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人訪

Bob林盛斌 麻甩路之常伴你左右

星期六、日在家中看電視,每隔一陣子,就見到 Bob。廣告頒獎禮、《獎門人》預告、蘇師傅上門睇風水,還未計穿插當中的大小廣告。這肥仔常伴左右的程度,勁過 7-11。
「都係多謝大家俾面,我好感恩。」
感恩這兩個字, Bob今天說不下十次。
「人生嘅真正『四仔』——屋仔、車仔、老婆仔、 BB仔——已經有齊晒,我係邊個啫?仲唔值得感恩?」
真的,幸福不是必然。曾經買盡日本 AV「四仔」,差一點便痛失以上人生真正「四仔」。紅的代價是消閒活動都惹人關注,幸好 Bob知恥近乎勇,認了不是天下男人都敢認的錯,師奶們從輕發落,又是一條好漢。
「所以我最怕你哋話我『人氣急升』,因為『急升』之後一定『急跌』,我情願每步企穩咗先再上。」
娛樂圈總有生存空間,只要懂得善用,麻甩未必一定趕客,正如肥仔也不一定姓死。

其實係寸底

看《玩嘢王》, Bob的執生技巧真令人拍案叫絕。
「唔係馬後炮,事後睇番,好多位其實仲可以再兜得靚啲。」
鏡頭前他永無失手,即使失手,也是預設的陷阱,非戰之罪。鏡頭後他粗口橫飛,而且還是大爆特爆那種。
「應該係兩部《低俗喜劇》加埋都唔止!平時我可以好無所謂,但做司儀係我專業,如因為其他人安排得唔好而影響水準,我會好忟。」
別看他笑騎騎,他是很有要求的人。他可以做二幫,但也要做出色的二幫王。正如很多被訪者常自比為「大雄」,阿 Bob剛相反,他一直是稱職的「技安」。
「學校裏點都要有個蝦蝦霸霸嘅角色,無人做,咪我做囉。中四開始變肥,無論外形同性格都係一個『技安』。其實有幾曳啫?踢個波落街等其他同學執之嘛,但喺我間學校嚟講已經係超曳。」
他唸傳統名校英皇,家裏經營電子加工廠,見證過父母穿金戴銀揸 Benz,少爺仔食飽無憂米。
「弊在中六升唔番上原校,要轉去香港仔工業,嗰刻先真正見識外面世界。人哋二十個『大雄』打你一個『技安』都死啦,何況嗰二十個,真係『技安』!放學後成班人拎住 Ericsson 337圍我,仲邊敢寸?」
開始知道寸嘴無運行,但要到 97金融風暴後,家裏環境走下坡,他才真正醒覺。
「有日問阿媽隻錶去咗邊,估唔到佢話:『賣晒啦,唔賣邊有飯食?』我先知原來好大鑊。」
他在城大唸建築, Year 2為聯校歌唱比賽做司儀,認識了新城 DJ陳小芝。畢業後,立刻厚着臉皮打電話「𢱑撈」。
「只得營業部有位,都殺,做 sales向來最易搵錢,而我嗰期屋企又的確等錢使。」
他天生有頭腦和口才,絕對不是現今那些「 3字頭」電話打來叫你借錢或試做 facial那麼膚淺。
「梗係唔會一開聲就叫人落廣告,我會話:『咦,陳生,我見到你件新產品幾得意喎,想睇下有無合作機會……』咁人哋先會有興趣聽你講落去。」
做了幾個月已是 top sales,月薪接近四萬。
「都試過俾人投訴,個客話:『電台?乜依家仲有人聽電台咩?我都唔見有人拎住部收音機出街。』我問佢覺得落廣告應該落喺邊?佢答電視,我即刻忍唔住寸番佢:『咁我都唔見有人拎部電視機出街囉!』」

