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公不是災難

扶貧到柬埔寨

贊助商連結

今年從服務四十二年的無綫企業傳訊部崗位退下來,致力參與慈善服務行列,分別前往泰北山區兩趟,筆者義務服務的莒光文化服務中心,繼「送炭到泰北」後,又計劃進軍柬埔寨慈善服務,筆者剛從柬埔寨暹粒返港,此行是今年四月初首度探訪後,再度踏足這個曾飽受戰火蹂躪的土地。

 


大愛無國界,莒光獲龍門勵學基金會創辦人倫景雄伉儷邀請,參與柬埔寨及緬甸慈善服務項目,主動聯繫致力奉獻柬國二十多年的台北知風草文教協會,今年四月中,筆者和莒光義工一行六人,首度前往暹粒,由知風草創辦人楊蔚齡陪同前往洞里薩湖的黑木村探訪,這個東南亞最大淡水湖泊,周邊有多條貧困村莊,村民大多是以捕魚為生的水上人,在酷熱三十五度氣溫下,頂着驕陽似火大熱天,三五成群前後坐着狹窄又長的小艇,動彈不得,又曬又累,帶着文具和食物,穿越彎彎曲曲河道,偶爾小艇擱淺,船夫要下水拉艇,或船葉纏上水草雜物,又得動手扯去才可開動,經過逾兩小時航程,終於抵達這條沒有電力,只靠儲雨水飲用的貧困村落,村裡大都是破舊的高腳屋,了無生氣,在大和尚和校長安排下,大夥兒參觀了該村的小學,由於我們是第一批香港人到訪,全校百餘小學生,特別回到學校歡迎,大夥兒只把文具逐一送上,感覺不好意思,大感歉疚。
原來洞里薩湖,湖區面積遼闊,環繞柬國五個省份,湖上約有十多條漁村,代代相傳,依賴捕魚為生,他們住在船上,或用竹筏綁成船片為家,村中大多沒有電力設備,村民長年飲用沒有過濾和消毒的湖水,造成身體經常感染得病,健康飽受威脅,死亡率甚高,整個洞里薩區,僅有六所小學,約一千一百人,初中只得兩間,約一百人,從初中畢業升至高中,去年只有二十三人,但因為家庭貧困付不起學費,最後僅得十一人可到縣市高中繼續升讀,這都是由於教育資源匱乏,家境貧窮,連飯也沒得吃,如何有能力把孩子送到學校去,莒光義工探訪的斑詩瑪小學,共有一百四十四位學生,由一年級至六年級,卻僅有四位老師輪流兼教,學校建於湖邊,支撐木柱地基因水漲長期淹浸,導致發霉搖搖欲墜,幸好台灣愛心人士透過知風草捐獻,把學校支柱改以三合土墊高,孩子才可繼續安然上課,想起香港的小學生何其幸福,校舍設備現代化,還有空調供應,既舒適又資源充足,誰想到在貧困地區的孩子?到學校唸書是艱難的夢想,龍門勵學基金及莒光文化服務中心,為援助洞里薩湖區成績優異的貧困家庭學生,前往縣市升讀高中,構思設立獎助學金,培育當地有潛質學生繼續唸書,希望讓漁家的孩子,可接受現代教育。



莒光義工冒着近三十八度高溫,攜備美食利是餅乾、糖果、日用品等禮包,前往卜迭棉芷省坡傑藤村探訪近二十戶貧困家庭,送上香港人愛心關懷和鼓勵,這些貧困家庭,大都是兩片殘破鐵皮,加上幾幅破舊爛布搭建為簡陋居所,有些連燈泡也沒能力購置,只有點着微弱的蠟燭,正所謂家徒四壁,驕陽猛烈暴曬下,屈身走入這些家庭,熱氣逼人,還有一陣令人欲嘔的異味,這一刻我們大夥兒不知何來的力量,縱然汗流浹背,臭氣熏天環境下,依然耐心地透過翻譯,向他們表達關心問好致意,他們知道首次有香港人到訪,喜極而泣,有兩位高齡八十多歲的獨居老婆婆,拿着禮包跪在地上,嚇得筆者馬上蹲下把老淚縱橫的老婆婆扶起,此情此景,實在令人難過。
在我們探訪的貧困家庭中,有三宗令人唏噓嘆息的個案,兩位終生癱瘓的年輕人,一位年僅二十一歲的男孩,不能言語,靠雙手半爬行一輩子,另一位四十一歲年輕人,全身癱瘓躺在床上度過餘生,日常餵食和大小便,只靠年長媽媽照顧,原來他們都是為了討生活,到泰國當黑工不幸受傷被遣返,賠上了癱瘓終生的厄運,另有一對以務農為生的父母,不幸染上愛滋病,最大十四歲的女兒因要在家照顧兩個弟弟及只有一歲的妹妹,被迫放棄上學的機會,看着這位擔起照顧弟妹重任的小孩子,前路茫茫,目光愁容,我見猶憐,對着這幾個特殊家庭,大家都自願掏腰包,多付大利是給他們家人以作鼓勵。
大夥兒住在距離暹粒市兩個半小時車程的傑藤村知風草中學,男女分隔兩個房間,在炎熱暑天三十多度高溫下,沒有冷氣,只有蚊帳和舊式老爺風扇一把,晚上還有蜥蜴和青蛙叫聲伴着睡夢,最要命的是每人各拿鋁質臉盆,打井水到廁所蹲下洗頭洗澡,而三餐要各自攜備碗筷,僅兩菜伴白飯的簡樸伙食,對來自大都會生活的香港人,簡直不可思議,這幾個晚上,大家不太適應都睡得不好,可幸並沒有影響白天的探訪,此行初訪,開拓了對柬埔寨扶貧服務之旅。


曾醒明
打理 TVB公關事務逾四十年,曾說關公行得正企得正,不怕災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