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xt.jpg

陳麟書逐一反駁針對他的指控,稱因初次上市,敏感度不足,而與姚冠邦的紛爭只是一場誤會。

封面故事

上市兩月重案調查 使錢文件曝光  Bodibra老闆互片 「公司數落女人袋」

贊助商連結

今期想講一對沙煲兄弟的故事。曾經,有對八十後、「 friend過打 band」的英國留學生,從一名破產老闆娘手上,接下胸圍公司「心心女仕」大力發展。當年心心一句口號:「買錯胸圍戴錯 Bra」,成為女士恩物。
兩兄弟將公司改名為 Bodibra,同心協力搞旺公司,幾年後公司在創業板上市,是一個青年才俊的勵志故事。
成功上市後,擁有龐大資金,管理層的心魔,走了出來。《壹週刊》記者獨家獲得董事會錄音、部分僱傭合約及遊艇買賣合約。公司行政總裁姚冠邦,被指簽下七份合約,聘請自己的老婆及其他親友。其中老婆月薪二十萬,年期五年,連同其他人等開支,涉資近二千萬!正好與集資額相若。另一邊廂,公司主席陳麟書則被指使了五百萬公數買遊艇,及幫港姐女友梁麗瑩的美容公司買療程。
這對沙煲兄弟決裂,愈數愈肉酸、愈肉酸愈臭,將上市公司的內部情況赤裸地浮出水面。 Bodibra上市兩個月,已由重案組調查,兩兄弟真正是「識錯朋友上錯市」。

 

 

Bodibra上星期五發出停牌公告,通告列明姚冠邦與陳麟書出現分歧。

香港連鎖內衣店 Bodibra,由母企「心心芭迪貝伊」( 8297)營運,今年七月十三日才在創業板上市,兩個月間醜聞愈挖愈深。
重案調查

行政總裁姚冠邦稱向財仔借錢是商業安排,對於 Bodibra風波,他表示影響公司營運。

上月二十九日是公司董事局會議,高層爆發衝突,據知 CEO姚冠邦帶來了十多人「踩場」。本刊獨家獲得錄音記錄,粗口橫飛,叫囂聲震耳欲聾。主席不停表示要休會,但有人激動指責:「你收皮啦休什麼會……我識咗你十七年,點解你可以咁賤?」他繼續斥責:「你騙了我的公司,你又唔使做,又揸林寶堅尼,又包二奶咁高興,我就一味做。我不明白,你點解要咁對我……。」有人再拉另兩個獨立非執董落水:「老實說, Richard(非執董黃天競)、 Gordon(非執董李富揚),我不想你們牽涉入這件事上,他可以這樣對一個朋友,同時間都可以一樣這樣對你。」再一語道破:「公司是我一手打出來,你有沒有參與?上市根本上是老千局!」
最終董事會終止,要出動警員到場,主席報稱不適,由救護車送往醫院。據報導指, Bodibra疑有人騙取公司一千二百五十萬,案件由重案組接手調查。本週一,有人再到 ICAC報案,此前亦已報商業罪案調查科( CCB),務求將事件「有咁大、搞咁大」。
困獸鬥

上月底董事會,高層開會變互片,鬧至警方到場調查,主席陳麟書(左)要求送院治理。

發生高層內訌的首個交易日, Bodibra股價一度急跌 12%,公司於同日停牌,停牌前股價較高位跌近一半,上錯船的小股民只可慨嘆無奈。
主席陳麟書於上星期五發出停牌公告,從內文上,他表示:「本公布內容已取得本公司全體董事批准,惟姚冠邦先生及鄒婷晞女士除外。」五位董事中,三對二的形勢壁壘分明。不過,主席與行政總裁是各持公司 37.5%股份,並列大股東,而股份禁售期長達兩年,猶如困戰鬥。據知有人曾以殼價三億計算,測試股份價值,但最終沒有成事。
雙方互數不是,其實 Bodibra已是一間千瘡百孔的上市公司。
混賬一  CEO妻月薪廿萬
本刊獲得七份僱傭合約,合約日期為九月二十九日,簽約的僱主代表俱為行政總裁姚冠邦。僱員包括保安主任、法律部經理、工廠採購主管等。其中一位僱員相當特別,正是姚冠邦的妻子劉美利。根據合約,她獲聘任為銷售董事,月薪二十萬元,年期長達五年。另外還有每月津貼兩萬元。一名知情人士指:「劉美利係姚冠邦老婆,解約又要賠錢,五年千二萬喎,佢哋閂埋房門簽幾多張都得啦,點可以咁做!」
十月初主席以董事身份向行政總裁發信,指有關的合約無效。信件指聘任非常奇怪,事前未有發招聘廣告、無知會人事部、無面試、僱傭合約非由人事部準備、無試用期,而且各人無固定工作地點、時間,兼且七人與姚冠邦關係密切。
不過相關的員工無視反對,繼續上班。本刊曾向姚冠邦查詢,他指太太從二○一一年負責公司銷售、生產、設計等工作,是公司發展核心。