八千到八萬

骨子裏,他其實仍是寸的,只不過為口奔馳,要收好稜角。做了九個月 sales,最終轉做 DJ,月薪由四萬變八千。
「屋企環境開始好轉,多得家人支持,先可以咁做。當日發過誓,我終有一日要搵八萬。」
03年 4月 1日, Bob正式成為 DJ,適逢那天張國榮跳樓身故,他記得,忙到頭昏腦脹。新城從來不是商台港台,咪前咪後度橋寫稿都一腳踢,這樣反而踢出一身功夫。
「我幾低 B,簡單如報時都練兩次先報。三點零五分,三點零五分……嘟,『依家係三點零五分』。一個人有能力之餘,還要努力。」
從來成功非僥幸, Bob有的是熱誠。他之後主持《新香蕉俱樂部》,麻麻甩甩賤賤格格,很快殺出一條血路。他成為各大商場騷和晚宴的司儀台柱, 11年中某次出糧,終於收到一張八萬元的支票。
「立刻買番兩隻『勞』,阿爸阿媽一人一隻。」


中學時期寸寸貢,睇樣都估到係曳嗰班。 

與杜浚斌和范振鋒主持的《新香蕉俱樂部》,都算是新城的皇牌節目。《蘋果日報》圖片 

以為無得撈

三十出頭,事業正在穩步上揚。他在 J2台主持《兄弟幫》,長期穩佔網上最高點擊十大。在翡翠台又主持了《登登登對》,理應叫正式「入屋」了。只是,他後知後覺,被拍得買「四仔」鹹碟和幫襯疑似邪骨,認真老貓燒鬚。
「嗰次真係幾瀨嘢!我一直都無當自己係藝人,踢對拖鞋就落街,唔係好理自己身世同形象。自從俾人影到後先知道言行舉止要檢點,因為影響嘅唔單止係自己,仲有太太同小朋友。」
以前,他會隨意爆粗、煲煙,喝醉了當街小便也試過。此後,他知道要顧及身份和形象。
「真係無揼邪骨,但人哋有無呢種服務就唔夠膽講,正氣如黎耀祥賣廣告嗰啲亦可能有。好在買碟和揼骨兩件事老婆都知,啲碟係老婆幫我收埋㗎!但點都好,今次係好大教訓。我諗住香港已經無得撈,一度想打俾澳門某個大哥,打算過去跟佢搵食。老婆就話:『唔使走,你又唔係做咗乜嘢不可饒恕嘅彌天大錯,唔好諗咁多古靈精怪藉口,係錯咪認囉!』當時已接了好多 job,第二日逐個逐個客戶打去 say sorry,好在全部無事。有個秘書仲話:『我老細有隻手指,裏面有三千幾條片,俾你過落電腦,叫你唔好再買鹹碟喇!』嗰刻真係好感動。」
買鹹碟事小, old school事大,這世界有時都幾人間有情。反正他賣的從來不是謙謙君子或正氣書生,這個「難關」很快也就捱了過去。
「我估,可能都有少少過冷河,起碼《都市閒情》嗰排唔會請阿 Bob上去做嘉賓。但其餘司儀工作,又真係無乜影響,最近仲幫政府拍宣傳片㖭!」


