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能的產品沒有對外銷售,只作自銷自用。在基地屋頂自家發電,那就算公司沒錢賺,應該也可以省回不少電費吧! 

大錢題

富豪榜魔咒再起  566閃爆

《福布斯》最新中國富豪榜名單上週揭盅,最矚目的,是首次入榜即殺入第四位的李河君。籍籍無名的他,是內地最大「清潔能源民企」漢能集團老闆,坐擁六百六十五億元人民幣資產,比騰訊創始人馬化騰、阿里巴巴的馬雲還要多。
漢能集團旗下的漢能太陽能( 566),去年才在香港借殼上市,年初經不少財演力銷,股價飛升三倍,市值接近四百億元。不過翻開年報,出奇的是,貴為全球市值最大的太陽能公司,竟然只有一個客,就是「阿媽」漢能集團;而這個「阿媽」賴賬已超過兩年!記者來到廣東河源的漢能生產基地,發現工廠投產不足兩年,工人已直指「無貨好做」。母子藉互相銷售「圍威喂」,隨時閃「爆」,難怪無分析員睇得明盤數。

 

「光伏股」漢能太陽能( 566),主要生產製造太陽能薄膜的機械設備。股價今年表現神勇,由年初的三毫五仙,飛升至週二收市的一元四毫三,升幅逾三倍,市值接近四百億;帶挈持股六成三的母公司漢能集團(由李河君持股九成九)、以及捧場的基金貝萊德、挪威銀行等,手頭股份水漲船高。不過,翻開年報,細看卻千瘡百孔。

四百億市值 得一個客

騎呢之最,是這間公司只有一個客,就是母公司漢能集團。根據年報,公司去年收入二十七億港元,年年遞增,但附註並無解釋銷售詳情。在報告第三十七頁的「管理層討論及分析」一欄,才見一句:「漢能集團為本集團之唯一客戶。本集團與該客戶進行之所有交易,均按一般商業條款進行。」漢能太陽能( 566)「享有」的毛利,還超過八成;但由於生意來自母公司,這盤數連專家都看不穿。上市至今,仍未有光伏股分析員為它寫報告,皆因「無人識睇」。有外資分析員直指:「無人睇得明佢點賺錢,所有產品只有母公司見到,其他人見唔到。」
同樣在香港上市的太陽能企業高層更坦言:「佢主要賣設備給母公司,所以賣幾多錢你唔知,設備係咪做到產品你又唔知,佢噏晒咋喎。」不過,母公司好少找數;根據中期報告,最新應收賬是五十八億元,金額年年暴升。公司應收賬周轉天數,亦由○九年兩個月,增至一三年中期的三十三個月。公司仍手持現金十二億元,但其中十一億來自母公司行使認購權。
更好笑的是,漢能太陽能( 566)的唯一客仔是漢能集團,但與此同時,漢能集團的客仔,亦是漢能太陽能( 566)!母子「圍威喂」味濃。漢能太陽能( 566)一二年年報第十二頁指,一二年四月,向漢能集團採購薄膜太陽能電池板。截至今年中,漢能太陽能( 566)還有近九千萬元應付款未給母公司。可謂「兩母子、一擔擔」。


漢能基地曾有廣東省委書記汪洋等領導巡視。上週五,狀甚悠閒的員工,仔細清洗地面的太陽能組件。 

股價狂炒高 

有漢能員工指,工廠近期沒什麼生產,「沒加班!沒貨做!很久沒招聘了!」

母公司自身難保

母公司撐起漢能太陽能( 566),但記者上週到廣東河源基地直擊,這家母公司規模似乎相當「奀豬」。○九年河源市政府批出六十六萬平方米土地,至今漢能僅用了一半興建廠房。不過現場所見,工人寥寥可數,部分在廠房布置的太陽能板上灑水,偶爾伸伸懶腰、狀甚悠閒。廠房內一片寂靜,聽不到有機械運作的聲音,廠房外亦不見有任何貨車出入。有工人指,廠房的活動不活躍,有七百名員工,但工廠很少要求他們加班,亦很久沒招工,並直指:「沒貨做啊﹗沒事做啊﹗辦公室的人比工人更多﹗」
無生意,兼夾負債纍纍;根據漢能集團上月藉信託集資的文件披露,漢能總負債達三百多億,槓桿比率高達六點六倍。漢能太陽能( 566)最新的中期報告亦披露,截至今年六月底,漢能集團有一筆高達三十七億元的數過期未還,上月中公司財務董事兼高級副總裁許家驊,還信心滿滿表示不擔心母公司拖數,但本月初母公司即宣布真係「找唔到數」,要再分階段還,最快十二月才還清。


