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人龍是一代「新界王」,家族生意遍布北區,涉足地產、工程、證券及金融等事業,更是鄉議局、區域市政局及立法局三料議員;當年經常與二房陳淑貞(左一)及三房許玉球(右二)出席新界扶輪社宴會,與一眾新界高官及商界朋友敍舊。 

壹號頭條

張人龍「龍」頭家族中落

張人龍的名字,在上水石湖墟無人不識,早於五、六十年前的殖民地時代,張人龍一手建設這個接壤羅湖邊境的小鎮,並發展商貿、地產,以至金融事業,由上水鄉事委員攀上鄉議局主席以至區域市政局主席。但諷刺的是,他的長子張亮聲,上月中因欠下賭債,竟然選擇在上水彩園邨跳樓輕生。
將於本週五在大圍寶福紀念館出殯的張亮聲,身份及地位特殊,他不單是新界王「龍叔」——張人龍的長子,更是新義安龍頭家族向華炎的女婿,張、向兩家都為其白事煞費思量。喪禮的安排亦揭示了曾權傾政、商及社團的張、向兩家,聲望及影響力都已今非昔比了。

 


張、向兩家對張亮聲喪事刻意低調,甚至連訃聞亦沒刊登,身邊的親友亦封口。新義安創辦人向前及張亮聲生前好友董驃也安葬於寶福山。 

得知張亮聲跳樓的消息,曾是張人龍的麻雀友說:「龍叔呢個仔最濕滯,早年在加拿大已經有麻煩嘢。」張亮聲晚年生活頗為潦倒,幾年前一個人搬到新田租住村屋,後來寄居友人位於上水彩園邨的公屋。
花名叫聲聲的張亮聲,由張人龍長房所出,由於五、六十年代老父已是新界政、商界紅人,算是含着銀匙出世,早年已過着公子哥兒的生活,七十年代到加拿大留學時,在當地認識新義安龍頭家族成員向華炎的長女向詠怡,七五年因販運海洛英在加拿大被起訴,加拿大政府於七七年在本港引渡他返加拿大受審,被判入獄十二年,後來服刑五年後獲假釋返港,跟着外父向華炎搵食。
張又於八七年捲入「新義安案」,當時他被控協助管理非法組織,並在其於旺角銀行中心內的寫字樓擁有一張黑社會新義安名單,可見外父對其相當信任;他與外父一度鋃鐺入獄,後二人上訴得直而獲釋。此後,張亮聲少涉足江湖事,亦鮮有向人透露其外父的特殊背景,更不會將打打殺殺掛在口邊。

賭債奪命


記者到向華炎家查詢張亮聲喪禮的安排,應門一位老太太說:「有嘢問姓張嗰邊啦。」 

上月尾,記者到訪向華炎位於太子道老牌豪宅的住所,鐵閘鑲上一對龍頭,甚具風格,相信是向華炎家人的一位老太應門,她指華炎不在家,而張的喪禮則全部由張家方面主理,「張家想低調處理,我哋唔會再搞啲乜嘢,有嘢問姓張嗰邊啦。」語畢,便關門拒訪。向氏家族對這位女婿的身後事表現冷淡,皆因「賭」令張亮聲輸了家庭,據知他早與太太向詠怡分居,據曾與張薄有交情的新義安叔父全伯說:「佢成世人都同賭結下不解緣,佢曾因賭而風光過,不過最後都死响巨額賭債之下。」
據知張人龍家族及向華炎方面,已幫張還了約三億元賭債,至今已達至頂無可頂的地步,「龍頭家族都唔係大晒㗎,華炎已經碌盡晒啲江湖人情牌嚟幫佢,加上向家九七前已接受中央招安,而華炎個仔展偉除咗做律師外,仲有唔少正行生意,所以華炎都唔想再理江湖事,女婿嘅賭債已經幫到無可再幫。」
原來張亮聲很早已愛到澳門賭場耍樂,甚至曾入股新世紀酒店的賭廳,但可惜是他一邊經營賭廳,卻一邊下大注賭埋一份,「據聞前嗰排佢賭到連貴利及疊碼仔都唔肯再借錢俾佢,賭仔最怕無本再賭,無本翻身,翻唔到身,賭仔最後唯有……」全伯慨嘆一個賭字,不知累死多少江湖猛人。

