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xt.jpg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四年前曾說,出售香港媒體業務會「一世變契弟」;話說得太滿,今次出售他指很傷感。

封面故事

出賣壹週刊內幕

贊助商連結

劉曉波過身、四名立法會議員被 DQ、在人心已不能再虛怯的時間、在風雨飄搖的星期一早上,壹傳媒集團( 282)宣布:出售《壹週刊》。
集團發公告指,擬以五億元作價,出售香港《壹週刊》及台灣《壹週刊》等雜誌業務予商人黃浩財團。
交易的金額,未能把《壹週刊》無形價值反映出來,這二十七年來,《壹週刊》無懼打壓、冒着風險揭露社會不公、官商勾結以及富豪醜聞。
同事雖擔心飯碗不保,但更在意《壹週刊》會否走樣,能否為市民繼續發掘真相。
本着「不扮高深、只求傳真」的《壹》仔精神,本刊獨家揭露這單交易的來龍去脈。

 

 

傳媒經歷環境轉變,前景仍然未明。

加入《壹週刊》二十二年的總編輯黃麗裳,最能代表員工的心情。這幾天流過不少眼淚,除了痛心、沮喪,她同時感到無奈︰「這個決定不是我們控制之內,找哪一位買家不是我們控制之內。」她無奈說:「《壹》仔精神無㗎啦,玩完。《壹》仔精神是某個時空、某個階段、有某些人走在一起的一種精神。環境都不同了,而這種《壹》仔精神已經過去了。」說起《壹週刊》,她感觸指︰「我為有份參與《壹週刊》的同事,為《壹週刊》過去的努力,感到很驕傲。」說完,忍不住再啜泣。
至於曾任《壹週刊》總編輯的《蘋果日報》社長張劍虹,九一年已加入《壹週刊》。他上星期尾才收到《壹週刊》賣盤的消息,直言「不捨得」、「難過」。對於潛在買家是黃浩,他第一反應是「吓?!」,並續說:「因為他都有興趣搞雜誌,但不明白他為何又有興趣,連我們《壹週刊》都買。究竟他想如何經營?是否對傳媒有那麼大承諾?我們都不知道。」
揸穩招牌

本週一,壹傳媒召開員工大會, CEO張嘉聲宣布港台《壹週刊》洽售。
前《壹週刊》總編輯張劍虹(左二)及高層均心情沉重。

還原這個賣盤的時序,不單是《壹週刊》的員工,就連管理層,對公司要棄守《壹週刊》都被蒙在鼓裡。早於二○一三年,黎智英已向《壹週刊》管理層警告,如雜誌見紅,只能容許做到二○一四年九月。二○一四年佔中爆發,《壹週刊》上下只顧新聞採訪工作,未提及執笠。在佔中後廣告收入急轉直下,加上傳媒生態轉變,《壹週刊》虧損嚴重,多次裁員,同事「守」得相當艱苦。
據了解,就在今年四月中,黎智英與部分公司高層聚會,指雜誌已做不下去,並提出新穎的外判方式經營:「大部分工序要盡快 outsource(外判)出去,剩番十幾二十人。 Cut書、只做 digital、我哋要自己揸住《壹週刊》個招牌先有得做!」
要發生總會發生

對於《壹週刊》賣盤消息,員工也是於公司對外公布前一小時才獲通知。
壹傳媒行政總裁張嘉聲強調重視員工,但未就如何讓員工順利過渡、提供自願離職方案等有決定。

言猶在耳,到五月中,有《壹週刊》高層收到消息,指有一名買家正洽購本雜誌,該買家正是黃浩。由於心存疑惑,故向集團高層查詢,促成六月初黎智英的一次飯局。這次飯局多名集團及雜誌高層都有出席,包括行政總裁張嘉聲,飯局上黎智英指:「我點會賣俾黃浩呀!」有份出席飯局的《壹週刊》總編輯黃麗裳聽後,心中憶起九五年入行時,黎智英也說過不會賣 Giodano的一番說話。
黎智英這次說話時的語氣,令人已有思想準備。翻查資料,一九九五年十月,黎智英曾出售近一成的佐丹奴股權,並聲明半年之內不會再賣手上其餘股票。但到了一九九六年二月,半年期限未到,他竟在倫敦市場沽清全部佐丹奴股票。其後黎智英解釋,是因為政治原因影響公司前景,寧願劃清界線。
《壹週刊》高層加速進行改革,希望能扭轉大股東的決定,包括聘請自由工作者,裁減個別員工等,希望能交出一條可行的方案,讓《壹週刊》保留下來,直至上週五,有高層收到消息落實賣盤給黃浩,頓時覺得愕然。
杯也倒瀉

