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與熱誠,豪仔廿二歲實現賽車手美夢,他自信能在下月澳門格蘭披治賽車奪冠。 

城市打游擊

盧思豪廿二歲車手代父完夢

車手盧思豪

九十後車痴,夢想成為極速賽車手,為了理想,他可以去到很盡。
揸大膽車、飛街、 DIY改裝跑車比賽,所做的一切,一半是為了彌補父親車手的夢想,一半是證明自己的實力。
一個車手的夢想,牽引兩代人的心,這名廿二歲的鄰家男孩,今年首次參加本地房車賽事,囊括多個冠軍,下月他便會代表香港,決戰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
父親望着兒子,隱約看到當年自己的身影,萬般滋味在心頭︰「賽車好燒錢,如果當年我有啲錢,我都想做車手。」
滿腔熱誠空餘恨,父親一團火早在心中熄滅,唯有寄望兒子,代父出征,兒子矢言︰「今次參加比賽,係實踐我同我老豆嘅夢想!」

 

今年香港賽車壇出現一匹黑馬,盧思豪(豪仔)首次參與香港房車錦標賽,毫無賽車經驗,卻能在眾多前輩中脫穎而出,總成績排名第一。
香港房車錦標賽,是香港車壇一年一度的盛事,今年挑戰賽在馬來西亞、韓國和廣東肇慶舉辦,共十場賽事,豪仔輕易摘下六個冠軍、一個亞軍和兩個季軍的佳績,戰勝十九名對手,順利獲得下月初舉行的第六十屆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入場券。

冠軍

要訪問一名車手,記者第一印象想到是粗獷型的男士,但甫見面,眼前的豪仔生得一張 baby face,笑容親切,微笑時眼睛還會變作一道彎月,酒窩淺現,一臉稚氣的他說︰「其實我都幾宅,成日去網吧打機,最近為咗準備澳門大賽車,晚晚都喺屋企睇澳門賽車嘅片段。」
約他再次見面,地點是距香港一百九十公里的肇慶賽車場,見這名小宅男踏上了賽車場跑道,瞬間變成目光銳利的賽車手,一身賽車戰衣,隨手一拋戴上頭盔,手套在雙手拉緊套入,一切都靜靜地進行,躬身進入戰車,他手一擺和記者打了個招呼,那部本田 DC5R跑車引擎隆隆作響,在半秒內絕塵而去,消失在視線範圍之外。
速度、汗水交織,車呔和跑道高速摩擦產生了一些白煙,豪仔戰車停定,記者第一個問題是他對自己的期望?他答得爽快,兼滿腔自信︰「冠軍先係贏,亞軍都係輸!」
豪仔對賽車的狂熱,每日要聽住賽車引擎聲才入睡,旁人或譏笑他太瘋癲,豪仔卻說別人看不穿:「如果有一段(賽事)我想了解清楚,我會上網睇過百次,臨瞓前會淨係聽段片嘅聲,主要係聽住部車嘅引擎聲變化,感受車手嘅步伐和節奏。」


豪仔爸爸鍾情汽車,二人感情甚佳,父子倆樂此不疲,一同玩小型賽車,又一起改裝房車。 


在香港要成為職業車手機會不多,要脫穎而出,先要經過重重歷練,豪仔今年內已取得房車賽的分站六金、一銀、兩銅的佳績,才能躋身參加澳門大賽車。

飛街


Jimmy(右)成立賽車隊「 HKR」,簽下豪仔為車手,這天他們與汽車維修員研究澳門比賽用的引擎,豪仔的引擎價值十四萬元。 

十七歲那年,他望穿秋水期待十八歲生日來臨︰「每日望住個日曆,心諗『快啲十八歲考車牌』,以為自己一 take過 pass,點知筆試肥咗(不合格),好樣衰。」
獲得駕駛執照,豪仔自然心癢癢飛車,香港沒有賽車訓練場地,大大小小、縱橫交錯的街道變成為飛車訓練場,豪仔說自己「曳」︰「都試過飛街嘅,上大帽山囉,你都係唔好寫喇,唔好俾我阿媽知。」
中學畢業,已認識不少同好,車界朋友介紹他到車行任職汽車經紀,推銷林寶堅尼、法拉利等豪華名車,「試過最勁推銷咗部林寶堅尼,賺八萬元佣,不過一個月可以一單生意都冇,平均一個月搵到兩萬至三萬元。」
搵得多,使得快,「我全副身家貢獻俾部車。」豪仔聳聳肩說,他兩年前月供一部市值廿多萬的本田 DC5R,今年初他到肇慶首次出賽,便以此車出戰,車內的零件,都是他在車房執平貨,由他與車房師傅親自裝嵌。車房丟棄的零件,豪仔卻當是寶,「三月我第一次參賽,部車嘅零件都是我從車房平價買回來,落場時,有人話我:『嘩,你部車啲零件好普通,我哋都唔會用!』但我相信自己的實力,我最後攞到冠軍!」
連場冠軍卻沒有獎金,只有廿四條比賽用的車呔,總值六萬多元,豪仔一樣珍而重之,「咪以為我贏咗好多條呔,可以拎去賣,其實砌(比賽)一場,四條呔就會報廢。」

