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過去, Charles悔不當初,但覺得是時候放下,「我仲要照顧家人,唔可以永遠停留在以前,一定要向前望。」 

財經人物

金融罪犯 Charles Schmitt 自白:我抵死

去年荷李活電影《 Arbitrage》(譯:《收購風雲》),李察基爾飾演的對沖基金經理,表面事業有成,家庭美滿,受萬人景仰;但他掌管的對沖基金,其實已虧損嚴重,千瘡百孔。他不惜造假賬維持榮華「假象」,但最終被揭虧空賬目,失足成恨。
這電影的「真人版」,亦在前港交所顧問 Charles Schmitt身上發生。他二十多年前來港開設基金公司,九年前一個錯誤決定,換來三年多牢獄,是香港首宗基金經理監守自盜的案件。已出獄但被終身禁止踏足證券業的 Charles,回首當年事:「我不會再揀同一條路,寧願公司倒閉。但這世界沒如果,你總要付出很大代價,才學懂重要的事。」他望同業引以為鑑。

 


Charles一案,是香港首宗基金經理監守自盜的案件,當時有不少報導,轟動投資界。 

眼前的 Charles,格仔恤衫襯短褲,一身樸素打扮,言行拘謹,外表完全不似六十八歲。現時靠炒股維生,他自言不想後輩重蹈覆轍,才願意走出來,否則已繼續其清靜的隱居生活。事實上 Charles前半部的基金生涯,是不少人夢寐以求的生活。他七十年代在華爾街做基金經理,又在紐約交易所任高級業務經理。九○年來港度蜜月,因太太喜歡香港,決定在此定居。搵工亦無難度,他先當港交所顧問,九二年再開設自己的基金公司 Charles Schmitt& Associates Ltd( CSA),規模超過十億港元。當時 Charles住在愉景灣獨立屋,閒時與家人周遊列國,相當寫意。
不過,噩夢在○四年二月開始。當時, Charles幫客人投資的其中一個基金,竟在毫無先兆下突然倒閉﹐「前一日還好哋哋的,完全沒有預兆!我立即聯絡基金,最初對方還說可以補救八成損失,但第二天已聯絡不上。」當時 Charles旗下有四十五個客人投資這基金,損失約二千萬美元,佔 CSA總資產不過一成,撇賬就可了事;但當時 Charles,竟選擇走另一條路。

錯路


在愉景灣生活二十多年,被捕後,由大屋搬細屋,但仍留在愉景灣。 

Charles沒有通知客戶,他接受不了失誤,反而花幾星期時間,聯絡該基金負責人:「當時我太驚了,到我醒覺要報告給證監時,已經遲了幾星期,證監會一定追究,報告又死,唔報告又死!如果我報告,驚動客戶,公司所有錢會被提走,即刻要執笠!」
行錯了第一步, Charles揀再「行錯埋」第二步。他竟然偷偷將其他客人的錢拿去炒期指,而且炒得更瘋狂,希望賺錢補回所損失的,「我只想搏一鋪,買一些時間,希望可以補救,其實我知道這是錯的,但我照做。當時好驚被人揭發,幾乎每晚都睡不到。」說到此, Charles本來輕鬆的聲調,開始嚴肅起來,並低下頭來。
炒了四個月,愈炒蝕得愈甘,涉資已到兩億美金,終於紙包不住火, CSA的另一董事發現賬目有問題,向證監會揭發這事,「○四年六月,證監會的人一早上到公司,問我公司賬目的事,下午已經叫我搵定律師,以涉嫌偽造賬目將我拘捕。」那一刻, Charles覺得反而是釋放,「我從來無同過任何人講過這事,連太太都無,已經很擔心家人,又覺得很羞愧,是拘捕那一刻,我才覺得可以再過一些正常生活。」

認罪


經歷過風雨, Charles最感激太太的不離不棄,與小朋友一同留在香港。圖為○三年三月,他與家人到澳洲旅行。( Charles Schmitt facebook圖片) 

