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語錄

大器晚成唐文龍

贊助商連結

○九年,唐文龍離開無綫,自覺前路茫茫,決心返內地搏一鋪,要放棄香港一切,連感情都變得理智,不想揸誤拍了八年拖,當時三十一歲的圈外女友,主動提出分手。

那一年,他已經四十歲。

入行二十二年,經歷如勵志電影劇情,窮得要捱麵包頂肚餓、銀行戶口只剩三百元、住過板間房,有過一萬次放棄做演員的念頭。

四十三歲,終於露曙光,甚至有能力偷偷放幾萬元在奶粉罐,解決好兄弟劉永健燃眉之急。今年四十八歲,唐文龍憑《溏心風暴 3》出軌 Nic教授捱出頭,成為劇中最受歡迎角色。

中國人有這麼一句成語——「大器晚成」。

唐文龍就是相信,憑堅毅與自信,終有一天,有所成就。

 

 

現實本該如此

在劇中,他跟陳敏之有不少床戲,本來已經夠大隻的他,臨開工前堅持加操,力求在鏡頭前更有睇頭。


《溏心 3》未出街前,大概沒有人會想到唐文龍飾演的出軌教授成為劇中最受歡迎角色,他跟陳敏之連續幾集愛慾交纏戲出街後,他說受訪次數是入行二十二年的總和。放在以前,大家都認為唐文龍一定不能接受這個背妻偷食的角色,經過這些年,他確信現實本該如此,觀眾也不可能只相信單純的愛情故事。
「今次算係一個亦正亦邪嘅人物,但我覺得無所謂,只要角色係有變壞嘅原因。作為演員,有時做好人角色好悶,因為無嘢發生,所有嘢都係你去補救,無需要出錯,但做壞人或者反派,好多事件,令到你喺故事中出錯,咁先係生活,有真實感同埋有追看性。」他說。

不忍心避開
愛情生活算是規行矩步的唐文龍,自言跟風流外表是兩回事。入大學才第一次拍拖,圈中女朋友數得出的有再嫁八億法拉利之父的陳少霞、只拍過半年拖的關心妍和追唔到手的羅子喬、還有一個拍拖八年的圈外女友,因為部署返內地發展,他首次提分手,希望她可以找到更好。
「我拍拖咁多次,百分之九十八都是對方提分手,只有兩個例外,一個是拍拖最長時間嘅圈外女友,大家一齊八年,當時她三十一歲,我都差不多四十。男人只要有事業,愛情不會覺得遲。女仔不同,佢嘅年齡,令我好有壓力,再加上當時剛離開 TVB,成績未如理想。一個人看不到前景,會變得自私,我唔想話為佢好而提出分手,掉轉頭,可能係解脫自己嘅方法。」他說。
跟大部分分開的女朋友都保持聯絡,有些在生活上遇困難向他求助,他都會出手照顧。
「對方有時想問意見,或者遇到低潮,都會打電話問我點做,可能係想有人分享或安慰。佢哋搵我,係因為我真係會幫佢哋,第二係我用心聆聽,但最重要係我唔忍心佢哋搵唔到我。有啲人分手後,通常會轉電話各不相干,好多方法唔俾對方搵到,避開一個人有一百種方法。你要俾人搵到,只要無換「門鎖」就可以,講緊當然唔係屋企道門,係人生交流溝通嘅渠道。分手亦是朋友,曾經愛得咁深,分開又要恨得咁深?不過我知道要保持距離,等大家可以繼續向前行。畢竟感情已經結束,也不能好似以往咁相處,否則會令大家都放唔低。」他說。


○七年,陳少霞跟第一任老公離婚後,找唐文龍幫忙接拍電視劇《火蝴蝶》。

 

他跟關心妍拍拖半年,有指女方當年為前途,向他提出分手。

 

他承認羅子喬是那杯茶,不過被記者撞破二人在圓方睇戲後,已經再沒有下文。



最重要係我唔忍心佢哋搵唔到我。

板間房生涯
初入 TVB,他住在旺角亞皆老街橋底旁一幢唐樓的板間房,十年過去,現在說起來,艱難的生活環境都變得浪漫。
「我記得當時住六樓,上落搭嗰部升降機好似電影《阿飛正傳》咁,我間房有窗算係好正,面對亞皆老街條天橋,在中電斜對面。初入行時,我住西貢,環境好清靜,搬去板間房,夜晚多車經過好嘈,最初瞓唔着,後來變得習慣。做咗兩年幾,有少少經濟基礎,我搬去比較大嘅地方,只係隔幾條街的太平道,反而太靜瞓唔着。」他說。