已婚兼育有兩個女兒的陳麟書,和女友梁麗瑩表現恩愛, Bodibra上市當天梁麗瑩艷妝到場。

Bodibra在港共有 10間門市,對於高層矛盾,職員表示不便回應。

姚冠邦的父親為安興紙業有限公司創辦人姚國安,去年被多間銀行入稟追債,兒子姚冠邦指家事不作回應。(網上圖片)
混賬二 公司錢買遊艇、美容券
有 Bodibra高層指控,主席陳麟書要求會計部開公司支票,購入意大利 Ferretti二手豪華遊艇,而且價格五百萬比市價要貴一倍。他又被指使用公司信用卡,光顧其女友、前落選港姐梁麗瑩開設的美容公司「仕柏娜」,購買美容套票。這間美容公司的登記地址跟 Bodibra總部地址一樣,都是位於觀塘聯卓中心十一樓。
本週,主席向本刊記者解釋,他承認自己的敏感度不足,不夠謹慎,「上市前大家已經諗,可以上船開會、傾生意,我覺得嗰隻唔係豪華遊艇,普通船仔嚟。我每次都問過董事、FA(財務分析師),佢都話合規則,如果唔係佢挑起,都唔係問題嚟。不過我覺得企業管治可以改善,就算係為開會,下次都用自己錢買,費事大家誤會。」
至於光顧女友公司,他直呼寃枉:「只係廿萬,根本不值一提。因為公司女同事多,想慰勞為咗上市辛苦嘅同事,而且只係用自己嘅 petty cash(零用使費)去買。」他指美容公司的套票則是全公司同事的福利,大家都可以享用。
不過,據姚、陳兩人的老友阿明透露,公司員工還未享用過美容療程,他指主席陳麟書本身有一個太太,五年前細女出世幾個月後,兩人分居,他與落選港姐梁麗瑩拍拖並同居,但陳仍未跟太太離婚。
阿明說:「其實他太太沒有離婚的原因是,第一她沒有工作,第二她真的要有人支持她的生活費,還有兩個小朋友的生活費和學費等等,如果她上班的話,就照顧不到兩個小朋友,也未必能夠負擔生活費。」

陳麟書被指以市價一倍購入二手遊艇,並分兩期存入兩間不同的公司。

姚太除了月入廿萬,更可獲兩萬元工作津貼。

有指行政總裁姚冠邦在無招聘、無面試下,硬插老婆入公司做銷售董事,每個月袋廿萬人工,五年使公司千二萬,主席陳麟書以董事名義反對。

陳麟書聲稱遊艇是公司資產,非他私人擁有,但其女友梁麗瑩多次乘坐遊艇出海遊玩,不停放上網晒命。
混賬三  CEO欠財仔四百萬
行政總裁姚冠邦,在上月十九日被入稟追討四百萬欠款,據入稟狀指,八月初他向喜喜信用有限公司借了一千六百萬元,其後只還了約一千二百萬元,反映他財政狀況出現問題。
姚冠邦的父親姚國安,是安興紙業的創辦人,在印刷業是老行尊。不過本刊翻查資料,去年一月,姚國安被比利時聯合銀行追數九百八十萬元,同年四月再被富邦追討五百六十萬美元,隨後三次申請延期至十月,其間華僑永亨亦向姚國安與安興追討近三百萬元欠款,姚國安亦再一次申請延期。
本刊就此事向姚冠邦查詢,他指個人借貸是商業安排,他反指陳麟書也有借錢,而父親姚國安的債務,他指是家事,不作回答。
十七年情破裂
主席陳麟書與行政總裁姚冠邦算是識於微時,陳麟書向本刊剖白:「當初喺英國讀同一間大學認識,參加中國人協會,大家喺聚會認識。我早咗返嚟做自己生意,開咗啲財務公司、金融生意,中間三至五年無聯絡,之後撞番佢堂細佬先聯絡番,間唔中出嚟飲下午茶,佢就幫人融資,所以業務上可以有機會合作。」
後來姚冠邦接了 Bodibra的生意,問陳麟書有沒有興趣參與,便開始了兩人合作關係。一二年,他們以約百萬元,向經營不善的 Bodibra原老闆娘馬太,收購本港零售業務及內地廠房股權,一五年再以六十多萬向馬太的破產受託人買下餘下股份。公司經過重組後,於二○一六年註冊成立心心芭迪貝伊集團有限公司。
「要搞 Bodibra,佢(姚冠邦)同我講六至七百萬就夠,我都諗有無可能咁少,佢話之前盤數都好好,只係老闆財政安排得唔好。一開始每人投資三百萬,之後一年半無間斷,每月都要投資七位數字,可是突然間走出幾十萬欠債,睇番每人用咗千六萬左右。嗰陣我哋合作無間,大家諗點改好 product、門市、整體形象,都落咗好多心機。」現在的糾紛,陳麟書亦以「一場誤會」來形容。
兩人在招股書報住地址,分別是上水新康街地鋪及大埔比華利山別墅,都不是自己物業。不過陳麟書投資有道,與另外兩個拍檔於九九年及○二年,共同購入位於上水巡撫街三號及十一號的兩項物業,持有至今,當年總購入價近千萬,現在已升值不少,於二○○三年,三人又購入順欣花園地下兩個鋪位,購入價為二百五十萬港元,並分別於二○一一及二○一三年賣出,賬面淨賺逾一千五百萬元,認真和味。

