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語錄

劈友到建軍 劉偉強

贊助商連結

「我是拍電影。」訪問中他提這句最多。
弔詭在,誰不識劉偉強大導演?只因新作叫《建軍大業》。
「有人覺得香港可能難宣傳;在大陸很自然。」
他說:「回歸電影吧。」
似不似高官講「讓教育回歸教育」?
愈牽扯到政治,愈要自顯清高。
其實有幾難宣傳呢?觀看試片當日,七七蘆溝橋事變八十周年,遼寧艦訪港,市民反應不俗;而筆者萬不該穿了件日本零式戰機 tee往劉偉強工作室。
他笑道:「原來你係漢奸!出街冇俾人指罵是香港的好處,在大陸你就死!」又其實,筆者並非故意,隨手太多類似東西,正如圍觀遼寧艦,未必什麼政治立場,只因大眾(尤其男性)多軍事迷。新片這就好宣傳了。
劉偉強說:「可以作為戰爭片或青春片欣賞。」
中共建軍由黑幫(杜月笙)劈友和反叛少年開始,像不像劉偉強成名作《古惑仔》?
「歷史如此。」
江湖古惑到兵賊無間道到黨國大事,道理一貫。

 


教訓


一九二七年八月一日南昌起義,中共以此為建軍之始,連專拍戰爭片的也叫八一製片廠,於是問題來了,正如劉偉強自言:「上面有人會懷疑,這件事很大膽,搵個香港人拍共產黨得唔得?有咩唔好,找我的于冬(片主之一)會瀨嘢的。
「內地思想開放了,有時開放過香港。電影不再是宣傳工具,應該係商業行為——冇得唔商業行為,四萬幾個銀幕要維持,投資咁大票房咁大,一定要行荷李活 system。這是找我的主要原因,電影就是電影。」

我當然要做對的事,冇理由相反,我豈不是瀨嘢?

劉偉強說得躊躇滿志,但真由導演話事嗎?大片他拍得多,但沒一套及《建軍大業》監製總監製名單水蛇春咁長,典型官僚作風。「太多人想 involve,投資公司五十四間,人家要掛名都要掛,我講笑話掛埋導演吧。
「我不會和他們開會。導演永遠是舵手,我自細揸主意,何況現在?」
從另一角度看,起用劉偉強都啱數,開首一幕上海清黨屠殺便甚有江湖片 feel。
「好多人都咁講,因為認識我拍《古惑仔》,但就算不是我,借助青幫對付學生即係古惑仔。劈友牽扯到國家大事,永遠如此。美國台灣一樣黑金政治。
「五四運動也由學生開始,歷史不斷重複,總結出的教訓是人類從不吸取教訓。」
失去民心,學生示威,然後黑勢力……其實可聯想到香港,但劉偉強說:「美國也在失去民心。」
司令
說《建國大業》,因為當兵多數年輕人,甚至戲中大人物周恩來時年廿九,對頭蔣介石時卅九——老人都去了哪裡?劉偉強說:「老人家自覺高級了,去做軍閥,霸地方當土皇帝。人老了為什麼就腐化?我未老,唔知。」
劉偉強五十七歲。「我是固執,好彩我的職業容許我固執, director根本是三軍司令。」
青春可貴,早逝的青春更可惜,每次看中共戰爭片筆者便感慨,軍功蓋世的十大元帥到頭來沒一個為國捐軀(只會死於內鬥),周恩來在拼命的關鍵時刻又去香港養病,真咁蹺?
「歷史我不 challenge。全世界如是,一定有個阿頭嗌衝呀衝呀,他在最後面,其他人戰死沙場。所以我着意拍傷亡場面——八一製片廠傳統不會?我唔理——傳統的好睇嗎?我睇過,不評論。」

劉燁飾演不一樣的毛澤東。

一幕毛澤東與妻兒惜別戲,劉偉強說,拍得太感性也可能有問題。

口術

從《古惑仔》牽扯到建軍,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時代不同了,劉偉強還透露自己「出口術」。那些感動位為何連群眾演員(香港稱為「臨記」都交足戲?
「周恩來宣告南昌起義勝利時,現場千幾二千人,我安排藏滿音響,當開露天演唱會一樣,播放激昂音樂,而且我出了口術,夾啱時間大大聲報導中國女排奪得世界冠軍的消息,所以群眾演員的興奮表情是真的,立刻用多部攝錄機捕捉下來。
「拍三河壩生離死別,我就播《舒特拉的名單》背景音樂,刺激士兵哀傷情緒,自動起晒雞皮。」
可惜嗎?愛國情懷靠排球和舶來品喚醒。「散場井岡山會師我便用軍歌嘹亮。」
筆者倒記得最後一句對白是毛澤東說:「黨指揮槍。」作為歌功頌德電影的結語真令人百感交集——遠的不說,劉偉強也是黨所指揮的工具嗎?
「你可以咁講,又唔可以咁講。黨指揮槍,現在、以前都啱,我當然要做對的事,冇理由相反,我豈不是瀨嘢?」
真實

劉偉強攝影師出身,先後擔任攝師會及導演會會長。

關於政治正確,還是會與時並進改變的。
「十年前廿年前,冇人咁拍毛澤東。」劉偉強憶述扮演者劉燁遭敵方民兵生擒時,低聲告知袋裡有錢……由此獲放水鬆綁。劉偉強說:「真實如此。」
在大人物而言是略施小計;在現政權而言是所以非嚴打貪污不可;在黎民而言,的確只不過「真實如此」。
佳兵不祥
劉導演《無間道》金句「一將功成萬骨枯」,但語言反映內心,他今次專訪劈頭是:
「最成功在這部戲爆炸場面特多而受傷的人不多。
我 proud of爆破組合是香港人,溝通到;講普通話歪啲,撳早咗就弊。」比票房更重要。
而他自豪《建軍大業》凸顯戰爭傷痛甚至反戰是一種破格,因為八一製片廠傳統只會歌頌殺敵光榮。
我們或多或少軍事迷、軍服癖,但骨子裡很怕死,亦很怕有人死。
著錯衫七七觀看試片後的第二天,出於懺悔出於祈願,筆者換上這件廣島 tee——之前去日本旅行,作為大和號戰艦和艦載機零式的誕生地點,距原爆遺址廣島才半小時車程,軍國主義的起點與終點竟這麼近,其興也勃,其亡也忽,故知「佳強不祥」,愈是精良的兵器,愈是不祥之物。
劉偉強說:「軍隊應該維持和平。」方為不朽大業。

 

劉偉強獲獎無數,但玩嘢地最大(左上)是濠涌最佳攝影師。
撰文:余家強
攝影:葉志明
攝錄:胡春輝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