在《壹週刊》工作已有二十二年的副社長兼總編輯黃麗裳已決定九月離職,其知道賣盤消息後不禁悲從中來︰「我為有份參與《壹週刊》的同事都感到驕傲,為《壹週刊》過去的努力感到很驕傲。」

本週一,在員工大會舉行前,一手策劃及執行賣盤的行政總裁張嘉聲,先會見《壹週刊》的主管。其間總編輯黃麗裳激動得多次拍枱,連枱上杯水也倒瀉,執行總編輯殷明偉痛哭流涕。二人多番質疑黃浩的財政實力,張嘉聲解釋:「佢提出想買已經唔係第一次,我哋每次都要佢顯示實力。最近佢以四億元賣走《都市日報》,買《壹週刊》嘅錢就來自呢度。」其間他亦有承認集團管理層經營不善,《壹週刊》月蝕幾百萬,傳媒界的經營環境異常艱難。有員工慨嘆:「今次係犧牲《壹》仔,救同系嘅《蘋果》。」
黎智英在本刊的專欄《事實與偏見》,以「歷史將在香港的一邊」為題,撰寫約四百字短文,首次親自表達對出售《壹週刊》的感受。他以三句短句:「賣仔莫摸頭。」、「賣《壹週刊》是不可逆轉的宿命。」及「要發生的事情終要發生。」為開首,表明出售《壹週刊》是勢在必行。他指傳媒正在經歷劇變,但《壹週刊》所面對的衝擊不止於資訊科技革命,還有其他同業沒有遇到、在採訪及廣告面對的杯葛制裁。他又肯定員工二十七年來的貢獻,讓《壹週刊》在香港歷史寫下一頁,並指在未來「踏着樂觀的步伐與科技共舞,與文明、進步的香港昂首開創明天。」
至於獨立股評人、持壹傳媒百分之五股份的 David Webb,以電郵回覆本刊查詢指,對交易不作任何評論,只說如果進行出售(不論現有買家或另一個出價更高的買家),希望新老闆明白《壹週刊》的編採自主及文化,是其價值的重要部分,應予以保留。
筆錢用兩年
根據交易詳情,壹傳媒指,董事會及股東已接受了黃浩為大股東的公司 W Brothers Investment Ltd.所提出的收購,以五億元出售台灣及香港之《壹週刊》業務,以及一系列已停刊的雜誌,包括《忽然 1周》、《 Next+One》、《 ME!》、《壹本便利》及《 Face》。交易預計於九月底完成,五億元當中已包括預留作未來雜誌業務發展之一億八千萬元,行政總裁張嘉聲指:「呢筆錢可用一至兩年。」是次交易買方已支付一千萬「誠意金」,到八月中簽約落三千萬之大訂及盡職審查,一切順利後會在九月尾正式接手《壹週刊》。
壹傳媒股價受消息刺激急升,一批董事手頭的股份亦水漲船高,其中行政總裁張嘉聲持百分之二股份,由上週四收市至本週一公布賣盤消息計,賬面已賺六百萬元。雖然壹傳媒連續兩年錄得虧損,但今年二月公司仍向他授出五百萬股購股權,每股行使價 0.373港元,本週二壹傳媒股價 0.4元。對於有員工質問黃浩資金來源,及公司決定是否只是向錢看時,他說:「如果公司係為錢,就唔會有今時今日局面,為錢唔會搵黃浩,為錢收維穩費已夠。」