繼承

車,是男人的大玩具,豪仔投入玩車,全因他有一個醉心汽車的爸爸。
現年四十八歲的豪爸,廿多年前已參加小型賽車比賽,擁有一部改裝房車及一部大馬力電單車,當年他與年輕四載的太太唯一拍拖活動,便是風馳電掣「劈」車。
「九○年,劉德華嗰套《天若有情》,好 hit,我老公揸住架電單車,載我上大帽山,坐喺後面,就算佗住六個月 BB(豪仔)都照飛,豪仔咁鍾意車,可能係胎教,亦一定遺傳自佢老豆啦。」豪媽笑說。
生活逼人,電影中的浪漫總有回歸平淡的日子,豪仔出世後,豪爸努力養妻活兒,但工作離不開車,一直是駕車做運輸,近十年改行揸旅遊巴,「為咗生活,我阿爸唔敢再劈車啦,扣晒分就連份工都無埋。」好景不常,五年前豪爸更輕微中風,導致行動不便,豪仔說「佢連車都好少掂」,採訪期間豪爸執拗不願上鏡,只肯交出廿年前的威水照給記者刊登,望着照片,又望望豪仔,他萬般感慨︰「玩車即係玩錢啫,如果有錢,我一早玩咗啦。」
豪仔不諱言,落場賽車,是繼承了父親人生最大的願望,畢竟由細到大,父子的 family time,總離不開車,兩父子一同拆下房車的引擎、音響維修,動完手術放回車內,父親向兒子傳授車經,豪仔說︰「媽咪話我七歲已經同阿爸嘅朋友講車,由車的型號,以至裝備都講一大輪。」
十八歲前,豪仔最享受替父親洗車,人細鬼大︰「因為可以偷偷哋開佢架車,由開着引擎,喺停車場內揸前揸後轉圈,我好 enjoy!」


香港房車錦標賽的肇慶分站賽事,豪仔勇奪冠軍,登上頒獎台,又怎少得賽車女郎和香賓助興。 

今年六月,豪仔到馬來西亞比賽,他表示:「我希望可以俾外國人知道,香港車手的功力。」 

倒模

要做車手,一定要衝破金錢難關,豪爸提早退休,對豪媽來說,當年飆車的激情,如今也只有面對現實,她表明︰「若果豪仔要使自己錢去賽車,我一定唔支持,因為好快就會使晒,鬥一場要用幾多錢,我其實好清楚,幾耐先搵得番?」
賽車這門燒銀紙的玩意,豪仔縱使是一匹千里馬,總需要伯樂賞識。青山遮不住,豪仔年初遇上他的伯樂,是經營網上寵物用品生意的老闆李啟賢 Jimmy,他看到豪仔對賽車的熱誠,彷彿倒模般看到自己的青葱歲月。
「我細個好鍾意車,小時候的夢想,是成為賽車手和擁有個人的車隊,不過以前冇錢好窮,唯有諗吓好喇。」中五畢業,十七歲出來打工, Jimmy用青春換取金錢,「十年前剛剛搞生意,要自己親力親為速遞寵物用品,每日不斷搬重貨,搞到五勞七傷,近呢幾年雙手麻痺,醫生話我腰椎間盤突出,出年要做手術,必須休息一年。」
青春換取成果,但 Jimmy踏入中年事業小成,卻買不回青春和健康,「我依家賺到些錢,但都三十八歲,有落場玩,但做全職賽車手?老喇。」於是他組織了車隊「 HKR」,半年前在肇慶的比賽,與豪仔同場較量, Jimmy驚嘆「用啲咁嘅零件,竟然砌低晒我哋幾個教練。」除了看中豪仔的技術,他也喜歡豪仔形象健康︰「九成賽車手都係食煙,如果豪仔食煙,我一定唔會簽佢,車手食煙,體能一定有落無上。」於是成了他的經理人。


小型賽車是車手的入門之路,神級車手如冼拿、舒麥加,小時候也是循小型賽車比賽進身方程式比賽。豪仔(右)十三歲時,已在內地小型賽車比賽勝出,獲得獎狀。 

結局


行內人估計,一名賽車手一年花費至少六十萬,當中包括買車和改裝汽車。豪仔慶幸得到伯樂賞識,才有「本錢」落場參賽。

Jimmy在廣東肇慶的國際賽車場經營賽車訓練學校,豪仔因利成便有「主場」可鍛鍊身手,千里馬遇上好的裝備, Jimmy希望豪仔在澳門大賽車奪得佳績,出資十四萬買了部一級引擎給豪仔上陣,他說︰「豪仔出賽部車的裝置仲貴過我嗰部,我都唔捨得買咁貴嘅引擎。」
豪仔坦言,若沒有遇到 Jimmy,「我可能仲係晚晚流連車房,無聊地不停吹車經,或者仲喺街度飛車囉。」電影《天若有情》結局是悲劇收場,時代變了,上一代人夢想,由年輕一代接了棒,結局如何?一切應該由人自己決定。

「盲亨」印象


煙不離手的盲亨縱橫車壇廿多年,近年負面新聞多多。 

在香港,數「經典」車手,盲亨算是一個。臨近澳門大賽車,上星期六多部改裝汽車,在黃泥涌峽道黑夜飛車,被警方截停,有人就叫囂,自稱「盲亨門生」。
記者曾經訪問過盲亨,他每次「出巡」,總有幾個人簇擁着,「車神」前「車神」後稱呼他,她的女友「叮噹」亦被稱為「阿嫂」,江湖味甚重。盲亨醉心賽車,講到飛車便眉飛色舞,他曾沙塵地說︰「我揸車是一門藝術,賽車是一項運動,坐我隔籬嘅乘客會濕晒,嚇到標尿。」
但只見他煙不離手,粗口橫飛,近年官非不斷,又被指涉及黑社會坐館爭奪戰,形象麻麻。對比下,豪仔的說法是︰「賽車唔一定係飛仔,賽車好需要冷靜的頭腦,我身邊玩車嘅人都食煙,唔知點解我覺得食煙好臭。」


撰文:陳慧瑩 
攝影:王晴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