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中被嘲 當頭棒喝
鄭中基詳解醉鬧航班

#video_player{width:100%;height:100%;}


■Ronald與谷德昭這對喜劇孖寶,獲邀擔任《亂噏24》嘉賓。攝影:黃永俊

【亂噏24 第16集】鄭中基(Ronald)憑《低俗喜劇》勇奪金像獎最佳男配角,喜劇天份盡現,但假若當初沒有發生醉鬧客機事件,其演藝生涯或早已完結。Ronald今次上《亂噏24》,被蔡瀾和黎智英(肥佬黎)夾擊下,講述當日在三萬呎高空喪隊威士忌、大唱大叫、再「制服」空姐的瘋狂事迹。《亂噏24》足本版逢周四晚上11時播出,讀者可在http://bit.ly/appletalk24重溫。
撰文:馮國康、Sidekick


■Ronald當年醉鬧飛機,對他來說是當頭棒喝。
資料圖片


■Ronald笑言在任何事前加上「the art of」便變成藝術,暗寸我們的特首。

鄭中基和谷德昭這對喜劇孖寶,日前作客黎智英大宅亂噏一餐,兩人正在替黃百鳴拍賀歲片,今次更找來黃百鳴「死對頭」曾志偉演出。原來肥谷與Ronald不知不覺合作了七部電影,肥佬黎問他當中有幾多部要虧本?肥谷自信地答:「我諗有百分之八十以上係賺錢。」他解釋每年只拍一部戲,很多商業考慮都計算得很清楚,絕不會讓投資老闆難堪:「如果蔡san係監製,佢眼中我係屬於睇餸食飯嗰啲導演!」蔡瀾笑說肥谷深知自己定位,都不是拿獎的料子,肥谷自有苦衷的答:「你次次拍瓜咗,就冇人投資拍戲。」說到底都是責任兩個字,是向投資者負責。當然有很多導演都不顧慮投資者感受而我行我素,肥佬黎笑說:「唔負責任嗰啲叫artist囉!媾女都唔使負責㗎!」


■Ronald捉緊肥佬黎的手,是否想對方手下留情呢?

肥佬黎怕老婆

說到藝術家,Ronald認為凡事只要在前面加上「the art of」便成為藝術:「The art of呃人、the art of燜冬菇,都係藝術。」的而且確,我們的梁特首也以語言偽術聞名於世。肥佬黎認識一位姓施(拒開名)的出版界名人,媾女媾到不得了,問他不用負責,竟意外得到對方回答:「我哋藝術家使乜負責㗎!」令肥佬黎有股做藝術家的衝動。蔡瀾大爆另一位藝術家的癖好,「真係乜女仔都鍾意」,便是有「禽獸導演」之稱的牟敦芾,其執導的《打蛇》和《黑太陽731》為剝削電影的經典。他本身也甚有藝術家風範,留滿臉鬍子,一副不修邊幅模樣,偏偏有女人喜歡這類型浪子,覺得可以收服到他。
蔡瀾認為女人愛支配男人,是母性社會遺傳下來的結果,就算強如肥佬黎,在女人面前也得卑躬屈膝,他笑說:「我都投降呀,我老婆都控制到我。太平天國最緊要呀!越早投降越聰明。」Ronald問到古時男人三妻四妾,情況豈不更糟?倪匡答得妙:「中國男人夠聰明,三妻四妾,由你哋去鬥,費事搞到我!」肥佬黎生於大家庭,對上有四個母親,他親身體會到父親之苦,他說:「老實講,老婆你愛佢三分之一就夠啦,一個已經夠煩啦,仲要整幾個?煩死呀!」


■肥谷與Ronald正在拍攝賀歲片,他自言是「睇餸食飯」的導演,絕不超支。

被扣手銬腳鐐

Ronald剛從馬來西亞登台回來,肥佬黎先入為主以為他搞棟篤笑,幾乎忘記對方是唱歌出身。Ronald苦笑說:「嗰陣時咪以為自己唱歌好懶叻,點知就衰晒。」身邊的蔡瀾不停游說Ronald,要他分享當年在飛機上的糗事,Ronald便娓娓道來。話說當日下午他跟大學同學聚會,其時已狂隊啤酒,半夜上機後再飲威士忌:「跟住一起身就有兩個FBI企喺度!」他記得在醫院時已被拘留,繫着手銬、腰鏈和腳鐐,跟一班不同種族的犯人等候過堂,要慢慢一步步向前走,當時還下着大雪,情景悽慘。「我個頭仲俾人扑,包到好似阿差咁樣,入到去(監倉)就俾人笑,因為原來監入面啲人好清楚新入嚟做咩,呢個咪喺飛機俾人扑嗰個儍仔囉!」
Ronald其後透過空姐、機長、副機長的證供,才組織到當日斷片時所發生的實際情況。「我好大聲咁唱歌啦騷擾到人,跟住就入咗廁所,好耐都唔出嚟,點知原來屙屙吓尿瞓咗,條褲都未『休』好,跟住敲咗好耐門,又聽到我喺度唱歌,咁先開門入嚟,要我坐番埋位。」Ronald回到座位後又追酒飲,之後他同時間「制服」了兩個空姐及一個副機長,最後機長用電筒一棍扑向他的頭,事件才告平息。他續說:「要緊急降落去Anchorage機場,因為飛咗唔係好耐,要放晒所有啲油。」倪匡笑說:「嘩要賠好多錢喎!」Ronald答:「嗰次係我出道兩年,嗰啲錢冇晒,賠晒。之後返到台灣再俾人告多次。」他慶幸事件發生在911恐怖襲擊之前,要不然肯定麻煩得多。Ronald認為這次沉重教訓,是上天給他的當頭棒喝,若不是有這樣遭遇,他也不會醒覺,演藝事業也可能玩完了。


■蔡瀾講到牟敦芾時手舞足蹈,笑他「係女人都啱」。

倪匡揪阿梅髮

倪匡素有「醉街作家」之稱,自然有不少醉酒「紀錄」,他說:「第二日朝早醒咗,一路頭痛,一路打電話問人,噚晚闖咗乜嘢禍呀?有次真係離譜,佢哋話我揪住梅艷芳啲頭髮通場飛!」蔡瀾更大爆倪大俠瘀事:「三毛呢,嗰個寫作家,人唔靚但對手好白,佢拎住咬!」倪匡說:「呢啲唔關我事,古龍挑撥我先!」肥佬黎問倪匡這一生闖過最大的禍是甚麼?倪匡稱沒有,蔡瀾忍不住開口道:「共產黨嗰陣時撞咗,走番落嚟囉,俾人捉去槍斃仲唔係大板?」倪匡又醒起一次瘋狂事迹,是他單人匹馬在尖沙嘴追着四、五個蠱惑仔來打:「佢哋一路走一路話,倪匡你以為你真係衛斯理呀?我就哈哈大笑,算數啦,再飲過,我請我請!」蔡瀾即踢爆倪匡試過飲醉酒,嘔在的士上,要付千元鈔票給司機大佬。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