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xt.jpg

曾陪同銅鑼灣書店股東李波(右)返回香港,之後再北上的神秘黑超男子陳顯誠(左),事件後開始發跡,現為七間公司股東,涉足多個行業。

封面故事

連環裝修糾紛案中案揭「護送」李波神秘男彈起桑拿仔變大老闆

贊助商連結

前年銅鑼灣書店事件,涉事股東及店員先後失蹤,書店亦被迫關門。案件的其中一個關鍵人物,是在李波失蹤前接手書店、蒐集到書店內保存的數千個內地客人資料、疑似為行動指揮的神秘「黑超男」陳顯誠。事隔一年多,書店的部分人仍未能回港,但這個神秘黑超男已離奇彈起。
《壹週刊》發現,在這一年多期間,陳顯誠這名「桑拿仔」開了六間公司,成為大老闆,其中一間是設計工程公司,相當富貴。與此同時,本刊近日收到大量讀者投訴,指與一家設計公司捲入裝修糾紛,但不少苦主因仍在施工期間,怕工程有閃失,都敢怒不敢言。
經記者查證後,發現此公司牽涉多宗法律糾紛,更爆出與陳顯誠有千絲萬縷的關係。本刊曾聯絡陳顯誠,對方見有記者採訪十分愕然,表示:「點解《壹週刊》會打俾我?」便匆匆掛線,更立即將記者電話封鎖,令事情顯得神秘。

贊助商連結

 



現時銅鑼灣書店已經被迫關門,據知不時仍有遊客到門口拍照留念,林榮基曾表示,書店預計明年上半年在台北重新開業。

今個月初,本刊接獲讀者 X小姐(不願提供姓名)投訴,指她聘請「駿隆室內設計」為她進行裝修工程,惜工程進度由原本預算的四十五天,延後到三個月仍未完成。她到單位觀察時,發現不少工程質素都不理想:「好似浴室寶嘅位應該係有塊玻璃,但拆咗之後一直都唔肯同我裝;廁所原本係有燈,佢拆咗之後都唔肯幫我裝番。」
她更指因廚櫃安裝不正確,爐頭的師傅未能如期到單位安裝,令 X小姐要額外花費。她續指,由於工程延誤,未能趕及送電器及傢俬,而原本合約寫明的十八萬多元,加上額外工程等等,多付了三萬多元。
本身事件為一單普通的裝修糾紛,本刊於網上發放後引來極大回響,有大量讀者回覆相似經歷。涉及事件的「駿隆室內設計」,與兩年前的「銅鑼灣書店事件」,有着微妙關係。
銅鑼灣書店事件後續
一五年,聲稱以自己方式返回內地協助調查、失蹤近三個月的銅鑼灣書店股東李波,經落馬洲管制站返回香港。回港翌日早上,李波又聲稱有事要處理,乘坐一輛掛有中港車牌的黑色七人車前往內地。這兩日與他同行的,有一名戴上黑超的神秘男子,有認得他的人表示,該名男子便是早前簽約入股銅鑼灣書店的陳顯誠。
據悉,陳顯誠一五年十一月突然接觸李波,透露其幕後有富豪老闆「好關心書店、想幫吓手」。陳又接受苛刻條款承包營運書店,不但願意支付每月三萬九千元租金,賣書盈利更只能分得四分一。曾有熟悉陳顯誠背景的江湖中人推算,他受老闆指派,入股書店就是為了「起底」,一來摸清書店中人包括李波的作息時間,另方面,也摸清書店內一班內地自由行客人名單,陳就是希望取得這班內地客人的名單資料,交給背後老闆。當時資料顯示,陳是佐敦「淘金沙桑拿」的大股東,這間桑拿店位處佐敦色情店林立之地,也有網民稱這間場會提供「另類服務」。

X小姐稱,駿隆室內設計內部溝通混亂,老闆多次無法聯絡上,而裝修工人經常更換,導致進度多次拖延,圖為裝修公司老闆李家傑。
與「神秘黑超男」身份吻合

贊助商連結

不幸「中伏」的 X小姐,坦言善後及多支付的屋租,預計額外花費多達十萬,現時只想盡快完成工程搬回家中。(廖健昌攝)

