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字號

情比金堅 堅記大排檔 石硤尾邨街市平台熟食檔 4-5號// 9233 3740//

1953年,石硤尾大火,燒毀五萬居民的家園,同時點燃起公共房屋政策。
徙置區、公共屋邨,陸續出現。
從此,香港基層的生活形態,徹底改變了。
然而,公屋品流複雜,像個叢林。
黃賭黑毒、弱肉強食,人在其中,要存活,就要有克服困境的精神。
屹立石硤尾五十年的「堅記大排檔」,是這種精神的代表。
老闆黃志堅,憑一雙手、一股勇氣,安身立命。
靠一家人、團結一致,擺脫貧窮,渡過困境,熬出頭來。
洪爐烈火煉成金,也煉成比金更堅的人情,縱然時代過去,仍然歷久常新。

幕天席地大牌檔

華燈初上,躲在石硤尾街市平台的堅記,點了爐,亮了燈,準備最旺的晚市。
鋪子不是路邊大牌檔,卻有大牌檔風情。
一半露天,一半入鋪,街坊鄰里,有冷氣不嘆,偏愛露天位,一大夥人,坐在萬家燈火下,高談闊論,豪情暢飲,說不出的自由和快活。
菜式即點即炒,豉椒鵝腸、大澳香蝦骨、煎鹹魚肉餅、啫啫通菜煲,送上來,熱辣辣鑊氣足。
一道粟米斑塊,枱枱皆點,薄薄一層粉漿,裹着新鮮爆汁的魚塊,熱燙得要等一會才能進口。
海鮮也是主角,魚蝦蟹花蛤鮑魚,下午才落街市買,養在門外膠箱,即叫即劏即煮。
清蒸石斑仔、豉油王大蝦、薑葱炒蟹、芝士焗龍蝦,新鮮得很,價錢又較酒家便宜,人人無拘無束,吃到酒酣耳熱,喧聲震天,滿滿大牌檔風味,難怪晚晚擠滿人。
然而,人流多,品流也雜。客人一家大細有之、三五成群有之、大學生有之、上班族有之、社團大佬也有之。
有時酒過三巡,不免粗聲粗氣,卻鮮有不愉快事發生。因為這裏上至老闆大廚,下至幫忙寫菜的,都給人一種見慣風浪的老江湖感覺,彷彿甚麼事,也總有辦法圓滑的擺平。



大廚曾志強與堅哥自小就是沙煲兄弟。堅哥開店,專誠來助陣。 

門外一箱箱海鮮,鮮活蹦跳。

室內較靜,怕嘈最啱。 


招牌粟米斑塊來自新西蘭的青衣柳,蘸粟米汁同吃,極富鮮味。$88

湖南香辣蟹,用湖南辣椒和泰國的香料,一打開煲蓋,辣味四溢,全場起哄,蟹肉和薯仔,吸了汁,最好吃。時價 

江湖,有江湖規矩。


堅叔認為做人要有火氣,要軟硬兼施,太強硬顯得不必要,太軟弱會給人欺負。 

「做生意係咁啦!喺石硤尾幾十年,甚麼未見過?
兩幫人馬講數,要拉閘關門又試過。
有人在鋪頭『跌咗把槍出嚟』亦試過!」老闆黃志堅一派淡定說。
黃志堅,六十六歲,人稱「堅叔」,石硤尾土生土長,親眼見證過石硤尾大火,木屋區發展成徙置區再變成今天公屋林立的模樣,也親身見識過徙置區龍蛇混雜的生活。
「我哋當時獲分配住第七座,第七座黑幫,經常和第八座幫派打鬥。好在我哋係潮州人,與『跛豪』吳錫豪相識,人人都畀幾分薄面。」
黃志堅說。堅叔自細跟從父輩做食肆,有潮州人豪爽性格,仗義疏財,人緣甚廣,在這區很吃得開。
江湖大佬,一早向下屬下達禁令:「唔好搞阿堅。」
他也珍惜羽翼,沒行差踏錯,只安安份份營生,早就成家,每天與妻子拼搏十四五小時,兒女都在鋪頭帶大,一大早練成一眼關七。
一有「大場面」出現,堅嫂總會第一時間打眼色,女兒自然「收起菜刀」。一見場面即將失控,馬上着子女離開回家,從沒一次出事。六名子女,就是在「這邊廂在做功課,那邊廂隨時準備走人」的環境下長大。那時,堅叔夫婦最大的心願,是賺錢養家,盡快把六個小子女撫養成人,讓她們脫離貧困,自立成家。她倆認定教育是子女唯一的出路,於是竭盡所能,供書教學。

