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xt1.jpg

經過這個悲劇,時昌迷你倉老闆時景恒,反思自己過去太過進取,只想贏人,做亞洲一哥,沒有想過會發生危機。他現已變得膽怯,但路必須繼續行。

封面故事

迷你倉大火一周年 老闆自爆變過街老鼠「俾次機會」

贊助商連結

月中,葵涌美適工廈發生奪命大火,再次喚起了市民對牛頭角工廈、迷你倉大火的記憶。那場無情火,燒足逾百小時,奪去了兩個消防員的性命。事隔一年,現場已人面全非,但慘痛的記憶,卻歷歷在目。
大火的位置是時昌迷你倉,四十三歲的老闆時景恒是典型香港仔,用一萬元成本,加一條「屎橋」將生意愈做愈大,生意額一度高達兩億元,更曾心雄申請上市,是商界明日之星。
不過,這場火災令他狠狠地跌了一跤。
事發後,不但受到網民的狙擊、狗仔隊 24小時等候、苦主追魂 call、業主的壓力,四面楚歌,他更擔心法律及來自銀行的問題。
最令他感到難過的是,每日望着兒子,「就想起消防員的兒子。」
他接受本刊獨家專訪,剖白自己如何突然變過街老鼠、全民公敵,他自言沒有面目面對香港人。昔日的自信爆棚,已變得膽怯。
而根據新的消防指引,時昌迷你倉將要大執、重整,他透露日後的路很難行,但始終要行。
他希望香港人:「俾次機會。」

 


一場悲劇,令時景恒進駐牛頭角淘大工業村;也因另一場悲劇,促使他黯然離開。這個他曾經攀得最高的地方,也令他跌得最傷。○三年沙士期間,市道蕭條,他獲得業主恒隆批出平租進駐,後來變成了時昌的旗艦。時昌共有百多個倉,四十多個自置物業,更一度搞上市,年營業額近兩億元。一年多前,一場無情火,把心血燒掉,更有消防員殉職。還未查明真相,網民已把責任全歸咎他,頓成眾矢之的。當晚帶同太太到醫院希望探望家屬,也被罵「帶條女出街」、「仲化妝?」來自四方八面的說話,要多難聽有多難聽。

去年六月,牛頭角迷你倉大火,導致兩名消防員殉職,亦有多名消防員受傷入院。(林志謙攝)

牛頭角淘大工業村大火發生後,政府針對迷你倉而制定新的消防指引,但早前的葵涌工廈大火,亦令社會出現聲音,不只迷你倉,認為應全面檢討工廈消防設施。(林志謙攝)
過街老鼠
狗仔隊日夜在他家中樓下等候,他要躲到好友於元朗的家,連回家執拾細軟的時間也沒有,要老友替他買「底褲」。那段日子,他自言像「過街老鼠」,徹夜難眠,「整條街的安眠藥我都試勻,無用。」偶爾睡得着,卻伴隨着噩夢。睡醒了,又要面對現實中的噩夢。意外發生的第三天,他正在律師樓,大廈燒到開始現裂縫,傳媒訪問測量師,說有機會要把整幢大廈炸掉,律師跟他說:「好多事你都可以坐監。」語音未落,旁邊老人院開始疏散,他從新聞報導中看着九十歲的伯伯,睡在床上、戴着氧氣罩被抬離現場;一小時後,再有一個消防員殉職,另有十一個消防員受傷送院。
不再一臉自信,時景恒眼紅紅地說:「我未試過想跳樓,我那一刻真係想跳樓。」他有太太有兒子,他知自己不理性,「舒服好多,無晒問題, that's cross my mind。」
現在,每次看着自己的兒子,難受的感覺會湧上來,「我好心噏,因為我兒子跟殉職消防員的兒子年紀相若。」他不敢再看消防員的報導,第一次跟消防開會討論迷你倉新指引,忍不住流下男兒淚。也沒臉見街坊、老朋友。那半年,不敢踏入淘大半步,「全部人都租緊我嘅倉。」後來有次和很久不見、從加拿大回來的朋友吃飯,「佢話佢婆婆就在那間老人院住,那天要緊急疏散,我點面對佢哋?」

有消防員殉職,時景恒當晚與太太趕到醫院了解,卻被網民斥責「帶條女出嚟」。(《蘋果日報》圖片)

