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xt1.jpg

陳華山曾替沙皮狗管數,提起有關呂樂的舊事他顯得小心翼翼。

封面故事

集團親信獨家爆 五億探長呂樂 重慶大廈收片大本營

贊助商連結

一提起重慶大廈,主觀印象就是廉價賓館。其實大廈六一年落成,地段靠近維港,當年是名牌豪宅,地庫一度被改建為夜總會,曾是紙醉金迷的銷金窩。在尖沙咀屹立過半世紀,《壹週刊》獨家調查重慶大廈至今仍內藏鮮為人知的一幕。
影射呂樂一生的電影《五億探長雷洛傳》,替主角雷洛「收片」(非法勾當收取保護費)的「豬油仔」,現實生活中真有其人。黑幫 14K出身的豬油仔與胞弟「沙皮狗」,為呂樂利益集團的核心,沙皮狗原來在重慶大廈設立「辦事總部」。本刊找到曾替沙皮狗管數的親信,對於重慶大廈種種疑團,他說:「當年油尖旺有沙皮狗喺度,邊個夠膽同佢鬥?」「差館都同我哋一條路,(警察)收兩份人工。政府一份,沙皮狗出一份。
其實係呂樂俾權沙皮狗,香港、九龍(收)好多錢呀!交咗錢之後,十蚊佢(呂樂)就攞六、七蚊。」親信斷言只說了事實的表面,因他不能說太多,「以前嘅事一句都唔會講,帶入棺材都唔會多講。」
愈揭愈撲朔迷離,自從呂樂七三年潛逃加拿大後,重慶大廈 A座九和十樓全層丟空,兩層共可間十八個單位,現時估值三至四億元。
呂樂利益集團曾在重慶大廈秘密運作,加上有樓層丟空四十年,呂樂在香港散落的資產變得詭秘。

 


兩層神秘丟空四十年

不少改編自呂樂故事的電影中,都會出現以豬油仔為原型的角色。現實中,豬油仔為沙皮狗胞兄,同為呂樂左右手。

替呂樂「收片」的沙皮狗當年有呂樂撐腰,昔日雄霸油尖旺。

傳聞「五億探長」呂樂當時貪污達五億,後來他趕在廉署成立前潛逃加拿大。

沙皮狗七三年以三十二萬買入六樓兩個
單位,作為辦公室。

呂樂在五、六十年代最風光,黑白兩道都要聽命於他。六八年呂樂聽聞政府有意肅貪,決定急流勇退,四十八歲提早退休。

五六年呂樂任職警隊華探長,六二年他攀至權力高峰,紮職任總華探長,五、六十年代權傾一時,同時是警隊黑暗年代,呂樂瘋狂貪污,據後來警司兼污點證人韓德大爆,呂樂身家有五億!呂樂六八年提早退休,五億在當年簡直是天文數字。
呂樂將貪污制度化,一代毒梟吳錫豪(跛豪)八四年任污點證人指出,呂樂退休前一年,即六七年,與他協定每個毒品檔收一千二百元,跛豪每個月額外給呂樂三至四萬元。
豬油仔與沙皮狗

入夜後,重慶大廈不少單位都亮了燈,唯獨是九樓及十樓(黃色虛線)兩層仍是一片漆黑。

六、七十年代,全港煙檔(鴉片)和賭檔,幾乎由兩兄弟「豬油仔」和「沙皮狗」壟斷,如果不想被冚檔,檔口就要向警察交賄款,據當年打滾江湖的明叔透露:「賭檔煙檔保護費四百五十蚊,兩兄弟管超過二百多檔,賭檔多到數唔晒,收租都收到發呀!」沒有呂樂在背後撐腰,檔口一早被警察掃場。
替呂樂向這些檔口「收租」,那人就是沙皮狗,據指沙皮狗在重慶大廈六樓設立辦公室,還設有大型會議桌。地庫是夜總會,也是他們處理錢銀的地方。
《壹週刊》找到今年八十三歲的陳華山,重慶大廈甫落成他就住了進來,六、七十年代,他替沙皮狗做出納員管數,沙皮狗真名是馮九,陳華山尊稱他為「九叔」。
油尖旺揸弗人