漢能在河源的基地面積龐大(紅線示),但多個分區空空蕩蕩,不見有員工或運輸車出入。 

漢能太陽能今年三月舉辦企業推介會,管理層拿着薄膜合照。左起為漢能太陽能財務董事兼高級副總裁許家驊、主席代明芳、漢能集團總裁王勇、副總裁陳永紅、品牌管理部負責人呂佳麗。(張國慶攝) 

漢能在基地附近的燈柱掛上豪言壯語,但多處有標語牌墮下都無人收拾。

生產根本無人要


母子銷售「圍威喂」 

事實上,國內的太陽能產業,已嚴重產能過剩,加上歐美反傾銷稅,有賴中央不斷出政策及補貼「輸血」,行業才得以「吊命」。在太陽能生產中,有晶硅及薄膜兩種原材料,因為晶硅將光能轉換成電能的效率較高,被全球超過八成的生產商選用。偏偏漢能反其道而行,堅持生產快將被淘汰的薄膜。
過去一年,漢能集團不斷在外國收購破產的太陽能公司,改善薄膜技術,但分析員直指突破機會不大,「基本上全球只有一家薄膜公司是成功的,就是美國 First Solar,其他的都破產了!」對於收購德國 Solibro公司,他又質疑,「德國政府花了那麼多錢都做不出來,漢能把它買下來,你相信他能做到嗎?」漢能聲稱的預期投產量,更已是歐美需求的總和。

母子搭棚 搵「補貼」錢

有分析員認為,這兩家公司分明正在搭棚,布下股市「吸水局」,由「阿仔」漢能太陽能( 566)在股市出手,「母公司寧願自己蝕十億,都要上市公司賺十億,因為資本市場有槓桿效應,俾你十倍 PE(市盈率),市值都一百億啦!可以谷高股價再抽水。」分析員警告,用低價入股的高層,只要一散水離場,成個棚便會冧。
至於母公司,則搵地方政府及銀行「吸水」。○八年,中央推出四萬億元救市基金,令銀行水浸,○九年,國家不少針對太陽能行業補貼的政策出台,當中財政部有「太陽能屋頂計劃」,及「金太陽示範工程計劃」,提供二百億元補貼;李河君的漢能集團,亦在同年誕生。一一年五月,國開行向漢能集團批出三百億元(人民幣,下同)的信貸額度,有消息指漢能已提取六十六億元,但仍有財政困難,上月便要以十釐高息發行信託,集資六千萬元。
多年來,漢能成功游說海南海口、四川雙流、廣東河源、浙江長興等多個地方政府及銀行合作,加入其「太陽能帝國」,但大部分基地都尚未投產。當中地方政府為刺激 GDP,自會以低價出租土地讓漢能起廠。每個項目,由漢能、地方政府及銀行各出資三成,再加上政府補貼、扶植基金等,讓李河君達至「刀仔鋸大樹」。


太陽能顧問公司 Solarbuzz預測,一七年薄膜的市佔率將淘汰至不足一成,偏偏李河君人棄我取,堅持建其二千億帝國。(漢能集團網站圖片) 

李河君本住在圖左的單層鄉宅,發跡後,即在旁興建一棟三層高的大屋,供親戚入住。 

鐵路運輸搵大錢

身為全國政協委員的漢能集團主席李河君,原籍廣東河源東源縣觀塘村,八八年從北方交通大學機械工程系本科畢業。由買賣電子零件開始,他涉足過國內貿易、礦業開採、礦泉水生產、房地產等行業,早年靠鐵路運輸,在九十年代初,賺得第一桶金。涉足太陽能之前,李河君先在老家河源,投資該地的水電站。
記者在河源觀塘村、李河君出生時的鄉宅打聽;有李河君的親戚指,以前這鄉宅擠了十多戶人家,後來李在外賺了大錢,便在鄉宅旁邊,建大屋給李氏親戚居住。她又指,李河君對家鄉建設不多,「除咗大屋前的公園,就得一個水電站。」李河君曾吹噓要打造二千億元的「太陽能帝國」,但看現在漢能集團互相銷售「圍威喂」,恐怕「發電」最終只是「發夢」。


撰文:楊慕珠、余秉峰
攝影:關永浩
插圖:劉志誠、朱桂葉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