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太空

Glay未死得

今日,所有媒體,清一色 K-Pop。年輕一代只識 BigBand、 Super Junior。 J-Pop?有誰還可以說出 SMAP和 AKB48以外的名字?
公道啲講句, J-Pop並非去到末日,只是其市場跟日本手機一樣,流於國內限定。相反, J-Rock在海外仍有叫座力。單是去年,香港幾間戲院先後轉播 J-Rock班霸組合的 Live Show,包括 Luna Sea、 L'Arc-en-Ciel、 Glay,通通爆滿。
當中以 Glay最矜貴,話晒四子走紅以來從未在香港出騷。所以早前他們宣布亞洲巡迴演唱會首站定於香港時, fans馬上回應:「第一次香港演出,也可能是最後一次。」
唔使咁悲觀。喺香港, 50歲做電視劇男主角,濕濕碎啫。何況, Glay四人平均年齡只是 41.5歲。

由左至右

Jiro(低音結他手)
Radiohead和 Red Hot Chili Peppers的歌迷。個性直率敢言,曾當面批評隊長 Takuro所作的新曲老土,有「第二團長」之稱。

Hisashi(結他手)
父親是外科醫生,曾被力勸退出樂團。為人沉默寡言,彈結他時多用食指、中指、無名指的三指彈奏法,少用尾指。

Takuro(結他、電子琴)
隊中靈魂人物,本是中學校隊足球員,因為想準時收聽電台播出的披頭四特集而退隊。 Glay九成歌曲由他作曲和作詞。

Teru(主音)
本來擔任鼓手,一次錄製 demo碟時,隊長 Takuro發現他的聲線優美,改當主音。曾離過婚,現任妻子是 Puffy的大貫亞美,育有一女。

灰色定位


對比其他 J-Rock班霸, Glay作風最親切。主音 Teru試過被人問有無整過容,仍然笑得出。同樣問題,你敢問 X Japan,一定反枱。 

對比 Luna Sea、 L'Arc-en-Ciel的明刀明槍視覺系搖滾( Visual Rock)路線, Glay游走在流行音樂與輕搖滾之間,定位尷尬。八十年代,樂隊成立初時,隊長 Takuro是一名搞 Punk Rock Band的中學生,後來搵埋同學 Teru加入,兩人調整樂隊路線,以原創搖滾樂為目標。至九十年代,結他手 Hisashi和低音結他手 Jiro加入,他們一致同意以 Glay(日語灰色的拼音)為隊名,因為覺得在 Hard Rock與 Pop之間,有屬於他們的灰色地帶。

X Japan伴奏


啱啱出道時窮到燶。上《 Music Station》, Takuro做司機,運送隊員及器材到會場。點知行行吓,兩邊倒後鏡甩咗,唯有用鼓棍加布條包紮頂檔。 

在新宿小型 Live House逐漸闖出名堂,到九三年千葉縣的 Clubgio Live上,神級地位的 X Japan團長 Yoshiki竟然大駕光臨,還表示要和他們簽約。 Takuro形容自己當時興奮到亂噏廿四:「除非 Yoshiki肯幫我哋伴奏一曲,否則不答應。」 Yoshiki二話不說開始彈琴,全場觀眾哄動,成就日本音樂史上傳奇一幕。

廿萬觀眾 live


早在霆鋒於日本出道時, Glay已和他合作。○一年福岡 live請過霆鋒到場做嘉賓。 

九六至九八年是 Glay的輝煌時光,名曲《 HOWEVER》、《誘惑》連掃日本唱片大賞、歌謠祭大賞。至九九年七月在千葉縣舉辦的十周年 live Show,參加者超過二十萬,是日本史上最高入場人數的演唱會,直頭入埋健力士世界紀錄。不過高峰過後, Glay成員忙於單飛發展,人氣逐漸滑落。

肯唱 pop


亞洲歌手之中, Glay同五月天最老友。十幾年前已互相去對方演唱會做嘉賓。 Glay在台灣 live唱過的《 I'm in Love》,網上的點擊率超過四十五萬次。 

二○一一年 fan club聚會上, Teru翻唱嵐的流行曲《 Love so sweet》,即惹來批評,指搖滾樂隊理應與流行曲劃清界線。但 Teru一於少理,在另一 live上以火紅衣著熱唱《新世紀福音戰士》主題曲。你說 Glay已變質?香港還在 Beyond前 Beyond後,講乜吖?

送門票!

現送出 Glay的香港演唱會門票十六張,名額八人,票價包括$1,080及$780。有興趣者請來函索取,信封面註明「索取 GLAY演唱會門票」,先到先得。

 

GLAY Asia Tour 2013- Justice& Guilty
日期: 2013年 5月 25日(星期六)
時間: 7:30pm
地點:亞洲國際博覽館 Arena
主辦機構: Midas Promotions(HK) Ltd.
票價:$1,080/$780/$480
來函地址:將軍澳工業邨駿盈街八號四樓《壹週刊》生活組收


撰文:鄭鳳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