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左)指和阿奎諾三世會面時,已就人質事件家屬的四個訴求展開初步討論,不存在提出如何把事件「放低」的講法。(羅國輝攝) 

壹號頭條

偷雞外交攞威 梁振英輸凸

被奪去港府內政大部分權力,已淪為虛君的梁振英,本欲主打內交及外交挽救民望。上週一獲菲律賓總統阿奎諾三世答允接見,表達人質事件四大訴求,以為是大好得分機會。然而,從未想過能迫使菲國道歉的梁振英,縱使事前得悉菲方不合理安排,仍冒險硬闖只求做一場「外交騷」,最終卻被菲方一再玩弄,攞威反變攞嚟衰,更令北京在中菲外交角力吃了一記悶棍。
由於與菲國交手吃虧收場,加上民間對阿奎諾的憤怒情緒再次被挑起,梁振英政府唯有硬着頭皮「打真軍」,本週放出風聲,港府正部署分階段進行貿易禁運及局部禁止菲傭入境,泛民主派和建制派亦提出民間罷買菲貨、斷絕除商討人質事件以外一切官方接觸,新一輪港菲角力快將展開。

 

十月七日下午近五時,梁振英、特首辦主任邱騰華及特首私人秘書陳嘉信踏入會議室的一剎那,心中暗叫不妙,因為現場既有港菲會面協議之下不應出現的攝錄機,菲律賓政府更安排他們擠坐一張沙發。三人的無奈神情及繃着臉容在鏡頭下展露無遺。有眼利的港府官員發現了菲方另一小動作:「阿奎諾三世單人沙發旁嘅桌子,放咗一杯清水,但港方三個人對出嘅茶几,只係擺咗相信寫上三人姓名嘅名牌,一杯水都無,咁擺明係玩嘢,好突兀!」
菲律賓人質事件殉職領隊謝廷駿的兄長謝志堅,上週五曾以「超乎想像」形容港府過去一星期跟進事件的發展,但這四個字也可形容梁振英和菲律賓交手的潰不成軍慘況。前政務司司長唐英年週日身在上海,亦不忘暗寸梁外交經驗淺,不懂得隨機應變,指應即時要求更改座位,與阿奎諾並排對坐。


菲律賓總統阿奎諾三世會見梁振英頻頻出現小動作,令不少港人感到憤慨。(美聯社) 

10月 7日適逢是俄羅斯總統普京的生日,各經濟體領袖隨即唱出生日歌致賀。 

梁振英(右二)與阿奎諾三世(左一)傾談時開懷大笑,被指對人質家屬造成傷害,他事後解釋當時為其中一個國家元首慶祝生日。( APEC網頁圖片) 

李克強出席東盟領導人會議期間,曾敦促阿奎諾三世盡快解決人質事件。 

語言偽術更厲害


梁振英和阿奎諾三世會面時,被安排三人共坐一張沙發,梁更要靠邊坐,港府代表明顯被矮化。 

今次梁振英被阿奎諾「過一戙」,政府消息人士一語道破箇中因由。「梁振英一早預咗見面規格唔合理,但佢個如意算盤係雙方秘密會談,無錄音無錄影,大家各自表述,之後一樣會得到大眾嘅掌聲,加上佢一心想做到曾蔭權做唔到的事情,為達成會面,可謂不惜一切。可惜佢計算唔到人哋嘅語言偽術更加厲害。」
本刊採訪多名知情人士,重組梁振英今次偷雞外交失利的過程。他原來前往印尼峇里出席亞太經合會議( APEC)前,已要求與阿奎諾見面,但對方一直不置可否,直至到達峇里會場後,才得悉兩人可以會面。「最初以為係走廊扮碰面傾談,後來中央政府出手,菲律賓答應坐低會面,梁振英仲以為執到好籌。」梁振英上週五曾交代約見過程,「我係喺星期一早上,第一次見到佢時,我行過去,主動向佢提出……要求佢同我在峇里期間大家會面商談,佢係同意嘅。」

同意閉門禁採訪

及後雙方會面詳情,港方交由邱騰華負責,惟時間倉卒,加上會面由港府提出,港方早料安排上會處於下風。本刊得悉,雙方同意有關會談是「 Closed door(閉門見面)」同「 No press(不得採訪)」。不過,港方曾要求菲方在 APEC會場內的會議室見面,但菲方以時間匆忙為由,反要求梁到阿奎諾下榻的酒店會晤。
由於缺乏外交經驗,梁、邱等人不虞有詐,就算一直提供協助的外交部人員,亦未進一步介入會面安排事宜。「其實嗰一刻都預咗菲方耍手段,但對方答應大家唔帶傳媒,唔會錄音錄影,梁振英咪接受咗。」消息人士道。


菲律賓人質事件殉職領隊謝廷駿哥哥謝志堅(右)早前曾會晤梁振英,他本週一指過去一星期港府跟進事件的發展超乎想像,但認為當局的措施未夠強硬。(莫智謙攝) 

