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半以來,簡福駒不知道如何撐下去。二○一○年七月,簡的妻子及女兒被亂刀斬死,兇手不是別人,是他十五歲兒子,兒子現正在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服刑。一家四口只剩他。六十歲的他現時每天到茶餐廳看鋪,累了回家睡,睡醒又工作,日復一日。 用工作麻醉自己,每天拖着疲憊的身驅回到冷清清的家,對着妻女遺照自言自語,又寫信給她們訴心事,希望能在夢中相見。過着行屍走肉的生活,他自責沒有及早察覺兒子有精神病,案發時未能好好保護妻女。現在唯一令他生存下去的理由,就是照顧兒子。希望有朝一日兒子服刑康復,跟他一起到母女靈前懺悔。


二○一○年七月廿一日,一個普通不過的炎夏夜晚。老闆簡福駒與妻子一如往常在荃灣飯飯好餐廳忙着,一對子女亦來到吃晚飯打機,直到十時許妻子便和子女先行返家。茶餐廳是廿四小時營業,簡福駒一直在打點。翌日凌晨三時許,警車、救護車的響號聲劃破寧靜,如臨大敵衝上茶餐廳對面的住宅大廈,亦即是簡住所。簡沒為意。一小時後,有警員前來告訴他兩件事。第一,他的妻子和女兒遭人殺害。第二,殺人兇手是他兒子。

一生哭得最多的一次
簡福駒不能相信,完全不知如何反應。直到哥哥來了,他立即崩潰哭成淚人,「這是我一生哭得最多的一次」。
他之後隨警員往醫院看兒子,兒子異常平靜,一滴眼淚也沒有。眼前這個兒子突然很陌生,「很恐怖」……
妻子女兒遭人殺害,兒子是殺人犯,他不知道自己該怎辦。
簡福駒回想這個家,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簡家駒早年在荃灣楊屋道街市經營雞檔,○四年在同區開設茶餐廳,案發前還花錢裝修裝電視,方便球迷睇波打躉。
總算有點積蓄,簡在荃灣亨和街安豐大廈先後買入三個單位,其中一個自住。
人到四十他成家立室,九二年與由內地來港的太太藍連金結婚。太太先後誕下長子家良和幼女仲榆,一家四口樂也融融,案發前幾個月一家人首次舉家去海南島旅行。

兒子愛打機睇小說
長子家良十五歲,暑假後便升讀中四。成績不錯,小學更是年年考第一。只是性格內向,最愛上網打機,尤其是戰爭和暴力遊戲,也喜歡讀偵探小說、哲學、人類和夢想的書,書櫃放滿了台灣作者九把刀的著作。為免荒廢暑假,簡父計劃將兒子送往加拿大和上海,但兒子不從,所以事發前幾天,簡父安排他到茶餐廳做兼職幫手。在茶餐廳幫手期間,家良沒有異樣,跟員工有講有笑。事發當天,家良也無不妥。

食錯藥、鬼上身?
啊,對了。案發前三個月,家良突然生濕疹,看專科醫生無效,翌日立即轉看另一位醫生。該醫生要家良立即入院,說之前醫生開的藥十分危險,不能給年紀這樣小的人服用云云。是否之前醫生開的藥物,導致兒子精神有異?啊,對了。案發前幾個月,茶餐廳裝修,是否沒有擇日及拜神,關帝的神位放在不適當位置,因而觸怒鬼神,引致家良鬼上身做出喪心病狂的事?簡福駒的思緒自從案發後沒有一天能靜下來。他努力回想兒子事發前說過的每一句話、每一個表情,想尋找什麼先兆,但完全想不出來。

弒母殺妹經過

工作麻醉自己
事發後八天,簡福駒的茶餐廳便復業,但已失去以前的幹勁,他自己形容,是過着「人不似人鬼不似鬼」的生活。他早上醒來便到茶餐廳打點,中午時間落場返家小睡,黃昏又到茶餐廳,做到凌晨兩三點回家睡覺。 記者在茶餐廳觀察,這個老闆親力親為,落單、傳餐、執枱、收錢什麼都做。每隔半小時便到店鋪外抽煙,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迅速抽了幾口又返回店鋪工作。「每天的工作好像沒有目標,但如果我結束了餐廳,我每天便無所事事,每天只有胡思亂想。」他寫給亡妻的信說。