時昌已搬到新的辦公室,門外本來有新招牌,卻因太多苦主直接上門,令員工難以處理,最後要拆掉招牌。
危機

牛頭角淘大工業村,由恒隆持有七成業權,鋪王鄧成波本來持有地鋪,由於業權分散,過去多年來未能成功重建。市傳波叔已賣出地鋪。
(李育明攝)

心情還未能夠平復,現實上卻有很多問題,要極速處理。由於物業出現結構危機,業主要求他盡快把客人的物品搬走,幾層共有過千租客,他要額外聘請車隊及搬運工人,有工人趁火打劫,有工人打卡不開工。這邊廂,業主要求你盡快走,受影響的客人卻投訴為何要搬走他們的東西,更被傳媒發現當中有些物件並未完全燒毀,「我哋已經 try our best,始終我哋未經歷過。唔通我們專登見到人哋嘅相,都掉咗佢。」但客人不是這樣想,天天被疲勞轟炸,合約寫明不可放多於價值兩萬五千元的物件,客人卻說放了價值五萬、十萬的寶貝。他只好免費幫他們搬倉,再送多三個月免租期。現時的新辦事處,原來安裝了招牌,最後也是決定拆下來,「天天有人直接上來,處理這些事的部門,頂唔順,四成同事走咗。」
另一方面,他要陸續計數,把千多名租客的按金退還,需要現金時,竟有部分沒有受影響的客人,開始不交租,或由預繳一年變按月交,現金流突然變得緊張起來。他每日提心吊膽,更擔心是假如電話響起,是來自銀行的「不溫馨」 call loan提示。雖然沒有發生,「但那時再借唔到錢,明白嘅。」出事前,他剛剛落訂買了幾個工廈單位,由於他出價低,怕賣方反口,於是合約寫明必買必賣,最終卻累了自己,「你借唔到錢點買?」最終有老友幫他接貨,「佢哋只係普通商人,二話不說,得啦我跟你買,再租給你啦。」

大火後,很多事情要處理,令時景恒發噩夢,睡不着,最後透過不斷行路,才能平靜下來。
早前他與多名老友登上富士山。

本來手頭持有四十多個自置工廈單位的他,亦即時在市場陸續出售當中五分一,套現處理危機。他本來打算售後租回,繼續做生意,卻發現新業主假如租予他做迷你倉,卻不能承造按揭,「銀行同個新買家講,你個租客做高危行業喎,我被迫要 close部分倉。」現時,時昌從過去百多個倉,已結束近兩成;預料將要結束四成生意,而在日後落實新的消防指引後,估計其他倉亦需大執、重整。
這一年,父親的生意失敗經歷倒幫到他,「同一時間,呢邊客人、嗰邊政府,仲有業主、銀行,我爸提我拉長戰線。」因此他才急於套現,「我一出事就賣樓,平少少都要賣,可能是過早的,但點知之後賣唔賣到?如果銀行真係 call loan點算?」
教他走出黑洞的,還有靠行路。他在蘇梅島環島行一圈,之後去了歐洲,十日行足半個愛爾蘭,最後上了富士山。他的心才慢慢平靜下來。事隔一年,經濟上幾乎沒有問題,但仍要面對將出爐的消防報告及死因庭聆訊,長路漫漫,結果未知。
驚醒

他開始把迷你倉轉型,改做圖中的可移動 locker,當客人上來時,才由職員入倉內,把所屬客人的倉移出來,減少倉內的人流。

兩年前,同樣是八月份,時昌上市失敗,兩千萬上市費「倒落海」,記者訪問過時景恒,望他分享傷春悲秋,他卻沒半點失落,只覺得深深不忿,但仍自信爆棚,他曾豪言壯語,「我間公司咁好,我得㗎喎,於是瘋狂咁開,證明自己,那一年半我收入增長,無一倍都有八成,我繼續落去,唔只香港第一,係亞洲第一。」時昌○一年開始,經歷過沙士、金融海嘯,生意不曾下跌過,「經濟好唔好都有人租倉。」那時的他,對於危機是這樣回應,「輸咗最多破產,四年後嚟過。」
同一個問題,今日他眼中的危機,已是層出不窮。近日有個年輕人向他請教,要在北京開迷你倉做一哥,並已籌集了不少資金。重要的事情說三次,時景恒向年輕人說足四遍,「我話,你一鑊㗎咋!一鑊就變咗我依家咁。」
得了一個沉痛教訓,這一年他不斷在反省,自認過去太進取。「以前我們是檢查了防火,上市時我們亦找專業人士看過,檢查過以為過到法律就可以。」事實上,淘大工業村樓齡逾六十年,屬舊式工廈,即使沒有灑水系統,也不違法。「其實好多事情,應該要諗深一層,怎樣做好一點。」對於自己或者公司的不足,他沉默、無言,「這是一個 wake up call。開得太快,會不會管理得不夠好呢?」
無所適從

