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星馳 發光之前

以星爺現時的江湖地位,自是受萬人景仰,但「喜劇之王」於闖出名堂前,路途並不平坦。周星馳在單親家庭成長,與其一姊一妹均由星媽凌寶兒一手帶大。雖然在陰盛陽衰的環境長大,但周星馳總會在光影間,尋回其陽剛一面,對李小龍的崇拜,間接令他日後在影壇發光發熱。

成名背後,周星馳付出過不少汗水,成功非僥倖。

三歲定八十,周星馳小時候已把汽球當啞鈴,創意滿溢。

最愛星媽

周星馳曾在接受訪問時,一提到其母便說:「我一直在想,為甚麼一個弱質女人,可以有這麼大的力量,可以一個人獨自撐起一頭家?犀利!」

星媽的「犀利」,是六十年代香港女性的其中一面,她是一個堅強的母親,與星爸育有兩女一子,周星馳排行第二,尚有一姊周文姬及一妹周星霞,而星爺的名字「星馳」,則為星媽從唐代文人王勃的《滕王閣序》中一句「俊彩星馳」所取。

六十年代,香港女性甚為傳統,多奉行「出嫁從夫」,惟一次戲院偶然捉姦,令星媽毅然離婚,「有一天,我帶了只得幾歲大的星仔到戲院看《埃及妖后》,他要上廁所,誰知一回來便告訴我:『我見到爸爸拖着另一個女人。』

「當時我沒有不開心,離婚便離婚,可能因為大家一早不合,離婚反而是一個了結。」

離婚後的星媽,獨力撫養三名兒女,一日打三份工,由在天台小學當教師、在醫務所當登記護士,到晚上,則在家裏為人裝裱畫,賺取一家四口所需。當時只得約七歲的星爺,已相當懂性,並遺傳了星媽樂觀面對人生的積極態度,除了擺過地攤售賣指甲鉗幫補家計外,他年紀稍長時,曾在暑期到「新世界酒樓」當侍應,又在某電子工廠做暑期工,早已體會生活逼人之苦。

不過,星爺還記得,星媽每天都哼唱着一首名為〈蝶戀花〉的歌曲,箇中原因他已沒有深究,只認為只要心情好,唱的歌曲已沒有任何關係了。

星媽(右一)在星爺(左二)七歲時毅然離婚,獨力養大兒女文姬(左一)、星爺及星霞(右二)

李小龍迷

要令小星爺心情好,並非難事,在偶然的機會下,他看到了李小龍在電視表演中國功夫,便瞬即成為「龍粉」,其後只要有機會,星爺也會跑到離家不遠的戲院,想盡辦法免費入場,觀賞偶像的英姿。

周星馳對李小龍的崇拜,並不止於看電影那麼簡單,那時候他幾乎每天都到家附近的公園練拳。初時,星爺只跟着偶像在戲中使出的招數,久而久之,他對武術也有一定的要求,更開始向朋友或鄰居,借閱一些關於武術的書籍,在無師傅指導的情況下,他持之以恒的習武,不論詠春、太極或西洋拳等,星爺也練習,為自己打下武術根底。

由外在的武術,至李小龍電影中宣揚的正義、善良、民族精神等高層次訊息,周星馳一一吸收,中四時候的他,被李小龍潛移默化,認為自己要做一個「有用的人」。要「有用」,當時的首要目標是把書讀好,爭取好成績,星爺於是埋頭苦讀,更由一個在公園會跟人打架的「壞分子」,變成在課室內專心溫習的好學生。

 

周星馳為李小龍着迷,並幾乎每天到公園練武(下圖)、飛踢(上圖)對他只是碎料。

雖然在陰盛陽衰的環境長大,加上生活逼人,但星媽(左二)的樂天性格,令一家人包括星爺(右一)的笑聲不絕。

星爺與梁朝偉一同報考第十一期無綫藝員訓練班,惟後者一報即中,前者則幾經轉折才考進夜間訓練班。

「邂逅」朝偉

李小龍精神,在周星馳心中植了根,即使偶像離世,星爺還是不會錯過戲院放映李小龍電影的時候,他亦因而遇上另一個跟自己背景、喜好相近的年輕人——梁朝偉。

時值七八年的夏天,周星馳正在工廠做暑期工幫補家計,某天當他得悉離工廠不遠的戲院放映李小龍有份演出的《青蜂俠》(The Green Hornet)後,他便盤算着下班一看偶像演出。

