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訓班的深圳堂,於深圳香格里拉大酒店宴會廳上課。學生約有四十人,課堂以貼考題為主。

壹週調查

挾「政法大」之名 揭「星級」中國律師班真面目

贊助商連結

○四年 CEPA實施後,只要獲內地法律職業資格的港人,也可於內地執業。然而「國家司法考試」,有「天下第一考」之稱,合格率只有一成,想成為內地律師,亦非輕而易舉。不過,坊間有律師課程,標榜只要「能聽普通話」、「能看簡體字」,讓你成為註冊中國律師。改變你一生,只需要三個月!
這個中國律師培訓班,由「香港中國律師協會」及「國家司法考試培訓中心」開設,其社交平台專頁更指協會與中國政法大學合辦,專攻執業試,「不考不教」。連立法會議員何君堯、許智峯及翁靜晶亦有修讀,整個課程收費五萬元人民幣。
本刊調查發現,這個聲稱合格率極高的培訓班根本未獲教育局註冊批准、整個課程只有首兩堂獲香港律師會認可,已沒有跟中國政法大學有合作。所謂「香港中國律師協會」,亦非官方機構。記者曾試堂,負責人向記者指合格率為六至八成,甚至可幫學生「掛職」完成實習。有學員向本刊表示,課程質素及成效存疑、收費方式古怪、課堂亂改期等等;協會總幹事兼課程總監,更於今年三月獲頒布破產令。

 

 

翁靜晶為今屆培訓班學生之一,她曾發帖文分享課堂情況。

早前政府公布一地兩檢方案,翁靜晶在 Facebook撰文叫大家要熟讀中國法律,為中港「融合」做好打算,更舉例指中港法律大不同,如在內地被毆打,只要未致骨折,並不會列刑事案處理;深圳偷竊不夠五千元人民幣亦不會作刑事檢控。非禮要帶有暴力才算刑事罪,否則只會被當作是遭陌生人「愛撫」。已擁有中國政法大學法學博士的她將在法律界復出,曾在 Facebook表示已報讀「中國律師培訓班」。
打造猛背景

六月時,協會在路邊掛滿宣傳橫額,標榜「不考不教專攻執業考試」;而毛嘉進反駁指,香港課堂為「中國法學分享證書班」。

這個課程由「香港中國律師協會」及「國家司法考試培訓中心」開設,上兩個月更大肆宣傳,在港九不同地方,密集式掛上宣傳橫額。最吸引的地方是,正常要用幾年才完成的課程,該會聲稱只需三個月就可讀完。為方便打工仔,課堂將在週六、日舉行,不過一天要上足八、九小時,最後一星期,就要回深圳上課。事實上,近年中港兩地生意合作頻仍,本港企業對熟悉中國法律的專才需求殷切,由於只要有學士學位,就可報考「國家司法考試」。合格後再完成一年實習,就可以成為中國律師。因此這類「國家司法考試」培訓班,學費一期(三個月)接近五萬元人民幣,一班仍有四、五十人報讀。計計數,只一期課程,舉辦機構收入已可達二百多萬元。
不願上鏡的侯小姐(化名)指,一直想擁有法律學系資格的她,六月尾參加招生講座,她認為課程由「香港中國律師協會」舉辦,故並沒有戒心,更隨即報名。而另一個殺食的地方,是與中國政法大學的關係。根據中國教育部學位中心於二○一二年全國高校學科評估,政法大學在中國法學科排名第二(第一是中國人民大學),在「國家司法考試香港培訓中心」的 Facebook專頁,放有中國政法大學司法考試學院大相;而培訓班的宣傳單張上,更列出所有中國政法大學的知名校友;包括獲該校頒授榮譽博士的范徐麗泰及梁愛詩等。
山寨味道濃