《壹週刊》從最風光時期的每期銷量二十萬冊,逐漸下滑至一四年佔中前夕的七至八萬冊;到佔中發生,社會嚴重撕裂,銷量突然急下跌至五萬冊。廣告商也從那時起開始「自我審查」,白色恐怖愈演愈烈,《壹週刊》廣告就愈來愈少。
前車可鑑

壹傳媒大樓曾受到多次衝擊,佔中期間更受到史無前例的打壓,以各種手段企圖妨礙旗下刊物出版。當時不少記者自願守護,希望能順利出書。

過去的確有不少人對傳媒有興趣,其中最經典又變成笑話的一役,是出售亞視。二○一○年初,以二十億元購入亞視五成股權的內地商人王征,揚言以二十年打造亞視成亞洲 CNN。在其執掌期間,曾有亞視員工投訴王征要求新聞部員工,做知客應酬他的朋友。不到兩年,王征已四出尋找潛在買家求甩身,包括嘉華集團主席呂志和、英皇集團主席楊受成、恒基主席李兆基以及金利豐集團行政總裁朱李月華等等,但都未能成功。一四年王征更停止注資及拖欠租金。
其後爆出的買家身份,愈來愈「搏大霧」,當中包括胡景邵旗下公司滙友資本,以及青島中金集團的董事長司榮彬。而此「中金」並不是另一家國家級的「中金」。一六年司榮彬在記者會中,刻意展示一箱五百萬元現金及一張五百萬元支票,以示有能力營運,不過就被同場眼利的記者,發現該批一千元大鈔底部,夾着不少一百蚊紙,及有疑似白紙;一六年四月亞視正式熄機。
外判成風
截至今年 3月底,壹傳媒全年虧損 3.93億元,為兩連蝕,較去年同期虧損的 3.25億元,增加 6,800萬元。收入僅 17.84億元,按年減少 23%,主要受累於印刷刊物在香港及台灣的廣告收益大幅下跌。佔總收入 6%的書籍及雜誌廣告收入,錄得 1.1億元,按年急挫 66%。而近年致力發展的數碼業務卻由微賺 3,516萬元,變成蝕 124萬元,反映經營環境困難。
本刊再訪問張嘉聲,他重申,集團不想賣《壹週刊》,但《壹週刊》的經營狀況惡劣,一年虧損數千萬元,成為集團的財務負擔。加上在數碼化策略上,《壹週刊》在互聯網的發揮力跟報紙有所不同,集團希望把資源重新分配在增長潛力較高的項目上︰「例如在《飲食男女》,我們已經有全盤計劃,將於下半年執行。例如我們在做《紅頁》,《紅頁》是『蘋果動新聞』其中一個服務。」他又指交易洽談到這階段,他們有信心可完成,假如不成功,集團內部會再看有無其他方法。被問到《蘋果日報》會否繼續推行外判以節流,他強調外判計劃跟今次交易完全無關係,並會謹慎去實施︰「要對我們《蘋果》和其他產品的品質保證,關乎《蘋果》和的聲譽,我們一定會很小心去做。」

