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先生入伙一年多後,廁所和睡房之間的牆壁開始滲水,牆紙剝落亦發出臭味,難以入住。(莫志謙攝) 

投訴

滲水辦技術差 漏水半年查唔到

小業主家中滲漏情況嚴重,向食環署及屋宇署聯合組成的滲水辦求助,豈料滲水辦調查近半年仍找不到漏水源頭,最終更放棄調查,事主同樓上鄰居多番「吵大鑊」,仍然未知漏水責任由誰負責,最終事主要自行花錢勘查,才有望解決問題。

 


滲水辦調查大半年,竟然仍「未能有效確認滲水源頭」,最終更停止調查,遺下事主繼續飽受滲水煎熬。 

陳先生一一年購入位於觀塘月華街、樓齡逾四十年的佳景樓一個約七百呎單位,計劃給岳母養老,但入伙一年多後,便發現廁所和睡房之間的牆壁滲水,「明明無落雨,張床褥濕咗一半,攞開張床褥發現有灘水,床櫃都浸到發霉。」今年一月,陳先生聘請師傅拆牆和床架,發現牆身發臭,有水由上向下流出,「乾咗就變咗白色粉末,用清水抹唔乾淨,一定要用漂白水,工人每四小時清潔一次。」
陳先生見情況嚴重,遂向食環署求助,希望找出滲水源頭,事件交由滲水辦事處負責,職員曾上門調查,證實事主單位牆身濕度達百分百,惟前後七次到訪兼做多項測試,仍找不出滲水原因,拖拉七個月後更終止調查。由於滲水辦調查不果,陳遂花費約二萬元搭棚勘察,太太又與樓上業主爭吵不休,希望對方根治問題及賠償,但礙於苦無證據,陳氏夫婦遂向本刊求助。

跟進 樓上排污渠漏水


樓上業主梁太(右)揚言早已進行維修,即使事主家中再滲水,亦無證據顯示與她有關,與事主各執一詞,導致鄰里關係甚差。 

記者聯同資深驗樓師賴達明到事主單位,現場所見大片牆紙已剝落,滲水痕跡清晰可見。專家先以濕度儀器量度牆身,發現濕度達三十五度,已達滲水辦須受理的標準,再以試劑測試,確定牆身滲水帶有阿摩尼亞和尿液成分,最後以紅外線掃描外牆,確認上層廁所外牆的排污渠為滲水源頭。
記者到事主樓上單位了解,業主梁太稱自己單位也有滲水情況,自己早於二月,花了三萬元維修廁所喉管和更換馬桶,已履行維修責任,但之後陳氏夫婦仍不斷投訴其單位滲水,卻又無法提出具體證據,她才未有跟進:「食環署都出咗封信啦,話搵唔到個源頭,咁即係無滲水啦!要我整都要講證據㗎!」翻看有關信件,滲水辦事處承認曾進行多種測試,仍未能有效確認滲水源頭,因此停止調查。

專家話 滲水辦技術落後


專家用紅外線掃描外牆後,發現上層的排污渠(紅箭嘴)有滲漏;惟食環署未有引入先進儀器,沿用簡單落後的方法,一直未能鎖定滲源。(莫志謙攝) 

食環署及屋宇署○四年起分階段於各區聯合成立的滲水辦事處,專責處理滲水投訴,但賴達明指出,滲水辦所用的技術太落後,未必足夠應付四、五十年樓宇的滲水問題,「食環署嘅測試都係簡單同被動,無企喺搜證角度,十年來都無改善!佢好似用咗好多方法,其實都係倒水、 check水錶(透過關水掣找滲水源頭),今次事主個單位係滲水唔係滴水, check水錶根本就針對唔到個問題!加上驗漏水工作好多已經外判,做嘢質素差就搵唔到源頭。」對於食環署發信指「未能有效確認滲水源頭」,賴達明批評說法容易誤導市民:「未能確認,其實係唔知有無,但會誤導市民以為無。」
賴達明建議,事主可要求滲水辦人員擴大量度範圍,增加查找滲水源頭的機會,如對方因調查不果而放棄調查,則可向申訴專員投訴。律師伍家賢則指出,事主須追查漏水源頭才可索償,但源頭來自上層單位,而上層拒絕承認,受影響的單位亦可向樓上追討,「就算樓上都有漏水,都有責任做好防水層,唔騷擾到樓下。」

回應 官僚態度依舊

食環署回覆時則舊調重彈,重申滲水辦已接獲投訴並曾進行多項測試,惟一直未能確定滲水源頭,因此署方「根據既定程序」已停止調查;只強調事主若發現「明顯變化」可再與他們聯絡。(李詠珊)

壹判官

滲水辦成立十年,仍使用簡單落後的測試方法,求其話查唔到就算,工作態度極差!
劣劣劣劣劣

(五個劣為最嚴重)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