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生活

鄉郊裏的親子課

周六午後,太陽曬在塱原的有機水稻田上,金黃色的,一片寧靜。
旁邊一方水田卻非常熱鬧,一群小孩子和爸爸媽媽在拔河,懶理滿身泥巴,只管盡力拉繩子,勝出的興奮得鼓掌高呼,即使輸了,也倒在泥中開懷歡笑,農田立時成為親子樂園。

是遊樂場 也是課室

這群父母與小朋友都不是農夫,而是來參加「哈比學堂」組織的親子活動,學堂由一班熱愛大自然的父母組成,今天特地向環保團體借來一塊水田「玩遊戲」。
最初,大家都小心翼翼,怕泥水濺進眼睛,也擔心弄髒衣服;但一踏進水田,馬上忘了種種忌諱,開始潑水、扔泥球!有位羞怯的孩子仍在猶豫不決,媽媽反而說:「滿腿都是泥了,還介意甚麼!」
拔河只是熱身,好戲在後頭,要比賽跑步、手球,鬥快把皮球射向對方「龍門」,小朋友無拘束發足狂奔,開心得很。
有爸爸比孩子玩得更肉緊,索性躺在水田裏,享受日光浴。


路邊堆放了幾座正待回收的鋼琴,就地取材來個大合奏。 

看爸爸打球的肉緊表情,就知道童心無分大小。 

做飯糰的珍珠米不是來自超市,而是身後的稻田。 

在田裏挖個坑,放些乾木頭,烤製竹筒飯和大眼雞,非常滋味。 

 

這水田運動會的主持人,是兩個女孩的爸爸柯佳列(Kenny),玩樂前他問大家:為何四周的田都在種米,只有這塊沒有呢?
大家眼神很疑惑,答不上嘴。「其實這塊水田在休耕,因為田地不能長時間只種單一作物,否則就會沒營養,容易生病。就如要你不斷做功課,不准睡覺,就會很辛苦。」他說。
但跑進休耕田玩耍,會打擾它休息嗎? Kenny解釋:「水田要定時翻土,讓空氣進入泥土,才不易滋生病菌。從前有水牛負責這工作,現在水牛都老了、退休了,所以今日大家就來當水牛!」一番生動的介紹,哄得孩子們哈哈笑。
大家沒想到,瘋狂地在田中踏跳,竟然能夠幫助農夫耕作,讓下一造米種得更好。
田裏好玩的當然不止這樣少,大家跟着農夫姐姐到田邊去,蹲下來仔細看稻米,發現莖部有點點粉紅色顆粒,「這些不是壽司上的蟹子,而是福壽螺 BB,鮮艷的粉紅色是為了裝作有毒,騙魚兒別吃牠們!當牠們長大,就成為黑色的福壽螺,會吃掉水稻,所以要捉走,曬乾磨成粉,還可以用來做肥料。」農夫姐姐解釋。
孩子們聽着,一起伸出小手,把黏附田邊的福壽螺,抓去放在腰間的小籃子,為農田除害。
勞動過後, Kenny準備了一個特別環節:孩子坐在稻草上,聽一位媽媽 Donna讀繪本《水田的心情》。


坐在禾稈草上聽媽媽說水田誕生,感受更深。 

跟農夫姐姐捉福壽螺,好讓水稻生長得健健康康。 

發揮小創意,把煉奶罐變成踩高蹺遊戲,訓練小朋友的平衡力和膽識。

 


以為玩泥巴快樂,用巨型水喉沖身才是最過癮! 

媽媽問:「水田以前是一片樹林,長滿野草,人們怎樣來給它開墾呢?」
「要搬走大石!」「挖開泥土!」「斬去樹木!」「還要剷除樹根,否則會阻住插秧!」幾歲大的孩子們興奮搶答,小小頭腦已想得很仔細。
Donna又描述:「水田是禾花雀、螢火蟲、青蛙等很多小動物的家,以前水田很熱鬧,還有大人孩子來種田,可是農夫老了,孩子長大出外打工,水田可能要被剷平,興建高樓……」
「那我老了就不會再見到水田了。」三歲大的妹妹,竟然像大人般一臉惋惜。
聽罷故事, Kenny端來兩大鍋剛煮好的糙米和珍珠米,一打開香噴噴的,米粒正是從身旁的田種出來;孩子們拿在手上,親手做飯糰,吃得一顆不剩。
這一整天美好的活動,都由 Kenny悉心組織和設計,希望與其他志同道合的父母,給孩子一個真正開心的童年。

回到山野 純真童年


女兒心竹拿着長紙條,與爸爸 Kenny在田邊感受風向。 

哈比學堂的創辦人 Kenny,是資深教育工作者,曾任職老師,在校內負責推廣閱讀工作。設立親子學堂的想法,源於 08年初為人父前,政府打算推出校園驗毒計劃,他驚覺毒品在學校滲透嚴重,反思問題所在:「香港的孩子每天都被興趣班塞滿時間表,父母卻少有時間陪伴,習慣靠外物排解寂寞,長大後只會漸漸依賴手機、毒品等東西,有問題也不願找父母傾訴。」
因此,當 2010年,大女兒心竹才兩歲大,見身邊小朋友都去上學前班,他寧可花時間陪伴孩子遊戲,拒絕過早報讀現在流行的 play group。

