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xt1.jpg

拳總前主席葉偉明 Duncan(右)和前秘書長翁同(左)揭出拳壇黑幕,又有職員被指穿櫃桶底,拳總主辦的賽事參賽者被打死,裁判資歷受質疑等問題。

封面故事

拳總前主席爆拳壇黑幕

贊助商連結

香港拳擊總會成立超過六十年,目的是致力推動拳擊運動,舉辦不同比賽和開辦拳擊班予市民,每年都獲政府大筆資助,屬香港體育總會的其中一個分會。
而香港體育總會,則隸屬康文署及港協暨奧委會,掌控選拔及提名香港代表隊的權力,每年接受公帑資助。不過,背後的運作,卻被人詬病:運動員與體育總會一定要有良好關係,成為潛規則。就連近年最為港人支持、 WBO超蠅量級世界排名第一的香港拳王曹星如,亦因所屬拳會並非體育總會旗下的拳擊總會會員,故從未獲提名為香港傑出運動員。
曹星如於二○一三年接受本刊訪問時曾提到,挑選拳手代表香港出賽由拳總全權決定,「就算你係香港最 top嘅拳手都無用,拳總認為唔得,你都唔會有機會!」
當外界一面倒為拳擊運動歡呼喝彩,翻開主理拳擊運動的總會、原來已問題叢生,甚至有高層被指穿櫃桶底,拳總主辦的賽事有參賽者被打死,裁判資歷受質疑。
一切風雨,由拳擊總會於二○一五年成為香港拳擊總會有限公司、並行董事制開始。拳總前主席,獨家向《壹週刊》爆出拳總五宗罪。

 

贊助商連結


拳總每年都會舉辦多場本地賽事,業餘拳手不論什麼級別,每贏一場可獲三分。要成為全年最高分拳手並代表香港出外參賽,就要打得多和贏得多。所以各間拳館都會爭相派人參賽,希望提高自己所屬拳館的名聲和地位。
十一月初,香港拳擊冠軍賽準決賽在深水埗北河街體育館舉行。比場不乏捧場客,觀眾席坐滿男女老少,人人投入觀看比賽,為心儀的拳手吶喊助威。
拳手亦專心作賽,緊盯眼前的對手,拳拳往頭部打,只因正面擊中可得分;而且亦拳拳重,務求盡快擊倒對手。在要求快、狠、準的拳擊比賽下,拳手都耗盡體力,大汗淋漓。稍一不慎,對手就會擊中要害,所以拳手在台上進退都要有據。拳賽之所以好看,就是因為節奏緊湊,三個回合賽事,每個回合三分鐘,休息一分鐘。鐘聲一響,就要連忙坐下休息,重整旗鼓。鐘聲再響,兩人又再走到擂台中間對戰。
在擂台下,拳館要佔一席位,往往要與拳總打好關係。而拳總高層,又是多間拳館的負責人,角色重疊。
拳總多年來運作起來都像聯誼會,沒有機制確保運作上具透明度及問責性。故康文署要求所有體育總會註冊成立擔保有限公司,藉此方便管理,又有會計師做年度審核。市民更可於公司註冊處取得該等公司的財務報表,披露其運用政府資助的情況,藉此協助監察。
豈料,總會一變擔保有限公司,內裡種種混賬便冚不住,愈揭愈臭。
拳總前主席葉偉明 Duncan和前秘書長翁同,接受本刊訪問,講出拳壇有血有淚的黑幕,力數拳壇五宗罪。這個總會曾經是他們的心血,如今卻令他們失望。