 

 



老街坊一見堅叔夫婦,都熱烈搭訕。 

堅嫂也是在石硤尾長大的,心地好,別人無錢買飯,她主動裝飯給對方吃。

滷水汁頗夠味道,略嫌未夠醇。 

堅叔在石硤尾土生土長,街市全是老友記。 

三姐夫從事室內設計,柔和的橙黃色燈,簡約的木裝修,出自他手筆。

堅叔堅嬸當年結婚,儉樸得很。 

堅記十年前的大合照。 

大牌檔,是最好的學校。

她們的願望,沒有落空,六個兒女,如今個個長大成人,個個大學畢業,不是教師就是社工、工程師。
但每個子女回頭想起,說到最後,總是覺得,書本學問固然好,但大牌檔時光,才是徹底改變她們的一生。因為根深柢固的人生觀和價值觀,原來正源於童年的窮苦。
大家姐黃雅芬,個性豁達,她在加拿大排名第一的多倫多大學讀商科,現職網上媒體行業,事業有成。
回頭看來,成就是因為當年窮。
「小時候爸媽含辛茹苦,就為了我們有書讀,心想家裏一定要有人讀得書,才能讓家人生活更好。」
她定立目標,勤奮苦讀,考進加國名校。
父母出盡所有積蓄,僅夠給她買一張單程機票和第一年學費,她不負所望,學成回港考進香港雅虎,成為第一名員工,連雅虎創辦人楊致遠也親自見她。
後來,手上公司認股期權大幅上漲,發了大財,她沒自肥,反二話不說,把期權賣了,錢都給了父母,讓她們安享晚年。「我性格像父親,遇到別人有需要,他借錢也去幫別人。做大牌檔生意嘛,總相信財去財來,今日的錢去了,明天的錢還會回來。」她說。


大家姐大家姐黃雅芬讀書最多,打扮也最時髦,一副女強人形象。 

別看大家姐在外身居要職,回來一樣斟茶傳菜。 

耳濡目染,身教重於言教。

二家姐黃雅怡,也走過一段不平凡的路。大學畢業後,一直在中學教數學,春風化雨多年,矢志不移。
「我是受媽媽影響的,媽媽唸到小學程度,本來足夠有餘。但有段時間,無論多忙,都抽時間去英專學英文。」原來堅嫂學英文,不是為了自己,是因為街坊不少孩子因父母太忙,無暇理會,有時會在「堅記」跑來跑去,她憐惜孩子沒人督促,義務替她們補習。
雅怡耳濡目染,自小讀書最勤力,在鋪頭邊做功課邊傳菜,甚麼韭菜豬紅弄得一手是油,結果功課簿上往往到處油污。「最記得幼稚園時代,經常拿到黑豬仔印。」
她從小便很清楚,立志要做一個好老師,幫助學生自立成才,今天仍是一以貫之。
所謂蛇無頭不行,帶頭的兩個女兒,成了後來子女的榜樣,個個惟他們馬首是瞻。
三家姐黃雅欣,考進大學修讀物理,目前從事商場策劃工作。
四哥黃仲豪,自小看到母親心算計數,培養出對數學的興趣,大學畢業後,任職工程師。

 

 


