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維基發火反駁 政治爆陰毒一觸即發

政治動物 王維基押錯注


王維基召開記者會反擊梁振英,直言中央沒有干預發牌事宜,暗示純為梁一個人的決定。(蘇智鑫攝) 

封面故事

魔童單挑 689 「係咪特首最大?」

免費電視牌照風波上演一週,情節比電視劇更峰迴路轉。週二梁振英召開行政會議前試圖解畫撲火,但王維基旋即現身反擊,正式宣布入稟法院司法覆核挑戰政府,更大罵匿名放風的梁班子成員抹黑港視,矛頭直指梁振英違反程序,私自改變遊戲規則。「到底係法律大、政策大,定係特首最大?」
雖然梁振英及王維基多次強調發牌不涉政治因素,但有建制派消息人士拆局,聲稱不懂政治的王維基,其實一直依附「唐營」打通內地人脈關係,不但曾加入自由黨,當上特首選委,擔任省級政協,亦曾被邀加入國慶觀禮團。可惜其出位及高調行徑,早已觸怒本港傳統左派陣營,隨着「挺唐」的港澳辦失勢,加上經歷「反國教」慘敗一役,梁振英為團結及討好這班最後的支持者,不惜付上巨大政治代價,誓要將王維基逐出免費電視市場。
王維基在週二的記者會上,呼籲在政府總部集會的同事先回家休息,並計劃與政府作長期抗爭。他又表示連日來已非常克制,但面對政府抹黑,容忍限度已到達臨界面,並嚴詞厲色道:「你唔好激嬲我!」

 


梁振英在發牌風波後週二終於現身撲火,親自接收香港電視員工的請願信,並說道:「辛苦你哋喇。」(羅國輝攝) 

面對連日來民憤不斷升溫,建制派先後跳船,梁振英週二早上花了約二十分鐘解釋不發牌的原因,卻處處以保密為由不肯透露詳情,只重申不涉政治理由,又暗批香港電視財政狀況差,未必能持續經營。「政府不希望競爭帶來的進步只是曇花一現。」
王維基在收市後召開記者會還擊梁振英,而且由語氣到表情,明顯比上週記者會激動。記者會甫開始,王維基便質疑特首的解釋是火上加油,已決定以司法覆核挑戰政府不發牌的決定。「港視已得到有力嘅法律意見,認為勝算相當高。」

王維基:已到臨界面

他又質疑政府由原本發牌數目無上限,突然更改政策為只發兩個牌照,卻從沒進行公眾諮詢,怒火中燒說:「依家香港到底係法律大、政策大,抑或係特首最大?」他指出政府改變遊戲規則,但又不容許香港電視更改計劃書,而即使以舊有的評分標準,港視的得分從來沒試過包尾,特首及行會是違反程序公義。
最離譜是政府為了抗衡行會成員洩露顧問報告,居然向親建制傳媒放風,指香港電視賣走香港寬頻業務是失牌的致命傷,並指港視他日若獲得發牌,便須付巨款租用網絡傳送信號,但實情是王維基賣走業務時,已經與新買家簽約,無條件免費使用香港寬頻的光纖網絡二十年,質疑政府官員用「流料」抹黑港視,說到此處王維基愈說愈火,三次強調自己連日來已經非常克制。「我已忍讓多日,心理狀態達臨界面……唔好激嬲我!」他又表示,已經作好長期抗爭的準備,亦從未聽過中央出手干預,矛頭直指梁振英是整場風波的始作俑者。
據了解,王維基近日四出「摸底」,對象包括中聯辦官員,令他確信港視不獲發牌非中央立場,他仍有力與梁振英一鬥。王維基在爭取發牌上一直在背後發功,部署與梁振英政府角力。早於週日的遊行前,個人選擇不上街的王維基向廿多名高層員工透過私人訊息發送密令,包括不要人身攻擊,也不要評論或說梁振英的壞話;並稱爭取發牌予香港電視,現階段不切實際,也不會得到港人支持,員工應以要求政府解釋不獲發牌原因作為目標;更兩度重申「 We are fighting for HK.(我們為香港而戰)」。
知情人士則透露,王維基旨在讓同事冷靜下來,「唔好亂晒龍,要知道自己爭取嘅係啲咩嘢。」本刊週一就此事向香港電視查詢,發言人只回應:「內部通訊,不作回應。」


