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回收洋葱皮、紫椰菜和日本櫻花木製成的天然染圍巾,顏色一點不輸給化學染,卻不會污染水源。

綠色生活

還原食物本色

贊助商連結

圍巾在微風下飄揚,鮮黃、湛藍與粉紅,色彩柔和好看,沒想到染料竟來自本來要扔去堆填區的廚餘--茶餐廳用剩的咖喱渣混合洋葱皮能變成黃色,薯片廠用剩的紫薯片能變成紫色……在染樂工坊工作室,廚餘二字被重新定義。

穿一身廚餘染和服

一大早,工作室負責人兼食物設計師張駿霖( Eric)已回到工作室,與拍檔魏思敏( Winnie)研究如何用最近回收得來的紫薯片,染製一件日本傳統服飾「甚平」,那是一種和服便服,屬男性和兒童在夏天常穿着的家居服,寬闊衣袖、對襟繫上一個結,舒適涼快。
Eric決定採用「板締絞(板染)」方法,只見他把甚平用水浸泡濕透,然後用多個小圓木板和夾子,在衣服上定位,有圓木板遮住的部分,就是染料不會染到的部分。接着,把紫薯皮染液與暖水混和,再倒進放了甚平的大盆中,慢慢用手搓揉,確保每寸布料都沾有染液,上色度與浸泡次數成正比,如果想要更深色,就要多染幾次。最後以清水沖洗、拆下木夾、乾衣,一件紫色的甚平便告完成。
染布的過程比想像中快,不過 Eric坦言,製作染液才是最花時間心神,例如這次用到的紫薯染液:「我們從本地薯片工廠回收了一批紫薯片後,把它們鋪在紙皮上曬太陽,風乾至脆身後加熱,用水烹煮,由於染料穩定度低,於是我加入明礬作為助染劑,讓當中的金屬離子進行化學作用,有助紫色更突出。」
把廚餘升級製成染料,處理工序不簡單,因為各種廚餘的處理方法有別。早前他們從一家超市回收了一批紫椰菜,那是減價後也賣不出的貨品,不能再儲存在冷儲庫,超市便捐給了他們,足足有一百五十公斤!紫椰菜要先切碎曬乾,再加入葡萄糖,用攪拌機攪拌打碎,然後真空保存三個月進行厭氧發酵,待它變成糊狀,使用時混入水分,便可作為染料。




染布次數與上色度成正比, Eric製作了色辦,方便染布時參考。


賣剩的紅菜頭、菠菜和咖啡店捐出的咖啡渣都能成為染布的原料。


Winnie在旗袍加入水磨石地磚的花紋,凸顯本地傳統特色。 


紫薯皮、洋葱皮、紫椰菜均是食品加工廠超市捐出的廚餘,而櫻花木則是購自日本的,不同天然染液製作方法有別,卻一樣出色。

黃色染液更是繁複,用上多種材料,做法猶如煮一道菜。「法國人煮洋葱湯時,除了用洋葱,如果想顏色好看一點,會加入洋葱皮,不過洋葱皮顏色偏暗,所以我想到加入咖喱、薑皮和金盞花。」咖喱可不是咖喱粉,而是茶餐廳用剩的咖喱!「茶餐廳每日都會用剩一些咖喱,我們把它雪藏冷卻後,撇去油分,再加熱隔渣,剩下的就可以用了。」
製作廚餘染料過程有時如烹飪,有時卻像科學實驗,因為 Eric畢業於應用科學環境能源系,充滿研究精神,當同學畢業後紛紛投身公務員工作,他卻決定走一條沒人走過的路——研究廚餘的可能性,畢業後成立 Run 2 Tree Studio,從事食物設計,最近四月把廚餘染布獨立成品牌,創辦染樂工坊,開班教人親手染製浴衣、甚平、旗袍、扇子等衣飾。
為了令染出來的布更有故事,拍檔 Winnie更花心思在布料設計,加入本地元素。「早前我們到了日本奈良的傳統染布坊學藝,發現他們的布品經常加入傳統圖案,於是我便想,其實我們也可以用一塊布說一個香港故事。」幾經思量,最後 Winnie想到把水磨石地磚、通花鐵閘的花紋印在布上。

甚平染製工序

 




