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六晚,當警察把非排隊的經紀分隔開時,南亞黨之一的 Saki,興奮地向「被困」的經紀舉 V字手勢及送飛吻,十分挑釁。背後的黨友,聽從 Saeed(紅箭嘴示)指示,手拖手築成人鏈,擋着其他人,背後的女士要以手護胸。(嚴寶權攝) 

樓市脈搏

陳啟宗「借」南亞黨晒馬

近日新盤混戰,玩劈價的有、玩抗辣招的亦有,但都不及恒隆集團( 10)主席陳啟宗來得「狠」。他使出一招:「先到先得」,已來個通殺。
上週五中午,恒隆地產( 101)宣布劈價百分之十八,並以先到先得方式,賣七年貨尾盤浪澄灣。一班南亞裔人,即浩浩蕩蕩趕到現場,聲言「幫朋友」排隊。他們瞓街叫囂、圍食薯條、又手築人鏈,似足黑幫晒馬,為樓盤重演了九七年前賣樓的盛勢。
在「死線」前一刻,陳啟宗宣布改以抽籤形式賣樓;一班南亞人,亦功成身退。

 


累了,南亞人一字排開,旁若無人席地而坐,又播放其方言的流行曲振奮士氣,被逼在身後的本地經紀,無奈地面面相覷。半躺在地的 Khan(黃圈示)正是後來自爆排隊每日收一千元的南亞人。(嚴寶權攝) 

新盤混戰,本來的市場焦點,是由會德豐地產、新世界( 17)及港鐵( 66)合作的 The Austin。樓盤在柯士甸站上蓋,實用呎價最低萬六元,較九龍站平均折讓兩成;加上電視、報章、戶外廣告隨處可見,風頭一時無兩,收票三千多張。不過問鼎「收票王」當晚,陳啟宗竟突襲「搶 fo」(搶 focus)。
上週三晚,恒隆突推出貨尾浪澄灣三百六十六伙價單,並劈價一成八,最低呎價一萬一千餘元,平過太古城。到上週五確認在現樓商場揀樓,當日跟發展商開會的一名經紀高層,會後劈頭第一句便怒說:「挑戰政府底線!」原來恒隆不理各大經紀行意見,堅持玩「抵壘」,即本週日早上十時賣樓、最先到售樓處的就是「頭籌」,買幾多都得;猶如過年趕入黃大仙廟插頭炷香。主區經紀不單派出「街霸」(即一向企街爛做的經紀),連少有上「戰場」的後勤職員亦要搶位迎戰,但通通都不及南亞人。

「幫朋友」排隊

上週五晚九時,身形高大、身穿綠色格仔衫的巴基斯坦籍青年 Saeed,帶來十多個同鄉,浩浩蕩蕩到達連接浪澄灣商場外的海輝道天橋。當時已有約五十人在天橋排隊,但 Saeed一個箭步,就在龍頭位置坐下!由於外形健碩強悍,人多勢眾,由龍頭變阿二的中原地產職員,以及排在再後面的經紀,都敢怒不敢言。市傳南亞人由經紀行香港置業聘用,望開售時可「贏在起跑線」,港置其後否認。
這批南亞排隊黨,有組織、有預謀,攻防布陣出色。其中身形瘦削、略懂廣東話的 Khan,負責應對傳媒。逢有人問他是否收錢排隊,他都例牌笑笑口:「唔係呀,無錢呀! My friend help me, I help my friend!」他還跟記者說,為捱義氣「幫朋友」,自己無飯食、無水飲、無得去廁所、又無得沖涼。而穿粉紅色恤衫的 Saki,則負責安排黨友們輪班,他更託記者聽電話,向的士司機說出「浪澄灣」的中文,好讓其他同伴快快前來加入。


上週六下午三時多,有人送來麥當勞外賣,給排在頭位的南亞黨作下午茶,大家圍埋食薯條,安排比不少大型經紀行周到。(關永浩攝) 

浪澄灣商場天橋甚為當風,上週六正值天氣轉涼,幾位巴籍大漢睡覺時,亦須身貼身取暖。(《蘋果日報》照片) 

已入伙七年的浪澄灣,目前尚有一千一百二十六伙待售,為現時貨尾最多的現樓盤。(張國慶攝)

