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xt.jpg

薄熙來夫婦入獄後,薄與前妻所生兒子薄望知並無受牽連,仍然自由自在遊走中港和歐美等地,日前香港股壇奇人陳志雄生日宴上,已改名李小白的薄望知,拍片祝賀。

封面故事

政黑商爭埋堆 揭薄熙來長子薄望知潛伏香港

贊助商連結

有薄熙來「好拍檔」之稱的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週一因市傳全家被禁出境,萬達酒店發展( 169)週一早上一度瀉逾 10%,其後大連萬達集團急發聲明指,所有謠言都是無中生有。
自從薄熙來身陷囹圄後,他一手扶植並捧上富豪之位的好友王健林,不斷把財富轉移到海外收購資產,豪爽程度令人側目,但最近出外收購連番受阻,臨近十九大召開前夕,打擊力度更見加大,看來習近平清算薄氏舊賬已開始。
薄熙來夫婦被收監,兒子薄瓜瓜流放海外,家臣被圍剿,似乎整個薄家覆巢之下,難有完卵。
但世事往往出人意表,薄還有一個大兒子薄望知,是薄跟前妻李丹宇所生,因父子關係惡劣,又一早表態支持中央清算薄家,得逃過一劫,先前改名李望知,後再改名李小白。
多年來,李小白遊走中港甚至歐洲,遠離京城權鬥核心之地,恃着太子黨身份,結識香港不少商人權貴,做吓生意,遊吓船河,日子倒也過得輕鬆。
薄家落難,但威名仍在,昔日受過薄家恩惠,或仍感薄家人脈關係還有價值的,仍圍繞在李小白身邊。
跟李小白以「兄弟」相稱的本港股壇奇人陳志雄,其本身背景也複雜,除了跟各路江湖人物關係熟絡外,也是新民黨葉劉淑儀的政治資助者,多年前也出手助國美電器黃光裕擊退被人收購一役。
本刊追蹤到陳志雄,他親口爆出李小白和其父親薄熙來種種內幕,包括父子關係未如外界所傳的分裂,而是一直切肉不離皮,多年來都照顧有加。

 


強強聯合集團陳志雄,本月十九日在九龍站 ICC酒店內搞生日宴,慶祝四十七歲生日。
陳志雄何許人也,很多人都未必知,但出席其生日宴的賓客來頭甚猛,包括新義安元老林江、水房元老陳爵士、勝和前坐館寶明、富城夜總會老闆陳亞濟等江湖中人,均是一方之霸,並分別獲邀上台進行畫龍點睛儀式。
現場所見,崩牙駒雖未能來港出席,卻笑口噬噬拍了條片來恭賀,就連屬政界的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也拍片到賀,當晚出席嘉賓還有寇鴻萍、詹秉熙、梁思浩、周美鳳、狄易達、甚至火雞姐等人,各階層都有,算是當日城中盛會。
開席前,現場燈光微微調暗,屏幕突然播出「重頭視頻」,原來是薄熙來跟前妻所生的大兒子薄望知(現改名李小白)到賀,由於宴會前已盛傳他會出席,後因私事未能到席,於是改為拍片祝賀。
在座賓客對於薄熙來兒子薄望知突如其來的曝光,均感到嘩然興奮,議論紛紛。