一筆康文署六萬五千元特別撥款,竟由當時董事葉國祥和劉偉倫簽發,存入幹事楊浩私人戶口,時任主席 Duncan毫不知情。

贊助商連結

香港拳王曹星如,因所屬拳會並非拳擊總會會員,故從未獲提名為香港傑出運動員。

罷免主席的重大決定,居然由五個董事在跑馬地蓮園粥麵小廚茶餐廳開董事會表決。

罪狀一:穿櫃桶底
前年九月,因應康文署的要求,香港拳擊總會有限公司因而成立,時任主席葉偉明( Duncan)開始發現賬目和人事安排都出現問題,董事態度一百八十度轉變。
Duncan和拳擊總會永遠榮譽主席徐家傑商量之下,決定做一個全面性的調查。於是二人前往總會,他們要求行政部話事人,即幹事楊浩休假避嫌。
Duncan說:「我們認為楊浩應該離開崗位,我們才可作一個公開公平公正的調查。」當時,幹事楊浩交出一些文件,他們發現其中有一項六萬五千元不正常支出,「追問之下楊浩說這筆錢入了他的戶口,係私人戶口!」
這一筆是康文署二○一六年三月三十一日財政完結前批出的特別撥款。 Duncan憤怒說:「這筆是公家錢,在任何情況下都不可入私人戶口。而且這是康文署的一項特別撥款,特別撥給總會,如總會有用就在指定時間用完,否則就要歸還康文署。」
Duncan要求楊浩解釋這筆錢的去向和用途,楊浩指用作「買嘢」。 Duncan續叫他拿出證據,楊浩說要外出拿證據,他就去了長沙灣體育館的儲物櫃取,「照常來說這些文件應放在辦公室內,不明白為何放在另一地方。」
「但楊浩取出的所謂證據,只是一些報價單,而非發票,而且報價單的總數也不是六萬五千元。」他們質疑這只是臨時推搪的藉口,曾為總會前秘書長,翁同指出楊浩這樣處理特別撥款是不合規矩的。「特別撥款怎麼用,理應要經由董事會開會決定,而非他一個受薪職員想買什麼就買什麼。」而這張支票是由時任董事葉國祥和司庫劉偉倫簽發的,但當時仍是主席的 Duncan對此完全不知情,「如我們沒揭發,就不會有人知。」
事件最後報警作結,其他董事此時對事件表示知情。所以,當時警方認為證據不足,亦以「家事」為由,不予受理,楊浩最後亦歸還了六萬五千元。
幹事楊浩把康文署的撥款存入私人賬戶,涉及六萬五千元,一直沒有交代,就以上指控,記者到總會找楊浩求證,「這件事不只是關乎我個人,更關乎總會。」指自己要請示主席和董事,故着記者留下聯絡方法,稍後回覆,但他和拳擊總會在截稿前仍未回覆

現任主席葉國祥(右二)和幹事楊浩(右一)
關係密切,在拳總舉辦的比賽期間交頭接耳。

曹星如的二哥曹星揚拒絕回應拳手在比賽被打死事件。

贊助商連結

現任會長甄樹華形容拳總問題是「內部鬥爭」,指上手和下手各執一詞,又指權力鬥爭個個體育屬會都有。
香港拳擊總會關係圖
1 FAC搏藝中心聯絡人
2青武拳擊會聯絡人
3 Box for Fun聯絡人
4跆搏會聯絡人

 

十八歲的新進拳手(右)於比賽期間被多次擊中頭部,死亡證上列明死因是「急性硬膜下出血」。
罪狀二:拳賽打死人

近年有些「速成」裁判班,只需上三個小時課程,就完成課程,便可上台監察比賽。

由拳總主辦的二○一五年四月五日本地拳賽,發生打死人事件。十八歲的新進拳手李懷恩第一次參加拳擊比賽,完成本地積分排名賽後,在更衣室內暈倒,並不幸於同年八月離世,死因是「急性硬膜下出血」。
國際拳擊總會三星級裁判,拳總前秘書長翁同批評,現屆拳總兒戲,裁判資格成疑也可上擂台監賽,責任不僅在拳證身上,亦在所有在場的教練和比賽負責人身上,翁同指出,死者頭部數次被對手重拳擊中,但裁判、教練沒有出面終止拳賽,檢查拳手是否仍能繼續拳賽,更離譜的是,李懷恩與對手體重差距四點一公斤。
李懷恩所屬拳館,其中一個教頭便是曹星如哥哥曹星揚,本刊記者去年曾找曹星揚回應,但對方拒絕回應。
涉及打死人事件,事件發生至今兩年多,拳總仍未作出任何交代。今年二月徐家傑和翁同,聯同立法會議員鄺俊宇和工黨李卓人召開記者會,他們要求死因庭展開聆訊,並促請政府監管拳賽。
翁同慨嘆:「有不少拳手向我表示打拳變得很危險,台上的老裁判走了,只有新人在台上,沒有人可保護他們。」
翁同痛心裁判質素低落,指現時很多裁判「未學夠鐘就上台做裁判」。這是導致裁判水平急降的主因。他說有些「速成」裁判班,只需上三個小時課程,就完成課程,上台接受裁判考核。他指以往的裁判課程至少要上八個小時課程,亦同時要求裁判打過拳賽,熟悉賽例。
罪狀三:狂開班掠水

