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下午,劉伯都會拿着樹枝在元朗放羊吃草,背後是私人屋苑朗庭園。 

新聞追蹤

都市羊癡

在香港繁華鬧市中,原來還有牧羊人。而這位年過六十的羊癡,上週因捲入一宗毒狗案而曝光。他在元朗大型屋苑附近,養了過百頭羊。為了養羊,他甘願少陪家人而伴着羊群,不回家睡,臭氣熏天的羊棚,變了他的住所;羊群,亦恍如他的家人,可說是典型的羊癡。

 


永寧村揭發懷疑毒狗案後,愛護動物協會人員到場撿走狗屍。(《蘋果日報》圖片) 

上週一早上九時許,元朗公屋水邊圍邨對面的永寧村垃圾收集站,被人發現放了兩個紙盒,每個紙盒竟然各藏有三隻唐狗屍體。由於狗屍沒有表面傷痕,故懷疑被人毒殺。翌日,在村內一停車場空地上,亦發現一隻疑被毒殺的狗屍。同日一名男子向警方報料稱,指知道誰是毒狗案的兇手。當晚深夜,警方拘捕一名在村內養羊的六十三歲老伯劉正,劉其後獲准保釋,十一月中再到警署報到。

沒因養羊而殺狗


劉伯的羊棚內,收留了數隻流浪狗,他認為狗不會攻擊羊群。 

人稱劉伯的劉正。對於被懷疑是毒狗狂徒,他斷然否認,更覺得十分寃枉,「啲狗全部都唔係喺我個場裡面死,關我乜事。而且我都有收養流浪狗,又點會毒狗呀?」至於被指是因為不滿羊群被流浪狗襲擊,所以才狠下毒手,劉伯更大呼無稽,「我啲羊棚都有養狗,都未試過咬啲羊。」
劉伯說,之前一名約五十歲叫阿全的男子,在羊棚內種菜,其後因耕地糾紛被他趕走,他懷疑對方懷恨在心,故意向警方報流料。而永寧村村長陳愛金,亦不相信劉伯是毒狗兇手,「劉伯好好人,同其他村民關係好好,而且佢根本冇犯案動機。」陳懷疑是村外人所為外,亦不排除是狗隻誤吃食環署擺放在村內的老鼠藥所致。

 


石崗咖喱老闆 Liaqat Ali,有時會到劉伯羊棚買羊,上週他獲劉伯贈送一隻黑草羊。 

身形瘦削、皮膚黝黑的劉伯,原來是一名「羊癡」,他除了在永寧村養了五十多頭羊外(山羊和黑草羊),在附近的白花村亦有一個羊棚,養了四十多頭,合共有過百頭羊,「喺元朗嚟講,我都算最多羊。」談到養羊,劉伯立即忘掉涉案的煩惱,還即時展露笑容。每日下午約四時,劉伯都會領着羊群到附近草地吃草,羊群像有靈性般,當接近下午四時,便齊集在羊棚門口位,咩咩叫嚷,當羊棚門一打開,羊群魚貫走到草地上吃草,「我唔使理啲羊,佢哋入黑前識得自動返回羊棚。」放羊時,劉伯有時甚至會抱起小羊親吻,當正是寵物看待。

由三隻養至過百隻


永寧村村長陳愛金表示,食環署會在村內的電燈柱位置放老鼠藥,他懷疑有流浪狗誤食老鼠藥致死。據告示上列明,食環署本月三日在永寧村放置老鼠藥,七日便發現狗屍。 

劉伯表示,四年前退休,有朋友見他清閒,便送了三隻山羊給他飼養,料不到自此便與羊結下不解緣,「羊性情好溫馴,好得意,我退休後,養羊就成為精神寄託。」由於母羊每年產兩胎,每胎能誕下兩至三頭小羊,加上他又間中購入幼羊,待養大後用來配種,所以數年間羊的數目增至過百隻。劉伯原先只在白花村自己的土地養羊,後來因為數目太多,去年在永寧村增設一個羊棚,「呢幅地係我朋友嘅,佢去咗荷蘭,所以免費借俾我用。」他又說,養羊花費不大,因為羊主要是吃草,不須花費分毫買飼料,「我有時會買麵包俾佢哋食,加埋水電費,每個月都係千零蚊使費。」
為了避免逼爆羊棚,劉伯會將羊賣出去。一對雌雄幼羊售價約三千至四千元,成年羊(四十斤以上)每隻約二千五至三千五元,「好難講每個月賣幾多隻,試過最多一個月賣四十隻。」劉伯說,買家多數是住在村屋的人,買回去當寵物飼養,亦會有南亞人來買,因為他們喜歡吃羊。採訪時,剛巧有數名住八鄉的巴基斯坦人到來買羊,「今個月十六號係我哋嘅節慶,所以專誠嚟買羊祭祀。」叫 Sunny的巴基斯坦男子說。