由於周星馳害怕買不到全院較佳的位置,他飛快地踏着單車趕往購票,在某一個分岔口,他跟另一單車「砰!」一聲相撞。星爺敏捷的跳下車,才望到對方是一名跟自己年紀相若的年輕人,眼見車少毀而人未傷,二人均向對方說了聲「對不起」,星爺便繼續往戲院方向去。

趕到戲院,他又遇上之前「炒車」的對手,星爺才發現對方飛車的目的跟自己一樣,相認過後,他才知道對方名叫梁朝偉,在另一家工廠當水電暑期工。之後,二人一同看了《青蜂俠》,周星馳又發現,梁朝偉只比自己年輕五天,而且都在單親家庭中長大,話亦不多,最重要的共同語言,就是李小龍。

(下期預告:跑龍套的日子)

星爺對李小龍的狂熱,從他中學時與同學們的合照也略知一二。

沉默的星爺,遇上同樣寡言的梁朝偉,二人一見如故,友情迅速增長。

情路狂奔

周星馳的電影,笑料層出不窮,他的戀情亦跟電影情節一樣豐富。他的緋聞女友眾多,大多數為跟他合作過的女星,由已故的羅慧娟,到朱茵、莫文蔚、張栢芝、趙薇,全為「星女郎」。

最近曾與周星馳拍拖逾十年的「隱形女友」于文鳳,還入稟追討他八千萬佣金。星爺的才華出眾,連其情路也與別不同。

周星馳與已故的羅慧娟曾相戀三年,娟妹生前表示,分手因有第三者介入。

別誤會,周星馳與張曼玉未曾傳過緋聞,只是二人於九一年合作拍《家有囍事》時,男方曾表示跟女方是街坊,當時已覺她「靚得不得了」。

識於微時

要成為周星馳的女友,同時要有過人的忍耐力,因多年以來,他從不公開交代感情事。最早的人辦,是已故的羅慧娟。一九八九年,她與周星馳在拍攝無綫劇集《蓋世豪俠》時認識,繼而相戀,雖然二人從不承認對方地位,但他們的關係在當時已是公開的秘密。

周星馳與娟妹因工作而日久生情,算是較清純的puppy love,當時二人都仍在努力為事業而奮鬥,直至男方事業突飛猛進,由視圈小卒一躍成為影圈新貴,二人便愈走愈遠,最後分手收場。

多年後,羅慧娟表示這段「摘星戀」完結,是因為有第三者介入,亦為對她傷害最深的戀情。

二人分手那年,為一九九二年,當時周星馳已是票房保證,有多部片約在身,其中一部電影,是《逃學威龍2》。電影的女主角朱茵,那時候還是兒童節目《閃電傳真機》的主持人,惟一登龍門成為「星女郎」後,她與周星馳的緋聞便不逕而走。

後來朱茵坦承,曾與星爺發展過三年地下情。有傳男方在拍拖時對女方照顧有加,但○八年朱茵接受訪問時,表示在九五年拍一部電影的外景時,因目擊前男友劈腿而忍痛分手。雖然朱茵未有公開這次「捉姦事件」的男主角,但矛頭已直指星爺。

星爺跟莫文蔚曾經相戀,現時二人仍保持友好關係,女方曾於二人分手後,客串《少林足球》及拉攏男方跟馮德倫合作。

回頭太難

朱茵狠斬三年情,其後更多次表示:「我不會和周生再有合作機會,我們再見不是朋友。」有好一段時期,有傳朱茵每提及這段舊情也會以淚洗面,到現時她也不願聽到舊愛名字。

而「捉姦事件」曝光,令其中一名有份拍攝《西遊記大結局之仙履奇緣》的女演員,成為疑似女主角——莫文蔚。不過,她得悉事件時已表明自己不是當事人,但是莫文蔚還是成了周星馳的新緋聞女友。

這位當時屬於新一屆的「星女郎」,由九五年的《仙履奇緣》起,到同年的《回魂夜》、九六年的《食神》、九七年的《算死草》,到九九年的《喜劇之王》及○一年的《少林足球》,莫文蔚也以女主角或客串身份演出。而她與周星馳亦曾被拍得在公園牽手散步的照片,惟二人從未承認戀情。