菲律賓司法部長德利馬(右)否認會來香港,更指無收總統指令要向人質家屬道歉。 

三人不敢拂袖去


二○一○年八月二十三日菲律賓人質事件,最終釀成八死七傷,全港哀號,更瀰漫着沉痛氣氛。(王偉洪攝) 

當日港方根據雙方的會面協議,沒有通知香港傳媒到場採訪,連政府新聞處高層亦未陪同出席,「所以點解無黃偉綸(新聞處處長)」,只有梁振英、邱騰華及陳嘉信三人到場。阿奎諾卻帶同七名官員出席,形成八對三的懸殊陣勢。三人入內後心知不妙,但不敢提出反對,消息人士解釋,一旦港方代表拂袖而去,恐怕成為菲方拒絕商討家屬訴求的借口。當三人坐了一會,菲方攝製隊立即開機,拍下三人恍似恭迎阿奎諾的尷尬情景。
菲律賓總統府當晚將二十八秒的會面片段上載官方網站,阿奎諾同晚與菲國記者茶聚,披露會談內容,強調菲方不會就人質事件道歉。事已至此,港府可謂無任何反擊之力。「菲方只拍攝阿奎諾施施然入場嘅片段,整條片又被調校至靜音,嚴格嚟講,菲方無違反當初唔錄音錄影會面過程嘅承諾,呢啲無賴招數,盡顯阿奎諾嘅政治手段。」

忌諱菲國新片段


梁振英(右)處理人質事件遭菲律賓政府矮化,惹來不少批評,據悉梁粉把責任歸咎於負責訂定會面安排的邱騰華(左)身上。(羅國輝攝) 

由於梁振英一方沒有任何會面的錄音錄影,即使事後被菲律賓傳媒斷章取義,梁班子亦未敢即時反駁:「因為當時無錄音,若即時反駁後,被菲方以新片段還擊,會『死』得更慘,加上反駁菲方屬於外交層面,梁振英一定要請示中央,先可作進一步行動。」
國際關係學者、中大社會科學院副教授沈旭暉對本刊解釋,香港以一個獨立經濟體身份參加 APEC,不涉國防及外交範疇,理論上梁振英和阿奎諾均以經濟體領導人身份,進行平起平坐的雙邊會談,「但菲律賓嘅邏輯,佢哋覺得大家同係 APEC成員,但傾嘅唔係 APEC嘅 issue,所以大家咪唔對等。」
沈旭暉分析,按照一般外交慣例,兩方都會派出禮賓主任( Protocol Officer),商討前往哪一方的酒店、座位安排、公開或閉門進行,以及會後有否新聞發放,「如果有傾,其中一方違反咗,好明顯另一方會提出抗議,從邏輯推論,你話佢有無訂立明確協議呢?」

北京暗助六八九


現時本港共有約十六萬名菲傭,一旦採取禁止她們來港工作,對菲律賓及香港僱主都會帶來嚴重影響。(羅國輝攝) 

梁振英得以和阿奎諾會面,北京對人質事件採取較強硬態度,可謂關鍵所在。北京中間人透露,人質慘劇發生後,北京一直希望特區政府自行解決,今次高姿態出手,主要為協助梁振英「攞分」,其中總理李克強本月九日於汶萊出席東亞領導人系列會議時,更透過簡短交談,要求菲方盡快解決事件:「大原則係國家層面唔『上身』,最好由民間層面解決。北京見梁振英民望低迷,諗住幫佢搞跟進,李克強出聲係一個好重要嘅訊息。」
上週五,梁振英面對菲國傳媒報導「港府同意放下事件」的指控,經過大半天仍一籌莫展,據了解,北京及後有出手收拾殘局;政府中人亦透露,當日原本是由邱騰華獨力回應,「嗰日預咗佢(邱騰華)去頂,最壞情況由佢去道歉。後來『阿爺』俾咗指令,政府即刻搵班家屬傾,傾完出嚟斷然否認講過『放下』,咁先可以成功解圍。」

部署禁運禁菲傭


馬尼拉黎剎廣場本是當地熱門旅遊地點,但人質事件發生後遊客大減。(王偉洪攝) 

謝志堅會晤梁振英後,指曾向梁提出港府可否制裁菲律賓,他引述梁氏回應稱,制裁等屬談判策略一部分,由此可見,港府有先禮後兵的準備,招數包括禁止菲傭入境,以及實施經濟制裁。
據了解,政府的部署是不會全面禁止菲傭入境,而是分階段限制,首先傾向拒發新簽證予新的菲傭,現有菲傭不受影響,及後再視乎情況進一步擴大。經濟制裁則主要是貿易禁運,首先考慮農產品,日後可能再包括其他產品。業界資料顯示,菲律賓香蕉佔本港市場約八成。
乘着港人對菲憤慨升溫,北京再施展輿論攻勢。《人民日報》海外版本週二以署名形式,發表一篇題目為「冷血菲律賓三年不道歉」的「記者觀察」文章,提及阿奎諾不單拒絕為人質事件道歉,連記者追問都不可以,批評其表現冷血;文中同時引述民建聯立法會議員鍾樹根稱,香港正面對很多外界挑戰,「應該一致對外,而不是搞內鬥。」