本週一員工大會,《壹週刊》同事無聲散去,公司管理層要思考如何帶領壹傳媒走落去。

經歷多次裁員,《壹週刊》員工對賣盤消息表現沉重,但不少人對黃浩為人相當有保留,更有同事直指
「一定唔會去黃浩嗰度!」
黃浩大計


成為《壹週刊》準買家的黃浩,另一邊廂心情興奮地回應傳聞。「如果無心做就唔會用咁多錢買,坦白講呢個投資對我嚟講並唔小。」他指自己在澳洲讀書買《龍虎門》時意外見到《壹週刊》,一看愛上。「我鍾意佢(《壹週刊》)敢言、誓不低頭、為民請命,佢做緊嘅嘢就好似蝙蝠俠同 Ironman所做嘅嘢,我係 Ironman同蝙蝠俠嘅粉絲,所以我鍾意《壹週刊》。」被問到接手後會否干預《壹週刊》多年來的編採自主,黃浩笑指:「過去四年你可見《都市日報》繼續保持綠色無變紅色,將來都唔會變。」
黃浩強調是次交易,並非想單買《壹週刊》的空殼及招牌回來。「我依家買嘅係整個《壹週刊》,因為佢做得好,《壹週刊》是邊個做得好?就係同事做得好,如果裁走了佢哋又有邊個做?」但他坦言,在財政角度上,有時裁員是無可避免,但如何也希望接收所有員工。「當然人選擇你時,你都選擇人,有啲同事可能跟唔慣新老闆就離開。有啲可能大家溝通唔到,我都無法讓佢留低。」他指在《都市日報》用了足足整個星期會見各階層及職位的員工,此舉將會重複套用在《壹週刊》之上,以了解各員工想法。
《壹》仔救亡路
自從《蘋果動新聞》面世,創網絡新聞先河,已成大勢,《壹》仔亦步亦趨,於 2013年起試行新聞影片,當時基本只做當期週刊內容,將投訴、封面、壹盤生意等欄目化為影片,當時《壹》仔 Digital News只得不足十人,經不斷發展,推出自家新聞 app《壹週 Plus》,顧名思義,雜誌以外延伸內容,影片內容亦開始增加。
一年後, Digital News已漸具規模,在眾多大事上,亦緊貼至最前線,包括 14年雨傘革命期間,各同事夜以繼日留守公司至四時,又製作不同形式節目,如旅行特輯,時事論壇,專題如《香港重案》、《煮場真味》等,吸引不少觀眾收看,更在 2015年突破 100萬下載大關。《壹》仔娛樂獨家片段,如馬賽豔舞流出、郭富城女友曝光,更錄得 200萬點擊,在網絡發展佔一席位。
不過公司政策在 16年尾有變,推出 motherlode,將《壹週刊》內容於《蘋果日報》平台同時發放,即時新聞內容重疊,加上讀者口味不斷變化,廣告收入不斷縮小。想救,已是回天乏力。
黃浩買不起的壹仔精神

黃浩極之迷戀蝙蝠俠等漫畫英雄,由 T-shirt、車牌至辦公室都有其 logo,甚至連他撰寫的報紙專欄都叫「蝙蝠俠語」。買盤消息正式公布後,他曾對傳媒表示,《壹週刊》在他心目中有如超級英雄,「屬無價品、非賣品。」

