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jjuuu.jpg

沙皮狗在五十至七十年代是呂樂的御用收租佬,當年算得上是黑道巨頭,儘管已收山多年,仍有不少江湖人士出席其喪禮,不時有身穿黑衣大漢到靈堂致祭。

封面故事

呂樂頭馬收賄買地暴發傳奇

贊助商連結

退休警司朱經緯因襲擊罪成,於獄中過聖誕。
開創了警黑合作先河、一代黑道巨頭「沙皮狗」,亦於上週在世界殯儀館設靈出殯。
沙皮狗上月因糖尿病去世,他曾是東聯社話事人,與親兄弟豬油仔及羊咩冬,曾替五億探長呂樂「收片」(非法收取保護費)。
由劉德華主演的《五億探長雷洛傳》中的故事人物,原來真有其人。
曾替沙皮狗管數的親信說:「當年油尖旺有沙皮狗喺度,邊個夠膽同佢鬥?」
五十至七十年代,沙皮狗風光一時,身家豐厚。世事無常,七四年廉署成立,呂樂潛逃,沙皮狗嘗試將生意轉型,七十年代尾已有幾千萬地皮物業,當年一個美孚單位,也只是十多萬元。
晚年其人生開始走下坡,最終一切塵歸塵、土歸土。
喪禮上,沙皮狗的兒女親朋、江湖人物都有到場致祭,送他最後一程。
他的故事,記錄了一個警黑合作的年代。

 

 

開創警黑合作先河

呂樂當年是總華探長,橫行黑白兩道,鯨貪天文數字五億。

 

沙皮狗曾經叱咤一時,身家豐厚,晚年受糖尿病困擾,至上月去世。

沙皮狗的喪禮,於上週二在紅磡世界殯儀館舉行,當晚不少親朋及江湖中人到場致祭。縱然沙皮狗已收山多年,但畢竟是一代猛人,靈堂不時有一群群黑衣大漢出入。多個幫派猛人均有出席,包括剛出冊的水房少壯派坐館大孖、水房老叔父老鬼權、新義安元老林江、勝和太上皇國華及和義堂坐館玉泉等。
沙皮狗原名馮九,四○年出生,終年七十七歲。靈堂外擺放一座大型紙紮大廈,寫着「馮九大廈」。沙皮狗江湖地位高,靈前牌匾寫着「德高望重」。胞弟羊咩冬、幾任妻子所生的子女及各方好友均有送上花牌,車頭相下方則擺放了現任妻子所送的心形花牌。
記者接觸沙皮狗大女馮瑞媚,她對父親的舊事不願多提:「啲人覺得叱咤一時,我真係唔覺得,所以都冇嘢值得講啦。」


沙皮狗大女馮瑞媚指父親的舊事已過去多年,不欲多提。


呂樂御用收租佬
沙皮狗的地位,在於開創了警黑一家親的時代。香港五十至七十年代,總華探長呂樂橫行黑白兩道。身為四大探長之一的呂樂權傾一時,瘋狂貪污。一代毒梟吳錫豪(跛豪)八四年任污點證人時曾指,呂樂退休前一年,與他協定每個毒品檔收一千二百元,跛豪每個月額外再給呂樂三、四萬。後來警司兼污點證人韓德大爆呂樂身家有五億,至今仍是天文數字。六十年代尾呂樂收到風聲,政府將決心打貪,於六八年提早退休,七三年潛逃加拿大。
作為御用收租佬的沙皮狗,亦因呂樂達至權力高峰。沙皮狗是黑幫東聯社出身,其後更當上東聯社話事人。呂樂賞識沙皮狗及其親兄弟豬油仔及羊咩冬,將全港九煙(鴉片)檔、賭檔交給豬油仔與沙皮狗看管。
當年檔口為求不被冚檔,要向警察交賄款,據當年打滾江湖的明叔透露:「賭檔煙檔保護費四百五十蚊,兩兄弟管超過二百多檔,賭檔多到數唔晒,收租都收到發呀!」沙皮狗就負責替呂樂向這些檔口「收租」,再上繳給呂樂。