曾想過全身而退,但他覺得迷你倉有社會功能,不能因為要面對新指引時,話走就走。

○○年,在加拿大讀書的時景恒,大學畢業回港,發現父親的膠袋廠生意出問題,自住的豪宅一度斷供三個月,讀經濟的他打算去大行工作,高盛、雷曼無聲氣,只有花旗請他推銷信用卡;但每個月要還七、八萬元,父親有間未賣出的廠房,他找來一桶油,髹幾條白線,租予樓下大牌檔做貨倉,開始了迷你倉的生涯;再問親友借七萬元,加上自己一萬元身家,買多一個倉,再分租,租金到手再俾大訂;就這樣,生意愈做愈大;順風順水,有利亦有名,來自銀行、政府頒予他的創業獎不少。
以為得到肯定,大火後銀行指迷你倉是高危行業,政府部門巡查,指部分迷你倉所屬工廈地契用途只是工業,不可做倉,「無事時就獲獎,出事就話違契,點解唔喺我初創時話我知咁做原來係唔啱呢?」

時景恒與他的拍檔 Matt兩年前曾在迷你倉內接受本刊訪問,大談發展;不料一場大火,莫講發展,眼前的很多現實問題尚要處理。

創業家需要的是 guts,但此刻的他不願再衝,四十三歲的他說,「即使你話俾我知,有盤生意賺梗,我都唔會瞓身做。」整個訪問,他說得最多的一句說是:「我唔會咁 aggressive㗎喇。」他想過全身而退,不再做迷你倉生意,「賣晒所有物業,然後返加拿大好了。」過去市道低迷,買下約四十個工廈,市值四億多元,亦已經升值。他坦然,純粹站在賺錢角度的話,把部分物業套現,向銀行借錢買企業債賺得更多。「邊度跌倒,唔一定要喺嗰度企番起身。」但錢以外,他覺得要負責任,「消防無規管時,你就係咁開;依家消防要有新指引,可能令我賺少好多,就唔做?我唔可以咁樣一走了之。」他指,現時劏房當道,迷你倉的需求很大,「我覺得我哋係有一個社會責任囉。」
決定留守,注定難搞。大火之後,消防處正研究新的消防指引,每五百呎的走廊要有二點四米闊,天花離儲存格頂部最少要一米,窗要佔迷你倉總樓面面積 6.25%以上,意味一個工廈「劏」出的迷你倉數目將大幅減少。時景恒承認基於此規定之下,不單止要投資更多錢去重建迷你倉,而新倉的毛利亦會大幅減少,「我要計吓數,但點都要做番幾個合新規定嘅,賠番俾香港市民,或者當帶頭作用,希望其他行家跟我。」
同時亦分散投資,把部分迷你倉改裝做可移動的 locker,模式像「探監般」,客人事先預約,員工才把屬於該客人的倉推出來門口,每次最多八個客,大大減低倉內的人流,及隨之而來的消防危機。他亦決定走出工廈,投資機票格價網。
自信

時昌一向玩味十足,無論是宣傳易的廣告,或街上的橫額,但現在要重新包裝,「唔搞笑喇。」時景恒說。

時昌迷你倉過去為人認識,是晚上在大台的宣傳易廣告,他的老外拍檔 Matt和一眾同事大叫熱線電話號碼。搞笑形象,是他們關起房門「圍威喂」度出來。「以前,想到就做,我依家怕黑,我怯,個人 burut-out咗。」公司品牌要重新定位,他不再相信自己,找來廣告公司幫忙;今次訪問,他亦找來公關公司「傍住」。失去信心,卻夠膽接受《壹週刊》訪問。記者早於一年前已多次找他,他曾說「日後搵機會」。《壹週刊》賣盤在即,記者亦將離職,他亦遵守諾言,這是其一。
其二,他說:「你不可以縮埋一世,你在香港繼續生活,唔可以成世唔見人。希望香港人可以俾個機會時昌。我亦想提醒後生仔,衝是好,但不要盲目。」
撰文:梁佩均
攝影:關永浩
news@nextdigital.com.hk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