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人訪

吳家有喜 吳君祥

2012年10月26日 ~~ 第900期 忽然1周

今次的專訪人物叫吳君祥,夏春秋兒子,吳君如弟弟,江美儀男友。他剛成立了娛樂製作公司,準備拍微電影、搞網上電視,還簽了網上人氣蒙面歌手龍小菌。
為甚麼要做他?因為我從未遇過這樣有趣的一家。兒子搞生意,老爸與老媽立刻推掉至愛的麻雀局,打扮神氣前來撐場。冬叔冬嬸拿着我們特製的搞鬼版《忽然 1周》,醒目地交戲配合。那邊廂的江美儀,之前一日更帶愛犬 Teddy去洗澡修甲,比自己做訪問更緊張。我相信假如吳君如或陳可辛有空,說不定也會出現。
一個人創業,闔家支持,你寸下我,我潤下你,歡樂無比。
「我冇乜願望,如果真係要講一個,希望大家都開開心心。」吳君祥說。
專訪需要新鮮感,更需要正能量,這就是原因。

互動片段

吳家有喜


江美儀:佢 EQ好高


《名媛望族》裏的江美儀是三太太,現實裏的她絕對是大婆。她的辦公室跟男友的辦公室只是一板之隔,製作公司她真金白銀拿錢出來投資,叫她一聲「老闆娘」,絕對受得起。
「公司主要拍微電影,及捧龍小菌同我囉!」江美儀說。
與吳君祥拍拖七年,像相處了一世。
「我同吳家好有緣。首先,我同冬叔係同月同日生,每年 9月 20日都一齊慶祝。我跟 Vincent(吳君祥)同佢細佬係讀同一間小學,想當年我唔太認識吳君祥,我係暗戀佢細佬!仲有,有日 Vincent突然大嗌:『 BB你睇下,你身份證最後三個字 221係我出生日期呀!』咁多巧合,你話係咪好勁?」她大笑。
江美儀喚男友做 BB,吳君祥也喚女友做 BB,一對四十多歲戀人,就這樣 BB來 BB往。初聽會覺得很肉麻,但久而久之你會明白這是他們的性格——事無不可對人言。
「七年前我哋在一個場合上再遇,我第一句就同佢講:『你知唔知我當年係暗戀你細佬?』佢答我:『太遲啦,我細佬已經結咗婚!』之後我哋便開始交往。佢主要用 SMS追我, send下 send下就撻着咗,係咪呀 BB?」
在旁的吳君祥沒好氣:「仲好講,我當時在美國,都唔知嘥咗我幾多 Long D錢。」
吳君祥在家中排行第二,上有家姐,下有弟弟。有次冬嬸無意拿起家裏的電話分機,聽見兒子正在跟剛剛撻着的江美儀談心,嚇得魂飛魄散。
「我當時未戒煙,把聲好沙,媽咪以為個仔同個男人傾偈,以為佢轉咗性取向!」
江美儀爽朗豪邁,吳君祥斯文陰柔,兩人不但沒有火星撞地球,反而像一凹一凸的齒輪一樣。
「我性格急躁,佢就似食咗成擔豬油糕咁。佢極度貪靚,衫褲鞋襪要襯成一套,每次出街都遲到,搞到我都遲埋,好鬼忟。現在出門口前我會預留十五分鐘佢:『行得未呀 BB?』雖然佢為人『懦』,但 EQ極高,分析能力又強,正好中和我這方面不足。每當我工作上遇到難題,佢總會為我分析同解決。」
兩人感情穩定,但就是未想過結婚。




吳君祥與江美儀的製作公司叫「黃金時代」,八月成立,龍小菌是旗下歌手。

「有需要嗎?我哋已一齊住,生活跟兩公婆無分別,毋須執着一紙婚書。我覺得一男一女要行到最後其實好難,感情能夠 keep到當然最好,中途其中一方要離開也無所謂。將來嘅事無人知,現階段佢係我想行到老嘅伴侶。生仔更加唔會諗,即使佢家姐個女,佢都唔會主動同佢玩,佢唔鍾意細路仔。」
現在一起創業,已是兩人的結晶品。
「係!同朋友合夥始終有風險,只要其中一個理念唔同,生意就好難做落去。我哋兩個互相信任,又有默契,唔需要盤算對方。」
江美儀八面玲瓏,她強在知道甚麼時候不逞強。
「在公司我只會提點佢,佢始終係男人,永遠係最後做決定嗰個,否則員工不知道應聽邊個講。」

夏春秋:佢叫阿媽換咗個老竇!


