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白講

金仔的《街頭日記》

贊助商連結

三十歲中學教師金浩暉,不叫金 sir,學生叫他「大隻金」、「金仔」又或者「金佬」。
他的任務,不是教「好學生」,而是「教好」學生。
曾任教 band 3學校八年,今年選擇轉到母校則仁中心學校任教,這是群育學校,即特殊學校的一種,專收有情緒及行為問題學生,即一般人眼中的「壞孩子」。但在金仔眼中,「壞孩子」其實好叻,只是被社會遺棄。
金仔希望把他們一個一個從「街頭」,帶到正軌。

 


點解要教 band 3學校?因為我喺嗰度大,我中學都係讀 band 3學校。所謂曳嘅學生其實係最叻,因為佢哋轉數快。如果擺佢喺啱嘅位置,佢可以係個好叻嘅人,而我就係想做呢個橋樑,帶佢哋去啱嘅位置。
而家嘅教育制度只係着重成績,冇理到啲能力弱嘅學生,但我嘅理念係「一個都唔可以放棄」。試過有同學 DSE放榜後,拎住張 cert問我,點解佢會合格。記得佢試過有次考試交白卷,我喺佢張試卷度寫咗底面兩版滿嘅字俾佢,同佢講,我唔介意你唔合格,但我想你盡力。自此佢每次考試都會盡力寫到最後一秒。
有啲學生我未教過,唔知點解識咗。我覺得係我嘅磁力,吸到啲人地眼中嘅曳學生過嚟。我午飯通常同啲學生一齊食,佢哋去 Grad Trip都會預埋我。佢哋喺酒吧飲醉酒,會打俾我叫我接佢走;佔中嘅時候我知佢哋出咗去,會去睇住佢哋。或者嗰一刻佢覺得我係佢生命中最可以信任嘅人。佢咩都肯同你講,你先可以塑造到佢嘅生命。
有學生終於的起心肝讀書,考到個第一返嚟,點知有老師同佢講,你以前咁多衰嘢,唔好以為今年考叻咗就真係好咗,於是佢又放棄自己。我完全明白佢。我細個都係老師嘅眼中釘,上堂又坐唔定,成日駁嘴。試過同自己講,好,我真係乖啲,坐定定上堂。老師落堂前講,金浩暉你做乜扮乖呀?咁之後我喺佢嗰堂就永遠都搞事。當個小朋友想改嘅時候,你又攞番佢以前啲嘢嚟講,咁唔使玩啦。
以前小學我都會百厭,會偷吓同學仔嘢,但有時真係唔係我做,啲老師查都唔查,一有同學唔見嘢,就話係我做。校長仲同媽咪講,單親家庭嘅細路仔,心理變態。媽媽好嬲,就幫我轉去則仁學校。我之所以想做老師,就係因為遇到呢啲老師,想做一個唔係咁樣嘅老師。
初時入則仁,阿姨好反對,佢係教書,認定呢間係爛仔學校。最初入到去,有時見到啲同學個樣好惡,都會驚。但其實佢哋外表剛烈,內心脆弱,唔識表達自己同控制情緒,嬲就嬲,唔識點令自己唔好爆炸。可能入得嚟嘅都係你眼中嘅壞孩子,可能有啲真係行差踏錯過。但佢哋喺呢度經歷完之後,出返去如果有好嘅支援,都可以好好生活。好似有啲舊生畢咗業二十年,帶埋老婆仔女返嚟,我諗呢度都係影響佢哋好多嘅地方。
撰文:鄭靖而
攝影:林金展
news@nextdigital.com.hk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