絕不吃自己養的羊

百多隻羊中,有一隻名叫「肥仔」的雄性黑草羊,是劉伯的心肝寶貝,他一定不會賣,「肥仔配種能力好強,又好似識聽我講嘢,好可愛,有人出六千蚊我都唔賣。」劉伯還強調,自養羊後,他已少吃羊,更不會吃自己的羊。
劉自言早已淡泊名利,因他曾經富有過。六十年代由惠州偷渡來港後,劉伯一直任職小巴司機,最高峰時擁有三輛小巴連牌照。九十年代初,劉伯還投資食品批發生意,可惜經營不善,最終連三輛小巴及牌照也賣掉來還債,之後由小巴老闆變回小巴司機,經歷起跌,劉伯坦言已「化」了。現時四名子女已大學畢業投身社會,沒有家庭負擔。養羊,只是為了樂趣,「如果為錢,我不如去揸小巴,唔使依家日日為啲羊做十幾個鐘咁辛苦。」之後,他還得戚說,養羊養到區議員周永勤也前來找他幫手。據周透露,他現正協辦一個專門服務特殊學童的慈善農莊,故想劉伯免費送出羊隻及親到農莊教授養羊心得,而劉伯亦已答允幫忙。
雖然劉伯之前未養過羊,但他經常向經營農莊的朋友請教,至今已成為一名「羊博士」,「放羊時間最好接近中午或之後,等啲草霧水曬乾,如果唔係羊食咗會肚瀉。」羊病了,他又會化身「獸醫」,「如果隻羊唔肯食嘢,成日自己坐埋一角,即係有病,我會幫佢打針,第二日就會生猛晒。有時母羊生 BB唔順利,我會幫手接生,用手扯羊 BB出嚟。」


劉伯身後的黑草羊,便是他的心肝寶貝「肥仔」。 

愛羊如命的劉伯,現時每晚在羊群後面的簡陋木屋留宿。 

瞓在羊棚


劉伯在白花村的羊棚,與綠悅的過千萬獨立屋十分接近,有居民表示羊群叫聲造成滋擾。 

養羊最令他頭痛的是偷羊賊,「上年都俾人偷咗幾次,最多嗰次唔見十六隻,好心痛。冬天最多人偷,因為多人食羊。都無報到警,唯有自己睇緊啲。」為了保護羊隻,他去年開始不回家睡,輪流在兩個羊棚留宿。但羊棚設備簡陋,加上滿布羊糞,但他竟忍受得到。不過,見家人的時間亦愈來愈少,只在晚間回天水圍屋企,和家人吃晚飯,見見剛滿兩歲的外孫,之後再回羊棚。與羊共處的時間,比家人還要多,「仔女都反對我養羊,叫我享吓清福。老婆意見仲大,成日話我冇時間陪佢去旅行。」記者要求到他家中採訪,劉伯立即拒絕,「因仔女好唔鍾意我養羊,你仲要訪問佢哋?」

 

雖然劉伯性格我行我素,但由於兩個羊棚都貼近民居,如公屋水邊圍邨、綠悅和朗庭園等大型私人屋苑,其中位於白花村的羊棚,更與綠悅的過千萬獨立屋為鄰,難免會影響別人,「聞唔到羊屎味,但會聽到羊叫聲,有時朝早都會俾羊嘈醒,亦會擔心衞生問題。」住在綠悅的陳太說。
「我已經搵人剷走羊糞去做肥田料,應該無乜氣味影響附近居民……」劉伯說養羊已成了他生活的重要部分,總之,是不會放棄。

貨車養羊


負責看羊的菲傭表示,貨車斗內養有八十頭羊,她只負責開關車斗門,供羊群出入食草。 

據漁農自然護理署新聞組新聞主任黃小姐表示,飼養羊隻是不須領牌,除非像一些有收入場費及羊隻表演的商業性農莊,便要向該署申領一個展覽牌照。
由於養羊成本低及不須申領牌照,除了劉伯外,記者在大欖掃管笏近陳屋村,發現有人以廢置的貨車車斗作為羊棚來養羊,而負責放羊的菲傭表示,車斗內約養有八十頭羊,她每日負責來車斗開門放羊,羊群回車斗後,她便關門離去,記者聯絡車斗羊群的主人,可惜一直未有回覆。


撰文:程志康
攝影:林川、田俊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