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圖: McDiggy

媽媽週記

言語治療的快樂祝福

贊助商連結

「筆京」(北京)、「筆割」(北角)、「我約咗貧友喺痕身銀寒躉」(我約咗朋友喺恒生銀行等)、「躉躉」(等等)……以上是我在大學培育未來廣播記者或主播時,遇上的廣東話懶音例子。我有幸曾經跟隨前輩何文匯博士學習粵語拼音,廣東話傳神動聽,可惜我只掌握了皮毛。同事們和我一直引導及協助學生學習九聲、鎖定懶音等,亦會轉介嚴重個案給言語治療師跟進。只是,我從沒想過,自己的孿生兒子在幼稚園低班時,同樣需要接受言語治療。那些治療,令我曾經一有空就不停為大兒子清唱生日歌,讓他幾乎天天快樂多了一陣子……

 


我懷孕三十六週零五天,雙胞胎便急不及待出生,未能符合醫學上「三十七週才算足月」的定義,被歸類為「早產嬰兒」,加上細孖出生時體重稍輕,只有 1980千克(即不足四磅四),院方一直跟進他的健康和發展至一歲。最後一次覆診,言語治療師叮囑我留意細孖的語言發展,因為看上去他好像說話時聲音太小,但由於一切還在發展中,毋須接受治療。
在孖仔大約兩歲時,他們就讀的幼兒班邀請了言語治療師,為每個學生作例行檢查,斷定一切正常。他們四歲時,我總是覺得有點不對勁,可能是媽媽的直覺,或許是職業病或過分緊張。結果孖仔看了兩名言語治療師:細孖說話不夠氣,算是輕微,要雙手按着小腹及丹田位置等,接受呼吸訓練。意想不到的是當大孖發出「 S」聲母的字詞時,例如老師的「師」、小心的「小」等,舌頭竟放錯了位置,像「黐脷筋」所發出的聲音相似。兩位治療師均指出,不少幼兒發音不清,也未必需要任何治療,因為他們會隨着長大而發展及改正過來。但我的大孖情況不同,因為我們經常把食物攪得太碎,大孖又較遲才吃固體食物,較少咀嚼,導致嘴巴左右上下顎的口肌發展未如理想,應該盡早介入及糾正。
大孖於是每星期約見言語治療師一次,每次近一小時。先是學吹不同的哨子、喇叭、氣球,甚至是設有假蠟燭的玩具生日蛋糕等。那段時間,應該是我為兒子唱得最多生日歌的一個階段。每天下班,有時連道具也沒有放好,總之無間斷地向他清唱「 Happy Birthday to You」。一個晚上,同一首歌,唱完又唱,讓他開心地覺得自己不停生日,向在空氣中的無形蛋糕或玩具蛋糕重複「吹蠟燭」的口部動作,原來治療也可以快樂地進行。他又要咬各種大小不一的牙膠、以最窄或者彎彎曲曲的飲管飲水、不停回家練習和以「 S」作為聲母的生字等。畢竟,小男生只有幾歲,有時心情不好或因為疲倦或納悶,他在診所默不作聲,我緊抱着他,慢慢來。我亦按治療師的建議,買了脆卜卜的蔬菜條作為零食,讓他每天大口大口的用力咬下去。同時,我們亦要在正餐加入更大體積的肉類讓他咀嚼。就這樣,過了近一年,基本上他的口肌發展已經完全趕上。
相比其他的兒童發展問題,大孖以上的情況委實輕微不過。發音及呼吸改正過來後,孖寶兄弟以最清楚及更動聽的聲音,在我耳邊輕輕地唱出最窩心的歌曲——《世上只有》。
趙麗如 BONNIE CHIU


曾從事傳媒工作多年,現為香港浸會大學傳理學院新聞系副系主任,教授廣播新聞及傳播法等,每天和九十後大學生接觸,希望教學相長,下班後學習和一女兩子共度成長歲月,是一位較直接、嚴肅的老師及母親。子夏曰:
「君子有三變:望之儼然,即之也溫,聽其言也厲。」《論語•子張第十九》。望以此為目標,與讀者分享、交流,學習當一位與時俱進的老師、母親。
features@nextdigital.com.hk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