去年到意大利旅行,同行的還有江美儀父母,早已是一家人。

江美儀說過,吳家最好笑的人其實是夏春秋,子女的幽默感皆遺傳自父親。今天所見,此言非虛,冬叔絕對是冷面笑匠。
「我份人好民主,仔女點發展由得佢哋,唔好麻煩到老竇就得喇,如有好處俾番老竇更好㖭啦!依家生活主要係打麻雀,仲有同未死得嗰啲朋友飲茶。做人最緊要開心,所以弔喪問病永不去,你死你事。拍戲也只會拍喜劇,一定唔拍悲劇,你喊十次我又陪你 NG十次,咁就闔家祥啦!」
說罷哄堂大笑。夏春秋又名冬叔,原名吳錦泉,行年八十一,依然聲如洪鐘,身壯力健。他五十年代加入亞視前身麗的呼聲,也拍過粵語片。最為人熟悉的,是做了十八年六合彩攪珠主持。女兒早已獨當一面,現在輪到兒子大展拳腳,他老懷安慰。
「 Vincent好有表演慾,影相永遠古靈精怪,從來唔會企定定。佢細個都幾百厭,話明油漆未乾,佢就以為自己係大明星,走去打手印。我打佢,佢夠膽死叫阿媽換咗個老竇!」
冬嬸在旁吃吃地笑,她樣貌完全是個成熟版吳君如,但只會默默聽老公發言,甚少出聲。
冬叔續道:「君如似我,性格火爆,最怕遇見蠢人, cancer有得醫,人蠢無藥醫呀! Vincent則似佢媽媽,貪靚又滋油。約佢十點,佢十點仲喺屋企梳緊頭!」冬嬸笑得更加開懷。
對於和自己同月同日生的新抱仔,冬叔讚不絕口。
「佢哋交往時,我已覺得美儀呢個女仔唔錯。佢性格爽直,是其是非其非,好識人情世故。結婚?望就咁望,但唔到我話事。只要仔女開心做父母就開心,現階段最緊要俾心機努力工作。」
最後也叫做跟冬嬸說了兩句,她嗓子很小,樣子可愛,眼睛好像永遠在笑。
「都想有多個孫仔,但佢哋鍾意狗仔,唔鍾意細路仔……係呢(反問我),你有無見過龍小菌個樣?我淨係聽過佢唱歌,未見過佢真人……」
想不到冬嬸會反收風,好鬼馬。 

吳君祥:我係牙擦仔


吳君祥第一句便自爆自己屬羊,雙魚座,潛台詞是「感性、富創意,兼有藝術天份」。別忘記他是吳君如細佬,兩姐弟的牙擦仔說話方式如出一轍。
「我認我係牙擦仔,但絕對唔係蝦蝦霸霸嘅技安。我鍾意研究八字、命理、風水、星座,一早知道自己條路要點行。」
小學讀軒尼詩道官立小學,中學讀維多利亞工業中學。他愛把校服褲改成超級窄腳褲,小息打波出了汗,他索性到男廁洗個頭;上歷史課講到曹操,他舉手搶答:「曹操好型,佢好奸但有好多 friends……」他極富幽默感,永遠是班中的亮點,老師對他又愛又恨。
「我只係比較注重儀容,同埋鍾意搞下 gag咁啫!我自細已好有表演慾,自問唱歌幾好聽,但奈何唔夠靚仔,又唔甘心做醜角或二線。你試下俾劉德華或金城武個樣我吖,我一定入行拍戲。」
十六歲去多倫多留學,大學在 DeVry Institute of Technology讀電子工程,也讀過短期的電影製作課程。畢業後真的做了跟電有關的工作——賣大哥大電話。
「四千幾蚊加紙一部『水壺』,利潤有 20%。最好賺係做咗電訊公司代理,我嘅銷售量全加拿大排第三,電訊公司請我去加勒比海旅行。」
九十年代初他已賺了第一桶金,生意越做越大。後來涉獵汽車買賣生意,全盛時廠房面積五萬呎。他自己開輛保時捷,出入上流社會,多倫多的華人都叫他「吳公子」。
「年少氣盛,自己嗰時都真係幾寸。」