壹傳媒集團行政總裁張嘉聲向壹傳媒工會表示,《壹週刊》不會賣給紅色資本,「肥佬黎唔會賣屎忽。」今次收購,源於黃浩近年多次主動向公司提出買《壹週刊》,他認為對方是比較中立、「冇政治 agenda」,但難保證對方會堅持新聞自由,「唔可能 expect有黎智英 2.0」,他指黃浩會主力發展娛樂版。
惟被網民戲稱為「 Wrong Hole」的黃浩與娛樂圈中人關係一般。他開設的餐廳「台灣一品花雕雞」曾遭本地樂隊 LMF成員炮轟賬單多收二千多元,該店強烈否認。又曾捲入「迷幻飯局」事件,涉及徐濠縈與何超儀等人。之後徐濠縈在 IG貼上黃浩大頭照,李璨琛太太梁志瑩留言鬧爆:「人渣中之敗類。」黃浩出席一婚禮時,又有人不滿他多事而發生爭執,事後黃浩報警聲稱被曾志偉摑了一巴,有指黃浩曾說:「我搵咗差佬嚟,你都冇符,你班友仔同我玩嘢,佢好大×鑊。」又試過在中環一間餐廳內與娛記發生衝突,記者入內拍照,惹來黃不滿,黃四次向對方吐口水,他事後解釋「緊張就容易流口水」。黃其後因而被捕,要罰款及守行為。
在澳洲讀書的黃浩,曾在新加坡的唱片公司工作。○四年回港發展,做過多次生意,不過最終都是賣盤收場,部分更捲入官非。○七年,他找來風水師陳振聰透過助手以三千萬元買下「鮨久」日本菜生意,並分他兩成股份,餐廳後來因陳振聰牽涉的龔如心千億遺產案,在○九年結業。
玩完餐廳,開始搞傳媒,一三年用兩億元收購《都市日報》,更曾揚言會上市。但不久就遭賣家指他違反合約,並入稟追討九千萬元。黃浩其後反指賣家違反收購協議,曾入稟高院要求對方賠償,據悉金額約 1.2億元。黃浩於一五年十月曾接受本刊訪問指已和解:「其實原本大家關係好好,係溝通上出現誤解。我親自同對方傾,七日搞掂!」本月初,他公布以四億元出售《都市日報》,但至今市場仍未清楚買家身份。
被追債往績
黃浩收購壹傳媒的野心,在一五年早見端倪。當年《忽然 1周》停刊,黃浩即聘請該刊物舊班底發行《 E週刊》。據公司註冊處資料,他曾開設「蘋果日報集團」及「壹傳媒集團」等公司,惟現已轉名為 Batman Limited同 E Shop Limited。壹傳媒非執行主席葉一堅回應指事前並不知情,雙方亦無合作,更指:「係咪等我哋執呀?」黃浩去年更以十一萬五千元投得「 NEXT」車牌,奪《壹》之心路人皆見。他曾接受本刊訪問指:「《 E週刊》邊夠你哋打,你哋咁多年,有咁嘅成績,我行另一條路。」
《 E週刊》創刊後約半年經營便出現問題,一書四冊變成三冊,一年內兩度裁減合共三分之二人手,部分員工要減薪。現時《 E週刊》只剩下約十名員工,位於觀塘的辦公室,月初更遭業主入稟高院,追討三個月的租金及逾百萬服務費及相關利息,並要求《 E週刊》即時交還單位,黃浩於二月時已辭任公司董事。現時黃浩與家人住大埔比華利山豪宅,裝修得美輪美奐,經常在傳媒面前炫富,翻查資料,黃浩手頭只持有一個比華利山別墅物業,一四年以二千八百萬元買入,向星展承造按揭,至今仍未贖回。黃浩多次接受傳媒訪問時均表示,他曾在樓價低位時買入擎天半島、君臨天下和凱旋門等豪宅,轉手勁賺。但本刊翻查黃浩名下的物業買賣記錄,卻不見蹤跡。

雖然黃浩名下物業不多,但黃浩經常豪買名車,包括車價逾六百萬的勞斯萊斯,其車牌「 W BROS」恰巧與今次收購《壹週刊》的公司名字相同。

黃浩一家五口不只一次獲梁齊昕邀請到禮賓府用膳,黃浩大讚梁振英的廚師廚藝了得,又指禮賓府好似香港的城堡,好開心。
親建制撰文撐警

自從一○年與記者在餐廳發生衝突後,黃浩和太太徐淑敏身邊總有黑人保鑣跟隨。

黃浩買《壹週刊》,聲稱會保留《壹》仔精神。他旗下的報紙、雜誌又經常標榜自己中立,然而一家卻是前特首梁振英女兒梁齊昕的好朋友,近年經常出入禮賓府開 party,更獲 CY兩夫婦招待。他在內地亦有一定人脈,表姐是八十年代的內地影星于莉,過往曾從事演唱會籌辦工作的黃浩,一○年接受本刊訪問時曾指聽聞其表姐有軍方背景,更曾協助他向文化部解決大陸演唱會的批文問題,其接送的車甚至安裝了「警車燈」,「過關直行直過。」
一四年佔領運動發生前,黃浩離奇地與太太徐淑敏一同出任兩個紀律人員工會會長。當中海關關員工會曾參與各海關工會的聯署,支持人大為立法會議員宣誓釋法。鮮有談論政治的黃浩在佔領運動期間,亦曾在《都市日報》撰文為警察辯護:「我們香港警察相當克制,甚至連自己尊嚴都拋下。警察也是人,也有兒女家庭,為何要受氣?」彷彿屈小姐上身。
《壹週刊》過往以調查和踢爆起家,向來暢所欲言,對地產商以至政府都毫不留情批評。員工質疑新老闆黃浩過往的背景,擔心言論被親建制勢力控制,部分員工已表明:「唔會幫佢打工。」
經典 27年無悔