王維基表明不會參加政府總部的集會,卻透過私人訊息給予員工「溫馨提示」。 

自由黨創黨主席李鵬飛(前排中)憶述,王維基九三年已入黨。 

入自由黨結識唐英年

「王維基唔熱衷政治係事實,但唔代表佢唔識搞政治,同香港好多生意人一樣,佢一早已經買咗政治保險。」有建制派消息人士透露,王維基在香港傳媒面前處處顯得不愛討論政治,但其實深諳政治及權術,多年來一直苦心經營與北京的關係,踏腳石正是代表工商界利益的自由黨,早於九十年代已成為創黨黨員。
自由黨創黨主席李鵬飛接受本刊電話訪問時承認,九十年代王維基由加拿大回流香港,九三年便透過中間人介紹,主動要求入黨。「我知佢喺加拿大搞開回撥式長途電話生意,佢入黨第一件事就問我,支唔支持香港開放長途電話市場。」李鵬飛回憶說,當年市場上只有香港國際電訊專營長途電話業務,打電話到美加動輒收費十數元一分鐘,遂非常支持王維基打破壟斷,至九八年國際電訊終交出經營權。「王維基絕對係一個叻人,亦好有魄力,但後來佢話自己唔熟政治,九八年就退咗黨。」李鵬飛說。
有資深自由黨黨員透露,王維基雖然名義上退了黨,但一直與自由黨內核心成員保持良好關係,其中一個正是唐英年。該名黨員爆料稱,二○○四年港澳辦牽頭帶領港澳富豪考察內地東北,由時任國務院港澳辦主任、政協副主席廖暉親自帶隊,港方團長則是財政司司長唐英年。「中央吹雞,各大家族都派成員撐場,王維基唔算富豪,亦唔見得會投資汽車製造等重工業,佢報名參加只因當時政府傾緊開放家居固網的連接權。」翌年,王維基便出任其家鄉浙江省政協委員。
他又分析指,王維基過往經營的長途電話、固網寬頻以至現時的免費電視業務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市場都由龍頭公司壟斷多年,王維基以大衞擊倒巨人哥利亞的姿態出現。「但佢成功嘅先決條件係政府配合開放市場,改變固有政策,所以王維基一直都有部署爭取政治籌碼。」
為了增加政治資本,王維基○六年參加特首選舉委員會,當年更以第三高票當選,得票僅次於譚偉豪及莫乃光。


週日十二萬名市民穿黑衣上街,高呼還我電視選擇權,又舉起手掌代表香港應有五個免費電視台。(曾春南攝) 

王維基是自由黨創黨成員,九八年退黨後依然保持良好關係,今年初更獲主席周梁淑怡邀請出席該黨青年團的活動。 

王維基潛伏「唐營」多年,○四年便參加了港澳辦主任廖暉(右)及唐英年(左二)帶隊的內地東北考察團。

做選委靠攏權力核心


王維基○九年申請免費電視牌照,同年加入互聯網專業協會任常務理事,該會會長鄧淑明(中)去年被揭偷步替唐英年製作競選網站。(江永健攝) 