學生向毛嘉進查詢課程資料,他當時翹腳輕鬆回答,與記者訪問時截然不同。

不過到上堂時,部分學生才發現問題來了。另一學生季小姐(化名)指,職員曾向她表示學費須繳至香港某戶口,協會會一併轉賬至政法大學。然而,她發現繳費的戶口並不是「香港中國律師協會」或「國家司法考試培訓中心」,而是數間不同的個人或公司戶口,包括協會總幹事兼課程總監毛嘉進的私人戶口、 Surplus Marketing Ltd、 Blessed& FM Ltd、前海國際律師學院有限公司,甚至要求學生到中環深井陳記燒鵝碌卡找數,十分奇怪。
記者翻查「中國政法大學司法考試學院」網頁,當中列明全國有二十六間直屬分校,但沒有設在香港。中國政法大學回覆本刊指除了一三年曾與「國家司法考試培訓中心」合作外,一四年至今都未有再合作,一切與該校無關。
記者發現,負責舉辦培訓班的「香港中國律師協會」及「國家司法考試培訓中心」「山寨」味道甚濃。兩個組織均沒有官方網站,只有 Facebook專頁,而且上載相同的宣傳橫額,專頁的帖文亦甚為簡陋。查冊發現,「香港中國律師協會」為一間私人公司,而持有「國家司法考試培訓中心」的「前海國際律師學院有限公司」,兩者均由毛嘉進全資持有,毛於二○一五年辭任董事。公司註冊地址是南豐新邨一個住宅單位。
掌握考試內容

立法會議員、香港律師會前會長何君堯(左二)為 2013年培訓班學生,當時由政法大學舉辦。

有學員指協會職員聲稱修讀課程,再考取「國家司法考試」會有六至八成合格率。然而開班後,望到一大疊的筆記就覺得合格是不可能的任務,「我哋好多人只係會計同其他專業,無法律背景,但佢話我哋好大機會合格先報,依家覺得無可能囉。」實際上,二○一六年香港人報考司法考試,合格率不足 4%。早前,課堂移師深圳香格里拉大酒店宴會廳上堂,由內地教授講解貼題題目。記者以學生身份試堂,現場所見大小事務如列印筆記、點名、酒店安排等,均由負責人毛嘉進一腳踢。記者向毛嘉進查詢為何合格率會高,他指協會除了與中國政法大學教授合作,也有跟中國人民大學及北京大學的教授合作。「司法考試的試卷就是這三所大學的教授擬題,唔係佢出,都係佢啲 friend出。」毛嘉進指,不合格可免費重讀。「總好過如果你想做律師,但走去讀 London U。你知唔知 London U係要俾廿萬㗎,仲要唔覺意你 3rd Hon.,你真係戙咗喺度。」
曾報讀第一屆課程的立法會議員許智峯,本身是城大法律學士,他欲了解兩地之間法律的差別,為了不「盲舂舂」去考,於是曾報讀培訓班。「感覺不是太現實,讀完出來,未必可以應用得好好。我覺得考試還考試,實際還實際。」而課程只是專攻考試,未能助他理解整個司法制度,加上考試很難,最終肥佬。
「掛職」實習 執業易過借火

毛嘉進面對個人背景、財政狀況一律三緘其口,並直言:「若因報導我個人私隱而影響機構及課程聲譽,貴週刊將面對起訴追討賠償。」

考試合格後,協會會為學員介紹實習。記者問毛嘉進實習會否很難,他突然爆出:「其實搵啲相熟嘅掛牌掛一年就得。內地好興叫『掛職』,即係其實你冇返工,落咗 record話你有份。」記者再問,是否會有這樣的律師樓,他再爆:「我哋開律師樓㗎嘛,我哋呢堆教授、我哋都有連繫。」事實上,只上數個月的課程,根本無能力做律師。毛嘉進說:「好多法律 contract、租約等等,填 template咋嘛。」
課程另一個賣點,是學員不用考 PCLL,也可做到香港事務律師。宣傳單張指明,只要考獲中國律師牌,加上五年中國律師經驗後,即可直接考香港事務律師。香港律師會回覆指,要在香港執業,須考取海外律師資格考試,包括五科筆試及一科普通法原則口試。但毛嘉進表示做香港事務律師「冇乜肉食」:「你發現原來嗰邊好搵過呢邊,咁你做嚟做乜啫。」所講的「嗰邊」,是指在香港提供中國法律意見,協助外資公司打入內地市場,月薪可達三、四萬。他稱,每年會有很多機構找他推薦考獲中國律師牌的香港人。
他亦向學生表示,他代理國內南開、西南大學 LLB及中國政法 LLM學位,「入學要求的兩封教授推薦信,我協助大家搞掂。」又指南開大學的 LLB易入學易畢業,在家中上堂,播片計出席率。毛更指,南開大學一年在內地考兩次試,「爭取緊我監考,大家易過點。」
聲稱律師會認可