冷冰冰的家
簡福駒一日三餐在茶餐廳解決,家只是洗澡睡覺的地方,「每天回到家裡感覺冷冰冰全沒生氣」。記者到訪簡家,簡家的陳設與案發前沒有大分別,只是染血的梳化丟掉了,原本的位置換成一張摺枱和椅子。簡父說事發後單位沒有裝修過,「邊有心機。」簡家的兩個睡房,碌架床、衣物原封不動,他寫給女兒的信中說:「妳有些東西我都沒有丟掉,心中好像妳和媽咪是會回來和我一起。」這個家曾經是血淋淋的兇案現場,但他不捨得賣掉,「始終係自己屋企,話晒佢哋喺呢度走,我想陪住佢哋,可能第日我都喺呢度走……」簡父說罷忍不住飲泣。現在就算一些小事也會觸動他,「有時我在街上看見一些女性好似妹妹和妳(太太),我都會悲從中來好想哭出來,但因在大庭廣眾之下我只好強忍眼淚向內心流……老婆我有點支持不下去……」簡父事後患有抑鬱症,要看精神科醫生曾繁光。簡父說,現在在親友面前他很自卑,大時大節要到外地暫避。他更不知怎樣跟岳母交代妻女被殺一事,只訛稱太太陪子女到外國讀書。

寫信給妻女兒子
每個月事發的同一天,他都會去拜祭妻女。在那裡又或家中,他都會在兩人的靈位前自言自語,亦會透過電腦用小蒙恬一筆一筆寫信給妻子、愛女及兒子……

一○年十二月廿二日
「家良,當我執起筆時,我的悲傷和淚水不斷湧出,手感覺有千斤重,這封信是我一生最痛苦的信,千言萬語不知從何說起…… 由事情發生到現在,我對你都沒有一點怨和恨,可能是父子關係,我深信你本質是不想這樣,可能是外邪入侵或是思覺失調出現幻覺。家良怎麼說都好,事情都是你造成,作為一個男子漢你要面對困難,承擔將來法律判決結果……」

一一年四月十八日
「連金,我倆的夫婦緣是否真的已盡?妹妹和我的父女情真是那麼短……我倆當日睇三世書時,說我們有相沖,但現代有多少人會相信呢?而我們是真心相愛,上天為何不能放過我們,我真是非常痛苦…… 連金請妳求求上天讓妳及妹妹可以到來與我一見。過往我有許多夢想,夢想將來和妳可以白頭到老,在新界買間屋,平淡地安享晚年,看着家良和仲榆長大,讀完大學有一份好的工作及他們成家立室,我倆可以時常旅行見識,但現在一切已變成幻想了……」

一一年八月十二日
「乖女仲榆,爸爸曾想過了結生命去找妳們,但我真的不願放棄家良……爸爸希望妳能原諒和支持我活下去,這是非分之想,但我真是沒有其他方法。作為父親的我內心非常矛盾,父母愛子女是天職,但我不能保護妳們避免傷害,但又要妳們原諒家良……我感到自己是一個非常失敗的父親……」

一一年九月廿七日
「家良,你說我自小便沒有和你談心事, 爸爸並不是不想和你說,只是我們的年歲相差比較大,同時與你成長在不同年代…… 可能我自小便希望你能獨立有自我分析能力,所以我時常希望你多些外出見識而不為你作決定……我只是留意你有沒有進入一些不雅的成人網觀看,而沒有發覺你的思想走火入魔而鑄成大錯,這是我的錯失,爸爸在此說聲對不起……」

一一年十二月十九日
「連金,近日有位女士對我有好感,時常煲湯和送衣物給我,但我不會接受她的感情,我今生今世都不會再娶,妳是我簡福駒唯一的好妻子,來生可以和妳再做夫妻,及妹妹和家良再成為一家人……」簡父含淚一筆一畫寫,在這一年半一共寫了五十封信。但有件事簡父一直不敢問家良:「我到現在都沒有勇氣問他當時的情況,我怕我沒法承受他的答案。」

地球拯救者
本刊取得簡家良的精神心理報告,披露他殺人的奇幻想法。家良在事發前一年,對科技、環境和人口增長有很多想法,而腦內會有一把聲音跟他談話及討論。他認為世界有太多多餘的人,想阻止世界人口增長,相信減少一半人口,方能避免污染和節省資源浪費。他開始思考人生的意義,認為人生充滿嘗試,殺人可能是一種嘗試。他不認為殺人有錯,也不理會誰人該殺。事實上,他與父親的書信來往中也透露「十分憎恨人類」、「人類自私貪心不應活在地球」等想法。他覺得自己是「地球拯救者」,擁有天賦才能,肩負改變世界和改善人類生活的使命。

繼續殺人或自殺
案發前不斷出現環境受破壞的新聞,令家良殺人的念頭越來越強烈。他用一個月計劃殺人,最後選擇在一○年七月廿一日星期三落手,因為他喜歡「七」和「三」。案發當日,他曾到海傍、街上和擁擠的地方尋找目標,但不果,於是回家,考慮是否向母親和妹妹下手。若能避過警方追捕,他還打算繼續殺人,又或是自殺。

