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1周 (954期)吳雨霏單人訪

單人訪

失樂園 吳雨霏

「失樂園」是十七世紀英國詩人 John Milton以舊約聖經創世記為藍本而創作出來。內容講述人類的墮落,亞當與夏娃遭到撒旦引誘偷嚐禁果而被趕出伊甸園的故事。
其實,「失樂園」對每個人來說都有不同的詮釋:
對一個情竇初開的少女來說,癡心錯付是她的失樂園;對一個宅男來說,當他的女神由周秀娜變成魯芬 BB,是他的失樂園;對一個師奶來說,冇值得追的電視劇是她的失樂園;對我這種打工仔來說,付出了努力而冇人工加是我的失樂園……
對吳雨霏來說,失「樂」園……
再簡單不過,就是失去了余文樂。
我不知道余文樂對她來說是否一個樂園,只知道她拍攝新專輯的封套時跪地爆喊;只知道她的新歌〈今夜煙花燦爛〉是她當下的感覺。
她說:「我想 capture一段愛情中最開心、最 sweet的一個 moment。」
但對寫這篇訪問來說,失樂園,其實只為食字。

快樂不快樂

當一個文字工作者的好處,便是可以將自己的感受寫進作品內;當歌手亦然,將自己的故事放進歌中,老土的一句,憑歌寄意。
不是要為吳雨霏的新歌宣傳,只是看着歌詞,怎樣也自然聯想到跟余文樂的一段情有關。先不去評論歌曲慘情與否,我覺得更多的是無奈……
「因為想講 state of mind,那就不如 capture一段愛情中最開心、最 sweet的一個 moment吧。煙花,雖然短暫,但爆發那一刻是很美麗。你問我,我始終覺得這首歌很 sweet,是一首 sweet and bitter的歌,而不是喊苦喊忽的慘情歌。
「出這首歌時,大家都說是關余文樂事,其實是估計之內,因為 timing確實太近。如果我唱快歌,旁人又會聯想到『嘩,你好風騷啦。』所以我寧願這次以創作人身份,真的 honest點說自己的 feeling出來,寫歌的那一刻的 state of mind真的如歌詞般。」
按日子推算,她閉關寫歌的日子,剛好是與余文樂分手後的時間,是「剛剛」遇上「啱啱」?還是我們對號入座?有些事情,毋須說得太過白。
「大家猜猜吧,其實很容易猜到。」藝人與藝人拍拖,少不免會被外界將二人比較,比身家、比名氣、比外形,有多少對如陳豪陳茵媺般能修成正果?吳雨霏與余文樂這一對,負評比祝福多,女方主動追仔、如貼身膏藥黐着男友;男方亦只為看中女方家底夠厚。
「我是一個很獨立的女生,可能因為年紀很小便入行,所以很多事情可以自己決定。我亦很明白一段關係是需要互相尊重。我自己是一個很需要空間的人,我亦明白日日傾偈、見面,其實對一段感情沒有好處。
「我們有談過這些事,我亦有不開心,但可以怎樣呢?到頭來還是沒有辦法,還是要自己看開一點。外間要這樣 attack,我們都澄清了,還是這樣,我都做不到甚麼。」
答得有點模稜兩可,再追問下去,「我們大家都有協議不會刻意提及,大家是圈中人,每說一句話都會影響對方。我們是性格不合而分手,到這一刻大家依然是朋友,我覺得這樣已經很足夠。」