靠董驃貼士贏大錢

輸錢皆因贏錢起,原來張亮聲早年在馬場曾有不少斬獲,警方在張跳樓現場,除發現他寫有遇上巨額錢債的遺書外,還有一張香港賽馬會的信用卡。而他賭馬了得,也與太太有關。張太向詠怡是已故馬評人董驃遺孀楊麗紅的粵曲徒弟,亦因此,張與董驃過從甚密。當年,董驃夫婦常與向詠怡在佐敦聖地牙哥酒店三樓的卡拉 OK唱歌及晚宴,有時張亦會參與其中。而張當時亦不忌諱向友人透露,董給的賽馬貼士相當「有用」。
「佢最風光日子,咪同董驃一齊賭馬,驃叔走咗之後,佢都有繼續賭,但成績已大不如前。」全伯更爆出董驃一個鮮為人知的秘密,「其實驃叔為人好均真,佢俾貼士班朋友之餘,响電視一樣會照講出嚟,不過當佢提高聲線推介嗰匹馬時,我哋班朋友就知嗰匹馬勝出機會高,會更重鎚出擊。」


張亮聲在桌球網頁上的相,英姿颯颯,除於○九年一 Q打出一百零五度的紀錄外,還曾奪過多項桌球賽事獎項。(網上圖片)

張亮聲起伏一生 

石湖墟發跡

對於張亮聲喪事的安排,張家方面都低調處理,記者致電張人龍契女方國珊,她說:「發生咗唔高興嘅事,我唔想多講啦。」現年九十一歲的老父張人龍,十多年前已患上腦退化症,認識他的朋友指近年「龍叔」記憶力進一步衰退,在九龍塘住宅休養,深居簡出,可能未有得悉兒子張亮聲的死訊。吊詭的是,張亮聲選擇輕生的地點上水,正是其祖父輩事業的發跡地,令人不勝唏噓。
走在上水石湖墟街頭,總離不開張人龍家族的身影;左一幅「龍叔」題字的牌匾、右一幀「龍叔」玉照,由商廈、酒樓、戲院、證券行到宗親會,張人龍的家族產業遍布石湖墟。老一輩的街坊提起「龍叔」,還是心存敬佩:「以前日子艱難,龍叔佢做好多救濟㗎、又攞埋勳章!」在墟內開業五十多年的東華疋頭檔主黃女士道。
石湖墟見證張人龍發跡致富、而他亦促成區內的經濟和民生發展;可以說,沒有張人龍,就沒有石湖墟。張在北區的發跡故事,要由一九五五年一場大火說起。