薄熙來跟前妻李丹宇合照,並誕下薄望知,後改名李望知,再改名李小白,在權貴之家長大,姓名都無法安定。

行蹤一直低調的李小白(藍衫),較早前來港遊船河享受人生。
開國元老子孫
一九七七年出生的李小白,現年四十歲,他是薄熙來跟前妻李丹宇所生的兒子,原名薄望知,幾年前薄熙來受審時李小白有到庭旁聽,當時不及現在這樣蒼老及肥胖。
薄望知四歲時,父母離異,從此李丹宇便帶着小白離開薄家,更將兒子薄望知改名換姓,跟隨媽媽改姓李為李望知,直至薄熙來出事後,又再改名為李小白(英文名: Brendan Li)。
薄望知於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畢業,跟很多高幹子弟一樣,因為擁有國內人脈關係,於是投身私募基金行業,更曾任北京花旗銀行直接投資部,多年來活躍金融及投資界,○六年他曾以銀行家身份代表花旗銀行來港與其他銀行家開會。另外,又曾參與過外資收購中國不良資產,投資多項不同行業的生意。
國內很着重排資論輩,由於他爺爺薄一波是開國元帥,是鄧小平主政時期的中共八大元老之一,曾跟毛澤東一同打江山,風光時,屬太子黨中最高級別的,相比起官二代更為高級。
由於家族背景顯赫,多年來不少人爭相提攜他,或力誘合作經商,他幾年前已在香港開設多間公司,經營各種貿易生意。
京城開俱樂部
薄望知多年來活躍於北京太子黨圈,更在北京西環廣場頂層,經營全落地玻璃打造而成的豪華私人會所,是專門招呼官二代玩德州撲克、橋牌之處,由於頂層全玻璃,十分有氣勢和高檔,故被北京人命名為「水晶宮」。
薄望知一直活躍北京及香港,根據查冊資料所得,他在二○○八年在港成立一間「老牛雪龍控股有限公司」,他任董事後改名為「東知雪龍控股有限公司」,主力做日本和牛肉生意,據知現在生意也做得很大,國內有不少客戶。另外還開設過兩間有限公司,但目前已告解散,分別為「新哈德遜開發有限公司」及「牛頓方式中國開發有限公司」,後者為主力投資股票。
薄望知在港並無持有物業,也沒有香港身份證。

薄熙來兒子李小白來港參加船河派對,有不少朋友陪伴。

陳志雄(左)表示,李小白(右)為人有禮,並非權傾天下、不可一世的官二代。
文革中熱戀
薄熙來七五年與李丹宇相戀,當時大陸正處於文化大革命,兩人是深紅太子黨,薄熙來父親薄一波文革前是國務院副總理,但文革期間一家被批鬥,薄一波妻子不堪壓力服藥自殺,薄熙來被打成「黑五類」,其後更淪為一名工廠工人。
而李丹宇父親李雪峰,則是北京市委書記,曾受薄一波提攜,李丹宇是解放軍北京總醫院軍醫,論薄熙來和李丹宇的身份和成分,薄熙來當時是「高攀」李丹宇的,兩人於七六年結婚,七七年六月誕下兒子望知。
薄一波文革後才重拾權力,復出擔任國務院副總理,薄熙來不用在工廠打工,舉家更搬入領導人居住地北京中南海,他失去十年讀書的光陰,因而發奮進入北京大學讀書,現任妻子谷開來當時也在北京大學法律系就讀。
李丹宇二○一二年接受國際媒體訪問,憶述她眼中的薄熙來,她說:「(薄熙來是)一個樸實、上進的青年。」薄熙來每天從圖書館借閱英文書籍,因他相信:「中國總有一天會向世界敞開大門,所以我們需要學習。」
父母反目

薄熙來初為人父時跟兒子薄望知合照,也是父子最親密歲月,此情景只怕再也難現。

就在薄望知四歲生日的一天,薄熙來突然向李丹宇說:「我對你已經沒有感覺。」他一邊說,一邊痛哭抱緊她和兒子。
薄熙來提出離婚,李丹宇根本接受不了事實,她認定是谷開來介入。
薄熙來與谷開來結婚前,嚴格來說是有姻親關係的,前妻李丹宇的哥哥李曉雪,與谷開來姐姐谷丹是夫婦,據說谷開來以「哥」稱呼薄熙來。
當時離婚事件震撼整個北京,成為政圈和民間的熱話。李丹宇堅決不肯離婚,事件拖拉至八四年,薄一波出手,法庭才宣判薄熙來與李丹宇正式離婚,傷心欲絕的李丹宇,帶同兒子望知離開北京中南海,飛到美國展開新生活,並將兒子由薄改姓李。
懷疑李望知投毒
薄熙來被捕,源於妻子谷開來殺害英國商人海伍德,妻子犯法,連帶薄熙來貪污、濫用職權的罪證也被揪出來,後來兩人分別被判處無期徒刑。
其實谷開來被捕前,她一直稱自己被人投毒,查出是金屬中毒,薄熙來一家人疑神疑鬼,薄更向人稱懷疑是薄望知落毒,曾詢問舅父李曉雪是否知情,李曉雪稱望知是無辜的。
薄望知當時向媒體憶述,○七年他在祖父薄一波的葬禮與薄熙來會面,再次相見,已是六年後薄熙來被判刑,當時他在法庭旁聽。薄熙來自行辯護時曾提及「谷開來千方百計在他面前,讓他感受到薄瓜瓜行,薄望知不行」。判刑後,薄望知也在微博發表接受黨中央決定的言論。
兩父子齊心協力,都旨在向外界展示他們關係並不好,來往也不密切,結果這種疏離關係,成功保護了薄望知不被株連清算,而且還自由自在地生活,此後,薄望知也正式把名字由李望知改為李小白,身份清清白白,跟薄家再沾不上一點關係。

