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六,水房元老級猛人「高佬發」在灣仔會展遭十名古惑仔埋伏,遇襲期間頭部受傷,血濺當場。據悉被送往醫院急救後,雖然次日清醒,但因腦部重創,失去部分記憶。
高佬發遇襲,立即掀起水房爭坐館高潮。水房自上年年中開始,便因坐館問題連場廝殺。起因是水房近幾屆坐館及揸數,均是高佬發欽點的嫡系人馬,但幫中近年冒起、以「業仔」為首的少壯派看不過眼,欲推舉自己門生出任,於是出現雙坐館鬧劇,內訌隨之而起。
雙方交惡,高佬發之前已接二連三收到多番死亡恐嚇,對頭人亦曾多次想搵人「買起」他,是次高佬發在眾目睽睽下被伏擊,內訌升級,血戰連場。

 
上週六中午約十二時,高佬發在灣仔會展中心新翼被人襲擊至重傷的消息傳出後,黑白兩道即時嘩然。
高佬發遇襲後,被送往瑪麗醫院急救,同時間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俗稱O記)高度關注,派出探員到醫院廿四小時守候病房門外,任何人等前來探望高佬發都必須登記身份;同時間警方調動大批刑事情報科(俗稱狗仔隊)探員,四處收集最新情報及密切監視各堂口一舉一動。
「高佬發都有人夠膽搞,單嘢一定有下文,怕會有人復啅(報復)或者對頭人再搞事。」在場反黑探員表示,警方正部署大規模反黑行動來壓制黑幫氣焰,亦聯絡相關人等,希望雙方人馬可以「拆得掂」,以圖阻止一場大廝殺。

一語成讖
其實水房廝殺早有前科,之前高佬發就曾因水房出現雙坐館紛爭局面接受本刊電話訪問,他便曾冷笑回應道:「我咪坐喺度等佢嚟殺我囉!」估不到高佬發此言,一語成讖。據知愛狗如命的高佬發,每逢城中有狗展,均會抽空現身。上週六,灣仔會展新翼正舉辦香港寵物節及用品博覽會,高佬發如平常般帶同兩名分別四歲及七歲兒子,家庭樂一同出席展覽。其間,高佬發與兩名兒子到會展中心對出的便利店購買小食,返回場館途中,十名古惑仔突然兇神惡煞地在場館出現,並包圍高佬發,二話不說,一擁而上向他拳打腳踢,由於高佬發左腳曾受槍傷致殘,即不支倒地,另一名兇徒便隨手執起附近地上放置的「小心地滑」黃色指示牌狂擊他後腦。一輪狂毆後,兇徒作鳥獸散,「以一敵十」的高佬發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而一直在他身旁的兩名兒子則被嚇到嚎哭大叫。

腦部重創
會展中心保安員見狀即報警,而受重傷的高佬發早已昏迷,被送往瑪麗醫院急救,他的妻子及水房一班兄弟即趕往醫院,一時之間,高佬發病房門口充斥着大批水房人馬,叫囂吹雞,群情洶湧。記者在醫院門外找到戴着口罩的高佬發太太,她表示不欲多言,只承認事發當日她自己因要帶大女兒到學校見家長,所以沒有與丈夫及兒子同行。「多謝你哋關心,不過佢雖然醒咗,仲迷迷糊糊,成件事都唔知點,所以冇嘢好講……」一臉擔憂的高佬發太太說。據當值醫護人員透露,高佬發傷勢不輕,雖然他在事發第二天下午已經醒來,但由於腦部受重擊,令他出現短暫失憶。「佢醒咗,問佢發生乜嘢事,佢甚至唔記得自己曾經被人打過,喺病床上仲猛問旁邊的親友,自己係唔係患咗重病入院。」一名曾探望高佬發的手下阿成表示,高佬發除了腦部重創,面部多處傷口要縫針,顎骨位亦被毆至破裂,出現骨碎,醫生正安排進行外科手術。「大佬半邊面俾人打到黑晒,條脷都黑埋!」阿成非常氣憤地說。