一直未獲對方肯定女友身份,莫文蔚於○○年與馮德倫傳出緋聞,「星女郎」身份淡化,她還表示:「周生已是我的四大姊妹了。」

朱茵曾與周星馳相戀多年,女方透露過該段時期是她人生中最痛苦的時刻。

反璞歸真

忽然變了「好姊妹」,也停不了周星馳在愛情路上的步伐。電影上的佳績,令星爺累積了投資的本錢,有報道指,他就是因投資物業而遇上于文鳳。

跟莫文蔚一樣,于文鳳在殿堂名校拔萃女書院畢業,亦曾赴笈海外,屬智慧型女性;她另一個身份,則為「香港建設」創辦人于鏡波之女,因此,她投資的眼光獨到,有指她曾為星爺在房地產投資上的獲益,數以億計。

雖然二人拍拖時在投資理財上斬獲甚豐,但星爺與于文鳳的拍拖節目則相當平民,二人曾於春節時份在市區踏單車,享受浪漫時光。

○○年拍攝《少林足球》時,曾有傳周星馳跟趙薇擦出「火花」。

不過,有傳星爺與于文鳳拍拖十三年間,仍未得到星媽認同,加上星爺遲遲未與女友成婚,一○年于文鳳就被拍得與廖創興後人廖堯城的拍拖照。

與星爺分手後,于文鳳有段時期仍有回星爺名下的「星輝」,與員工開會,但到今年九月,她向法院起訴星爺,追討佣金及顧問費。在起訴書中,于文鳳以「周星馳的前女友」自居,還透露二人於九七年開始相戀,到一○年三月才分手。

(下期預告:朋友與敵人)

近年星爺深居簡出,最多見他露面就是踏單車。

星爺跟于文鳳相戀十三年,二人曾一起於城市中踏單車,惟他們最終仍未開花結果,還因財失義,對簿公堂。

有傳星爺位於山頂普樂道七號的豪宅,為于文鳳有份幫手投資。

恃視而飛

周星馳因偶像李小龍而在街頭「邂逅」另一龍迷梁朝偉,二人因而成為好友。兩人同為成長在單親家庭,對李小龍都有一種說不出的情意結,友情建基於相若背景和類同的喜好,發展一日千里。到一九八二年,周星馳邀約梁朝偉同行,踏出二人於演藝圈的第一步——投考無綫的演員訓練班。

周星馳在藝訓班時期,燙了一頭鬈髮,加上他的稚氣樣子,甚為趣怪。

《430穿梭機》中的短劇《黑白殭屍》,令周星馳的風格盡現。

互相鞭策

時為夏天,周星馳與梁朝偉剛中學畢業,開始要籌謀自己將來的道路。因為李小龍,令周星馳有仿效偶像成為電影明星的夢想,所以他便與好兄弟朝偉商量。

為了為兄弟壯膽,梁朝偉便陪伴周星馳去報考無綫的第十一期藝員訓練班。前者的外形令一眾導師留下深刻印象,更以「正面小生人才」作為對他的評價;星爺則因「先天不足」而未獲取錄。

周星馳雖為自己落選而感到失望,惟他並未因而失去信心,還從面試失敗的過程取得經驗,在得到戚美珍介紹下,再次投考第十一期的夜間訓練班。

周星馳(左圖左)在《香城浪子》中是「茄喱啡」,而其兄弟梁朝偉(右圖左)則已有角色名字,下圖右為黃日華。

早在投考訓練班前,周星馳因對演藝事業滿腔熱誠,他在八一年已在麗的電視,以特約演員的形式入行,在其「茄喱啡」生涯中,周星馳只飾演一些過鏡角色,有時候,只要角色有一句對白,已令他樂上半天。

雖然周星馳的銀色旅途開始時並不屬坦途,但他珍惜每一個演出的機會。在訓練班時期,學員均要當跑龍套,周星馳亦不例外,他先後在多套劇集飾演路人甲同學乙職員丙等閒角,包括《香城浪子》,即其好友梁朝偉飾演「應子謙」一角的劇集。朝偉起步順暢,只主持了兒童節目《430穿梭機》兩天,便被調至戲劇部拍劇當主角,但周星馳卻要到畢業後,才被指派到綜藝科,同時出任《430》的主持人。