有資訊科技界選民透露,王維基除了知名度高,有創意及花心思的拉票技巧令人一見難忘。「他的選舉宣傳信件有親筆語句及簽名,內附一支沒有筆芯的原子筆,諷刺政府對業界『無心』。」一一年王維基「冧庄」以高票當選選委。業界人士透露,王維基打着獨立人士旗號出選,但行內人都知他是親建制陣營,每逢有鴻圖大計他便「出山」,與唐英年關係更是千絲萬縷。
○九年,王維基向政府申請免費電視牌照,同年他便出任互聯網專業協會( iProA)的常務理事,一做便是三年,據知情人士所講,王維基與時任會長鄧淑明交情非淺,兩人更互相提名對方參加特首選委。鄧淑明去年被踢爆,替打算出選行政長官的唐英年製作競選網站,並曾擔當中間人,替唐英年牽線搞飯局,打通資訊科技界的人脈網絡。
「梁振英仲未跑出之時,唐英年一直係特首大熱,王維基投資唐營多年,一直以為發牌無問題。」有建制派人士解釋,外間盛傳王維基○八年出任亞視總裁期間已得罪中央,實情卻是王維基得到「唐營」勢力支持,早已獲中央開綠燈,是故翌年曾蔭權政府主動邀請王維基申請牌照。「○九年九月王維基仲被邀請加入『國慶觀禮團』去北京觀禮,好多人恨去都去唔到,連李鵬飛都被踢出局,若果王維基得罪咗中央,仲點可能被邀請。」
唐營的靠山是主管港澳事務的廖暉,這已是公開的秘密,為穩定管治勢力,廖暉一直以各種利益統戰香港政商界。港府對王維基作出邀請,事前亦肯定得中央首肯,但到了去年梁振英當選特首,廖暉與政商界建立的集團隨之瓦解,唐營亦因而失勢。

梁振英眾叛親離

林煥光(行政會議召集人)
「最終決策都係行政長官……希望局方同事或者特區政府高層盡可能把握向外嘅機會,進一步向大家闡述。」

陳智思(行會成員)
「今次我哋嘅決定,大家係有咁多疑點,或者大家都想更加交代清楚。」

李慧琼(行會成員)
「雖然係有司法覆核,咁我希望政府都可以再次審視,係唔係有一啲空間可以披露更多嘅資料讓市民明白。」

 

蘇錦樑(商務及經濟發展局長)
「(局方)喺處理申請上,搜集資料同各個機構有關嘅申述……我哋亦已經將呢啲申述送交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考慮。」

 

葉劉淑儀(行會成員)
「行會係無可能朝令夕改……但係唔排除未獲發牌嘅公司可以再申請過,佢亦都可以向我哋(行會)提出反對或者上訴。」

 

田北俊(自由黨黨魁)
「盡量同建制派各政黨,同埋泛民各政黨去傾一傾,我哋可唔可能所有大黨全部都支持政府俾番三個牌。」

 

曾鈺成(立法會主席)
「我只能夠噏『三個字』,不能漠視(民意)……我諗政府亦都一定一定一定要重視。」

廖暉失勢王維基失牌


王維基○八年出任亞視總裁十二天便辭職,其間豪語說不做中央十台,結果觸怒了傳統左派陣營。(張國慶攝) 

「廖暉嘅港澳辦對政商界容忍較大,但取而代之的中聯辦,以及梁振英背後傳統左派及土共人士,則非常重視根正苗紅、政治思想正確,王維基這類純粹撈政治本錢嘅生意人,注定無運行。」一名親北京人士解釋,廖暉黯然退下來,代表香港與內地的人脈關係重新洗牌,王維基的人脈網亦隨之失效。
「其實這一年來,一直有中間人開出條件,只係王維基唔肯妥協,加上佢嘅唐營背景,以及任職亞視期間,曾經豪言壯語話唔會做中央台,梁振英及後面班土共早已睇唔順眼。」他又透露,之前反國教科一役,一班支持梁振英的傳統左派人士,對梁班子的處理手法,以致最終作出讓步已非常不滿,梁振英為籠絡及團結這班支持者,甘願付出巨大政治成本,拒絕發牌給王維基。
觀乎行會自去年梁振英上場後的態度,便能引證以上說法。行會消息人士坦言,曾蔭權政府年代,廣管局及獨立顧問報告都已表明,原則上容許發出三個牌照。但自七月梁振英及新任行會班子上場後,態度便一百八十度轉變,更向傳媒放風牌照將三變二,只是當時大家都以為「失牌」的不會是香港電視。