姚冠邦(左二)與陳麟書(右三)以往合作無間,將 Bodibra起死回生之餘,更成功集資上市,但兩人因財失義,決裂收場。

陳麟書及姚冠邦在英國讀大學時相識,十分老友,兩人反目前,經常坐艇仔出海釣魚。

陳麟書報稱地址為上水新康街一地鋪,物業非由陳持有,店鋪職員指半年前曾有警察前來尋找陳麟書,原因不明。
買錯胸圍戴錯 Bra

Bodibra創辦人馬太擅長替女士提升 cup數,以「買錯胸圍戴錯 Bra」打響名堂,生意極速增長,不過因財務安排失當被迫賣盤,最後更破產收場。

現時 Bodibra在香港的分店有十間,分布於銅鑼灣廣場、旺角始創中心、荃灣荃豐中心及元朗千色廣場等,現時佔香港女性功能內衣市場四分一,屬第二大品牌。今年一月打算配股上市,但在證監年初嚴打「圍飛」,上市大計馬上煞停。相隔四個多月後,由全配售改為公開發售,今年七月成功於創業板上市。
翻開招股書一睇, Bodibra去年收入七千七百萬元,事實女人錢好易賺,每間新鋪只需五個月便能收支平衡,六個月便能極速回本。場內塑形內衣,最平賣二百六十元,最貴達到七千九百元,去年賣了七千六百件,平均價一千六百元。產品毛利有九成,亦即成本其實只是百六蚊。另外賣得最多的胸圍,價錢由二百九十至一千二百元都有,去年賣了約九萬三千件,毛利亦有七成半。
有著過矯形內衣的女士都形容,整個過程不是一頭半個月就完成,就如箍牙一般,要長時間戴着逐步矯正,過程漫長痛苦,但女人都頂得住!公司八成多生意,都是客人預購大量禮券,當中一半於去年預付套票超過九千元,涉及總金額達到八千七百萬元,證明 Bodibra前線 sell客有一手。
記者曾到多間 Bodibra視察,職員對公司情況都守口如瓶。現場見內衣款式與坊間相若,網評普遍表示太貴。如果不是有品牌效應,這些女人恩物不知真正值幾多錢。
有知情人士透露,現在主席與行政總裁勢成水火,姚、陳掌握對方不少「黑材料」,有可能愈爆愈大鑊。公司企業管治出問題,苦的卻是小股民。
啤殼股?
力高企業融資自去年,共保薦了七隻創業板及一隻主板上市,其中五隻均有一倍升幅以上。主要生產錫罐的萬成金屬( 8291),今年七月以招股價 0.65元上市,到九月初升至高位 2.25元,股價與低位相差 3倍,其後每天成交量縮至只有數萬股。
詹培忠之子詹劍崙批評啤殼問題,源於推行簡易程序,「內地資金咁多,滬港通、深港通幾多錢,需求好勁。簡易程序令創業板容易上主板,變相鼓勵啤殼上創業板,不過行內人都知證監做緊嘢,依家創業板公司想轉型或者投資新項目,有很大的難度。」
而細價股股評人渾水表示, Bodibra「亂局」正是企業管治出問題的最佳例子,他認為假如將來雙方對簿公堂,即便陳麟書聲稱遊艇有估價文件,也不能合理化買遊艇這個行為,他說:「最近證監出了一份關於估值的董事責任指引,講明董事對於估價文件必須保持專注及批判的態度。而且在公開集資時,集資目的並沒有包括『買遊艇』。」他又指,現在不知道心心芭迪貝伊將會被停牌多久,建議投資者要「避之則吉」。
撰文:黃心悅、孫樂祈、鄭靖而
攝影:時事組、財經組
news@nextdigital.com.hk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