從對面望過去,九樓及十樓單位內一片空曠,只有窗邊擺放了幾箱貨物。

當時沙皮狗勢力早已紮根油尖旺,陳華山憶述:「我哋幫夜總會睇場,夜晚冇嘢做就去飲杯,我哋唔使埋單,喺油尖旺以前我哋大晒。有佢(呂樂)喺度,邊個夠膽同沙皮狗鬥?」
沙皮狗當年是 14K油尖旺區猛人,亦是重慶大廈話事人,七二年業主立案法團成立以來,沙皮狗連任法團主席至第四屆,退下來後再出任司庫,掌握法團權力十多年。他亦利用在重慶大廈的勢力,七十年代開了數間夜總會,如「新碧瑤」、「東魂閣」等,雖是夜總會老闆,但最主要的收入來源,還是替呂樂收數。
倚仗着呂樂的沙皮狗財源滾滾來,同時亦要上繳給呂樂。陳華山說:「呂樂俾權佢,香港、九龍(收)好多錢呀,交咗錢之後,佢(呂樂)就攞一批大嘅,十蚊佢就攞六、七蚊。」
呂樂打橫行

九樓及十樓的範圍被一道大門鎖上,升降機大堂位置的外牆還未鋪好,露出紅色磚牆,而且傳來陣陣尿臭味。

沙皮狗有一兄一弟,綽號「豬油仔」及「羊咩東」,同為江湖人物。陳華山說:「嗰時廉署(調查),沙皮狗大佬(豬油仔)認晒罪,令九叔入唔到罪。」
畢竟在江湖混過,陳華山把道義掛在心頭:「你點做嘢,我出去一句說話都唔會講。所以我到而家為止,一句都唔會講,以前嘅事一句都唔會講。」他欲言又止:「有啲嘢我知㗎!不過我扮唔知啫!」
陳華山負責管錢,他說:「有啲人我見過好多。咩人呢?收兩份人工嘅。政府一份,沙皮狗出一份。」當年廉政公署未成立,很多警察腳踩黑白兩道,以職權貪污,收取保護費。陳華山笑言:「有時佢哋同我傾偈話,呢份人工比佢哋(本身)嗰份人工仲多。」有如此龐大的靠山,沙皮狗可謂橫行無忌,陳華山笑說:「差館都同我哋一條路,呂樂係打橫行嘅。」
離奇丟空四十年

呂樂(中)曾經叱咤一時。左二為藝人曾志偉父親曾啟榮,當時是軍裝警署警長,為呂樂「頭馬」,其後因貪污被捕,潛逃台灣。

沙皮狗於本月中因糖尿病去世,下月出殯,大佬豬油仔去年過身,兩大黑道巨頭雖離去,但重慶大廈仍留下不解之謎。
重慶大廈共分五座,其中 A座面向彌敦道,該座九樓和十樓全層丟空近四十年,現時市值三至四億元,但業主卻闊佬懶理,沒有意圖出租或出售。
由重慶大廈對面望過去,九樓及十樓全層被打通,一片空曠,內裡放滿紙皮箱等雜物,有荒廢良久的感覺。升降機無法直達九樓和十樓,只能走後樓梯才可到達。甫推開防煙門,一陣尿餲味攻鼻,升降機大堂公用範圍,牆身還未鋪上石屎,露出紅色磚牆,地板款式陳舊,早已泛黃,明顯沒有翻新,但樓層一道大門牢牢鎖上。
由第一手開始,業主大都一次過買下九樓及十樓。據悉當時九樓及十樓是上下打通的,設有旋轉樓梯上落。一九八一年,虹谷有限公司成立,同年以一千二百萬買入 A座九樓及十樓,共十八個單位。八七年,虹谷將九樓賣給三光布廠,自己持有十樓至今。弔詭的是,原來虹谷早於回歸前一年就解散,但事隔廿載,物業仍無人處置,兩層單位其實已丟空約四十多年。
虹谷的股東是兩間分別名為「 Sums Ltd」及「 W.M. Nominees Ltd」的公司,兩間公司的股東兼董事為馬偉新。但本刊到其住址查問時,他卻否認自己是這兩間公司的股東或董事,指自己沒有聽過虹谷,亦不知自己在重慶大廈有單位一事。
虹谷的董事是一間名為「 Fortune Castle S.A.」的海外公司及劉惠靈 Barbara。說來巧合,沙皮狗手下陳華山透露,當年就是一個叫「芭芭拉」的女人,把他介紹給沙皮狗。
陳華山口中的芭芭拉是個有本事的女人,她父親是國民黨海軍首領,她年幼就隨父親從台灣來港,在重慶大廈具影響力,曾與沙皮狗合資經營夜總會「東魂閣」,後來移居到美國,並在美國離世。巧合的是,劉惠靈 Barbara八七年將九樓單位以六十四萬美元賣給三光布廠( 1952)有限公司,交易的貨幣正是美金。
神秘業主