1.預先清洗甚平,晾乾後,在上面放上圓木板,設計圖案。


2.用夾子夾緊圓木板,以阻隔染液。


3.倒進紫薯皮染液,仔細搓揉,確保徹底染色。


4.取出甚平,用清水沖洗。


5.拆下夾子和圓木板即成。 從源頭開始

Eric今年 26歲,回想關注剩食議題已是 2010年的事。「廚餘有兩種,一種是可繼續食用的食物,另一種則不能食用,如雞蛋殼、橙皮等,當時社會開始有大學生發起回收婚宴剩食,我便想到效法他們,當年我的 final year project就是利用廚餘染布,直到今天,我依然循着這個方向不斷研究!」
由於沒有老師可問,他只能自行研發,經歷過無數次的失敗,小則染料上色,大則整桶發臭報銷!只因本地缺乏廚餘染資訊,外國的相關資料也不能盡信。原來氣候及食材本身有別,即使同是大樹菠蘿皮,外國能染出明顯的鮮黃色,他卻未必同樣做到。
他們一邊摸索一邊改良配方,最後成功調製其他顏色(惟獨大樹菠蘿的鮮黃色仍在試驗中),又發現只要回收單一廚餘,製造出來的染料便可減少變壞的機會。
廚餘染液製作繁複,但 Eric仍然堅持使用真正廚餘,而非購買新鮮食物,「曾經發現坊間一些聲稱廚餘染布的工作坊,但竟然使用新鮮食材來製作,而非廚餘,我不介意更多人一起參與這議題,但本末倒置是令我最生氣的。」 Eric悻悻然道。從回收廚餘的過程中,他看見香港人雖然多了關注廚餘問題,但超市、食物批發商和餐廳生產的廚餘仍然很多。




Eric(右)負責染布,拍檔 Winnie則主力設計,一起探索廚餘的更多可能。


浴衣面積大,染製難度也最高,過程得花上一整天,這件就是以紫椰菜染液染製。


工作坊參加者可以選擇染製不同的衣飾,甚至染一塊祝君好毛巾或扇子。


工作坊參加者可以自由選擇染製不同布品,了解廚餘染布過程。


早前他們向老人家分享製作歪果漬物的方法,希望大家不再以貌取果。


他們為歪果設計的海報,由於以往歪果只能靠農夫自己吃掉,其實只是賣相不及市場標準,營養價值可沒減少。


橙皮染液的誕生

 




橙皮或西柚皮都可以染製出粉橙色布料。


1.材料包括橙皮、醋和水,回收時要確保沒混雜別的食材,以免變壞。


2.先把橙皮剪細,放進攪拌機加水攪拌。


3.在橙皮糊中,加入熱水和醋,攪勻,煮兩小時。


4.待顏色變深,隔渣後,真空保存染液,完成。 

可喜的是,近年政府正計劃推出垃圾按量徵費, Eric從中看出「商機」,主動向生產商及餐廳招手,他們亦想趁政策實施前試行回收,減少成本,樂意捐出廚餘,最後達至雙贏的成果。現時工作室的染色染料有來自連鎖咖啡店的咖啡渣,綠色染料則來自蔬菜批發商的剩菜,「貨源」相當穩定。
廚餘要用得其所,回收時便要與生產商溝通, Eric直言會盡量避免增加前線工人的工作量,例如他們從茶餐廳回收薑皮、檸檬頭尾、蛋殼和洋葱皮,這些都是在餐廳開店前的備料工夫,而非忙得不可開交時做,所以有較充裕時間給他們做分類。例如有超市會在店內出售鮮榨橙汁,橙皮廚餘回都是榨汁後收放進冷藏庫存備,之後才交給他們用來製作橙色染料。
香港人外食風氣興盛, Eric也明白即使回收廚餘來染布,每日有待處理的廚餘仍然排山倒海,他們早前就推出「歪果計劃」,就是要用另一種方法向廚餘說不。所謂「歪果」,就是賣相不漂亮或生得畸形的蔬果,例如長有兩隻腳的紅蘿蔔,那是因為它們在泥土中生長時遇上石塊,於是外形便與市場上見慣見熟的標準有點分別,但營養價值卻一樣。
「人們不願購買,以為那是基因改造,蔬菜批發商也知道大眾不感興趣,所以也不肯收購,歪果惟有農夫自己吃,但其實他們也吃不了這麼多,結果也像廚餘般,變成浪費。」 Winnie說。他們決定透過海報及活動,教育大家歪果仍然是好食物,希望讓農夫的付出不會白費。
前陣子,他們把一批歪果紅蘿蔔帶到老人院,與老友記一起製作漬物,還有大學教授參與,分析不同歪果的成因,一掃人們對歪果的誤解。說到底,無論是廚餘紮染抑或歪果計劃,物盡其用,減省浪費,才是他們原先的初衷。

染樂工坊

染樂工坊每月定期舉行廚餘染布工作坊,參加者可選擇染製十六種布品,收費按所選擇產品而定,詳情可參考 facebook: Dyelicious

染樂工房

地址:香港黃竹坑香葉道 41號 10樓

撰文:游樂文
攝影:周義安
鳴謝:部分圖片由染樂工坊提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