想過放棄一萬次
離開 TVB後,他接拍亞視電視劇《火蝴蝶》,難得擔正男一,看似是機會,但遇上汶川大地震,電視台集中報導災區狀況,劇集被迫停播了兩星期,之後如落雨收柴,草草播完。
發展空間有限,他決定轉戰上海重新開始,在當地結交朋友,擴闊人脈網絡,拜香港九十年代電視劇餘威所賜,南方觀眾對香港演員有一定程度認識,他經常兩地飛。時移勢易,最後還是要隨大環境北移,在北京定居,那時已經是○九年底,他說自己起步是相當遲。
「在北京發展,可以形容過程係由趴地變跪地,到企到起身,嗰時自己已經四十三歲,算係建立咗少少基礎。其實咁多年一直都有諗過轉行,我諗大概有一萬次。不過從來冇真正下定決心,因為不甘心,最重要係相信自己可以做到,我嗰陣時成日同自己講「我得嘅」,呢種阿 Q精神,俾我好大動力。咁多年來,身邊朋友、父母,喜歡我嘅人,出於關心或者擔心會勸我轉行。呢份好意,某程度上反而係打擊。」他說。


唐文龍學過洪拳、詠春、雙刀等,有武術底的他,因而有機會接拍不少古裝劇。

 

胸肌比一般人發達,原來背後有一個勵志故事。

 

能夠接拍荷李活片《太極俠》,也算是耕耘多年的好成績。



其實咁多年一直都有諗過轉行,我諗大概有一萬次。

放錢奶粉罐送兄弟

去年被拍到跟劉永健睇戲,隨即傳出 hehe情,他自此沒有再約這位好兄弟睇戲。


在北京苦學普通話,學飲酒識朋友,唐文龍終於闖出一片天。因為有武術底子,拜師洪拳師父劉家榮和張義強,他在內地拍過不少古裝電視劇,也被選中拍荷李活片在奇洛李維斯首次執導的《太極俠》演出,有能力照顧在北京重新起步捱世界的好兄弟劉永健。
「大家在北京都有過唔愉快經歷,有段時間過得幾辛苦,我收入比佢好,兩個人喺北京相遇之後,到我離開返香港拍戲,已經有五年時間。我離開前幾日,叫佢去屋企搬走啲傢俬,當時佢已經開始玩健身,我話留咗罐奶粉俾佢,講明放得耐會變壞,叫佢一定要攞走,其實我放咗啲錢喺裡面。佢有少少奇怪,點解我咁緊張,好彩佢最後都攞走。」他說。
跟劉永健是同過甘苦的好兄弟,兩人合作電視劇《十月初五的月光》成為好朋友,之後各自發展,在北京再遇,他鄉遇故知,關係自然更密切,直至去年被拍到二人在圓方逛超巿買食物傳出 hehe情,才不得不刻意保持距離。
「兄弟出街本冇問題,最好笑係俾人影到佢掃我背,其實佢教我買貴 parma ham、紅酒,因為有個女仔上我屋企,佢話我知邊啲 ham好味道,要咩情調,因為我太多年冇做過呢樣嘢。」不想再惹人誤會,他自此沒有再約劉永健睇戲。

我係孱仔龍
一直好想知道,回歸香港的唐文龍,為何每次出席活動,上身衫都是又緊又貼。他第一個反應是:「首先啲衫咁貼係因為我真係大隻,如果啲衫太鬆,會變得好臃腫。明明有身形點解唔去""唔好話炫耀,係去保持狀態。」
實情是,唐文龍十歲舉家搬去美國,他當時個子矮小,身邊全部是外國小孩和 ABC,在三藩市灣區長大的他,經常被人欺負,他不敢跟父母直言,因為他們沒有正式申請移民,而是「賴死唔走」的非法居民,他怕惹事生非被隨時遞解出境,為盡快融入陌生世界,惟有莊敬自強。
「最初入學,體育課嘅測驗無一樣 pass,係孱仔龍,所以放學後,我開始喺操場跑步做掌上壓,不出半年,我過晒所有嘅測驗。一年之後,我破咗學校單槓紀錄,大家成日笑我胸肌大,係因為我做單槓同掌上壓做得多。我記得初到美國,因為測驗唔 pass,叫爸爸買咗支單槓,裝在房門框,我規定自己每次經過房門都要做,直至攰為止,就算半夜去廁所都要做。中學畢業前,我連續幾年破咗學校單槓紀錄。」歷練過程往往辛苦,唐文龍說就看當事人如何將苦味化為甜味。

撰文:歐陽慧芯 
攝影:葉志明 
攝錄:吳斯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