父親薄熙來在法院開審時,李望知曾到場聽審,並發表言論支持中央判決父親。

生日宴的賓客包括(左起)富城夜總會老闆陳亞濟、勝和前坐館寶明、崩牙駒親信太子豪、新義安元老林江及蕭炎坤(右一)等,並分別獲邀上台進行舞獅點睛儀式。
薄家世交爆料
由於李小白在香港最要好的人是陳志雄,故本刊上週追訪陳志雄,由其柴灣公司離開,一直追上山頂普樂道獨立屋,並向他求證他和李小白的關係。陳志雄下車後,很「淡定」地逐一回答本刊提問。

記:兩母子自從跟父親分居後,雙方有沒有聯絡?
陳:以我所知,他和前妻離異,小白沒有被趕走,始終是切肉不離皮,雙方關係不錯,薄哥也有照顧他,兩父子亦也一直保持聯絡。

記:薄熙來有否關照兒子在外經商?
陳:他父親有否關照兒子營商,我外人身份不便發表,但相信應會作出提點。

記:他是否長住香港,在香港做什麼生意?
陳:他離開花旗銀行後自己做生意,涉及行業也很廣泛,業務遍布東南亞和歐美國家,他只是間中會來港。

記:改名後的李小白在香港有無物業、公司,在哪裡?
陳:物業應該沒有,公司卻有很多。他做和牛肉的貿易買賣很成功,他很懂得享受生活,也是一名食家,單單是北京很多朋友光顧,他生意已無憂。還有,他會投資尋寶,即發掘有潛力可上市公司,計算市值後,然後按比例入股投資,等待上市股價暴升,再套現從中獲利,這個我們一直有做,雙方合作無間。

記:薄熙來前妻李丹宇也在香港嗎?她跟谷開來關係如何?
陳:她大部分時間應在北京,因為她爸爸曾任北京市市長書記,也是高幹子弟,一家人在北京紮根多年。她跟谷開來的背景層次也不同,在北京工作本身不是看智慧和實力,而是看各人家底,以正常推斷,離婚後應該沒有交流吧。
記:薄熙來在香港關係網如何,認識富豪多不多,有哪些富豪?
陳:以我所知,薄哥仍在位時,跟他拍照的香港富豪也有不少,你可上網查到。我也認識薄哥,算得上是小白的世叔伯,所以現在也正常關照他兒子。

記:江湖人和香港政商界怎看李小白,是否保持關係,還是疏離?
陳:自從薄熙來出事,一定有部分人是疏離,但也有部分繼續支持及照顧,世界就是這樣,這個世界跟紅頂白。薄哥在位時,大家知道他是親生兒子,所謂江湖人物或撈家一定都想攀龍附鳳,我親自也曾聽過,對薄熙來什麼擦鞋說話也有,什麼「天大地大,薄哥最大」。但出事後好多人就講,「契弟走得摩無鼻哥」,這就是正宗香港古惑仔特色。

記:李小白有沒有表達過對父親看法,是恨,還是認為罪魁禍首是谷開來?
陳:作為朋友,未曾聽過他對父親抱怨,大人的事,做子女也要承受,出事後也塵埃落定,寄望時間慢慢令大家好過一點。

記:他會否覺得自己因早年離開父親,反而避開打擊並覺幸運?
陳:我再三強調,我相信薄哥跟太太離婚,沒有趕小白走,始終是他兒子,只是緣分要走也擋不住,夫妻緣已盡,但切肉不離皮,作為父親,就算自己有新家庭(谷開來),但他是一個重情重義的人,一直也很照顧小白。

記:薄熙來以前部屬是否仍有照顧他兒子?
陳:他的部屬很多,涉及北京商務部和重慶地方等,爺爺薄一波是以前部隊出身,大部分人仍會看待小白為世侄,在國內着重傳統關係上,就算當事人出事,他的子女和家人,做前輩大部分均不避嫌表示支持及關心,只是部分唯利是圖及怕事的人,才會有疏離情況。

