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性訴

忽然1周 (954期)左派性經 梁梓禧

左派性經 梁梓禧

一般人日常生活慣用右手,因此,從不知何時開始,「左手」就被喻為小眾,亦與同性戀扯上關係。
今年四十有一,原名梁奕倫的梁梓禧,人到中年,包袱愈來愈輕,索性豁出去高呼自己是左派。大愛同行,梁梓禧的性愛經驗的確比「一般人」多,醉酒失身、 gym club獵食到一夜情統統試過。「性經驗真係數唔到喎!唔通我每次搞完,再畫一個正字俾自己咩!」
無數次翻雲覆雨後,換來的只有快感,沒有質感。
梁梓禧最終希望可以找到一個能夠長相廝守的牀上高手,「有一個穩定嘅伴侶好緊要,我係一個好需要愛情嘅人。」

 

本地同志界神級人物張國榮金曲〈左右手〉,有一句歌詞:「從那天起我戀上我左手,從那天起我討厭我右手。」有人要花大半生時間,才能摸清自己鍾意行左定行右,但梁梓禧就從未試過花上半秒,探討自己屬於那條路。

Born to be gay


梁梓禧與茜利妹早前出書大爆廣播界內幕,當中梁亦有提及 22歲時失身俾一名廣播界前輩。 

離不開青葱歲月校園發春夢這條方程式。「 13、 14歲時讀男校,初頭我諗係咪成間學校冇女同學,所以先會鍾意或者暗戀啲男同學呢?但去到暑假參加校外興趣班,就 feel到自己唔鍾意𥄫女,反而會留意啲男同學。到中四時,有個轉校嘅男仔好得,咪借啲意同佢傾偈,又搵佢一齊做功課,可以日對夜對,當時就知道自己一定鍾意男仔!」
既然揀好攣路,梁梓禧亦一路曲線走下去,堅拒扮直迎合大眾。「我唔會花時間去 find out矛盾,有啲朋友叫我不如試下(與女性拍拖)。我唔會因為『可能我得』就去試下,我知道咁樣會傷害女仔。我唔會嘗試亦唔會 buy所謂拗直療程,根本冇可能拗番直,好多餘!以我認知嘅同性戀者,九成都係天生嘅。有好多人根本係攣,但為咗同屋企人交代,咪夾硬搵個女人結婚生仔。但過咗好多年之後,等啲仔女長大咪最終同個老婆講『其實我攣㗎!我依家要溝仔喇!』」

醉酒失身


梁梓禧與茜利妹為節目《攣直後援會》訪問口技了得的吹神拓也哥。 

梁梓禧從無迷失性向,試過讀書上堂時與身旁的男同學隔着衫互相愛撫,又試過用林珊珊的錄音帶盒,摩擦下體自製興奮。「我試過用林珊珊《癡心》大碟做封面嘅 cassette帶盒,開合開合咁刺激我嘅『小倫』。可能我做錯動作,過程唔算愉快……林珊珊……我對你唔住!」
自我訓練功力深厚,但還是到 22歲才第一次真正同人落場比試。「哈哈……嗰次齋失身冇拍拖嘅,佢係我未入行前已經好仰慕嘅前輩,入行先認識佢。我喺創作上問佢好多意見,有一次我去佢屋企飲大咗, feel到有啲唔對路,反正都冇(試過),不如試下啦,咁就順理成章。我醉咗但都有知覺,正所謂酒醉三分醒。 22歲先……係咪太遲呀?」
時間並非問題,最緊要是失身得甘心。「嗰時我都 feel到佢想有下文(拍拖),但我好明確,我咪同佢講:『我對你嗰種仰慕唔係鍾意,我唔想呃你!』所以冇開始到。(之後有冇再打友誼波?)冇喎!」

到處獵食

這次醉酒失身令梁梓禧開始從基界出道,之後他拍過多次散拖,但次次壽命短得可憐。沒有愛情寄託下,他只好找尋放縱出口,但礙於 DJ身份,於是他惟有暗地裏在同志網發布徵友廣告。「嗰時我做緊好傳統嘅港台,擔心俾人影到去基吧會有影響。我冇機會認識同性,又唔蒲,有啲免費雜誌最尾嗰欄有 man seek man(同志徵友廣告), 90年代打一個電話去留低 call機號碼,大家 match得埋,嗰個人就會覆番你。(撻唔撻得着?)撻唔到,齋搞嘢!哈哈……佢係醫科學生,讀醫幾吸引呀……嗰時好刺激,佢叫我去佢宿舍過夜。十幾年之後,我喺一個電台節目訪問啲義務工作者,嗰條友上咗嚟俾我訪問喎,我又唔尷尬,嗰場戲大家交得幾足。」
之後他試過流連健身室,靜雞雞尋開心,愈玩愈大膽。「 90年代,我貪慕虛榮 join君悅酒店個 private club。有一次做 gym撞到個鬼佬,有眼神接觸。佢做飛機師,傾咗幾次佢就邀請你上房,同佢都兩、三個月,嗰時唔算認真,只係年少好奇,似去獵奇多啲。(中國人同老外有咩唔同?)我鍾意中國人多啲。可能我英文唔好啦!你好 high時又唔知點講,或者你整親對方又唔知點講。我覺得拍拖或者性伴侶,最緊要溝通到。(鬼佬係咪犀利啲?)我唔覺得 big size代表犀利,最重要係心靈上有交流,令對方達至一次……情緒高漲位。」
現時終於有穩定伴侶的梁梓禧,對同性愛侃侃而談,但家人始終是他最大的心理關口。「我擔心屋企人唔接受,我一路以嚟都冇帶過女仔返屋企,我諗住佢哋係默認。早前節目《攣直後援會》有活動,記者講咗出嚟。直至報紙出咗街,我家姐傳訊息問我『係幾時嘅事?你開心就得啦……』,唔提就唔好提,老人家有佢哋嘅方法去消化,我覺得我老竇知囉!」
Gay英文意思是開心,開心就得啦!



雖然不好女色,但由於工作關係,梁梓禧少不免要與女演員有身體接觸,試過在舞台劇《偷窺》與 Jeana有情慾戲。 

梁梓禧與林珊珊(紅圈示)的關係千絲萬縷,二人曾在 BMA唱片公司做過同事外,林珊珊的一盒錄音帶,竟成為了梁發育期恩物。 

梁梓禧至今未有就性向與家人告白,他說:「明哥(黃耀明)當年同屋企人講自己係攣時,佢屋企人都好無奈。」 

採訪、撰文:林碧洋 
攝影:袁家樂 
影片:盧芷斌 
協力:李梓軒、蔡政峰 
形象: Bryan@the Flaming 
服裝: indu homme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