早有埋伏
現年五十七歲,原名趙毓發的高佬發,有別於其他江湖大佬,出出入入,鮮見有一班手下在其左右。「可能因為發哥昔日係幫內金牌打手,加上佢胸前一對雙鷹,雙臂一對龍紋身夠晒照,發哥一直鍾意獨來獨往;就算前排有人想買起佢,佢都從來冇叫班兄弟傍住佢出入,所以呢次先被人伏到。」阿成透露,高佬發今次遇襲,顯然對家一早埋伏。「水房人都知道發哥愛狗,佢以前就經常去西貢鬥狗場打pit(鬥狗);近幾年就鍾意玩細狗。佢而家有隻秋田犬,聽講係啲日本大佬送嘅。」阿成指對家選在寵物展覽舉辦時下手,顯然一早掌握高佬發的生活習慣。


阿成更指,高佬發曾向一班兄弟透露,早前有鄰居向他透露,發現有人在他住所舉機拍照。「班街坊同發哥提過,不過佢好似一啲都唔驚,冇將件事放上心,卒之今次『賴』咗嘢。」阿成咬牙切齒,整件襲擊事件早有埋伏,行兇者亦必定與幫內雙坐館混亂局面有關。「邊個做,唔使我講啦……」阿成轉頭收到兄弟來電,一邊收風,一臉兇相。

內訌引起
水房自去年開始,便因出現雙坐館亂局,惡鬥連場。起因是水房近幾屆坐館,均是高佬發嫡系人馬,包括上屆坐館「三寸」及揸數「肥威」。不過近年冒起、以「業仔」為首的少壯派一直心有不甘,去年便推舉自己同門「子鳳」及「大孖」出選二職,更獲得其中一名元老「老鬼權」撐腰及「百花蛇」財力支持,不過身為幫內最高統帥的高佬發卻明言不會支持,自此雙方交惡。本來,水房一班元老為顯公平,曾召開全民大會投票,最後三寸和肥威獲繼續連任,但老鬼權依然不服,更令子鳳和大孖二人自行向外宣布為新一屆水房坐館及揸數,新舊兩派各自表述,幫內秩序隨即大亂,勢成水火。過去一年半,在水房插旗的地盤內,便先後發生多宗撞閘、放火及毆打事件,全部均是水房鬼打鬼,及源自兩派人爭做坐館。


而身為最高話事人的高佬發,亦接二連三收到死亡恐嚇。最明顯是兩年前六月,五名殺手準備用槍「買起」他,幸及時被警方發現。當日,警方接獲線報,在深水埗麗閣邨商場一間茶餐廳拘捕槍販及槍手,並起出一支巴西製九毫米手槍,內有四發子彈,同時檢獲三發不同口徑子彈,警方相信尚有一支手槍在殺手集團手上。警方事後拘捕五人,包括疑為是次策劃槍擊案的主腦業仔及他力捧的大孖。但案件最後由大孖親弟細孖攬罪上身,被控無牌藏槍判監七年九個月,餘下人等獲撤銷起訴。當日聆訊時,被認定是槍手追殺的目標人物,正是高佬發。

想攞人命
曾多次想買起高佬發的業仔,是水房的四二六雙花紅棍,專撈外圍和毒品生意。業仔出名喜歡玩槍,亦是老鬼權身邊紅人。業仔十幾年前曾因藏槍被控,最後打贏官司甩身,○六年又派手下以霰彈槍伏擊和勝和頭目大D,令對方身受重傷,警方事後曾拘捕業仔,但因證據不足而無奈放生了他,自此,業仔在水房越來越出位,更自封江湖綽號為「長短炮」,甚至不把幫中元老放在眼內。業仔出面「行動」,後面財力支持的是「百花蛇」。百花蛇年輕時因想轉投新義安被家法教訓至重傷,事後轉趨低調落力搵錢,先後投資金湖賭船、天鵝湖桑拿、酒家、骨灰龕等,財力雄厚。財雄開始心野,欲用錢收買人心兼乘機搞亂水房,一洗當年被教訓的奇恥大辱。