梁振英懶理反對意見


有建制派人士擔心,牌照風波最終演變成去年反國教風波的翻版,政府迫於民意而讓步,連累力挺政府的議員陪葬。 

該消息透露,部分行會成員包括林煥光及羅范椒芬,去年曾支持發出三個牌照,但直至上週二行會拍板一刻,各人並無再表態堅持。有與會人士形容,梁振英早有定案,再爭論亦是徒然,「梁生立場好鮮明,好多人覺得拗都無謂。有人事後更不滿話:『點反對?講極都係嗰條 line﹗』所以好多人咪費事出聲。出面話行會大多數人支持發兩個牌,其實較為準確嘅講法,係無人反對囉,因為有人已經決定咗。」
更致命的是,當梁振英發現有成員洩露行會密件,以示反對行會決定後,為求盡快平息內部出現分歧的傳聞,透過身邊幕僚包括特首辦主任邱騰華、政府新聞處處長黃偉綸及行政會議成員張志剛,以「政府權威消息人士」身份向挺梁的傳媒解畫,令行會進一步撕裂,「公務員對審批過程違反程序公義已經好不滿;好多行會中人亦好嬲,你呢頭叫人嚴格遵守保密制度,嗰頭又叫其他人放料,咁做法令行會誠信蕩然無存。」事實上,連日消息滿天飛,作為政府第二及三號人物的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及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一直沒有現身撐政府。主責電視政策的蘇錦樑本週二也來一招疑似哽咽,聲稱商務局僅協助特首及行會搜集資料,把申請者的陳述交對方考慮,跟梁振英撇清界線。

與內地談判不易妥協


依附唐營多年的王維基一直以為電視牌照十拿九穩,但隨着梁振英代表的土共路線上場,發牌一事凍過水。 

面對王維基的反擊,梁振英亦不甘示弱,週二離港前向記者說:「我哋(政府)會喺法庭嗰度,將特區政府嘅理據向法庭陳述。」看來王維基要打倒無綫電視這個廣播巨人,還要先過梁振英一關。
不過,有消息透露,王維基一直透過中間人,直接與內地談判,期望中央開綠燈。其中的方案包括,讓隱形左派資金入股香港電視,又或透過收購亞洲電視注入香港電視的業務,其共通點是王維基不能再擔任單一股東。另一做法則是在內地設立後期製作中心,或與內地媒體合組公司。「總之一句講晒,就係要有嘢俾阿爺揸手,因為北京最擔心就係一間不受控的電視台。」
不過,消息人士亦坦言,王維基妥協的機會極微,否則亦不需要進行司法覆核,而即使王維基讓步,政府亦肯定不會在短期內增發牌照,予人覺得政府朝令夕改,讓其他四個電視台有藉口以法律形式挑戰政府的決定。

傻佬掟錢 員工發夢

本月十五日,政府宣布香港電視死亡。「咩心情?係諗唔到嘢……我哋好努力拍攝嘅作品,人哋睇唔到,好嘥,好灰心,唔係冇咗份工咁簡單。」翌日,王維基宣布裁員。任職副導演一年多的嚴嘉兒拿着攝錄機回到公司,拍攝的不再是劇本創作,而是真人真事:員工執包袱,「當然我哋公司啲人黐線㗎嘛,執嘢走係笑住走,冇所謂啦,笑住嚟做就笑住離開,做乜要喊晒啫!喊係因為唔捨得同事,我哋每一次同同事擁抱,都忍唔住喊。」
雖然被裁退,但台前幕後員工仍有機會在離開前「瞻仰遺容」,內部收看未有機會「出街」的劇集和節目,「佢哋攞番《新聞導火線》第一集俾內部員工睇,欣賞番大家努力嘅成果,做一啲內部分享會。我都有拍低呢啲記錄,大家覺得好不忿,因為真係好好睇,周家怡真係做得好好,我同佢講,『你係我心目中今年嘅最佳女主角』,大家都忍唔住喊。點解呢個演員喺 TVB做咗咁多年都冇機會?冇人覺得周家怡係一個明星,冇人發掘過佢嘅潛能。」


數百名港視員工及支持者趁週二行會開會前,到特首辦請願,要求行會解釋不發牌原因。(羅國輝攝) 

港視副導演嚴嘉兒說起開台的喜和不獲發牌的悲,不禁熱淚盈眶。(蘇智鑫攝) 