兩姊弟年齡只差年半,感情要好。小時候看見家姐在銀幕上飾醜角,吳君祥說:「每個人都應該有自己定位,佢咁做絕對正確,家姐好叻,我好佩服佢。」

他在彼邦的中文電台做主持,偶爾打給香港的家姐做越洋直播,儼如半個娛樂圈中人。港產片只要出過碟的他都看過,一直有個電影夢。 2001年生意夥伴相繼離場,他決定回港尋夢。住家姐屋企,首先向姐夫探路。
「陳可辛好語重心長咁同我講:『阿祥,香港有百幾個導演,依家有戲開嘅唔超過三十個,你成三十四歲先入行,實餓死!』但我條氣點都唔順,死都要去片場。」
他做過兩集《金雞》的場務,走走趯趯日曬雨淋,吳公子變了阿四,落差好大。
「我識啲命理,計到自己呢十年只係行『捱』運,得個做字,咪索性順應天意囉。反正香港無人識我,若然喺加拿大捱咪仲慘!」
他之後幫商台和電訊盈科拍過宣傳短片,又拍過網劇《百分百感覺》和《男女字典》。 ○三年開始在蘇豪區投資酒吧生意, ○五年開到去銅鑼灣和西貢,全盛時期是七間酒吧的老闆。後來拍檔離開,他全身而退,幾年下來又是得個做字。
「酒吧生意有賺有蝕,打個和,但賺咗好多人生經驗同人際網絡。我勝在 EQ高,無乜嘢可以激嬲我,最惡劣環境下都可以用盡方法令自己開心。」
他屈指一算,十年「捱」運將完,於是與女友成立製作公司,追尋那個未圓的夢。
「其實大方向已好明確,上網找尋娛樂會係未來趨勢。我同美儀好夾,大家可以取長補短,相輔相成。可能由細到大習慣同家姐相處,呢種性格女仔特別吸引我,溫柔體貼嗰啲反而唔鍾意。我係豬油糕呀,佢吹我唔脹!我識分輕重嘅,重要約會一定準時,同屋企人食飯遲少少有乜所謂?你哋咪食住先囉!」
他承認自己貪靚,最愛意大利品牌 Neil Barrett西裝。
「美儀着衫就麻麻喇,只可以用『得意』去形容……」
江美儀在旁大嗌:「梗係啦,我成世人最好眼光就係揀咗 BB你, quota用晒喇!」




但凡經歷過八十年代,必定梳過呢款髮型同做過呢個眼神,年輕人經典 chok樣呀!


客串過《金雞》,做夜總會酒客。《壹週刊》圖片

賣多一萬


其實今次已沒有甚麼篇幅寫後記,但看到這個有趣畫面,不得不記錄下來。話說冬叔很愛我們設計的封面,還用手機拍下來留念。末了他冷不防加一句:「呢個封面咪幾好,如果真係出,我肯定你哋《忽然 1周》賣多一萬書呀!」
係咪㗎?讀者點睇?





下期預告:


轉會爸爸 

撰文:林蕾
攝影:袁家樂
協力:李梓軒
錄像:湯文峯
髮型: Ivan Lee@Headquarters(江美儀)
化妝: Ivan Lee(江美儀)

, , , , , , , , , , , , ,

Posted by tvb4life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