當晚猶如黑幫高層集會,其中久未露面的勝和太上皇國華,亦現身靈堂送沙皮狗最後一程。

 

老東就(右)曾替很多歌星搭路到內地開演唱會,傳聞指多年前張學友(中)胞兄在澳門欠下賭債,也是由他擺平。

東雲閣夜總會
本刊早前訪問過曾替沙皮狗管數的親信陳華山,他親述當年警黑合作的情況:「差館都同我哋一條路,(警察)收兩份人工。政府一份,沙皮狗出一份。其實係呂樂俾權沙皮狗,香港、九龍(收)好多錢呀!交咗錢之後,十蚊佢(呂樂)就攞六、七蚊。」
當年沙皮狗勢力紮根油尖旺,陳華山憶述:「我哋幫夜總會睇場,夜晚冇嘢做就去飲杯,我哋唔使埋單,喺油尖旺我哋大晒。有佢(呂樂)喺背後,邊個夠膽同沙皮狗鬥?」他亦利用在重慶大廈的勢力,七十年代開了數間夜總會,如「東雲閣」及日式夜總會「新碧瑤」,亦有份促成當時其中一所大型餐館首都酒樓的改建。東雲閣當時是大型夜總會,後來改名為新東雲閣,徐小鳳也曾在該處演唱。當時沙皮狗在重慶大廈持有多個單位及鋪位,重慶大廈亦變成其收片大本營:六樓是辦事總部,而地庫則是處理錢銀的地方。
七四年廉署成立,沙皮狗逃過一難,陳華山說:「嗰時廉署(調查),沙皮狗大佬(豬油仔)認晒罪,令九叔入唔到罪。」呂樂潛逃加拿大,沙皮狗失去其龐大生意來源,轉趨低調。據指,他憑江湖打滾多年的強大人脈網絡,八十年代有份投資深圳香蜜湖。


水房老叔父老鬼權,及新義安元老林江(右圖)均有到場致祭。

 

新義安元老林江(右圖)

身家豐厚
作為幫會頭目,又跟呂樂搵食,沙皮狗身家極為豐厚。沙皮狗本來與前妻住在名人業主眾多的何文田加多利大廈。七八年他與前妻離婚,一筆過給了八百萬贍養費,每月再付兩萬五千元生活費給七名子女。當年一個美孚新邨的兩房單位只售十九萬元,八百萬元可購入四十二個單位。單是贍養費已如此可觀,可想而知沙皮狗當年身家如何豐厚。
根據土地註冊處資料,沙皮狗在香港買入不少物業,當年總值一度達至三千五百多萬元。七三、七四年,他豪擲百萬在重慶大廈買入兩個單位及多個鋪位,八七年賣出其中十一個鋪位,賺二百七十萬元。七七年再擲一百六十萬元買入元朗米埔附近多個地段,八一年賣出時,地皮已升值九倍,勁賺一千三百萬元。他八十年代尾開始炒賣鋪位,曾以一千一百萬元買入灣仔謝斐道近交通銀行大廈數個路段,轉手又賺六百萬元,其後以一千五百萬元買入旺角彌敦中心地庫,持有三年後沽出,再賺六百萬元。