位於上環蘇杭街的辦公室,門口簡單掛上宣傳品,並指今年將於澳門及台灣開班。本刊發現,前海國際律師學院於 16年已分別開設澳門、台灣中國律師協會。

每名執業律師,每年均須累積 15分 CPD(持續專業進修),課程均須經香港律師會認可。協會的宣傳小冊子中,列出「中國律師培訓班」由二○一三至二○一七年獲香港律師會認可十五分 CPD。有學員指報讀的同學中不少為律師或從事法律工作。翁靜晶向本刊表示,修讀此培訓班,除了希望更新對中國法律知識,亦希望獲得此十五分。本刊記者翻查香港律師會的專業進修資料,未有列出「中國律師培訓班」為認可的國家司法考試預備班課程。本刊發現只有首兩堂「中國民商法」獲律師會 CPD認可,並非整個培訓班獲專業認可。
香港班有十四堂,每堂共七至八小時。根據《教育條例》,任何組織或機構,在同一時間向八名或以上,或一天內向二十名或以上的人士提供教育課程,必須向教育局註冊;教育局回覆指,香港中國律師協會或國家司法考試培訓中心並非註冊或臨時註冊學校,違法者最高可罰款二十五萬元及監禁兩年。本週一,記者向毛嘉進查詢無牌事宜。面對指控,他明顯顯得緊張,回答提問時,手震、不太自在。他把「培訓班」香港班定義為「分享證書班」,不認為需要申領相關的學校牌照,他指就像「工聯會氣功班,唔一定受教育局監管。」他反駁記者指,「講的內容唔係一個高級文憑的學術、學歷教育,由過往香港人成功考中國律師牌分享如何考取律師的辛酸點滴。」
搞手破產
對於職員曾公開指,課程指合格率達六至八成。毛嘉進解釋合格率只是統計,不是保證。六至八成合格率是引用「中國政法大學司法學院」過往的合格率。而由第二屆至今,他稱合格率有六成,「但是只計上足堂的同學,遲到早退都唔計算在內。」他拒絕提供每年實際合格人數。「如同學有誤解,是個人的理解問題。」他承認以兩至三個戶口收取學費,是公司財務安排,「法律上,雙方同意係無問題。」
毛嘉進自稱○九年在政法大學博士畢業,但沒有執業,因做生意比做律師更能賺錢:「其實律師係一個過程,一個身份……真正賺到錢嘅係商人,律師醫生係專業人士,為商人服務㗎啫。唔會發達㗎律師醫生,頂晒籠咪一百萬一個月。唔會一億,但你做生意可以。」自言「鍾意做生意多過做律師」的毛嘉進,生意瓣數多,曾經經營燕窩、數碼攝影等生意。調查發現,他於今年三月被頒布破產令,就此他表示與課程無關的問題「不回應」。
本刊告知翁靜晶有關課程的問題,她不慍不火指,她去食店吃飯,也不會去了解該食店有否牌照。她報讀因為有朋友「縮沙」,有多出學位,而亦相信可了解更多內地法律,「例如會講到新的宣誓法,解釋梁游被 DQ。」她又指,親自上堂比起參考書更準確更新,而課程教授的經驗豐富。不過她就表明,今年將不會報考司法考試,「我想了解多一點,或者明年再去考。」

培訓班分為香港及深圳堂,深圳堂由內地不同大學教授或中國律師執教。記者曾經試堂,當日翁靜晶亦有上堂。

培訓班以 WeChat群組作通訊,學生曾追問關於教材配套問題,毛嘉進公然直斥學生:「你係咪智障。」
撰文:黎雅婷
攝影:葉漢華
協力:鄭靖而
news@nextdigital.com.hk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