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週刊】青少年自殺會傳染?


Eden曾經背負一個令人容易聯想起有關「性」的中文名,教他飽遭朋輩欺凌,並一度萌生死念。驀然回首, Eden明白解決方法多的是,他既可反抗,亦可改名,甚至轉校,但肯定不必自殺。 

頭號健康

憂鬱自殺男 絕處重生

開學兩個月來,本港接二連三發生學童及青少年
自殺事件,年輕人的精神健康問題,再度惹起關注。有前線社工指出,性格悲觀、衝動或完美主義者,最容易出事。
其實,年輕人尋死前,多少總會有一些先兆,若身邊人能及時察覺,或有助撲熄死念。

 

今年十九歲、讀大學二年級的 Eden,是典型的憂鬱小生,臉孔永遠硬繃繃,記者和他談了大半個小時,也未見過他展露一絲笑容。 Eden不喜歡講笑,可能跟他被人由細笑到大有關。
Eden煞有介事地說︰「我姓楊,我嘅中文名,無論用廣東話抑或普通話,諧音都會直接令人諗起啲核突鹹濕嘢,有時我都唔知人哋係講緊鹹濕笑話,抑或叫緊我。」 Eden至今仍堅持不願透露名字。
年幼時, Eden尚且不覺得是什麼一回事,但當踏入青春期後,他經常被一班「口臭」同學戲弄。「升到上中學,不論自己班抑或隔籬班同學,都成日專登攞我個名來玩,嗰種感覺係好侮辱,會令一個男人無晒尊嚴,唔能夠喺女同學面前抬起頭。」

名字負累慘遭欺凌


香港大學賽馬會防止自殺研究中心資料顯示,去年涉及廿五歲或以下青少年自殺死亡的個案有六十六宗。社工稱,年輕人輕生,主要是為情所困,其次是學業及家庭問題。 

中學年代的 Eden,每日都戰戰兢兢上學,時刻都想着該如何應付那些突如其來的嘲笑聲,不難想像他的壓力有幾大。「其實我都無乜辦法應付,我一直都淨係識得死忍。我根本無勇氣話俾同學知我真實嘅感受,我唔敢反抗,因為我已經無乜朋友,好驚如果唔俾佢哋笑,佢哋會更加唔接納我,所以我唯有扮大方。」
一直谷住的 Eden,中五那年終於崩潰。「嗰日上緊數學堂,老師無意中講起鹹濕笑話,同學好快就聯想起我,於是全班起哄咁一齊笑我。講真,以前個別幾個同學笑吓我,我都仲忍到,但幾十人一齊咁笑我,我真係接受唔到,忍無可忍。」
大受打擊的 Eden當日憤然回家,並寫下遺書,希望透過結束自己的生命來控訴;他要報復的,除了是一班嘲笑他的同學,還有他一直痛恨的父母。「我好憎我父母,一來係因為佢哋俾咗個咁尷尬嘅名我,二來係佢哋從來無真正關心過我,完全提供唔到任何情感上嘅支援。」

痛恨父母以死報復


上月尾,一名品學兼優的小六女生跳樓身亡,家人對其自殺感到很突然。 

Eden來自中下階層,父母親的性格都比較剛烈,他小五那年,和父親因小事齟齬後,父親便從此對他不瞅不睬。後來, Eden升中,初次被同學捉弄,那時他感到很困惑,最需要父母關心之時,卻碰巧較小他十三歲的胞弟出生了,那時雙親的焦點,又落在胞弟身上, Eden就像一個透明人,沒有人察覺到他的存在。
日積月累的憤恨和悲傷,將 Eden推向死亡邊緣,幸好,當他狠狠拋下遺書之際,亦同時無意間在網上看見香港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的資料。一直無向任何人求助過的 Eden,不知何來勇氣,撥了該會的熱線,亦因為這個電話,改寫了他的命運。
負責跟進 Eden的社工羅姑娘形容, Eden是一個內斂、不善於向別人表達感受的人,因此人際關係欠佳,而他這種性格,也容易鑽牛角尖。「 Eden嘅自我形象比較低,佢嘅問題亦比較複雜,所以我哋都跟進咗佢大半年。其實當日 Eden打電話來中心,情緒好低落,我哋知道得佢一個人喺屋企,仲寫埋遺書,擔心佢會出事,所以就邀請佢過來中心傾,幸好 Eden亦願意踏出呢一步。」
後來校方得悉 Eden的情況,在班主任的介入下,同學們停止了對他的欺凌, Eden總算平平安安完成了中學生涯。而因着那一封遺書,他和媽媽的關係也稍稍緩和。「我唔敢話佢體諒我多咗,但佢的確無以前事事針對我,對我要求低咗。」至於和爸爸的關係, Eden坦言沒有多大進展。

