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語錄

比 Celine更小比浪漫更長 露雲娜

贊助商連結

露雲娜就是元祖 Celine,唱英文歌,得分近乎圓滿,同樣疑似搖錢樹。
「我仲細,參賽時五歲。」以為慨嘆小歌女的感同身受?她卻說:「 Celine唱得好好,我相信是真心 enjoy的。」對,讀書還可以苦口苦臉考出佳績;唯獨登台,幾歲小朋友不 enjoy不可能唱得好。
露雲娜最有資格評論,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只是我們繼續想當然矣——童星出身必然早熟兼且情路坎坷,露雲娜結婚六年後離婚,算應驗了,但她沒急急另覓對象,而是獨力撫養兒子,單身近廿載,重遇少年夥伴,以半百之齡再嫁,並非玩玩吓。
丈夫大她十年,黃昏戀,理應心如止水吧?又出乎你意料, Mr. Martin浪漫到在演唱會當眾求婚,露雲娜當然冧,她也一世浪漫。一般教訓,做人應該務實低調,尤其臨老年晚煎堆;卻正因為行到兩個加埋百幾歲仍有緣第二春,把握當下,何妨盡興些?
有些事不嫌早,有些事永不嫌遲。

 

 

天生歌姬
露雲娜不認識譚順生父女,憑感應認定小女孩樂在其中;但我們仍有理由相信露雲娜同做了搖錢樹而不自知——五歲的她怎識報名《 Talent Quest》?「我揭報紙,見到廣告好大架車,叫大哥求 daddy讓我(八兄弟姊妹中排第七)去參加。」
為什麼有架車?「冠軍獎品呀!結果我贏了,化妝品轉贈給媽媽,車不知被誰揸走,獎金則父母給我儲起。」這很大嫌疑……
露雲娜卻道:「所以我自幼就開戶口。」無從深究,再深究下去,露雲娜混合西班牙、菲律賓、中國和日本血統,幼承庭訓,爸爸典型洋琴師,吹色士風錄唱片,收入頗豐。
最重要是「我 enjoy, please let me sing,咁簡單。」露雲娜說:「 Celine可能都似我,別睇得太負面。
「細個常常去剪綵,至今家有幾把金鉸剪,小孩子剪不動,記得都是大人捉着我手的,好好玩。」
之後,六歲出唱片,十一歲簽 TVB。追問童星生涯,她說:「兼顧返學當然辛苦(讀聖保祿女校),我試過在小賣部被鬆踭,某些同學嘴藐藐『好叻咩』,但都是少數。我未必擁有大眾心目中的快樂童年,卻擁有更豐富的童年吧。」
音樂人 Eric Kwok評 Celine「技巧優秀但稍欠感情」,露雲娜這天說:「 Celine好好,再做多啲人啦,感情豐富了,會更勁。」
自己呢?「我信有前世今生,我前一世是歌手,幾歲唱情歌,歌詞都沒讀懂,但把握到,我當時未拍拖,連同技巧,根本是記憶番前世就識。」
來生做歌手嗎?
「做!」