楊浩對穿櫃桶底指控不作回應,指自己怎樣答要問過主席。

每年康文署會資助拳擊總會約一百五十萬元,年年如是。另外,翻查多項財政記錄,康文署資助的拳擊班多由「搏藝中心」( FAC)、拳館 Box for Fun和青武拳擊會接辦。
但這些拳館與拳擊總會主席和董事,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拳總現任主席葉國祥是 FAC創辦人唐壹孚的師傅,拳擊總會會員名冊上,葉國祥表明自己是 FAC的聯絡人,而拳總董事蘇嘉健和鄧子威分別替 Box for Fun和青武拳擊領取拳班教練費,三個會開設的拳擊班,每年涉及三、四十萬的公帑。
拳擊總會每年開近二十多個班,學費和場地費用都是政府支付,然而與董事有關的班佔近一半以上。根據多項總會記錄,董事等人沒有避嫌。
近年,拳擊總會招攬不少拳館成為新會員,甚至有器械健身、泰拳等。前主席 Duncan表示:「拳擊總會是非牟利的,受政府資助的,每年涉及過百萬的資助,這筆錢應適當運用在拳擊運動之上,這才對公眾有合理的交代。」
罪狀四:茶餐廳開董事會

在北河街體育館不時會舉辦拳賽,拳手專心作賽,緊盯眼前的對手,拳拳往頭部打,正面擊中可得分。

除了揭出拳擊總會的賬目和行政混亂,董事亦「柴娃娃」開會,地點卻是跑馬地一間茶餐廳。
就在前主席 Duncan對拳擊總會提出進行全面核數之際,兩天後,他就接到一封直接寄去他家中的主席罷免信。同時董事亦無故罷免前秘書長翁同職務。
信中以英文撰寫,表示:「禁止你進入拳擊總會的辦公室,同時禁止使用總會設備。」
Duncan才剛剛揭出拳總內部問題,旋即就被罷免主席之位,他無奈表示:「我們沒法子再深入調查。」
Duncan感到十分氣憤:「我是正正式式被委任為主席的,罷免主席是一件大事,尤其是一個體育總會又是有限公司,應該要通知所有會員。」但是作出是次的決定,竟在茶餐廳草率決定,而且僅由五名董事作主。 Duncan續指,「如果我做了有欠總會的事,違規違法的話,應讓我有解釋的機會,我連自辯的機會都沒有。」
現任會長、前副主席甄樹華當日並沒有出席茶餐廳會議。記者到甄樹華的跌打館,詢問有關罷免主席一事,他欲言又止,不願多作回應:「有好多問題,但我唔會話幫邊個。」
罪狀五:康文署失職

拳總現任主席葉國祥是 FAC創辦人唐壹孚的師傅,拳擊總會會員名冊上,葉國祥表明自己是 FAC的聯絡人,而拳總董事蘇嘉健和劉偉倫分別替 Box for Fun和跆搏會領取拳班教練費,眾人被指沒有避嫌。

拳總問題多籮籮, Duncan曾就以上問題向康文署投訴,指拳擊總會有問題,要求暫停撥款。但康文署無視問題繼續批出。「一個機構有這麼多問題,而政府竟坐視不理,繼續資助。康文署是難辭其咎的,康文署的責任也很大。」就此事件,《壹週刊》去信康文署,但在截稿前未有回覆。
拳總歷史
翻查歷史,香港拳擊總會是於一九五五年成立,致力推廣不同類型擂台運動。執行委員會目前有六位成員,總會有四十七位註冊拳擊裁判/評判員、七十四位一級(基礎)教練、九位二級(中級)教練及四位榮譽教練。值得一提的是,其中一位榮譽教練曹樹仁先生,是人稱「神奇小子」的曹星如的父親。曹樹仁是七屆香港業餘拳擊比賽冠軍及亞運代表,惟於去年去世。而曹星如的哥哥曹聲揚亦是拳總轄下的一級(基礎)教練。
香港拳擊總會亦是國際拳擊總會( AIBA)、亞洲拳擊聯盟( ASBC)的唯一法定成員,以及中國香港體育協會暨奧林匹克委員會的成員。
現時,拳總屬下有兩種會員。一般團體能先成為觀察會員,年費為港幣一千元。成為觀察會員不少於一年的時間,加上只要申請團體該年度有最少一名會員成為拳總註冊教練及註冊裁判,並為拳總的比賽提供服務,即可以成為團隊會員。團體會員在該年度的會員大會中具有投票的資格。
香港拳擊隊隊員有機會參與不同的國際賽事及亞洲級以上錦標賽,要入選香港拳擊隊,運動員必須透過拳擊總會屬會代辦註冊,成為拳擊總會拳擊運動員,同時更需要在拳總賽事獲取排名。一個對香港拳壇有影響力的組織,運作竟然如此兒戲,不禁令人搖頭嘆息。
撰文:文倩儀
攝影:韋 平,王 晴,海江田
協力:黃心悅
news@nextdigital.com.hk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vb4life 的頭像
tvb4life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