至於牽涉裝修糾紛的「駿隆室內設計」,於二○一四年成立,老闆為李家傑,註冊地址為灣仔駱克道樓上鋪。本刊亦發現公司曾涉及多宗法律糾紛,包括沒有張貼警告告示、僱用未獲有關證明書的有關人士等等,被告署名是李家傑所屬的駿隆室內設計工程公司。而公司由上年至今最少涉及四單小額錢債審裁處個案,兩單被告,兩單原告。
而於今年,一間名叫「駿隆室內設計工程」的有限公司亦告成立。不單名字近乎一樣,公司地址亦與位於灣仔的「駿隆室內設計」相同,惟公司股東及董事,為陳顯誠。
本刊查冊,「駿隆室內設計工程有限公司」股份,由捷昇科技(控股)有限公司持有,而捷昇科技則由陳顯誠全權持有。本刊以該陳顯誠的身份證號碼查冊,發現他為暉勝集團、亦即淘金沙桑拿的股東之一。與早前報導中,涉及銅鑼灣書店事件中的「陳顯誠」,是佐敦淘金沙桑拿股東及董事,及信惠電器實業有限公司董事的資料吻合。
Startup都搞埋

贊助商連結

記者曾到駿隆位於灣仔的樓上鋪,職員甫出來就立即呼喝記者:「我唔會幫你哋《壹週刊》做嘢!」(梁正平攝)

陳顯誠現時為七間公司股東,「淘金沙桑拿」現時已改名為「濤金泉」,至於其他公司都是在「銅鑼灣書店事件」後開設,其中豐盛商貿,更沿用銅鑼灣書店作為註冊地點。記者走訪多間公司的地點都未見陳顯誠影蹤。至於其中一間 Bast Limited,位於觀塘的公司有一女職員應門,當記者問到陳顯誠是否老闆,她答:「有咩事㗎?」當表明來意後,她立即拒絕接受訪問。記者再到公司的網頁查看,公司為應用程式公司,稱要建立及管理網站,「憑着一流的管理及開發服務,成功在香港以及中國建立獨特的品牌。」更設有「柏妃搵食地圖」及「柏妃全球市場資訊」 Facebook專頁,惟兩個專頁 like數都不足五十,十分凋零。
而另一位於元朗大井盛屋村的住址,有附近街坊指該單位租戶為陳生,但不是陳顯誠,疑為使用其兄弟地址。
同用啟業邨登記

X小姐家中浴室因沒有裝上燈而漆黑一片,要另外找人安裝。(廖健昌攝)

陳顯誠及李家傑二人,除都沿用「駿隆室內設計」公司於灣仔樓上鋪作公司註冊地址外,二人於商業登記,更用九龍灣啟業邨同一座樓分別兩個單位作住址。本刊上年曾到陳顯誠的單位採訪,當時,戶主說沒有這個人,今個星期記者再到該單位,附近街坊指仍有人居住,惜沒有人應門。而數個單位之隔,就是李家傑的登記單位,有一女士應門,並承認為李的母親:「佢好少返嚟,我都唔知佢電話,完全唔知佢喺出面做乜!」
記者曾嘗試聯絡陳顯誠本人,記者表明身份後他否認為「駿隆室內設計」老闆,更稱「點解《壹週刊》會打俾我?」之後不斷表示「錯錯錯錯錯」便掛線。
苦主:夠期玩失蹤

