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adys與丈夫仍極渴望當父母,看到街上小孩會又羨慕又妒忌,但六次身心重創後,教二人只好隨緣。

頭號健康

不育血淚史

2013年02月07日 ~~ 第1196期 香港《壹周刊》

生兒育女是人類的天職和本能,無奈地,有數據顯示本港每六對夫婦,就有一對不育。
加上近年港人遲婚,亦有夫婦為了事業理想而推遲生育計劃,令不育求助個案增加。
無數夫婦為求一男半女,用盡千方百計,花盡半生積蓄,但願望總是一次又一次落空,身體除了承受不育治療的傷痛外,心中的焦急、妒忌、憤怒、自責和絕望,實在不為外人道。

四十二歲的 Gladys與丈夫翰廷從事舞台劇工作,婚前從未考慮生育,加上結婚時年屆三十,正值演員的黃金時期,夫婦倆選擇全力投入舞台生活。直至婚後七年,才正式開始造人計劃,不料計劃開始前,夫婦被驗出患有隱性甲型地中海貧血症(下稱地貧)。「醫生話 BB有百分之廿五的機會有嚴重地貧,但我哋真係好想要,心諗:『應該唔會咁唔好彩啩』,點知四分一機會都中咗兩次,連醫生都叫我去買六合彩。」 Gladys嘴裡說得輕鬆,但過去五年身心受創的經歷,叫夫婦二人徘徊於崩潰邊緣。

五度流產身心重創


為了孩子,夫婦特地換屋, Gladys更推掉舞台工作,將事業、名利、收入及獎項擱在一旁,專心等待懷孕。自○七年底至一一年四年間, Gladys曾經五度自然懷孕,但無奈其中兩次胎兒於三個月時被驗出嚴重地貧而須人工流產。翰廷憶述:「太太第一次有咗,仲要預產期係○八年八月八日北京奧運,真係開心到不得了,買晒孕婦衫、育嬰書同懷孕日記,三個月時抽驗絨毛仲要知道係仔添,但點知,一日之後,醫生同我哋講 BB有嚴重地貧,嗰一刻真係好無助,將我哋三個月間的希望和計劃幻滅晒。」
Gladys表示:「我嗰一刻只係呆咗,無晒反應,咁大個人先知道,原來人最傷心時係唔識喊,只懂一心安排做流產手術,直至返到屋企,見到丈夫靜靜抹眼淚,我先至識大喊,大家擁抱對方喊咗好耐。」雖經此一役,自言「非常硬頸」的 Gladys拒絕信命,更加小心翼翼,休息、調理、風水擺陣,任何可以穩胎的方法都用盡,但無奈地,其後四次成孕,都因胎兒心跳停頓或驗出地貧而終止。

無心之言傷上加傷


憶述至親友好的「安慰」說話時, Gladys與翰廷忍不住流淚, Gladys坦言:「細心聆聽就是最好的安慰及支持。」

親朋戚友得悉二人流產經歷後,紛紛送上「安慰」,「順其自然吧,有咪算,無子女緣都無辦法。」有人會問:「點解你要咁搏﹖」有子女的朋友會話:「湊仔好辛苦,生仔後無自由,二人世界仲開心。」更有宗教人士表示:「這是主的安排。」一直輕鬆訴說經歷的 Gladys,憶述各種安慰說話時,終按捺不住內心悲痛而流淚,「其實生仔看來好簡單,係與生俱來,我真係好想享受到做父母的樂趣,但偏偏就唔得,真係好失望好悲哀。安慰我的,係我至親好友,但呢啲說話真係好難聽,好傷害我,點解主要安排我小產呀?
「我小產之後心情真係好複雜,見到朋友懷孕,我就會好妒忌:『點解咁易㗎﹗』,見到人哋大肚著高踭鞋又無事,好後生有咗又去墮胎,我會好嬲,會問自己:『點解我做咁多,都得唔到,係咪我有問題?』」憤怒、自責、妒忌、絕望不斷在 Gladys腦內交戰,她坦言:「作為一個小產的女人,內心真係好孤獨,身邊朋友唔理解,男人亦未必明,好彩我上網睇到其他『同道中人』的 blog,大家分享經歷,互相支持同安慰,講出嚟有人明,真係舒服好多。」
丈夫眼見妻子身心承受極大痛楚,縱使內心「仍然好想」,亦曾叫太太別要再試。但考慮年紀漸大,又會問自己「我真係一世都無兒無女﹖」,「真係要放棄﹖」種種內心掙扎,推動二人繼續再試。直至第五次小產後,翰廷坦言已經絕望,但兩名硬頸的人最終還是決定用「十萬元接受人工受孕( IVF),買一個『答案』。」
IVF的過程並不好受,「太太要我幫佢打針(催卵針),我真係好驚㗎,打針期間佢又水腫、又容易喊,仲要來來回回由大埔去瑪麗打針同檢查,初時成功抽到四粒卵,但經受精後,最後只得一個胚胎成功培育成長,仲要係隱性地貧,醫生建議我哋做多次催卵,希望催激多些卵子,培育更多胚胎,以增加受孕機會。但我哋考慮到又要重複咁做,實在太難捱,所以決定得一個胚胎都照放。」 