我不甘心

就是這一份不甘心,讓香港電視全體七百名員工花三日時間,大搞遊行集會,抗議政府發牌黑箱作業。這群人從不是社運搞手,今次勇敢站出來,是為香港爭取公義,「我哋公司台前幕後或高層,都唔係好有經驗去搞一個遊行,你知我哋淨係識拍嘢。遊行前一晚十一點幾,班編劇仲喺度𠝹緊立場書,把鍘刀唔見咗,結果逐張逐張𠝹,𠝹到凌晨四點幾。我哋一路𠝹、一路諗,香港人習慣係咩?個心話支持你,但要佢哋過海、行出嚟,就會話唔關佢哋事。」
幸好,香港人還沒有令港視員工失望,本週日逾十二萬人上街,「還我香港電視」、「我要高質節目,唔要 BBQ結局!」等口號,充斥銅鑼灣至金鐘街頭,港視藝員林文龍更在政府總部集會,質問蘇錦樑「你係咪男人嚟㗎」,獲得全場掌聲和歡呼。
最令嘉兒感動的場面,是集會尾聲,市民亮起手機、揮動燈光,與一眾員工齊唱《 This is my dream》,她把這個感人片段,紀錄在鏡頭內。「有咁多人支持我哋、撐我哋,係冇諗過。」


藝員周家怡在政總舉行的晚會上泣不成聲,不停多謝王維基給予演戲機會,終可以徹底追尋演戲夢。(蘇智鑫攝) 

王維基早前向被解僱員工派發利是及感謝卡,員工阿煜收到的那一張,只寫上三個字「不甘心」。(港視員工提供圖片) 

街頭開騷

集會完畢,紀錄片未完。港視約六十名員工通宵留守政總,以示爭取發牌的決心。嘉兒則準備了幾百張咭紙,打算分發給員工寫下心聲,再親手交給老闆王維基,「今日冇咗個牌,個人嚟講就係冇咗份工,整個行業嚟講就係打壓。作為呢個行業嘅一分子,你都唔出嚟、唔留守,你又有幾鍾意呢一行?」
留在黑漆漆的政總,嘉兒並不孤單,「有時我哋行開行埋去洗手間,喺天橋無啦啦會有人嗌『撐你呀!加油!』」一整晚,嘉兒沒睡,翌日又再準備「上街睇電視」晚會活動,今次,嘉兒算是半個統籌人。「前一晚十一點幾十二點,先開始傾晚會活動、聯絡,講緊得幾個鐘,要去決定做乜嘢。嗌台前幕後嘅人嚟撐場,唔係一件輕易嘅事,因為時間太短。」
努力,總有人支持。由早到晚,都有朋友和市民拿着物資和食物贈送一眾員工,「 keep住慰問我哋,好窩心,喺咁嘅環境下有大家撐我哋嘅心意,好感動。」
港視員工不負眾望,本週一晚上八時,晚會正式「開 show」,播放綜藝節目《挑戰》精華版,主持劉玉翠、艾威、周俊偉,到越南徒步攀山往韓松洞,成為亞洲首隊攝製隊穿越整個岩洞的壯舉;又播放劇集《警界線》濃縮片段,雖然網上已有近九十萬人次觀看影片,但在場近萬名觀眾仍看得熱血沸騰,不時叫好又拍手,台前幕後分享感受時,不少市民熱淚盈眶,場面感人。


首次遊行的簡先生,希望讓女兒知道社會需要公平公義。(江永健攝) 

市民亮起手機燈光,大唱《 This is my dream》,希望香港電視能在黑暗中再次發光發亮。(曾春南攝) 

有市民扮成亞視主要投資者王征,出席週日遊行後的政總集會,未知「王征」對發牌予港視有何看法?(曾春南攝)

