溪澗較多,末段崎嶇不平)

 

大東山觀日出
全長: 6公里
需時: 4小時
路線:起點伯公坳,至二東山爛頭營原路折返
難度:★★★★(沿路上落坡度大,風大濕氣重,宜帶備防風衣物及頭巾)

 

山中遊子將不定期舉行小型行山團,詳情可參閱 Facebook•山中遊子


撰文:陳詠恩
攝影:陳榮輝、高天冀、馮大緯
鳴謝:部分照片由山中遊子提供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