周星馳在《蘇乞兒》中,只是一名路人甲,站在劉德華和米雪身後,有如活動布景板。

另類手法

眼見好兄弟及其他同學都可透過戲劇,一展自己的演藝才華,周星馳在兒童節目的平台上,亦不會欺場。畢業以前,他沒想過《430》會成為他事業的新方向,但既然命運選擇了他,周星馳亦處之泰然,他以「成為最出色的兒童節目主持人」為目標,向着他為自己定下的目標進發。

八十年代的兒童節目主持人,全部對小朋友都循循善誘,展示出一個大哥哥大姐姐的模樣,當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首選譚玉瑛。周星馳則逆水行舟,以一個搞笑、與小朋友或主持抬槓的調子出現,為固有的兒童節目多添一點清新,以他與龍炳基、曾華倩等合演的短劇《黑白殭屍》,最突出他的個人風格。套用周星馳的用語:「呢鋪都確實係代表作咯!」

在五年的兒童節目主持生涯中,周星馳的另類主持手法,毀譽參半。其中有記者指他只適合當一個兒童節目主持,當時周星馳人微言輕,沒反駁之力,但他把該篇報道貼在自己的牀頭,令自己更有推動力。

與此同時,周星馳主動向戲劇部提出當「茄喱啡」,以累積戲劇演出經驗。終於,在一九八七年,他終於被調到戲劇部,以非路人甲乙丙的身份,參與劇集的演出。

在兒童節目浸淫了近五年,周星馳於八七年終被調至戲劇部。

《生命之旅》令周星馳與萬梓良成為好友,後者在九二年與恬妞成婚,周更擔任伴郎。

真正展翅

周星馳首個在調職戲劇部後的演出,是由萬梓良與鄭裕玲主演的《生命之旅》,他只為劇集的第三男角(奸角為其藝訓班同學吳鎮宇),但由於周星馳在劇中表現突出,連帶他其後在另一劇集《大都會》中首演奸角,兩劇的出色表現,令周星馳得到當時當紅的電影人李修賢的注意。

除了上述兩劇的演出外,李修賢還特意搜尋周星馳於《430》演出的錄影帶,重看研究,他看中後者的獨特性,邀請他演出電影《霹靂先鋒》的偷車賊偉仔一角。

時為一九八八年初,李修賢成為首位找周星馳拍電影的人,星爺得到演出機會,又怎會讓它溜走?而《霹靂》為他開拓的道路,下期再續。

(下期預告:無厘頭鋒芒畢露)

《蓋世豪俠》屬八十年代最有突破的古裝片,亦為周星馳首部擔任男主角的古裝劇。

周星馳(右)在劇集及《430》的演出,令李修賢(左)邀請他參與《霹靂先鋒》的演出。

喜劇之王

說周星馳是「喜劇之王」,並非恭維或過譽,早於十三年前,這個稱號已成為其作品的名稱,他從影二十多年來,屢創作出經典喜劇,「王」之名,他當之無愧。

樹大招風,有關周星馳為人的傳聞(或事實)時有傳出;他的戀情、他的家人,亦備受關注。雖然近年周星馳已在影圈放慢步伐,但他的矚目度,絲毫未退,這就是只有「喜劇之王」才有的魔力。

「喜劇之王」諗橋多了,連頭髮也變成花白。

新作出爐

自二○○八年的《長江7號》後,周星馳已有四年未有新作面世,但他一直為進軍商界鋪路。於二○一○年,他成為香港「比高集團」的執行董事,並與「文化中國傳播集團」合作,計劃在七年內製作五部新片。

兩年下來,周星馳先後製作過《長江7號》的動畫版《長江7號愛地球》,以及將於二○一三年賀歲檔上映的《除魔傳奇》。「文化中國」的執行總裁劉曉霖,對周星馳仍充滿信心,他表示:「合作的影片數量,我覺得不算多,而且其他的劇本想法都已經有了,有些還是在非常成熟的階段了。」

未開拍的作品,尚未有更詳細的資料,但即將上映的《除魔傳奇》,已踏入後期製作階段。電影是周星馳十六年前的《西遊記》上下部的前傳,內容圍繞唐三藏的少年時期。不過,星爺在電影中的身份極之神秘,除了已知的導演身份外,他會否參與演出,至今仍然成謎,但綜觀電影已公開的陣容:舒淇、文章、黃渤及羅志祥等看來,亦足以令「星迷」引頸以待。