監生斬死母親妹妹
事發當晚,只有母親、妹妹和他在家中。母親和妹妹於翌日凌晨一時半就寢,他預計四十五分鐘後二人會入睡。家良一直在客廳等,二時十五分妹妹起床出房,家良立即用菜刀狂斬妹妹。妹妹在客廳遭狂斬,身體多處被斬傷,其中面部、頸及頭部更被連環斬了逾三十刀。數分鐘後母親因聽見嘈吵聲出來,亦被兒子亂刀狂斬。由於事情來得太突然,母親根本毫無還擊之力,很快便失去知覺,面部及頸部重複被斬,身中十七刀。直至母親和妹妹停止叫喊和呼吸,家良才停手。他換去身上染血的背心,把菜刀放進背包便離家。在路上他想再落手,一度伸手想箍路人頸項,但被對方一手推開。走着走着始終找不到地方落腳,雙手又不停流血,家良覺得自己很失敗,因為殺人過程沒有想像中容易和快速。他在荃灣海濱公園逗留至凌晨三時十五分,主動報警承認斬死了母妹。被捕後他向警方表示︰「我要繼續斬,斬晒啲衰人。我喺李城璧中學讀3A,世界變了,人要死,冰川融化啊,大浪西灣又收番。我有兩條路,一條繼續斬,一條係報警,但我而家無得揀,我傷咗,只有報案。」

心願︰帶兒子到妻女靈前認錯
精神科醫生診斷他患有精神分裂症。簡家良上週三在高等法院承認兩項誤殺罪,被判入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接受無限期醫院令,直至他經評估,不再危害社會才能獲釋。一直以來,簡父透過書信和兒子討論時事、環保、人類等問題,希望糾正兒子的價值觀。他亦叮囑兒子多讀書閱報寫信,在獄中繼續學業,為將來適應社會作好準備。「我現在最大願望,是能與你一起食飯及到媽咪及妹妹的墓前拜祭認錯。」 ####


妻女被兒子殺死已經一年多,簡福駒對二人的思念與日俱增,哽咽着說︰「每一分鐘都掛住。」簡曾夢見妻女,叮囑他要救兒子,所以照顧兒子,成為他生存下去的最大理由。


現年十六歲的簡家良患有精神分裂症。他以地球拯救者自居,希望透過殺人減少人口增長。(《蘋果日報》圖片)


簡福駒妻子藍連金死時四十一歲,愛女簡仲榆則只有十二歲。


由於簡父曾在肉檔工作,用慣重身墜手的刀。他幾年前到內地買了一把同類菜刀,放在家中廚房。想不到成為殺人兇器。


簡家良狂斬母親和妹妹,家中廚房、客廳血漬斑斑,牆身更有一個個血掌印。


1:00AM 簡家良在父親的茶餐廳打電腦遊戲,一直沒有異樣,之後返家。


2:15AM 簡家良準備等母妹熟睡落手,此時妹妹從睡房出來,簡家良立即用菜刀亂斬。


2:20AM 媽媽聽見嘈吵聲步出睡房查看,亦遭簡家良用菜刀狂劈。


3:15AM 簡家良換掉衣服走到荃灣海濱公園,報警自首,向到場警員說︰呢個世界太多人,殺咁啲個世界會好啲。


簡仲榆在客廳沙發上遇襲,沙發和熊貓公仔均沾滿鮮血。


位於住所對面街的飯飯好餐廳是兩夫妻的心血,簡福駒現在每天也會到茶餐廳工作,只是往日的拼勁和笑容已不復見。


事發後簡父開始用電腦寫信,跟亡妻、愛女訴心事,希望能夠傳遞到天堂。


香煙和抗抑鬱藥,成為簡福駒的精神食糧。


簡家良書櫃放滿九把刀的著作,包括殺手系列,內容不乏病態、血腥情節。但精神心理報告未有指出,他犯案是受小說內容影響。


簡父寫給家良的信充滿了悲傷和自責,直言︰「我知我下半生已再沒有快樂了」。


簡家良由律師翁靜晶代表,判刑當日由她陪同簡父離開法庭,只見簡父一臉茫然。


精神心理報告指,簡家良每次提起父親便會熱淚盈眶。事實上他十分關心父親,聖誕節怕父親寂寞,寫信鼓勵他認識新朋友和做義工。


簡家良殺人後負傷逃到荃灣海濱公園,身上衣服和跑鞋均染有血漬。


簡家良現於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服刑,父親每月也會探望。父親鼓勵他多跟囚友聊天訴心事,不要鑽牛角尖。

    全站熱搜

    stacy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