嘗盡失敗只好隨緣


無奈地,放胎九日後,證實著床失敗,再受打擊的 Gladys表示:「六次喜悅、六次失望,我哋真係頂唔順,一星期後,我決定將所有懷孕物品丟棄或送給朋友,以免愈睇愈傷心,更同自己講,要決絕,人先可以前進。」話雖如此,事隔一年後,小產陰霾依舊,以往會在街上與小朋友玩的 Gladys,見到小孩會退後一步;而保存在電腦內超聲波相,亦從不敢打開,以免勾起傷痛。
夫婦倆現仍然渴望生育,但已再無強求,更申請領養小孩。 Gladys笑言有玄學家預言她四十二歲一定有得生,「雖然我好想,但更怕傷心的感覺,所以真係唔敢諗。我哋現時無避孕,每次行房都會擔心如果有孕,就即是要再冒險,所以內心真係好矛盾,唯有聽醫生講:『對自己好啲﹗』,去旅行放鬆心情,一切隨緣,未有 BB,可能只係時辰未到呢﹗」
一直陪着 Gladys經歷人生起跌的婦產科專科醫生陳世樂坦言:「 Gladys好樂觀同好正面,無 BB只係唔好彩,我亦好難過同戥佢哋唔抵。她過去曾五次自然懷孕,所以並非不育問題,身體狀況亦無問題,但無奈當中有三次不幸小產,醫學定義而言,三次已屬慣性小產。」陳醫生解釋:「自然懷孕的小產率有兩成,而人工受孕更有三成以上小產機會。小產當中有八至九成屬原因不明、另或與女性年齡有關,小部分與父母的遺傳因子、母體患有嚴重糖尿、紅斑狼瘡、子宮結構有關。另外,年紀愈大,懷孕機會愈細,廿五歲每周期懷孕機會有兩成半,四十歲者下降至百分之五;而小產機會亦會由卅五歲的兩成半,升至四十二歲近五成。所以有仔要趁嫩生。」


打排卵針是以人工催卵激素增加排卵數目,提升受孕機會。


胚胎專家進行顯微注射( ICSI),利用幼針將精蟲注射入卵子。

治療分類表




夫婦正常性交一年後仍未能懷孕,便被定義為「不育」。不育的原因可與生理及心理有關,治療方法亦有多種,醫生會先了解夫婦身心狀況,以選擇最合適的治療方案。 

醫生偵探心理治療


面對每一對經歷治療但告失敗的不育夫婦,醫生的角色除了身體上的治療外,還要身兼偵探和心理輔導員。生殖醫學專科醫生藍寶梅解釋:「雖然每次醫生都會向夫婦解釋治療的過程和成功率,讓他們做足心理準備,一擊即中當然開心,但要接受失敗事實,夫婦始終會感到失望無助,甚至有苦無路訴。身為醫生,必須要觀人於微,了解他們背負的壓力,究竟來自家人還是治療期間的不適。有時候,太太會失望到粒聲唔出,為了唔想佢鬱喺心,我會專登整喊佢,問佢『唔成功,係咪好大壓力﹖』通常聽到都會即刻喊,讓她抒發情緒,道出鬱結。我亦見過有太太照到懷有雙胞胎後,即時喊咗出嚟,究竟佢係開心定唔開心喊呢,我都會了解其內心狀況。」
除要照顧太太的身心狀態外,其實亦要體諒男方同時承受極大壓力。藍醫生表示:「丈夫通常都會較內斂,未必願向他人傾訴。有個案因精子質素欠佳, IVF後妻子未能成孕,丈夫見愛妻要承受皮肉之苦而不斷自責,我當時安慰他:『明白你好愛錫太太,但生兒育女是兩方的問題,可能還有其他原因。』讓他有下台階;經心理輔導後,我就要化身偵探,與夫婦分析及追尋失敗原因,若見治療還有進步空間,就會給予希望,建議他們走下一步。」


年齡是生育的最大敵人,夫婦若想享受天倫之樂,就要及早計劃。


生殖醫學專科醫生藍寶梅指出,會先考慮求診太太的年紀及身體狀況,若多次治療後仍未見卵子的質量有改善,便會建議夫婦停止治療。

不育治療的選擇


女性年紀、婦科病以及男性精子質素均會影響成孕,透過婚前檢查可作初步了解;但若做足檢查、努力一年後仍未有喜訊,夫婦可向私營機構尋求協助,另外,醫管局轄下的廣華、瑪麗及威爾斯親王醫院,都設有生育輔助中心,為不育夫婦帶來希望。




廣華醫院自 1998年成立輔助生育中心,成為本港第三間提供不育治療的公立醫院。

話你知


許多人以為想生男生女,或者一次過生多胞胎都可以隨意選擇,其實自 2013年 1月起,香港法例《人類生殖科技條例》訂明,醫生只能為接受不育治療的女性在每次生理周期中放入不多於三個胚胎,更不能選擇胎兒性別(除非有遺傳病)。
其實,放胎愈多,懷有雙胞或三胞的機會便會提升,增加早產和妊娠風險,更有機會須進行減胎。

面對不育,應及早求醫。夫婦求診前想了解檢查項目、治療方法及收費詳情,可瀏覽中大婦產科與威爾斯親王醫院成立的輔助生育技術中心網頁: http://www.ivfhk.com 

撰文:陳美莉
攝影:攝影組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