沙皮狗七十年代買入重慶大廈多個鋪位,亦開設了數間大型夜總會。

晚年爛賭
江湖老叔父明哥透露,八六年前後,沙皮狗在尖東消夜時,與另一幫派 14K的「街市偉」吵架,兩派結怨。後來沙皮狗有門生被殺,街市偉去了菲律賓避風頭。街市偉因禍得福,開始接觸賭廳,後來到澳門繼續發展賭廳事業,回歸前與「崩牙駒」、「水房賴」在澳門被稱為「三大梟雄」。
沙皮狗曾是東聯社話事人,九十年代交棒給其得意門生莫世就「老東就」。老東就已於○九年去世,他亦是一個傳奇人物,與娛樂圈關係密切,九十年代替不少歌星申請到內地舉辦演唱會。江湖盛傳多年前張學友胞兄在澳門欠下數百萬賭債,亦由他出面「拆掂」。東聯社九十年代與新義安、和合圖及 14K在港島灣仔、西環一帶平起平坐。有傳聞指,當時東聯社是主力走私的「碼頭幫」,黃雀行動中,「聯公樂」聯合包括東聯社在內的數個堂口,有參與行動。
花無百日紅,九十年代起,沙皮狗人生開始走下坡,晚年更父子不和。呂樂走佬後,沙皮狗嘗試轉型,打算到美國、澳門開賭廳,卻無功而還,更傳聞被下江湖追殺令。
如果沙皮狗仍保留當年買入的物業,計及升值,今日幾代人已「印印腳、唔使憂」。可惜他開賭不成,自己晚年爛賭,又投資失利,數個已按揭的物業後來因拖欠供款被銀行收回。明哥透露,九五年左右,沙皮狗在澳門葡京與人對賭,閒閒哋輸二三千萬,另外有傳聞指,沙皮狗在海南島有很多物業,但投資過度,導致周轉不靈。


沙皮狗與兒子馮錦光在海口開設公司,沒想到最後父子對簿公堂。沙皮狗在官司中直指兒子馮錦光及馮錦輝合謀對抗他。

 

在影射呂樂一生的《五億探長雷洛傳》中,呂樂手下豬油仔真有其人。他是沙皮狗胞兄,去年過身。


沙皮狗手下陳華山早前接受本刊訪問時指,七十年代沙皮狗可謂稱霸油尖旺。

 

沙皮狗當年在重慶大廈開設了數間夜總會,著名歌星徐小鳳也曾到其中一間夜總會「新東雲閣」演唱。

父子對簿公堂
晚年沙皮狗更與兒子對簿公堂,他與兒子馮錦光及馮錦輝曾開過數間公司。八八年,沙皮狗與兒子馮錦光父子檔在海口開公司,與政府合作填海起海濱公園。按內地媒體報導,沙皮狗父子當時斥資一億七千五百萬元填海,填海後可開發海濱及六十年承包經營權,海濱樂園建成後經營數年,生意不錯,馮錦光亦因項目而被海南省政府授予「赤子楷模」榮譽稱號。惜好景不常,政府○六年單方面向他們公司解除合同,據報導中馮錦光所指,公司未獲政府賠償,至今公司仍在海南有多宗訴訟。
兩父子本打算在海口名利雙收,可惜如意算盤打不響,近兩億「倒錢落海」之餘,亦落得父子要對簿公堂。一五年,馮錦光入稟香港高院,指父親馮九沒有盡責向內地當局解釋發展項目,亦沒有落力與當局協調,導致公司蒙受巨大損失。
這場官司中,沙皮狗直指兩個兒子「趁佢病、攞佢命」。沙皮狗指自己已年老體弱,指示另一兒子馮錦輝處理訴訟,但兒子卻誤導他有關訴訟的情況。他又指兒子馮錦光明知自己身體虛弱,卻誤導法庭指自己身體狀況良好,直斥兩兒子合謀對抗他。
沙皮狗○七年曾中風,一五年要以輪椅代步,晚年受糖尿病困擾,沙皮狗友人說他死前一星期要切除一隻腳保命,至上月終撒手塵寰。


江湖傳聞街市偉和沙皮狗結怨。街市偉是澳門猛人,江湖消息指他原是香港通緝犯,後來潛逃菲律賓搞賭場,再到澳門繼續發展賭廳,回歸前與「崩牙駒」、「水房賴」在澳門被稱為「三大梟雄」。


撰文:陳慧瑩,鄭靖而
攝影:王 晴,林金展
資料:資料組

news@nextdigital.com.hk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