一直蒙在鼓裡的太太,在 Charles被捕後幾乎崩潰,「她當然接受不到,太戲劇性了,當時我們日日吵,我叫她和我離婚,帶小朋友回美國,這樣可以保住美國的屋,她和小朋友的生活都有保障,但她拒絕了。」 Charles有兩仔一女,事發時大仔只有十二、三歲。那一年的聖誕節,外父外母來港,叫他最難過,「我求他們原諒,但原來是非常非常困難的事,因為我知道我傷害了他們的女兒,令她大受委屈,雖然他們原諒了我,但很多年來,特別是她媽媽,心裡一直有條刺。」今日回憶此事, Charles仍眼泛淚光,「你明白件事完了,但其實一直影響着你的生活,到現在那麼多年後才回復正常。」
警方用了超過兩年時間調查及搜集證據,其間 Charles一直保釋,並協助清盤人幫客戶取回他們的資金,最終一千名客戶中,二百多人獲得全部賠償,其餘亦取回六至七成損失。○六年十月, Charles被落案起訴,並因偽造投資記錄、影子基金評估報告、基金年報等十九項虛假賬目罪,判監四年半,並終身禁止踏足投資界及十年不得擔任公司董事。由於是香港首宗基金經理監守自盜的案件,當時被報章廣泛報導, Charles可謂身敗名裂。認識 Charles的基金經理黃國英,至今仍有印象,表示當年覺得很震驚;而對沖基金經理錢志健,更認識了 Charles十多年,他形容 Charles為人沉默,「我唔覺佢會特登去呃人,只係一時『騰雞』,想去補救損失。真係好可惜!」

懲罰


因到監獄傳道,二人因而重遇。雖然不算深交,但錢志健對 Charles的遭遇感到難過,「人誰無過,佢已經得到懲罰。」(錢志健 facebook圖片) 

Charles在赤柱監獄服刑,他說獄中生活苦悶,除洗衣、熨衣、製書皮等例行工作外, Charles花最多時間在看書和寫信上。一直信奉基督教的他,收到很多教友、美國家人的信,除了安慰,還如「無事發生過」般告訴他生活瑣事,「他們好像當我普通人,告訴我旅行的開心事,告訴我很快會無事!」身為金融罪犯,在獄中他為免被打,會用工作賺來的錢買煙仔,請獄友共享。
失去自由或許不是最大懲罰, Charles說最痛還是傷了家人的心,「太太和小朋友每星期都探我一次。你要知道,那是最好的時刻,亦都是最痛苦的時刻,你期待見到他們,又不捨得他們離開。」自 Charles被捕後,一直任職工程顧問的太太,擔起頭家由兼職轉為全職,「有時太太向我呻小朋友的問題、屋企有經濟困難,但我完全無能為力,你無法想像這痛苦,但我知自己抵死,應該要接受這懲罰。」
遠在美國的媽媽,亦經常寫信給他,「我最後悔是,媽媽愈來愈老了,但我不能留在她身邊。這件事對她也是一大打擊,但她沒有沮喪,一直很支持我。」一○年一月, Charles因行為良好,獲准提早出獄。他第一時間買機票飛往美國探母親,四個月後 Charles媽媽便離世,終年八十八歲;可以見她最後一面,是 Charles最感恩的事。

重新

現在回想, Charles認為最難過的一關,其實是自己,「原諒自己原來很難,我覺得很羞愧,很難接受當時的自己。」由金融界的天之驕子跌落谷底,再要由谷底爬上來,這段路用了好幾年,「感覺是一日比一日好一點,一日比一日容易開口再講這件事。我的神原諒了我,我亦得到應有懲罰,那之後就要向前望!」
現時,兩個兒子回到美國讀大學,留下十六歲的女兒在港, Charles如一般的爸爸般,教她數學英文,還會上 facebook偷看她的一舉一動。現時他自己買賣股票維生,大部分開銷都由太太負責。「我不想開公司,或者做有關對沖基金的工作,法律上亦不容許我這樣做,太大壓力,而且風險很大,很容易就可以造成巨大損失。」他打趣說:「有些事捱過一次就夠!」
若時間能回到九年前, Charles直言不會再錯,「我一定會報告給證監會,就算公司要倒閉,至少我不會被捕。但這世界沒如果,你總要付出很大的代價,才學懂重要的事。」


已年屆六十八歲的 Charles,外貌比實齡年輕,現在追求的是清靜的生活,鮮有接受傳媒訪問。 

Charles說在獄中,每日有三段時間可以看電視,但不能上網;家人每星期只有一次探監機會,除非緊急,否則不能打電話。

信教可減刑?


陸偉雄大律師表示,一旦入獄,不論種族及宗教,所有囚犯皆一視同仁。 

一直有傳言,信天主教或基督教,可用來求情減刑,故不少罪犯如陳振聰,在信仰上皆突然轉軚。但大律師陸偉雄指,不論是商業罪案,還是有人命傷亡的罪犯,有否宗教信仰都一視同仁,對入獄後的待遇亦無甚影響,而信奉什麼宗教亦不是求情減刑的理由。
另外,不少罪犯都可以獲減刑及提早釋放,大律師陸偉雄說,任何判刑滿一個月者,如在監牢中行為良好,便可以獲得三成的減刑;如果刑期是兩年或以上,只要坐滿一半,便可申請有條件釋放,「多數是初犯同行為良好,可以轉去中途監獄,日頭就自由活動,夜晚就要返去,直至坐完為止。」


撰文:楊慕珠
攝影:于港民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