Celine的喜悅,露雲娜相信發自內心,她最有資格講。

日語,是進軍東瀛時學的,倒非關有日本血統——歌女就是如此生涯。
千年女王
少年不識愁滋味(大部分情歌總愁),後來識盡了。露雲娜說,她不如想像般的早熟。「同學們找個地方用黑紙封晒窗扮 disco開舞會,冇男仔邀請跳舞,冇人敢追我,我打碟。」
這又是童星所累?總之十七歲初戀,廿六歲結婚,不遲不早,隨即收山也不遲不早。「那時已唱了二十年,一心照顧兒子(翌年出生),我不想再做公眾人物。」
第一任丈夫 Sam Wong是著名攝影師,六年後離婚。露雲娜這天坦言:「是不愉快,收埋自己。」又足足二十年自嘲「封喉」,直至二○一○年與陳奕迅合唱《講男講女》,兒子轉眼廿歲,沒太留意娛樂圈,只知媽媽曾是歌手,那刻才知咁勁,露雲娜亦淺嘗而已。
如今才灌錄全張大碟,因為開朗了,聲也開得足以報答歌迷。「 Fans說我沒變過。」
係事實,積來的。永不停步是一種累積;露雲娜冰封廿載,令人期盼,也是一種累積。《俏皮學生》、《荳芽夢》、《大個女》,她直至收山前全是學生歌、少女歌(年齡上合理),於是集體回憶停留在那裡,並非她扮嘢要做《千年女王》——誰能如此甘於淡泊?甘於淡泊的人,心境才不老。
今次翻唱玉置浩二,其實玩嘢的《不安全地帶》,乃伊人八五年名曲:「痴痴迷迷痴痴迷迷即刻暈低,速速尋求速速尋求一頂頭盔。」露雲娜猶帶當初跳脫,不是裝出來的。

與同為混血兒的拍檔賈思樂最投契。

Perry是她新唱片的監製,夕陽再婚有好處,仍像少年夫妻般恩愛。
大個女

我們每日都 thank God,每日起床望住對方便笑。

說她開朗了,當然關二○一二年再婚事。
這電話輕輕已寫於我掌上,我起初有點怕。
——露雲娜《手掌上的電話號碼》
舞會後,邂逅的男子在妳手掌上寫號碼,浪漫莫過於此。露雲娜笑說:「會癢癢的。」
係嘞,點解八十年代的歌就是入心入肺啲?
「現在的歌並非不好聽,想記 melody卻記不到,複雜了,可能世界複雜,以前單純。」
說複雜,毋寧太方便,數字靠 WhatsApp,我們連至愛的號碼也放不上心。但世界不浪漫了,人可以。欣賞露雲娜,她的再戀再婚,並非急急人約離婚後找水泡,而是也像前世回憶。
「我十四歲, Perry(現任丈夫)寫歌給我,沒見面,只知他是比我大十年的作曲家。到我十七歲,在錄音室,他在 control room,隔着玻璃第一次, Perry說那刻已鍾意我,只是他有女朋友,我有男朋友。
「多年後,透過 Facebook重遇,才傾番偈,我想掉頭走,有少少驚,當時我四十九歲,冇準備 fall in love。」露雲娜夠老實,結婚過半百,現年五十四,加埋百幾。「唔似就得啦!」
而且照樣可以浪漫。「拍了一段時間拖,我們同台做 Anders Nelson音樂會嘉賓, Perry突然用中文叫『等一等』,我 O嘴,他說:『 Would you marry me?』 What if I say no?
「所以我們每日都 thank God,每日起床望住對方便笑——可能你聽會牙痛。」
怎會?比手掌上的電話號碼更扣人心弦。 Perry Martin是她今次唱片監製。
獨子 Bryan現職攝影師,露雲娜盡足撫育責任,是時候享受那封印已久的情懷。問她如有女兒會否送去比賽?嫌遲,隨時做得嫲嫲。
「孫女可以去。」
馬太福音
露雲娜說:「 Fans讚我沒變過。」
你即時想毒舌反駁?你以為她自己不知嗎?露雲娜一早透露過因產後失調暴肥。《千年女王》只是《傳說》,怎可能不老?
露雲娜續道:「唯一不變係笑容。」這並非用外表,是用心感受的,露雲娜笑容一直令人覺得溫暖。
「其實還是有分別的,現在笑得更開心,畢竟單身時不會太開心,眼神呃唔到人。」
Rowena Cortes Martin多了個姓,以前去買餸,街坊叫她「阿露」,現在,叫「馬太」。

 

撰文:余家強
攝影:黃志明
攝錄:葉志明
髮型: Chris Cheng@IL COPLO Platinum
化妝: Jeff Tang@Jeff.T.makeup
場地提供:小時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