據警方消息透露,從會展的閉路電視記錄看,十名兇徒一早已到會展埋伏及部署,還在各主要通道來來回回,一直找尋目標人物高佬發的踪影及安排逃走路線。「呢班人都好大膽,全部冇戴口罩,冇遮樣,大模廝樣,好似擺明要話俾高佬發知,佢哋係邊瓣人馬。」反黑探員徐sir估計,行兇者這次只是特意向高佬發傳遞要他「全退」的訊息。江湖人士即認為對家其實是想把高佬發「一鋪清袋」。「十條友圍一個,打親都對準個頭,其實係想『攞命』。唔用刀唔用槍,只因為上幾次出動架生容易走漏風聲。」

盲亨「潛水」
因坐館問題,高佬發被伏擊,同時間,水房另一猛人盲亨於上月中,亦在旺角花園街茶餐廳店外「打躉」時,遭六名手持水喉通的古惑仔圍毆。據悉,血流披面的盲亨為怕事件外揚,沒有報警,只吩咐門生攙扶他離開現場。事件在江湖傳出後,盲亨一直「潛水」至今。遇襲前,盲亨曾接受本刊訪問,雖然他表示有意染指水房坐館之位,但他承認一直在雙坐館事件中被拒諸門外。「盲亨遇襲,之後輪到發哥被人伏擊,兩單嘢其實冇關係。盲亨其實係講嘢得罪咗大佬,所以俾人打;發哥就因為坐館單嘢。不過,有人做完嘢之後想轉移視線,於是兩單嘢成日俾人夾埋來一齊講。」阿成不忿地說。


直至週二,警方就高佬發遇襲一案,先後拘捕十名男子,年齡十八至三十七歲,當中包括在深水埗拘捕一名王×全,該名男子正是水房高層「大孖」,另外警方正追緝涉案的其他水房人馬,以圖制止水房進一步廝殺局面。不過,一名前來探病的水房老叔父打趣對記者說:「前警務處長鄧竟成都話,有啲案一世都破唔到,靠警方不如靠自己,江湖事梗係江湖了斷。」看來,水房的內訌局面將推至另一高峰。

背後指點江山
現年五十七歲的高佬發,因身高逾六呎,故得此江湖綽號。高佬發十幾歲便加入水房,廿多歲已成為幫中金牌打手,靠撈賭起家,拜入早前曾參與暗殺黎智英和李柱銘而在深圳坐監的神仙錦門下。九三年,三十八歲的高佬發便登上水房坐館之位,亦成為水房史上最年輕的坐館。他與新馬師曾遺孀祥嫂稔熟,九○年代祥嫂與子女爭產時,高佬發一直居中調停,至九四年八月,高佬發與手下及多位影星在尖沙咀消遣時遇殺手近距離槍擊左大腿,從此要以枴杖助行及少有露面,但一直在幫中背後指點江山,是控制水房的靈魂人物。

水房人少財穩
水房主要根據地在深水埗及長沙灣一帶,先是以該區雞鴨批發市場的保護費為主要收入,後勢力範圍擴展至油尖旺、西貢、荃灣、灣仔及赤柱,而收入來源也發展至麻雀館、夜場、裝修工程等,其中「管理」雀麻館一直是水房主要的財政來源,旗下在旺角油麻地一帶「瑞」字頭的麻雀館,一直是水房最穩定的收入來源。水房在九七年前對外聲稱有三萬會員,但據悉現時活躍的水房人僅幾千人,雖然人數不多,但收入穩定,一直被形容為全港財政最穩健的幫會。