記:小白曾否向你透露父親坐牢是政治迫害還是罪有應得?
陳:事到如今發展的結果,也沒有什麼好說?順其自然。

記:你跟小白感情好,算不算是照顧薄熙來兒子?
陳:雖然我今年 47歲,年紀不大,但在北京輩分也很高,藉着契爺柴澤民關係,小白年紀跟我相差七年左右,其實我認識他父親先,他曾有段時間稱呼我為叔叔,現在卻以兄弟相稱,我跟他的關係是世侄,也是好兄弟,更是生意上的合作夥伴。小白跟其他官二代與別不同,沒有權傾天下、不可一世的性格,性格隨和及很有禮貌。

記:你有沒有想透過小白打通北京關係,因為薄熙來餘威仍在。
陳:我絕對不需要透過小白打通北京和中央關係,本身我自己靠契爺在北京關係都足夠,以前參與中央宴會都結識到很多老領導,是契爺幫我在北京十多年所建立的關係。

記:江湖傳你是新民黨的金主?
陳:絕對不是,但我非常支持葉太,她才是我心目中的特首。(曾否支持她參選特首及捐經費?)每年我也有出席新民黨的籌款晚宴,(捐款多少?)不便透露,(捐出有否七位數字?)差不多吧。
游走太子黨
陳志雄在訪問中表示,自己中三畢業後入讀太古城地利亞書院,十六歲開始半工讀,曾在太古城滾軸溜冰場任職 DJ及在酒廊工作,其後結識與鄧小平家族關係密切的北京首鋼董事長周北方,帶他在港遊山玩水。
周北方當時勸他「打碟無前途」,及介紹他入金融公司任盤房報價員。他說 87年經歷第一次股災,親睹客戶輸身家後在天台跳樓。 23歲回港發展再次重遇周北方,獲邀擔任助手,做香港盲公竹……對方繼而介紹他認識中信集團董事長王軍、中國保利集團董事長賀平等人,開始了攀附北京權貴之路,拉攏不同背景資金,投資股票或入股未上市的公司,再從中獲利,李小白也有跟他合作「搵食」。
陳透露能夠認識薄熙來,是多年前去北京醫院探訪契爺時,巧遇薄熙來,經契爺介紹下認識,後來又經常去李小白經營的私人會所,在那裡跟李小白混熟,同時也認識不少京城中的權貴人物。
要數他最為人熟悉的商場經歷,就是七年前國美電器( 493)股權爭奪戰中,陳志雄曾以「黃光裕朋友」身份,透過自己的人脈網絡,在幕後指揮大批所謂神秘投資者吸納國美的股份,最終擊退時任主席陳曉,為因非法經營、內幕交易及行賄罪而被判入獄的黃光裕保住江山,陳自稱也在此役中獲利幾十億元。
陳志雄另一單「得意之作」是三年前高價買入老恒和釀造( 2226)股票,當時他向持有 18.67%老恒和的第二大股東何平,以每股八元收購過來,○五年何平向老恒和大股東陳衞忠借出二百六十萬元人民幣以收購湖洲老恒和釀造廠,公司上市後以股代債,令何平成為第二大股東,陳志雄斥資七億八向何平接貨,公司股價現徘徊三、四元。陳志雄此舉是在金融市場上鮮有之「明蝕」交易。
陳志雄曾任十間私人公司董事,其中四間已經解散,個人及公司均未持有任何物業。申報地址為小西灣道藍灣半島,今年初以十八萬元月租山頂普樂道獨立屋。
葉劉淑儀回覆本刊查詢,確認陳志雄曾捐款支持新民黨的籌款晚宴,但就拒絕透露捐款金額。「好多人也有支持捐款,我哋其實唔係太稔熟,只係向佢請教吓金融知識,佢亦唔係新民黨成員。」最後笑笑口反問記者什麼叫金主。

因認識周北方而踏上攀附權貴之路, 47歲的陳志雄,最為人熟悉是七年前國美電器股權爭奪戰中,最終擊退時任主席陳曉,為黃光裕保住江山,陳自稱也在此役中獲利幾十億。

崩牙駒跟陳志雄曾合作投資經營「國瀛貴賓廳」,也是陳唯一一次參與賭廳投資。

谷開來是薄熙來的第二任妻子,一直不喜歡大仔望知。
關係圖


撰文:艾 馬、陳慧瑩
攝影:王 晴
資料:資料組
news@nextdigital.com.hk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