最叻的人

「搞呢個活動,我哋都係好俾心機,我覺得係一個 good show,我覺得話到俾大家聽,我哋呢班香港電視嘅人,台前幕後都係好有能力,好 proud of自己。我哋唔係做一個普通嘅娛樂節目,係一個 public issue,爭取緊唔發牌俾我哋嘅原因,我哋要求解釋。我哋係呢行最有才能嘅人,但點解我哋攞唔到個牌?我哋嘅夢都碎。」
大學讀物理出身的嘉兒,曾修讀電影文憑,五年前到無綫當助理編導,由低做起,「但以前喺 TVB做導演,或做幕後,唔係幾受到高層尊重。我啱啱入行,做好細微嘅位,我哋導演組冇得同創作組傾劇本,冇溝通,個架構係編劇有編劇寫嘢,導演有導演拍嘢,總之大家揼夠幾多萬字、拍夠幾多個 shot,夠晒 duration就出街啦,個感覺就係咁樣,流水作業囉!」
「(無綫)晉升機會非常低,一個 PA(助理編導),起碼要等成十年先可以升做導演,但入到嚟港視就唔同。有條傻佬掟錢出嚟,燒銀紙咁拍戲,傻㗎,咪同佢一齊癲囉。冇掣肘,冇指引,鍾意寫咩咪寫咩,寫宇宙大戰都得,冇所謂,你寫到出嚟,製作組覺得拍到,就拍㗎喇。就係一個咁 open-minded嘅人,乜嘢都夠膽試,做創作好緊要,尤其係對編劇嚟講,冇限制地 free style去寫真係好好。」

 

本月三十一日是嘉兒的最後上班日,事到如今,她沒有想「失業」的事,因為手上有更重要的工作,就是把員工過去一週的片段盡快剪輯,製作成為「港視的三年零十個月」,讓她發最後一個港視導演夢,「我哋輸得起,如果有道理。」

白費心血

加入香港電視一年多的配音員阿煜,對於政府決定不發牌予香港電視,他感嘆配音組三十多人的心血付諸流水,「有同事喺員工大會問,王生都話無辦法,嗰八百個小時外購節目係買咗電視台播映權,又賣唔番出去,非常之心痛,好唔甘心。有同事喊,都係因為心血被白費晒。有啲動畫,我哋成組一齊開會諗對白,睇吓點樣可以令香港人有共鳴啲,啲 gag位點令香港人識笑,咁俾心機配,點解一下子就付諸流水?點解政府唔俾個交代呢個電視台?」
已被裁走的他,仍希望繼續堅持夢想,但擔心行業生態再無轉變空間,「有前輩想介紹我哋(被裁員工)做啲外判 job,但仲未知可唔可以當 full time工咁做,咁多間電視台,得 TVB有配音組,其他台都係外判,價錢好低,出糧時間唔穩定,可能三個月至半年先有人工出,好多人做一陣就走,作品質素就會比較參差。」對於前景,他只能說會繼續嘗試,「但希望有奇跡出現啦!」


香港電視去年底正式開台,想不到王維基的電視大亨夢,竟死在「一籃子」的莫須有原因中。(王偉洪攝) 

八百小時的外購節目,早已配上廣東話,但心血卻因「一籃子因素」而面世無望,配音員阿煜連日來留守政總,只希望政府給他一個交代。(江永健攝) 

港視員工及市民週日遊行集會完畢後,通宵留守政總抗議,有市民早有準備,當場敷面膜護膚。(蘇智鑫攝)

公義至上


香港人想睇香港電視,更想追求公義,你今日 like咗未?(蘇智鑫攝) 

與他一樣對政府決定滿腦疑問和憤慨的,還有連日來狠批政府、曾製作《尋找他鄉的故事》、《向世界出發》等綜藝資訊節目的「金牌監製」鄧婉媚,她首次被迫走上街頭,全因政府從未清楚交代香港電視的死因,「從來做電視製作嘅人都好簡單,只係想做好創作俾觀眾睇,想喺當中搵滿足感,但呢排講咁多嘢,係因為真係好嬲。今次關乎自己公司、行業同公義,如果(發牌)呢件事係咁,點同下一代講?原來無 prepare,會得到最好嘅嘢,但好努力,點辛苦都會被否定,將來政府用同樣 logic去諗嘢,個社會會點?飯碗唔重要,(公義)呢樣嘢先最重要。」


撰文:林浚源、黃偉超、袁慧妍、林璐菁、馮普賢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