五十年代中,石湖墟曾發生兩次大火,區內建築付之一炬;時任上水鄉委會主席的張人龍籌組賑災會、出錢出力安置災民,亦為他贏得鄉民及港府的信任。 

張人龍(右三)及鄉紳廖潤琛(右一)帶領理民府官員及英軍視察災場,爭取港府撥款重建住宅及攤檔,發展新墟市。 

石湖墟內最當旺的一條「龍琛路」,是當年港府為表揚張人龍、廖潤琛等士紳對賑災的貢獻而命名,可見當年殖民地管治新界的策略。

災後重建響聲名

石湖墟本是採石場,由於靠近上水圍村,二十年代漸成墟市,從大陸偷渡抵港的難民多在此聚居。五十年代中,石湖墟曾發生兩場大火,將舊有的墟市、棚屋付之一炬;其時新界北區對殖民地政府而言還是一塊「偏遠的租借地」,救濟工作全靠時任上水鄉委會主席的張人龍主持。張籌組賑災會派米糧、出錢出力安置災民,後來更爭取重建新墟復市,穩住民心,也奠下他成為上水鄉頭領的基礎。
墟內街道多以「新」字開頭,如新豐路、新康街等,即源出於此。另一上水鄉紳廖潤琛之子、前上水圍村長廖駿駒記得,墟內最當旺的一條「龍琛路」,就是為紀念張、廖二人而命名的,「張廖兩家係世交,張人龍老婆廖鳳和仲係圍村人,關係好深厚!」

張、向家族關係圖

( 1)原籍寶安,本為中醫,二十年代遷入上水石湖墟,開設雜貨店「知商行」批發糧油白手興家。
( 2)曾為國民黨軍官,創立「義安工商總會」,太太為「五億探長」呂樂之堂妹;五十年代曾被指從事三合會活動而遞解台灣,被視為社團「新義安」的始祖。
( 3)曾身兼上水鄉委會、鄉議局及區域市政局三料主席,獲一手創建整個石湖墟,物業曾遍布北區,高峰時市值逾五億;晚年患上腦退化症,鮮有露面。
( 4)張人龍之元配太太,為上水圍原居民
( 5)張人龍之二房太太
( 6)張人龍之三房太太,在娛樂場所認識,嫁入張家後經營食品廠及在西貢開設地產代理業務,並由契女方國珊幫手打理。
( 7)「新義安」第二代龍頭,八七年曾捲入「龍頭案」而被警方起訴;八九年上訴得直,回歸後深居簡出,現居於九龍塘。
( 8)家族排行第三,一生沉迷賭枱與波枱。曾輸掉九龍塘大宅,傳聞賭債逾三億,上月中於上水彩園邨跳樓自殺。
( 9)張人龍最寵愛的兒子、著名武打影星,八三年因車禍逝世,享年二十八歲。
( 10)傅聲遺孀,與張人龍關係要好。
( 11)家族排行第八,活躍於金融界,為天行國際( 0993)名譽主席,現為金銀業貿易場理事長,擁有九龍塘花園地下大宅等物業。
( 12)九四年曾與母親陳氏申請入籍加拿大,後因「懷疑參與三合會活動」被加國拒絕。
( 13)張人龍及三房許氏之契女,曾持有宏億置業有限公司六成股權,現為西貢區區議員。

收購地皮致富

張人龍並非上水原居民,卻有着比本土氏族更尊崇的地位,能夠在講血脈認宗親的圍村政治中吃得開、更藉災難後牽頭重建,贏得港府官員信任,交託鄉事,靠的是交際手腕和廣闊人脈。張氏原籍寶安,父親張知行本是中醫,二十年代移居上水,開起小雜貨店,後來成立了「知商行」承包區內糧油雜貨批發,漸成富戶;張人龍亦得以入讀九龍喇沙書院,打下學養基礎。「張人龍識英文,嗰時有邊個新界人識英文,所以佢英國佬時代好吃得開。」龍叔以前的麻將友說。日佔期間,張曾離家出走到廣州打算從軍,並入讀中山大學經濟系,又替國民黨做翻譯,因而結識不少國民黨人。當年有不少國民黨人逃到上水,即使在七十年代的上水,每逢雙十節,整個墟都掛上青天白日旗幟。而新義安創辦人向前亦是國民黨人,張、向兩家早有淵源。
重光後張人龍從廣州返回港,五十年代聯合國對中共禁運物資,他仍有辦法私運火水、糧油等物資北上變賣牟利,後來又代理日本「花王」洗衣粉等日用品,打入家庭市場。同時張亦看準戰後百廢待興,遂大量收購戰前舊樓重建賣出,賺得第一桶金,用以在石湖墟建成當時北區第一所戲院「行樂戲院」這間上水唯一娛樂場所,也是一瓣豬籠入水的現金流生意。戲院已於十多年前拆卸,現時改建為「行樂軒」食肆,仍由張氏家族持有作收租。
七、八十年代港府計劃發展新界,當時已為鄉議局主席的他居中協調收地,亦得以非常「準確」地買下大量於上水、粉嶺、沙頭角、打鼓嶺一帶的農地,再以「乙種換地權益書」的方式獲政府大額賠償,身家水漲船高,其家族除地產及建築工程外,更涉足金融,在墟內開設「張氏金融」,不少原居民幫襯其炒金買股票。其子張德熙接掌這瓣業務,現為金銀業貿易場理事長。