政黨籲罷買菲貨

北京擺出不尋常的高姿態,連日對事件保持低調的民建聯,週二亦去信立法會內務委員會,要求不同黨派及議員同意由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致函菲律賓議會,要求菲律賓議會督促政府及總統盡快妥善處理事件,並促請港府停止跟菲方進行除人質事件外一切官方接觸,及呼籲市民不買菲國貨品。
被菲方一再進擊的梁振英,本週二出席行政會議前,再次回應制裁菲律賓的策略,強調「整個策略唔能夠公開,有需要時候做,有策略、有步驟。」他更透露,今次商談要有階段性成果後再匯報,他的說法明顯要為短期內難有進展,做好期望管理。
政府資料顯示,現時全港共有約三十二萬名外傭,其中約一半為菲傭;截至去年菲律賓只是香港第十八大貿易夥伴,香港卻是菲國第七大貿易夥伴,港菲貿易逆差達四百零五億港元,一旦實施經濟制裁,菲國經濟損失肯定比限制菲傭為大。最近立法會各主要政黨如民主黨及人民力量,已提出不同的制裁措施,但建制派政黨主要仍對限制菲傭入境有保留。
二○一○年八月二十三日馬尼拉人質事件,最終釀成八死七傷,全港哀號。港人最感到悲憤的,不單是菲律賓警方處理挾持事件的手法,鏡頭下阿奎諾三世到現場視察時,不避忌地展現輕佻的笑容,他事後更狡辯其笑容被誤解,「我高興時微笑,當遇到荒謬的情況也會微笑……,那時的微笑是因被惹怒,別無他意。」慘劇一周年家屬返回馬尼拉致祭,菲方公然在附近鳴放禮炮,加上當地政府不斷把責任推卸給槍手門多薩、漠視家屬和傷者的要求等,都是令到港人把道歉訴求,算到傲慢跋扈的阿奎諾身上的主因。
沈旭暉指出,港府是否對菲律賓實施經濟制裁,北京取態十分重要,「如果北京唔支持,親北京的建制派議員喺立法會唔會支持。你話好似經濟制裁,好多菲傭已經轉去中東打工,當然短期內係會有影響。」
事實上,今年五月台灣就射殺漁民事件,對菲律賓實施包括限制菲傭入境等的十一項經濟制裁,北京《環球時報》曾發表評論文章,呼籲港澳大陸三地應協助制裁菲律賓,因此,港府可否依樣畫葫蘆,從近日內地官媒及喉舌媒體報導可窺探一二。


港府一旦對菲律賓採取經濟制裁,農產品如香蕉等或會率先受影響。(羅國輝攝) 

菲律賓人質事件令不少港人悲痛不已,但當地政府卻一直拒絕就官員失職犯錯致港人遇害而道歉。(江永健攝) 

台灣民眾今年五月就菲律賓公務船人員射殺漁民事件作出抗議,部分人更焚燒菲國國旗洩憤。(美聯社圖片)

京港合力做齣戲

時事評論員劉銳紹認為,北京對中菲關係的重視,肯定凌駕於香港人的利益,質疑北京不會全力協助港人討回公道,「好多時要講顧全大局,好似慰安婦問題一樣,我相信梁振英見習近平時,只係喺會晤過程中講咗一句,叫做大家都有做過吓嘢囉!」
他又提醒外交經驗淺的港府官員,日後必須對三方面作出提防:「首先梗係小動作,你同人傾一定要抱防備心態;第二係要心中有數,明明講咗唔公開,但係人哋一定會透過非官方途徑發放,所以要小心行事;最後就係有應付突發事件嘅心理準備,隨時預咗要拆彈。」不過,劉銳紹認為今次偷雞外交失利,對梁振英的民望影響不大,「對佢傷害大定唔大?佢都無乜民望,只係低處未算低。」

CY敵視傳媒


阿奎諾三世一直拒絕就人質事件道歉,港人已不想再見其虛偽笑容,希望他盡快回應。(《蘋果日報》圖片) 

菲律賓在今次外交戰佔盡上風,一定程度上跟得到國內媒體全力配合有關,反觀梁振英卻對香港媒體處處提防,本港記者採訪阿奎諾被驅趕,梁事後竟以一句「唔好意思」了事,隨團的政府新聞官更撒謊阻礙記者採訪,完全反映港府對香港傳媒的敵視及不信任,難怪這次既輸人又輸陣。
九名採訪 APEC會議的香港記者,本月六日因向阿奎諾發問,遭沒收採訪證及趕離現場,但梁振英及後回應時,不單無提出嚴正抗議,連最基本的「表示遺憾」亦欠奉,由此反映,他毫不重視捍衞新聞自由。
對於梁振英沒有向 APEC方面嚴正交涉,香港記者協會表示感到極度遺憾及失望,本月八日已發信國家主席習近平,促請他透過外交渠道向菲律賓及印尼政府交涉,並要求兩國釐清事件後,向記者道歉。


撰文:黃偉超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