二家姐二家姐黃雅怡因看到媽媽喜歡教其他細路做功課,長大後成為教師。 

三家姐三家姐黃雅欣喜歡動物和建築,她希望可以改善石硤尾的居住環境。 

四哥四哥黃仲豪做工程師,數口了得,可能來自媽媽的遺傳。

六妹六妹黃雅瑩自小接觸社會邊緣人士,現在是一個社工。 

三姐夫 二姐夫三姐夫辭去室內設計正職,聯同二姐夫一起為重生的「堅記」打拼。 

 

五家姐黃雅雯,任電子遊戲設計師,婚後移民英國。
還有六妹黃雅瑩,是一名社工,她說這顆種子也是在「堅記」發芽的,因為這裏是基層社會問題的縮影。
「成日見老公打老婆,細路無人理,癮君子打白粉針打到隻手郁唔到……我就諗,有日我要幫佢哋。」
她有正義感,為人較直。最初在「堅記」幫手,不識輕重,試過得罪了「黑幫大佬」。
後來漸漸學會看人家眉頭眼額,學會與不同的人傾偈。升讀大學時決定報讀社工,所有家姐阿哥都舉腳贊成,因為她最熱心助人,最識同人溝通。
「個個人都唔敢叫老竇唔食煙,佢就有本事一手把佢嘴裏的煙搶走丟掉,老竇仲要唔嬲佢!」大家姐說。
「係呀!我成日同吸毒的人傾偈,同事都話我膽生毛呀!」她說。


堅嬸抱着心愛的孫女,萬事足矣! 

堅叔一邊逗弄孫兒,一邊做生意,屋企一樣。 

第三代兒孫,放學都來大牌檔。 

堅叔、堅嫂三代人共同守護「堅記」。 

團結,二字勝千金

兒女成長,事業各有所成,堅叔其實老早可以功成身退。
事實上,堅記也真在十年前結過業,那時大家姐在期權市場賺了大筆錢,碰巧堅叔健康欠佳,兩老決定退休。只是十年過後,老人家耐不住在家很悶蛋,靜極思動,想東山再起。
但單靠兩老,着實沒有可能。可幸子女明白老父心意,回來助他一臂。
「我哋商量過,決定由二姐夫和三姐夫主力承擔了這個重擔,我哋幾姐弟就採用輪更制,每人輪流在周一至周五晚上幫手,周六日和公眾假期則全家總動員。」六妹說。
她們四出找鋪,始終覺得石硤尾是土生土長地方,街坊鄰里都相識多年,特別有感情。最後看中街市平台租金較平,又自成一國,最正是有露天位置,可以重拾昔日大牌檔風味。
於是一人多走一步,集腋成裘,形成一股力量。有人放工後回來換件工衣,就幫忙收銀落單傳菜。
有要帶小孩的,就索性連小孩也帶來鋪頭,一邊工作一邊帶,順便讓小朋友見見公公婆婆姨姨。
「老實說,我們都有正職,這樣做是挺辛苦的。」從事教書的二家姐黃雅怡說。
「不過,我們又做得好開心喎!」她又說。堅叔上有高堂,如今九十多歲了。
下有七名孫仔孫女,由剛出生到幼稚園到小學中學不等。
本來人口眾多,各有各忙,平時很難相聚,如今都因為一間鋪頭,變成天天見面了。
每當夜幕低垂,「堅記」的露天平台,就成了眾人的聚腳點,客人觥籌交錯,她們一家歡天喜地,細說家常,從前種種艱辛,都化成今天的幸福。
周遭新舊樓宇的萬家燈火,頃刻間彷彿變成點點星光,把小小店子光照得特別溫暖,特別有情。


豉油皇中蝦蝦肉爽嫩,日本燒汁把蝦的鮮味凸顯。時價 

唐生菜煲爽脆嫩又惹味,火候十足。$58 

一邊室內冷氣,一邊開揚的露天平台,在這裏可以盡情感受當年今日的石硤尾風情。 

 

堅記//石硤尾邨街市平台熟食檔 4-5號// 9233 3740// 10am-10pm


撰文:張帝莊
攝影:葉天榮、黃健峰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