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穿上戲服,就如鬼上身,在園內四處跑,又扮孫悟空𢱑痕怪叫,客人都拉着他拍照。 

話你知

做鬼好過做人

王文俊 37歲
扮鬼十年,每逢十月哈囉喂,他都入海洋公園做鬼搵食,近年還培訓鬼,歷年被他教導做鬼的起碼過千,是鬼王之王。

 

每年哈囉喂前一個月,王文俊就開始練跑,希望神不知鬼不覺嚇人。「我最叻捉 timing,失驚無神走埋去人耳邊細細聲問:你食咗飯未呀?好多人先驚後笑。」
做鬼多年,他發現好多男仔怕鬼。「他們盡量唔投入那世界,一入鬼屋就挺起胸膛爆大自己壯膽。」
有年扮巫師,有個男仔嚇到眼鏡跌咗落地。「我執番俾佢都唔敢攞,對峙咗幾分鐘,最後我將眼鏡放在地上行開,佢先敢拎。」
也有樂極生悲的。翻查資料, 08年就有女客人懷疑自己被鬼掹腳,驚慌走避時拗柴,右腳尾趾骨折。「我們唔會摸客,當時應該是機關道具碰到她。」
扮鬼嚇人那個,也不一定過癮。像 07年有女嘩鬼投訴被男顧客胸襲,前年更有男客人用螢光叉襲擊鬼職員,連面具都被打爛,嘴角淌血。「其實好多時都是誤會。」
辛酸的,還有那套熱死人的戲服。以前近黃昏才見鬼,但今年海洋公園玩全日祭,最早那班鬼上午 11點就出來嚇人。「我們最大的挑戰是要跟太陽鬥。套戲服着唔夠 15分鐘已經內外全濕,個面具仲滴水。」
即便如此,他還是樂意做鬼。「一上妝我就好興奮。」


現實中的他,中年發福,樣子平凡。「平凡有平凡的好,可以扮好多唔同角色。」他只愛做舞台劇,因為較真實,未想過做電視藝員。 

園內角色由導演分配,有皮膚敏感者可扮不用特技化妝的角色。他說做鬼有做鬼的規矩:「隻隻鬼要上 5堂培訓,學習如何驚嚇之餘又 funny,不可以摸人,跟客人要有一個前臂的距離,客人驚到哭或踎低,就要立即後退。」 

扮嘢之王

「如不在演戲狀態,現實的我只要身邊多過 4個人,就唔會講嘢。」王文俊說。
王文俊的名字解作有文采和英俊,但他自問外形唔得,讀書唔得(會考 2分),「細個連返教會帶領唱詩歌都唔得,像患了柏金遜般對手係咁震。」
唯一得係游水,中學時全校第 2,拿過好多獎牌,「但阿媽怕我囂,眼尾都唔望一眼。」
自信心跌到最低點,直至他有機會演出。
中四時好朋友參加學校戲劇節,王文俊好想試,扮樹都制。「第一次上台做戲,我就扮殺咗兩個人之後中毒的巫師,最後戲份仲多過個主角。」
雖然那次沒拿到任何獎項,他對做戲卻上了癮。「原來我要做另一個人先得,做王文俊就唔得。」
中學畢業後,王文俊做過游水教練、 DHL速遞員、 7-Eleven,老人中心活動助理、電視台 PA等,每次都是為遷就做舞台劇而轉工。
「那角色本來在紙張上,由我來借屍還魂,所以要盡力演。」去年香港戲劇協會都頒了個優異演員獎給他。


孫悟空 look足足化了一小時,還黐了不少膠水。「我真係唔覺得辛苦,仲好享受。」 

每隻鬼一日工作約 8小時,扮 45分鐘休息半小時。他只在園內行了 15分鐘,除下頭套已全都是汗。 

人不如鬼

做戲是業餘,無錢,直至 03年跟朋友入海洋公園扮鬼,才首次有錢收。
「我最鍾意用叫聲表達。」像今年他扮鬼版孫悟空,化妝時突然模仿馬騮的嘶叫聲,嚇得在場記者和工作人員心寒。
老細睇中他投入,年年哈囉喂都預他。多年來他扮過巫師、死人帶位員、精神病人、巫婆等角色。 4年前更升呢,由鬼演員兼任鬼導師,今年園內 300隻鬼,都由他培訓。
據聞扮鬼時薪$60。「總之滿意自己人工,每年哈囉喂都養起我。」他平日在某個教育機構(不願透露機構名稱)做全職兒童劇演員,每年十月才入園扮鬼。
他扮咩鬼都得,唯獨做人唔得。「與人的溝通難過演戲。」
王文俊說,大部分女友都因為他在台上 charm而愛上他。「但識耐咗才知瀨嘢,原來我是宅男唔講嘢。」結果拍拖廿幾次,都是失敗收場。
行年 37,仍是三無人士,無樓無老婆,「近年連頭髮都開始無。」
「人生如戲,可惜我最差,就是自己台戲。」他苦笑說。


他扮鬼多年,父母沒看過他演出。父母對他做演員無異議,只希望他不做壞人就好了。09魔幫辦 

07礦洞精靈 

06死人帶位員

03巫師 

05瘋鬼 

撰文:阮淑賢 
攝影:劉玉梅
攝錄及剪接:湯文峯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