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白講

謝飯哥譚亦軒

譚亦軒,廿九歲,開設「貓記萬事屋」,除殺人放火之外,接受任何委託,酬勞是一餐飯。

 

前度女友在五月傳訊息給我,只說了句分手,自此聯絡不上。我一個人住劏房,以前習慣找女友睇戲、食飯,分手後也想有人陪。日本流行萬事屋,漫畫《銀魂》、《 Saltiness》都有提及,即是什麼委託都接受的公司。我想,不如我也開一間萬事屋,酬勞是一餐飯,那就有人陪吃了。
我在科大讀市場學,總要有橋在身。在高登「開 post」推銷貓記,講明「一日不食飯,一日不做事」。有人以為我說笑,問我會不會幫他「打飛機」,但到我叫他下委託,他卻不敢。雖然有人「搞事」,但我在首星期已滿約,每天放工後都有委託,不時要走兩場,晚飯後再吃甜品。
曾有港大醫科生在考試前要練習看症,叫我到他的宿舍。我的「菊花」(屁眼)要緊,便改約在公眾地方見面,見他拿着一大疊筆記,才敢邀他到我家,讓他敲敲關節,聽聽心肺,依着筆記唸唸有詞。又有人在中秋叫我霸燒烤爐,由兩點等到九點,被蚊叮足一天,一手可以拍死四隻,但最後和客人一起 BBQ,也很開心。
我並不保證事成,只能盡力。有委託要我尋人,是客人從沒見過的父親,連名字也沒有,我只能教他補領出世紙,拿到父親的名字,但因為名字太普通,還未找到。

 

我喜歡由客人決定請我吃什麼,由他決定委託的價值。有客人請我到西貢食海鮮,有客人叫我陪跑步,只請我喝一支水。最不爽是,有客人叫我替他訂機票,完事後,我未食完,他就要先走。我不是貪他一餐飯,只想多認識一個朋友。
萬事屋現在有二十九個成員,各有自己專長,如:英文、跆拳、鋼琴。加入前,會鋼琴的要彈給我聽,英文好的要說說看,但跆拳道黑帶那個,他叫我用力打他,我有點「淆底」,便由得他過關。我們已處理約二百五十宗委託,自己做了八十個,客人由中三到四十多歲都有。
有成員已和客人走在一起,但我做貓記太忙,識不到女朋友。曾有女客人叫我陪看戲,但那次以後,再沒委託,可能我不是她那杯茶。我在八月辭去手機程式公司的工作,全力做貓記,工作了八年,當放假也好。貓記未來會怎樣,我不知道。我現已重了三、四磅,可能到我重了二十磅,就會把貓記結束吧。

 

由你開講
一切好人好事,壞人壞事,先吐為快。
你敢坦白,我敢講。

高登仔 譚亦軒 為人做事 換一飯之交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