作為虹谷股東的 Sums Ltd及 W.M. Nominees Ltd,其股東兼董事馬偉新卻否認自己是這兩間公司的股東或董事,甚至不知自己在重慶大廈持有單位。

現時九樓單位業主「三光布廠( 1952)有限公司」,董事是龔國維及「 Worldwood Limited」,龔國維同樣是股東之一。從昔日的報導可見,五、六十年代,三光布廠是大家族,龔家當時亦屬於上流社會,龔國維父親龔若文離世時,遺產高達七千七百萬元。三子龔國維甚得母親歡心,母親生前有一個二千萬瑞士銀行戶口,也是由他所處理。
龔國維持有多個物業,同樣是丟空。龔國維報住於銅鑼灣禮頓道的地址,竟然是一塊爛地。而位於九龍城的三光布廠原址亦是空地。
九樓與十樓雖然是兩名不同業主持有,據了解,兩層聘用同一保安公司。本刊聯絡保安公司負責人趙先生,他指曾有人託他找三光布廠老闆龔國維,不過都給對方「彈回頭」,不方便透露他的資料。
知情人士透露,龔國維一直替九樓和十樓交管理費,數年前大廈維修,也是由他一力承擔。龔作為九樓單位業主,竟一併為十樓「虹谷公司」交管理費及維修費,看來他與虹谷的關係非比尋常。龔國維極度低調和謹慎,名下公司申報地址大都是范家碧律師行,記者曾到律師樓查詢,但對方以客戶私隱為由,拒絕回應。
重慶大廈出現過不少傳奇人物,商人羅兆輝之所以有「神童輝」的綽號,全因他在重慶大廈的一宗交易讓他暴富。他年少時在重慶大廈做過扯皮條,後來加入地產界後,以一億四千萬元買入當時的重慶大廈商場,重新裝修後分拆細鋪出售,一鋪淨賺五億二千萬元。
重慶大廈充滿傳奇,不少江湖中人一夜致富,呂樂五十年前建立的金錢王國,究竟有無資源散落成為漏網之魚,仍然是一個謎。
和合圖龍頭收租佬

綽號「傻佬泰」的陳泰是和合圖的龍頭,曾一度替呂樂收租,後來與呂樂交惡。他於今年四月去世。

江湖上,除了豬油仔和沙皮狗是呂樂的頭馬,另一個呂樂「御用收租佬」,便是四月逝世的和合圖龍頭陳泰,江湖綽號「傻佬泰」,當年他雄霸灣仔,有「灣仔皇帝」之稱,九二年他被美國參議院常務調查委員調查,及後撰寫的報告內容直指他是「 Dragon Head」。
陳泰曾經接受《壹週刊》專訪,他指呂樂潛逃加拿大後,資產被廉署凍結,當時呂樂和其他貪污探長不能夠變賣物業,陳泰憶述:「呂樂走佬,麻雀館和餐廳唔肯交租,於是一眾探長便委託我收租。」至於如何拆賬,陳泰不願透露。
後來呂樂懷疑陳泰穿櫃桶底,找來二兒子呂實跟他講數,豈料陳泰寸他:「你唔好以為你老豆仲係總探長啦!」
至此二人交惡,陳泰更指呂樂向香港、美國、加拿大政經界人士寫匿名信,使他經常感到被跟蹤,而他經營的麻雀館和桑拿浴室常被查牌。陳泰直言:「呂樂好陰毒,我俾佢害到好慘!」
重慶大廈神秘業主

位於尖沙咀旺區的重慶大廈,六一年落成入伙時的賣點是三面環海定位為高尚住宅。
公司「遺物」如何處置?

三光布廠當年是大公司,作為龔若文三子的龔國維亦屬上流人士,一九六○年出國讀書也是一則新聞。

重慶大樓 A座十樓業主「虹谷有限公司」早於 1996年就已解散,但物業卻持有至今。有律師指,這個情況不尋常。
大律師陸偉雄指,一般公司解散後,都會申請清盤。過程中,清盤官會將資產分配給債權人或股東,公司名下不會再有物業。如果公司不再運作,但名下仍持有物業,則有可能屬於 defunct company,即不再運作,但又未清盤,猶如昏睡中的公司。
如公司已解散,但仍持有物業,亦有可能是未進行清盤程序,可能是由於股東出現爭執或有股東離世,暫時無人主理公司,只要申請就可再度運作。但虹谷已解散二十載,時間之久如仍未清盤屬不尋常,故要視乎其解散的意思是否等如清盤。
撰文:陳慧瑩鄭靖而
攝影:韋 平王 晴
協力:黃心悅
資料:資料組
news@nextdigital.com.hk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