近年星爺甚少公開露面,有的也只是其影迷拍得他的行蹤照,連講電話也不放過。

早前星爺到武漢,亦有「星迷」拍下其足迹。

執導演筒

周星馳在《除魔傳奇》中,第八度執起導演筒,而他首次「下海」的作品,則為與李力持合作導演的《國產凌凌漆》。

那一年,是一九九四年,那時候李力持已跟周星馳「拍住上」多年,周星馳於該部電影中,首次以導演身份,探討故事輪廓,亦為他第一次站在演員以外的角度,去思考電影的脈絡、安排細節、角色的言語風格等,全為他與李力持的合作成果。

經過時間的驗證,周星馳的「導技」更趨成熟,他更憑《少林足球》成為第二十一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最佳導演」、《功夫》成為二○○四年金馬獎「最佳導演」,實踐演而優則導。

對於做導演,周星馳認為:「以往我的戲都是個人表演,有沒有故事不要緊,重要的是從頭到尾有我作個人搞笑的表演;但現在,我希望自己的電影,是有情節的故事,一定要有不同角色、不同性格,那沒理由不搞好其他角色吧!

「一部戲之所以好看,一定是由劇情到主角到所有角色都好看,這亦是我要自己達到的目標。」

周星馳的作品捧場者眾,包括即將成為「老爺」的霍震霆。

一○年,星爺(右)以執行董事身份出席股東周年大會。

憑演喜劇成為華人界中的成功人士,星爺還在「博鰲青年論壇」發言。

家庭最強

從電影中的每個角色,伸延到周星馳家中每位成員,在他心目中亦佔有同等重要的位置。雖然周星馳與一姊一妹俱由星媽凌寶兒獨力撫養成人,但在籌備拍攝《長江7號》時,他鮮有地公開披露他與現年已八十五歲的星爸的一段父子情,戲中一幕父子同牀共寢的片段,亦為周星馳對星爸僅有的一段開心回憶。

星爺侍父母至孝,他以「好犀利」形容一手撫養他成才的星媽。

星爺胞姊周文姬(右)與星爸(左)住得近,經常照顧老父。

星爸已覓得第二春。

「他(星爸)話不多但很幽默。」是周星馳對爸爸的形容。星爺還記得,童年時爸爸將他抱起再高舉的片段,這亦是他長大後愛玩過山車的原因。製作《長江7號愛地球》也是因為星爸,「我兒時最大的夢想,是有一天爸爸可以陪我看一部卡通片;我自己做一部出來,他說會去戲院,陪我看一次。」

血濃於水,近年星爺為了年邁的星爸,於其胞姊周文姬的寓所附近,以七位數字購入一個八百呎單位,讓老父安居。除安排了外傭服侍星爸外,周星馳每有時間,也會去探老父,樂敍天倫。

「喜劇之王」畢竟也是血肉之軀,只有親情才是他最可靠的依傍。(完)

星爺每有空檔,也會去探望星爸。

變色老友

「朋友……我當你一世朋友」

以〈最佳損友〉來形容周星馳跟朋友、同業,以至前度的關係,相當合適。他與眾人未必有甚麼大仇,但星爺與他們的友情,並不長久,或許在他心中某一個角落,留了位置給這班曾經與自己交心的舊友。

這班「舊友」的名字,當中不乏殿堂級人馬,各人有段時期也「群插」周星馳,令這位高手,更有孤高之意。

杜琪峯(左)與周星馳(右)在 九三年《濟公》後,已無合作。

吳孟達曾為周星馳在公私兩方面的好拍檔,但此情不再。

形同陌路

曾幾何時,周星馳公開透露過:「梁朝偉是我心目中很重要的人。」

他還在電台說過:「有一位老友,經常喝醉,酒後就打電話來騷擾我說:『星仔,好好照顧自己!』」雖然周星馳並未開名,但外界已將之認定為梁朝偉。

時為九十年代,二人相識於微時,後來各自在娛樂圈闖出一片天。○○年,梁朝偉成為「康城影帝」,周星馳與其姊亦第一時間帶備美酒與老友慶祝。惟不知從何時起,二人漸漸疏遠,而且他們從影多年亦未曾合作過演出,梁朝偉對此稱:「周星馳電影裏只有一個主角。」