《登登登對》為其第一個翡翠台節目,終於正式入屋。《蘋果日報》圖片 

在 J2主持《兄弟幫》,長期穩佔 MyTV點擊榜十大,都幾威水。 

能力、努力、性格、運氣

真小人,向來可愛過偽君子。今年年頭的《老表,你好嘢!》我們除了看到王祖藍的誠意、萬綺雯的清純,阿 Bob的抵死也叫人捧腹大笑。他勝在沒有底線,忠奸皆宜,男女皆可。
「我唔敢講『底線』,因為自覺無演技可言。我並非王祖藍、張繼聰呢啲學院派出身,無受過正式訓練,有嘅只係人生經驗,做戲就靠表情動作搭夠。最近拍《 My盛 Lady》,徐子珊一 roll機就可以流兩行眼淚出嚟,呢啲先係演技。」
他讚人可是心悅誠服的,他的嘴巴向來很甜。
「我情願你話我 nice,甚至話我假都好,都唔要你話我寸,就當係我嘅生存之道吧。一個人有能力、有努力後,就輪到性格。性格主宰命運,好多人成日覺得懷才不遇,思想 negative,做商場騷又嫌人 cheap,你幾有料幾勤力都無用啦!我唔敢話自己成功,但我凡事感恩,因為人哋肯俾機會你,即係俾面你。當你有能力、有努力、性格又好之後,其餘嘅就要靠運氣喇。」

 

Bob的運氣也真是不賴,劇集一部接一部,電影、廣告不絕,最搵錢,當然是司儀工作。現時月入最少六位數字,之前住女人街三百呎蝸居,現已搬往廣華街六百呎單位。以前開部日產 Fairlady,現已揸平治房車了。他最幸運的,是娶了個好老婆。
「以前搵十蚊會使十個半,自從識咗老婆之後,先識儲錢。」
兩人 05年認識, 07年結婚,大女兒剛過了五歲生日,小女兒歲半。兩公婆一個主外一個主內,這幾年努力為頭家,度蜜月也只是象徵式去迪士尼過了一晚。莫說甚麼歐遊,連布吉三日兩夜也未去過。
「要做,真係一至日都有嘢做。都有同老婆傾過,不如接少啲 job,抽番多啲時間陪屋企。佢話唔好,有得搵,梗係搵錢先,今日唔知聽日事,娛樂圈唔係成日都有搵錢機會。佢咁講,我當然贊成。一疊疊錢咁拎返屋企,呢種感覺好正。」
以前做騷只獲安排一張椅子;如今但凡請 Bob做司儀總有間化妝房,地位等同明星。三十三歲的他夢想是做港姐司儀、台慶司儀,假以時日,金像獎司儀。
「呢個世界有樣嘢叫『吸引力法則』,你諗住得,自然會發放啲正面訊息出去,今年做唔到,咪寄望出年,遲早實得。唔係擦鞋, 2013年我嘅目標之一係做《忽周》訪問,咪真係做到囉!」


一家人,一直是報章雜誌親子版的常客。「首先要老婆唔介意出鏡,其次佢覺得一家人開開心心出鏡會幫到我,所以先成日影相。一路工作一路親子,啱晒我㖭呀!」 

《老表》的程少山雖出賣老友,但對愛人又一片癡心,叫觀眾又愛又恨。 

剛拍完《 My盛 Lady》,他是一個單元的主角。 

《老表》原班人馬拍《食為奴》, Bob原本要上橫店,但他的戲份可以在香港完成,結果去唔成。「未去過橫店點算拍過電視劇?真係好想去見識下點樣熱到四十度,今次真係好失望。」 

佢值得擁有

夫妻同心,其利斷金。阿 Bob上了封面後兩公婆影了張相放上微博,已勝千言萬語。
「其實都要多謝本周刊,真心嘅,我係邊位啫?成個封面喎,都唔知有無累到人哋跌書!」
Bob是真的有點擔心。為了釋除他的疑慮,我致電了該周刊執行總編輯黃先生,他說:「一個男藝人在百忙中仍去買日本四仔觀摩,都係為未來接拍動作片鋪路,之後更幫襯邪骨試戲,呢個封面,佢值得擁有!」
看,人間有情,何止那個擁有三千條 AV片的大老闆?
凡事幽默點看,知遇之恩,其實到處都是。



老公𤓓成咁,老婆依然力撐,阿 Bob,好好珍惜呀! 

下期預告:

Take My Breath Away


撰文:林蕾
攝影:袁家樂
協力:李梓軒、陳樂茵
錄像:湯文峯、盧芷斌
化妝: Angel Louie
電腦效果:王紹堅
形象: Bryan@the Flaming
服裝: Massimo Dutti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