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白講

歡迎飛往加德滿都

贊助商連結

「一擰轉頭,幢兩層高嘅樓就冧咗落架的士度。嗰陣我都未識得驚,直到上咗公司派嚟架飛機,坐低……」空姐 Alice不時申請調飛香港至加德滿都的航線,喜歡當地人的純樸,更因她是當地一個拯救被人口販賣兒童的機構成員。
兩年前,尼泊爾發生七點八級大地震當日,她和朋友準備將在香港收集到的衣服,拿到當地跳蚤市場出售,為組織籌集經費。如果遲十秒落的士,她可能已被壓在兩層樓的石屎下,再也見不到當地稱她為「 sister」的孩子追着她跑……

 

 

我大學主修小學教育,實習後發現自己唔係好適合,打算搵其他工。有朋友提議一齊去考空姐,我覺得幾好呀,可以周圍飛,當去旅行。點知最後我考到,佢考唔到,就係咁,我做咗十年空姐

機艙事務長

珠峰基地營位於海拔五千三百多米,十一月登山之旅雖然有成員患上輕微高山症,但慶幸全隊人也成功到達基地。(受訪者提供)


不過近年我已經唔會日日飛,每個月有一半時間留喺香港做 training,訓練新人。好似頭等艙咁,客人嘅餐點會好似 fine dining一道一道菜上,當然你要稱呼對方陳小姐、黃先生,唔係「普通」嘅先生小姐,所有服務都會尊貴啲,呢啲都需要經過訓練。
我好耐之前已經申請調飛尼泊爾航線,因為鍾意當地人嘅純樸,而且有一整日嘅 layover,比較輕鬆,我仲可以去附近嘅寺廟行吓,去市集食吓嘢。
幾年前我喺飛去加德滿都嘅機上,認識到一個救援組織成員,跟咗佢去參觀兒童之家。十幾二十年前尼泊爾發生內戰,當地村落好多父母覺得送仔女去首都加德滿都會安全啲,可以接受更好嘅教育,佢哋俾錢中介送仔女過去。點知啲中介其實係人口販子,被帶走嘅小朋友最後住喺環境惡劣嘅孤兒院,唔單只冇書讀,有啲仲被迫去做嘢,甚至乞錢。
機構拯救返嚟嘅小朋友會住喺兒童之家,近年少咗人口販賣個案,機構開始做青少年服務。我幾年前就幫手喺香港成立分支,主要做宣傳同籌款。上年十一月,我同機構成員登上尼泊爾珠峰基地營,來回總共行咗十二日,都籌到一筆錢俾兒童之家。

Sister

Alice(前排中)口中的「小朋友」在幾歲的時候入住兒童之家,現在都已成長變成青少年。
(受訪者提供)


依家我大概每兩個月就有機會調飛加德滿都,一落機已經係深夜,第二朝一早去兒童之家同小朋友食早餐,然後同佢哋行大約半個鐘,送佢哋返學。班小朋友都叫我「 sister」,如果好彩飛到週末航線,我就可以同佢哋玩足全日。
每次飛尼泊爾,我都會帶物資過去,電腦、書、衫褲鞋都有。我班同事都好熱心,好多時佢哋捐出嚟嘅衫都好新淨,有啲新到仲掛住價錢牌。如果太大件唔啱小朋友着,我有時會攞去當地跳蚤市場賣,幫機構籌集經費。
一五年四月我飛去尼泊爾,落機後第二日,同機構負責人 Kyle打算攞啲物資去跳蚤市場賣。我哋上咗的士冇耐,架車搖吓搖吓,以為爆胎,我哋就同司機落車睇吓發生咩事。點知一落車成個人都企唔穩, Kyle幾秒後反應過嚟,同我講:「 Alice, something's wrong. We have to go!」

地震受害者
當時震到好似拍電影咁,周圍好大聲,塊地上下咁搖,到我反應過嚟,擰轉頭一睇,一幢兩層高嘅樓就冧咗落架的士度。原來,我遇上尼泊爾幾十年嚟最強烈嘅地震。
好好彩,我哋三個都冇事,去咗附近一塊空地度等。當時我未食早餐,又餓又冇水飲,附近居民好好,俾咗啲餅同水我,佢哋唔會計較,嗰刻你睇到佢哋嘅善心。等到四點幾,我哋知道再唔走就要留喺度過夜,我決定一個人行返去酒店。一路行一路問人,個個見到我都叫我搭車,因為要行兩三個鐘先到,但當時啲路爛晒,根本冇車可以行,最後我趕喺天黑前返到酒店。
我哋嗰晚瞓喺酒店外停車場,公司第二日派專機接我哋同滯留嘅港人。我哋返入大堂攞行李,我仲坐低諗住化個妝,點知已經有職員吹口哨,大叫:「 Evacuate!」(發生餘震)我嗰陣咩都諗唔到,一手攞起附近唔知邊個嘅手袋,就衝出去,嗰次應該係我人生中跑得最快嘅一次。
我起初都唔知道我原來咁驚,到我上咗飛機,一起飛,我先發覺原來我經歷咗咁多嘢。返到香港我有一個月返唔到工,請咗病假,電話震我會好緊張,搭扶手電梯有少少震我都會驚,醫生話我有輕微創傷後遺症。病假呢一個月,我除咗休息,亦都為受地震影響嘅尼泊爾人籌款。

雖然經歷地震,但我飛一程機就返到安全嘅香港,當地人就要承受天災帶嚟嘅各種影響。好番之後我仍然繼續飛加德滿都航線,當地人會因為我同佢哋有共同經歷,更願意同我分享。

撰文:劉卓瑩 
攝影:林金展

news@nextdigital.com.hk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