黑幫頻生雙坐館
黑幫坐館一職儼如一間公司的行政總裁,擁有管理幫中事務及仲裁糾紛的職權,雖然表面上,坐館一職只象徵性在幫會中支取一筆約數萬元的月薪,但憑藉坐館的職銜,對外卻可以撈到不少油水。「做得坐館,就算唔夠實力個名都夠晒響,大把撈家或有錢佬自然游埋嚟搵你合作搞生意或做睇場,條數都好和味,加上搭到內地想洗黑錢嘅貪官同大老細,條數隨時億億聲咁計,唔係點會屆屆都有人爭崩頭做坐館呀?」阿成說。其實除了水房鬧出坐館雙胞胎,早前另一社團「和勝和」也發生雙坐館局面, 由雞腳黑力挺的「薯仔」,及另一元老「大飛」所支持的「寶明」成為了「雙坐館」,分裂出兩個「政權」,以前所謂江湖規矩,現在也幾成兒戲。 ####


上週六,水房猛人高佬發被伏擊,頭部重創。高佬發一直以元老姿態帶領着水房,每年坐館及揸數均由他欽點出任。是次被人圍毆,與水房內訌爭坐館有關,自己人鬼打鬼,血戰連場。


高佬發被十名古惑仔圍毆,其中一名兇徒在現場執起附近地上的「小心地滑」黃色指示牌狂擊他後腦。警員隨後在現場發現已破爛的「兇器」。(《蘋果日報》圖片)


灣仔會展場館的案發現場,事發後遺下大量血漬及紙巾。(《蘋果日報》圖片)


高佬發被送往瑪麗醫院急救,一班水房兄弟及門生趕往醫院,病房門外充斥着大批江湖人馬,警方派出O記探員控制現場。


連日來,高佬發妻子在醫院都表現得憂心忡忡,非常擔心丈夫腦部重創傷勢。


高佬發遇襲經過上週六,中午約十二時,高佬發帶着兩名兒子到灣仔會展新翼參加寵物節,其間到場外的便利店購買小食。


返回場館時,十名古惑仔突然圍毆高佬發,左腳曾受槍傷的他不支倒地。


一名打手拿起附近地上放置「小心地滑」的黃色指示牌狂擊他後腦。


一○年六月警方獲得線報,在深水埗麗閣邨商場一茶餐廳拘捕槍販及槍手,事件證實是水房內訌有人買槍圖殺死高佬發。(《蘋果日報》圖片)


警方當日起出一支巴西製九毫米手槍,內有四發子彈。(《蘋果日報》圖片)


「業仔」是水房新冒起猛人,曾多次疑因槍殺案被拘捕。(《蘋果日報》圖片)


水房爭坐館,少壯派獲得元老「老鬼權」背後撐腰。


高佬發(後戴眼鏡者)與祥嫂(右一)相識多年,九十年代祥嫂與子女爭產,高佬發一直居中調停。


早前曾參與暗殺黎智英和李柱銘的水房猛人神仙錦,正是高佬發的大佬。


○一年水房人馬在賭船上選坐館,警方收到線報到場,把水房六十名猛人一網成擒。(《蘋果日報》圖片)


旺角油麻地一帶「瑞」字頭的麻雀館睇場,一直是水房最穩定的收入來源。(《蘋果日報》圖片)


水房另一猛人盲亨亦在上月中被六名古惑仔圍毆,事件在江湖傳出後,盲亨一直潛水。


其中一名向盲亨襲擊的古惑仔被盲亨反擊,流着鼻血落荒而逃。


○三年水房與勝和為偷車利益大戰,雙方利用多部偷來的汽車作戰車互擊,西九重案組就事件拘捕高佬發助查。(《蘋果日報》圖片)


水房主要根據地在深水埗及長沙灣,該區雞鴨批發市場的保護費更是水房主要收入。早年水房猛人振文(左)雄霸長沙灣,他亦是盲亨大佬。(《蘋果日報》圖片)


九四年八月,高佬發與手下及多名影星到尖沙咀消遣時,突遭人近距離槍擊左大腿,自此高佬發需要用枴杖出入。(《蘋果日報》圖片)

水房高佬發 中伏重傷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