贊助商連結

X小姐表示,駿隆曾承諾於上月二十日能夠完成工程,能趕及運送傢俬,惜到前一天屋內仍然一片凌亂, Whatsapp給裝修公司卻「十問九唔應」。

早前記者亦親身到位於灣仔的裝修公司查詢,一開始已受到極不禮貌對待,負責接待的員工多番表示負責人不在,不會回答任何問題。而記者提到公司是否選擇不回應,她就怒斥:「如果你想搵佢,你咪自己去搵囉,我又唔屬於你週刊,我唔會幫你週刊做任何嘢!」但她得悉記者離開,就急忙地打電話,未知是否聯絡負責人。
經過多番追問,最後記者找到涉事的駿隆室內設計負責人李家傑,他早有準備,直指牽涉的 X小姐裝修糾紛,當時已即時解決:「佢( X小姐)話大家簽咗份協議,我哋扣回款項俾佢,佢自己搵人處理,就係咁。」而工程質素未如理想,他解釋工作未完成,若在未完成情況下定斷質素,並不合理。而他們亦扣減了部分項目金額:「當日佢男朋友在現場開個數出嚟,扣幾多錢,就唔係我哋開。」而昨日記者再致電查詢是否認識陳顯誠,李得悉記者身份後就立刻掛線。
事件上週在《壹週 Plus》上載,即引起網民熱烈討論,部分人亦質疑 X小姐的說法。記者再聯絡到她回應,她重申:「佢(設計公司職員)上嚟之前,我已經問佢好多日會唔會上嚟施工,佢就話如果我唔交後加工程嘅錢,佢叫唔郁師傅,但我講到明已經俾咗九成錢,但佢都話無師傅上嚟。」
至於部分項目金額, X小姐堅持是由李家傑決定:「係佢唔滿意我開嘅價錢同計法,佢話傾唔掂就拆嘢!」她亦展示了 WhatsApp的截圖,證明自己在工程前要知會要安裝燈飾:「我係同佢員工講想裝,佢話 OK,幫我寫喺圖紙上,唔知點解最後話我無講過!」事件變成了羅生門。
此事曝光後,本刊接獲多宗投訴,皆表示跟該裝修公司發生糾紛,其中 A先生在數年前曾光顧,指其銷售手法有問題:「嗰陣時行過灣仔,見到派傳單,個職員喺度講再無生意就俾人炒!」他表示,在付款前一直相安無事,但工程一開始就發現不少問題:「係拖咗我好耐好耐!佢又唔寫完工日,話就話四十五日,但去到六十日都未完,我咪話啲數一早都過晒啦,佢就一味話得得得,到真係夠期就玩失蹤!」最後 A先生被迫搬回未完成的單位居住。
他回到單位檢查,發現單位甩漏比想像中嚴重:「啲水喉漏水嘅,啲尺寸又錯晒,佢都係一直拖,最後都係要另外搵人再整。」他看過 X小姐的影片,令他回憶起多年前的情況,仍心中有氣:「啲爐又係錯到裝唔到,部洗衣機都塞唔落!佢根本係蠻不講理!」最後他「企硬」,沒有向裝修公司支付尾數:「佢計到,再執手尾一定超出原本預算,單工程除咗爛尾,一係就等我告佢!」而另一投訴人就因地板問題跟駿隆發生糾紛,但由於已告上小額錢債審裁處而不願多談:「有唔少人知道有問題都唔敢出聲,因為大家間屋仲喺佢手上,大家都係為啖氣,咪當自己唔好彩。」
仍未重獲自由
在銅鑼灣書店事件中,曾公開交代的書店創辦人及店長林榮基,於上月撰文,透露近日收到消息,書店股東李波除了通訊被監控外,目前允許來去自由,但書店總經理呂波、業務經理張志平,自上年返回香港「露個面」,至今無法回港。
至於銅鑼灣書店母公司股東、有瑞典國籍的桂民海,曾在芭提雅以「自己方式」返大陸,並且在電視認罪。瑞典官方確定桂民海被中國當局拘留兩年後,已於本月十七日獲釋。消息指桂民海將在近期申請瑞典護照,並希望可以離開中國,回到他近年的主要居住地德國家中。

Simon重申,不少「中伏」例子都是經介紹而發生「好多都係裝修途中介紹,臨完工先知出事,所以無論係邊個介紹都好,如果無一個完成單位係可以參觀,呢個介紹係唔成立。」(梁正平攝)

記者曾到李家傑報住位於啟業邨的單位採訪,應門為李的母親,她指對兒子的電話、職業都一無所知。
裝修專業版主:遇黑店惟有認命
Facebook「裝修中伏大全」專頁版主 Simon,一直有跟進裝修糾紛,他直言不幸遇上不良的裝修公司,要徹底抽身「幾乎無可能」:「因為已經簽晒合約,而合約精神就係保障雙方,其中一方唔能夠隨便終止工程。」
不少合約都會訂明施工日數,但 Simon就指其實是很難釐清:「因為最後一定有改動,最終幾多日都係建基於互信,因為延期原因有可能出自裝修公司或者係戶主。」他建議訂立約章是一個可行方法之一:「現時法律唔係太保障到雙方,我就建議喺開始之前,或者爭執上有一啲原則性共識,好似尾數同執漏,究竟要俾尾數先定係執漏先。」
撰文:財經組
攝影:財經組
資料:資料組
news@nextdigital.com.hk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vb4life 的頭像
tvb4life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