主動求助改名重生

兩年前, Eden成功考入大學,他決定換上一個新名字,重新做人。「十八歲生日時我改咗名,呢次係我人生第一次主動為自己做一個決定去幫自己,因為我好想終止以前唔開心嘅回憶,好想有新嘅一頁。」
Eden亦學會以做運動、聽音樂等正確方式減壓,加上結識了一班新朋友,生活圈子擴闊了,他的正能量逐步增加。「羅姑娘教我接納番而家嘅自己,喺呢個起點上再努力。之前我喺大學參加咗一個訓練營,發現信心原來係可以建立嘅,至少而家我敢當住幾十人面前自我介紹、玩遊戲亦唔介意第一個行出去。」 Eden最近還自薦當上義務導師,替低下階層的小朋友補習,他終於知道,自己並不是「失敗」、「無用」,他是有能力去幫助別人的。
根據本港死因裁判法庭報告,去年有八百四十五宗自殺死亡個案,其中二十二人是學生,另香港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按傳媒報導統計所得,涉及廿五歲或以下青少年自殺及企圖自殺個案則有一百四十六宗。
就着青少年自殺的風氣似乎有突然升溫跡象,香港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自殺危機處理中心副中心主任何永雄估計,與開學初期,學生哥尚未完全適應重投校園生活有關,而對一些未能升學或雙失青年人來說,「觸景傷情」也是另一種壓力。不單如此,自殺亦會「傳染」的。「當一個人情緒受困擾時,如果咁啱又有一單自殺新聞,死者嘅背景同佢好相似,咁呢個人就好容易代入去,甚至會諗,我係咪都應該學佢去死呢?」

萌生死念必有先兆

但講到尾,一個人會否自殺,很多時也取決於性格。「唔單只悲觀嘅人容易自殺,衝動嘅人亦一樣,佢可能只係一時火遮眼、忍受唔到,但因為性格使然,就不顧後果咁走去自殺。另外,完美主義者,亦係高危,呢類人對別人、對自己要求都好高,難以去接納小小嘅污點或者失敗,所以都比較容易有自殺傾向。」何永雄說。
Eden能夠在死裡逃生,因為有社工成功接收到他的求救信號,奈何有更多自殺身亡的年輕人,他們生前的自殺意慾未有及時被發現。「好多時,死者家屬都會抱怨死者死得太突然,毫無先兆。不過,根據我哋嘅經驗,其實絕大部分人尋死前,都會有蛛絲馬跡,最常見包括寢食不安、情緒低落,又或者過度亢奮,有啲人甚至會講到明『好想死』,只係身邊嘅人未必察覺。」香港大學賽馬會防止自殺研究中心策劃總監羅亦華說。
當懷疑身邊人有自殺傾向,回應態度亦同樣重要,何永雄就教路,緊記「收埋口」和「伸長耳」。「家長聽到仔女想自殺,好多時會立刻否定佢哋嘅諗法,例如話『唔准你亂講』,又或者批評佢哋『好傻』、『有勇氣自殺,無勇氣面對』,其實呢個並唔係說教嘅時機。家長應該先收埋口,嘗試用耳朵,耐心聆聽吓仔女嘅內心感受、聽吓佢哋究竟為乜想死?之後,就應該直接了解仔女自殺計劃嘅仔細程度,例如已經諗好晒方法、時間、地點,愈具體就代表佢自殺風險愈高,應該盡快搵專業人士幫手。」


香港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求助熱線,去年接獲青少年及兒童求助達一千九百七十宗,求助者中,最年輕的只有六歲。 

熱線義工會按指引,即時為求助人進行自殺危機評估,有需要時甚至會報警。 

為防止有人燒炭自殺,現時市面出售的燒烤炭包,都印上叫人珍惜生命的字句,同時提供求助電話。 

港鐵在○二年陸續為鐵路沿線月台安裝自動閘門,自此跳軌傷亡個案比之前大幅減少超過三分之二。 

七大尋死先兆

很多研究都指出,大部分人尋死前都是有跡可尋的,如果身邊人能及早察覺以下常見的先兆,自殺其實是可以避免的。

表達求死意慾
收集和討論自殺方法
身體上有自殘的傷痕
將自己珍惜的物品送予別人
性格突變
有抑鬱的徵狀如絕望、無助、食慾不振、失眠或渴睡、對事物和社交活動失去興趣
濫用藥物及酗酒

參考資料︰香港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自殺危機處理中心、香港大學賽馬會防止自殺研究中心

停一停 想一想

當你感到困擾,甚至想自殺,不妨先停一停,想一想。香港有不少機構,都設有情緒輔導熱線,他們或可為你提供出路。

機構名稱 
電話 香港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  2389 2222( 24小時) 
http://www.help4suicide.com.hk 
生命熱線  2382 0000( 24小時) 
http://www.sps.org.hk 
香港青年協會關心一線  2777 8899
(下午 2時至凌晨 2時)

話你知

抑鬱症經常是自殺的高危因素,有見及此,香港大學香港賽馬會防止自殺研究中心設立「憂鬱小王子之路」教育網站,以彩色動畫及故事形式,簡介抑鬱症及治療方法,適合青少年瀏覽。
網址︰ http://www.depression.edu.hk 

想了解自己的心理健康狀態?不妨登入香港心理衞生會網頁做個簡單的「壓力測試」,透過十七條問題,便可知道自己的精神壓力處於哪個水平。
網址︰ http://www.mhahk.org.hk >「壓力測試」


撰文:沈雅詩 
攝影:許朝暉、吳卓凡、陳建邦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