○○年周星馳(右)與梁朝偉(左)在「金像獎」台上互相祝酒,後來已絕少見到類似場面。

而周星馳於一○年接受訪問時,表示過仍保留入行前與梁朝偉拍下的短片、全錄於舊式錄影帶中,有指他一直希望修復昔日片段,回味當時點滴,不過,當談及有否與偉仔聯絡時,他只說:「沒有了……偶爾會有……大家都在忙嘛。」

舊日好兄弟現鮮有聯繫,曾與星爺在《審死官》及《濟公》中合作的大導杜琪峯,雖然曾公開表示:「拍《濟公》時,我們合作得並不愉快。他(周星馳)變了另一個人,在拍之前不參與討論創作,但在拍的時候卻一直改東西,拍攝因而被阻延。」

杜琪峯還表示,拍罷該片後感到身心俱疲,要休息達一年之久。但世事如棋,杜、周二人後來被拍下共晉晚餐的照片,星爺還手持名貴美酒與杜Sir共享,似已一酒泯恩仇。

氣場轉換

人與人之間,不可不信緣。當杜琪峯與周星馳仍可敍舊之際,曾與星爺「出生入死」的吳孟達,則已與老拍檔分道揚鑣多時。二人曾為二十年老友,吳孟達曾自豪的說:「我是唯一一個沒有被他罵過的演員!」

其後,有傳吳孟達為了接拍星爺的《功夫》而推掉不少片約,損失以百萬計,惟後來被星爺「放飛機」,令老馬發火,聲言不再拍星爺的戲。吳孟達戲言稱:「我們很少聯絡了……現在我愈見年輕,他則滿頭白髮,都可演我爸爸了。」

朱茵表明與周星馳不再是朋友。

相對於吳孟達,與周星馳亦多次合作的名導王晶,其「星論」來得直接多了,「他這樣的性格,只能自己拍自己!」

王晶曾與周星馳十二度合作,由《整蠱專家》到《千王之王2000》,不斷製造經典。不過,因《千王之王2000》的合作不愉快,令王晶感到星爺的氣場變了,變得不易合作。

「我是真小人,他(星爺)是偽君子!」這是王晶曾對周星馳作出的評價,但他亦有作客觀的分析,「其實他是一個好演員,只是欠缺溝通技巧而已。」

李力持(右)曾與周星馳合導不少作品,但俱成往事。

玩殘綠葉

周星馳是否如王晶所說?旁人實在難下定論,早前梁思浩曾在其主持的節目中透露,曾與星爺私交甚篤,但因九四年拍攝《國產凌凌漆》,而與他反目。

「我跟周星馳於八八年認識,我們在《大都會》中飾演兄弟,他的第一台車,就是跟我買的。

「九四年他找我拍《國產凌凌漆》,一萬元拍一組戲。我在拍攝現場見到他,叫他做『星仔』,他不理我,有劇組人員說要稱他為導演,那我便改口。」

黃一飛(左)在《少林足球》中的大師兄一角非常突出,但鏡頭背後的他,常受星爺氣。

王晶跟周星馳合作過十二次,其中包括圖中的《九品芝蔴官》。

更改稱呼後,周星馳要求梁思浩在戲中哭得像「死老竇」般,還要是「死兩次嗰隻」,後者由上午十時拍至翌日清晨五時,哭了十七次。後來另一導演李力持告訴梁思浩,除了第一take外,全部沒有開機拍攝,令梁思浩怒火中燒,還表示:「我就算乞食,都不會再拍他的戲!」

「激進」的不只梁思浩一人,與周星馳不乏合作機會的黃一飛,在拍攝《少林足球》時,因一個鏡頭而被爆樽八次,令黃一飛頭頂脫髮。有指後來周星馳邀他拍廣告,只象徵式給二千元酬勞,黃一飛表示:「臨記拍一組戲也不止這個價,陰功!」

因此,當談到與星爺再合作,他即稱:「我們已沒有回頭路可走!」非常決絕。

(下期預告:展望明天)

《國產凌凌漆》中的梁思浩與星爺合作得不愉快,右為鄧兆尊。

梁思浩外,祝文君在《食神》只客串一幕,但亦要等足大半天。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