拍攝唱片封套時,吳雨霏半裸上陣,其間她突然爆喊,看來情傷還未康復。 

二人去年十二月撻着,今年情人節被揭發同遊赤柱;六月尾,吳雨霏宣布分手,半年情極速玩完。 

08年與網球王子洪立熙(右)拍拖,多次離合後於去年分手。 

漂亮不漂亮

吳雨霏的外貌,一直是「賣點」,由 02年最初出道時的「 Cookies」最不起眼的一個(其實我覺得還有一個比她更……),到近年越變越靚,其間傳她開眼、收窄鼻翼、整容。就連與余文樂分手,也有指因為男方受不住朋友取笑,而扯到她樣貌的頭上。
其實吳雨霏一開始便知自己的路應該怎樣走。
「沒有辦法,我是組合出身,九個女仔走在一起就會有這種情況,難道人家會比較誰跳舞勁?一定是比較誰漂亮啦。但我很清楚自己的路怎樣走,我不是那些人家看到我便會:『嘩!好靚!』我又不是身材好,我不是 Stephy,你叫我做玉女,我根本做不到。」
初出道時,她在街上試過被中學生取笑她的樣子也可以當歌星,自信心跌到低點。
「初入行,對於自己的樣貌,會很 insecue,因為太多 comparison,很介意人家每一句的說話。人家對我的批評,我都放在心上,經常覺得:『我都冇做錯事,點解啲人會咁話我?點解佢哋會咁諗我?』」
以前的她想法單純直接,一心只是想把歌唱好。但畢竟出道多年,廿七歲的她對流言蜚語,已看得很淡。
「現在,我學會不要理太多,因為會很辛苦。我不能夠 please到全世界,人家刻意說一些打擊你的說話我已經不覺得是甚麼一回事。今年是我入行第十一年,如果還在意人家看法、說話,會很辛苦,最重要是自己開心。
「人大了、成熟了,會開始想多一點。我是歌手,歌當然要唱得好,但現在的觀眾會看你的整體,是一個 package。樣不夠漂亮,可以有其他東西搭夠,例如成熟程度、修養、 education等,這都可以令一個人好靚。老土點說句,心地善良都可以令人漂亮。」


家境富裕,玩伴都是何超瓊契女曾昭怡(左上)、造型設計師馬天佑(中上)及楊受成姪女楊嘉明(下)等富二代。 

「九餅」年代,吳雨霏(上右三)未算突出,但也不至於最岩巉的一個。 

富貴不富貴

除了樣貌,吳雨霏的家底亦是亮點之一。幼稚園就讀維多利亞幼稚園,中學就讀加拿大國際學校,家住跑馬地,與富商曾文豪女兒、何超瓊契女曾昭怡是閨中密友,父親從事製衣生意,雖然父親在她十二歲時曾經破產,大屋搬細屋。
有家底的藝人都有一個通病,就是不想提家事、不想靠家人。吳雨霏也不例外,縱然父親在她十六歲時已經東山再起,現為福源國際有限公司董事,但她也只說家中環境並非特別好。
雖然富貴,但她曾經像你和我一樣,試過銀行戶口沒錢。她說初出道,九人的「 Cookies」賺不了錢,但至少不用蝕,也不用向公司借錢,可說是「收支平衡」吧;後來「九餅」變「四餅」,她說是最賺錢的時期。但當轉為獨立發展,開始的年多兩年,收入是有,但不足以維生。
「銀行戶口試過零蚊!估不到這樣的事會發生在我身上吧!哈哈。那時公司幾個月才出一次糧,那份糧真的很少,幾個月出兩萬,之後幾個月再出兩萬,完全照顧不了自己,是一段很困難的日子。」除起來,平均一個月有七千多,說的是對一個八年前的普通打工仔來說,中規中矩吧。當然如果以藝人的收入,自然是少。後來她連自己多年的積蓄也耗盡,沒辦法之下,還是要向父母求助。
「雖然我屋企環境 OK,但父母絕對不會寵我們三姊弟,不會讓我們亂花錢。其實那時候很難受,出來工作幾年還要問屋企要錢,很難開口。我的工作,一時賺到錢、一時賺不到錢,到頭來還是要靠父母給錢。當然父母一定覺得沒有問題,但我過不到自己那關,但也沒有辦法。尤其是我試過賺錢的滋味,然後沒有錢,那種感覺是特別 lost。
「父母每個月給我不是太多,萬多元左右。其實真的買不到甚麼東西。」
不是挑剔,只是覺得單是一萬多元使費的話,其實已經不算少。大抵這就是我這些草根階層跟富二代的價值觀不同吧。



三歲時的吳雨霏。 

與弟弟(右)合照時表情古靈精怪,她說:「我小時候的表演慾比現在強得多。」

女人味

女人味越來越濃的吳雨霏說她其實跟十一年前沒有兩樣。
「我不知道為甚麼每個人都覺得:『嘩!你好成熟呀!好有女人味呀!』這是公司給我塑造的形象、是要 feminine,但骨子裏我依然是義氣仔女,哈哈哈!」
總是有些女藝人明明是很女性化,但就偏要說成自己是男仔頭、豪爽派,就是愛作狀。
鏡頭前,吳雨霏擺盡嫵媚甫士,說實在,她的 figure確是一流;鏡頭後,她說話沒矯揉造作,更沒嬌聲嗲氣,走路時雖未至於昂首闊步,但穿上五吋高跟鞋也不需要人扶出扶入,換回自己衣服,簡單一件白 tee、深藍色長裙襯一雙白色 converse布鞋,女人得去邊?
她說:「我哋都係打份工啫。」


撰文:王健美
攝影:袁家樂
協力:蔡政峰
錄像:湯文峯
化妝: Hubei Har@ Atelier d' Arris
髮型: Heibie Mok@ Hair Cullture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