十指緊扣築人鏈


上週六晚上十一時多,恒隆終撤回原有售樓安排,但在場的職員只講句:「最新安排。」便開始派單張,人群以為派籌,衝前強搶,場面瞬間失控。(林志謙攝) 

而最重磅的 Saeed,似乎是「指揮官」。態度友善的 Saeed,略懂英語,他不時巡來巡去留意附近情況,見天接觸,現場氣氛更緊張。
這時經紀街霸與南亞人互相叫罵,記者想以買家身份混入其中,都被所有人以粗口「問候」,「喂你企呢度有人企㗎喎!(咁邊個位企得?)所有窿都有人㗎喎!你唔×係想玩嘢呀?」警方其後將未有排隊的經紀驅散到浪澄灣商場內。以為贏了一仗,南亞人 Saki風騷地向經紀舉V字手勢,並送上飛吻。其間,被兩名巴籍大漢夾着、自稱已排了兩日隊的經紀鍾小姐,憂心地說:「好混亂!唉,佢哋(身旁兩名巴漢)又逼埋嚟啦,我感到生命受到威脅,出事時你記得影住我啊!」
事件僵持至上週六晚十一時半,恒隆職員突然派傳單,被排隊人士以為是派籌而瘋搶。一臉憔悴的恒隆助理董事關則輝,亦倉卒召開記招,以「唔想有混亂場面」為由,宣布取消週日的銷售安排,並改以抽籤形式決定揀樓次序。這時瞓了一晚街的經紀及南亞人,即時收拾櫈仔、乾糧,捲蓆收隊。不消十分鐘,天橋上就只剩下垃圾讓商場管理員清理。

幼稚園一樣排

本週一,記者致電南亞人 Khan,聲稱想委託他們到元朗排隊拿幼稚園入學申請表。一直否認收錢、並稱只會「幫朋友」排隊的 Khan,接電話後劈頭第一句便是:「哈囉哈囉,朋友?」記者問:「係唔係收錢排隊?」 Khan即時說:「係呀!幾時?」他說自己排過 iPad、 iPhone、奶粉,排幼稚園當然亦無問題。收費按人頭計,派出一個人每日收一千,其間的交通、膳食會自己搞掂,但收錢要「 Before the job, cash only!」
按此計,當日排浪澄灣,這幫南亞人已賺了四、五萬元,可憐出錢者最後只得個桔;而陳啟宗沒花一分錢做宣傳,已可「借力打力」,撼低由吳光正和鄭家純打骰的 The Austin,令後者及其他新盤,成為地產新聞的「伴碟」。


位於柯士甸站的 The Austin(圖右地盤)尚是樓花,樓盤與九龍站之間,是未來高鐵香港段總站。(關永浩攝) 

陳啟宗(右)的浪澄灣和吳光正(左)的 The Austin撞期開賣,前者憑「舊招」瞓街買樓,引起話題,盡搶風頭。(《蘋果日報》照片) 

瞓街買樓文化


恒隆撤回「先到先得」賣樓,大批經紀即收拾細軟,捲蓆走人。(林志謙攝) 

今次搞到一鑊粥的「先到先得」賣樓手法,恍如回到九十年代。如九六年會德豐( 20)賣大埔倚龍山莊,售價三千萬的豪宅都要有錢買家「拎被瞓街」,還要準備流動廁所,裝滿屎尿卻無人清理,相當不人道。當時還興起「飲管黨」、「白手襪黨」、「擔遮黨」等,以資識別,並由本地薑主理,現時排隊黨則主要為南亞人。
九七後樓市轉淡,興起內部認購、派貨等五花八門的方式,希望谷起賣樓氣氛。不過自《一手住宅物業銷售條例》實施後,多數樓盤均以抽籤形式出售,秩序井然。香港置業行政總裁李志成指,以先到先得形式賣樓,近年已十分罕見,並多數混亂收場,「好似帝峯•皇殿咁,又係先到先得,結果有糾紛,最後都係要派籌。」
他不排除恒隆以此造勢,但結果是影響秩序,「成為焦點,都有分好同壞㗎嘛!」但他坦言,遇上發展商堅持先到先得亦要頂硬上,「永遠都係叫同事鬥早排隊,連夜瞓街,冇計啦,睇佢哋(發展商)頭嘛!」


撰文:黎俊鍵、李夢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vb4life 的頭像
tvb4life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