墟內新康街這一排舊樓都是戰前所建,是當年大火僅存的建築;後來重建新墟即以此街為重心。 

上水行樂戲院(前稱石湖戲院)是北區第一所電影院,是當年張人龍炒賣地皮獲利後回饋鄉民所建,曾設免費招待小孩,鼓勵合家歡進場。 

六七暴動後,港府特別安排一眾鄉紳訪倫敦解說鄉情,杜絕中共在唐人街的滲透;由左至右分別為粉嶺的代表彭富華、上水的張人龍、屯門的陳日新及元朗的鄧乃文等人。

政商界通吃


縱使傅聲逝世已久,但張人龍與新抱甄妮的感情仍然要好,甄妮○四年開個唱,行動不便的張仍到場支持。 

石湖墟的天時地利人和,造就張人龍的家底愈積愈厚,而他亦十分「識做」回饋社區,辦學、成立宗親會,更擔任石湖墟商會主席十九年。同屬石湖墟商會理事、張人龍的「御用」攝影師黃紀港,在上水開設原子攝影院逾五十年,「以前石湖墟連個靈堂放神主牌都無,都係得佢帶頭起個『孝思堂』,等街坊可以化寶、安神位。仲有嗰陣好多人走難落嚟,身上只得人民幣,佢都肯幫手暢港紙、好幫鄉里。」
張氏的發跡故事,正是當年港府管治新界手段的寫照。張人龍適時向殖民地政府靠攏,換取利益,正好替港府解決管治新界難題。六七暴動期間張人龍表態支持港府,被左派批成「四大走狗」,港府便特准他隨身佩槍出入。暴動平息後,殖民地官員又安排他出訪倫敦,解說鄉情,杜絕中共在唐人街的滲透,更獲太平紳士及 CBE等勳銜。在區域市政局及民政事務局成立以前,這種鄉村政治曾是港英時期治理新界的典型手腕。

疏於家庭事


墟內最老字號、已有六十多年歷史的「原子攝影院」,大門口仍掛着張人龍年輕時的玉照,拍攝者正是張的「御用」攝影師黃紀港。(鄒潔珊攝) 

張人龍一生縱橫政商界,家庭事卻多由三位老婆廖氏、陳氏和許氏負責;他曾在訪問中坦言自己對子女「管得寬鬆」,甚少管束兒女興趣,他有十六名子女,其中英年早逝的傅聲最得他愛錫,他與新抱甄妮感情要好,甄妮○四年開個唱,行動不便的張仍到場支持;九十年代他喜歡與一班老友如陳日新等人在九龍塘會打麻雀,隨着老友仙遊,加上近年他罹患老人痴呆症,深居簡出,多由三太太許玉球及方國珊陪伴,早於九十年代張人龍已把身家分予各房子女。家族在石湖墟仍持有數個地段物業作收租,包括一幢以其父張知行命名的大廈。張人龍以鄉土本錢起家,繼而進身政界,填補了殖民地時代管治力量的空白。隨着回歸後新一代鄉事派如侯志強、梁福元等人冒起,張人龍家族的聲勢,只留下可一不可再的傳奇故事。


撰文:時事組
攝影:鄒潔珊
資料:鄭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