 

他在家貼上「哈比學堂」幾個大字,「哈比」就是「 Happy」,但這個在家授課的學前班,不教英文、普通話或數學,而是快樂地遊戲、接觸大自然和讀童書繪本。
只因他深信,愛閱讀的孩子不怕寂寞,會從書中學習解難;懂得欣賞大自然,會尊重萬物和生命;與同伴遊戲,能令孩子愛人愛己,心胸廣闊,自然不易學壞。
平日,他會定期與太太和兩個女兒上山下海,大女兒心竹今年5歲,已走遍全港共四十多條行山徑!
「香港郊外其實真的很美,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孩子也會記得跟我一起挑戰野外的經歷,而不是只記得爸爸在上班、看電視。」他說。
一家幾口還合力在屋苑的小花園,親手種植四十多種蔬菜;「食物是人與大自然的最親密接觸,種菜令孩子明白,食物不是來自超市。」


執起鐵鏟翻土去,泥土都變得可親。 

問孩子最喜歡甚麼遊戲,他們竟然不約而同說跑步,因為平時學校到處不准跑! 

 

最叫 Kenny震撼的是,女兒心竹對大自然的感受很深。前陣子政府打算在大埔工業邨對出填海,該處有小白鷺停留,她知道後,當晚在家「打電話」,想像跟小白鷺聊天,因為擔心牠會無家可歸,結果哭出來。
即使遇上下雨天不能郊遊,躲在家也可發揮創意,自製無數遊戲,把垃圾變成玩具。例如雜誌可捲成紙足球、萬花筒或草裙;紙皮盒摺出小賣店、車子,或者靠在牆邊,變成印第安人的營幕!連一個垃圾膠袋也不放過,用來玩「捉風」遊戲,感受風向!
當 Kenny把與女兒間的遊戲放在網上分享,漸漸吸引了十多對認同這理念的父母關注,開始相約出來一起玩樂,更輪流負責帶領每月主題活動;參加條件很簡單:只要家中小朋友沒報讀兩間幼稚園,不報讀超過兩個興趣班,就可以一起來玩。
活動可真精彩:划艇入池塘,現採蘆葦來做毛筆寫詩;到龍尾認識海岸生物,給海馬創作一個家;在森林學攀樹,認識樹木;走進重慶大廈認識社區和小店;甚至參觀印刷工場,邀請繪本畫家分享童話書製作過程……每次都有專人導賞講解,不單小孩子覺得好玩,連大人也盡興而歸,就如重新體會一次童年。


只要有創意,大片紙皮就能變滑梯! 

Kenny小女兒心月只有兩歲,已懂得幫媽媽切廚餘、浸水果酒。 

油亮亮的蠶豆,全都是一家人在小花園裏照料長大。

親手採下蘆葦做的毛筆,寫出致大自然的詩篇。 

過期雜誌也可做玩具,用來拋圈圈、踢足球、跳絲帶舞,動靜皆宜。 

 

正當不少父母擔心孩子「輸在起跑線」,為入讀好學校、獲一紙證書緊張得要命, Kenny說的非常輕鬆:「我不期待女兒將來當律師、醫生,賺幾萬元人工!當她們長大後,願意找我談心事,回家吃頓飯已難得。」他頓一頓,說:「專家總是說怎樣令孩子成功,我卻最想小朋友懂得面對失敗,給予他們一份幸福感,自然有能力應付困難,肯定自我。」
好奇地問他的女兒心竹:將來想做甚麼?她心思多多,既想當昆蟲觀察員、珠寶設計師,也想開壽司店……原來,學堂的活動,早已讓她認識不同職業的人,知道生活不只得一種方式。
教孩子如何看待世界、看待人,比灌輸課本裏任何知識,來得更重要。

哈比參加者有話說……

Money與囝囝念恆
「自小在古洞居住,眼見新界東北老家受收地威脅,到訪龍尾、馬屎埔等郊區,令兒子明白城市發展的利弊。」

 

Donna與女兒一諾
「以前女兒一星期參加 3次 playgroup,母女少有機會玩樂,自從參與『哈比』,一起跑草地、讀繪本,關係比從前更親密,而且每次都請來專門導賞員講解,能學懂不少生態知識。」

 

哈比學堂
哈比學堂每月不定期舉行公開活動,讓其他家庭參與。 11月 3日將與香港樹木學會舉行攀樹活動, 12月 1日將與農業組織「習慣x自然」合辦繪本共讀及堆肥種植體驗,詳情及報名可參考 Facebook•哈比學堂:綠腳丫親子讀書會


撰文:陳詠恩
攝影:李宇家
鳴謝:部分照片由 Kenny Or提供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