《壹週刊》賣盤在即,現歡迎讀者發表自己感受,不論是對《壹週刊》的愛、恨、怨,對未來的看法,對我們的鼓勵,都可一一道來。請電郵文章至 news@nextdigital.com.hk。

當編輯部為《壹週刊》迎來廿八周年之際,卻驚聞噩耗,二十七年金漆招牌被賣走,脫離「肥佬黎」黎智英的壹傳媒。
頃刻間,二十七年往事,二十七年經典,像電影畫面一幕幕展現。
肥佬黎受八九「六四事件」影響,九○年創立《壹週刊》,《壹》仔一直堅持「不扮高深,只求傳真」信念,開創踢爆文化,最「耍家」的偵查和踢爆報導,更是讀者茶餘飯後熱話。
《壹週刊》從來就是「惡」,只信真理,得罪人多,稱呼人少,就算富豪、名人都冇面俾,就是不畏權勢的態度,就算近年被政治打壓,杯葛唔落廣告,黑社會恐嚇,國安拘押,大是大非面前仍然決不賣賬,堅持踢爆下去。
或許常常會聽到人說「《壹》仔 Book A」和「《壹》仔 Book B」,《壹》仔初期出書一冊,後來分開兩冊, Book A專門報導時事新聞和財經專題, Book B以娛樂新聞為主,狗仔隊揭秘滿足讀者八卦心態。
踢爆先河

葉一堅憶述與肥佬黎開會的情況,他說緊張到腳仔軟。

每個社會都有「都市傳說」,但《壹週刊》不會人云亦云,面對社會光怪陸離的流言,揭露真相就是《壹週刊》使命,要數《壹週刊》先驅報導,便是九二年九廣鐵路( KCR)廣告鬧鬼傳聞。
九十後未必睇過該廣告,只要你在 YouTube打「九廣鐵路廣告」便能觀看,甚至近期一套港劇,均參考當年靈異事件,話說廣告內幾個小童笑臉迎人,搭膊頭扮火車在叢林間穿梭,但怪事便接連發生。
當年流言四起,有人聲稱廣告內無端端多了一個小孩,疑似是邪靈,有傳言廣告小孩撞邪,拍攝後統統離奇暴斃。
上網還未盛行,以訛傳訛就像病毒,在社會迅速蔓延,《壹週刊》是首間傳媒揭穿流言,記者調查得知廣告內的童星是從大陸招募過來,於是遠赴北京片廠,找到了童星,逐一訪問他們,證明他們並不是鬼。
曾任時事組副總編輯的「堅哥」葉一堅回憶說:「我哋搵番晒大陸嗰啲細路仔,嗰期踢爆封面賣到加印,以前消息唔流通,太需要報紙雜誌存在。」
直擊江湖仇殺
九十年代至二千年代,香港社會經歷動盪不安,一是黑幫互相廝殺,二是省港旗兵食大茶飯,縱使身處險境,《壹週刊》依然以搶獨家新聞為己任。
九十年代澳門一片腥風血雨,炸彈通街放,澳門官員當街被槍殺,亂象環生。《壹週刊》記者走進濠江風暴圈中,記者馬劍興憶述說:「當時租住澳門富豪酒店,同事輪流駐守,半個月至一個月才回香港一次,晚上在酒店房間,我們有一部無線電接收機,可以聽到澳門警察當局突發消息,知道有人放炸彈,若有任何暴力事件,便立刻衝出去。試過一次突發事件,電單車爆炸,成班行家去採訪炸彈爆炸之後的情形,突然間第二個炸彈爆炸,連環炸彈設計,專登炸記者,所以有記者受傷,當時澳門猶如戰場。」
另一方面,打劫金鋪、綁架富豪,是港人九十年代的集體回憶,頭號賊王張子強連環綁架李澤鉅、郭炳湘,贖金高達十億,他的獨家新聞,是傳媒兵家必爭的對象。
後來張子強在大陸被捕,案件在廣州法院審理,吸引大批中外記者在旁守候,負責記者說當時有很多便衣公安在附近游走,就是想拘捕記者,張子強最終被判死刑,全行傾巢而出直擊他被打靶過程。
「當時廣州市有一個刑場,之前所有行家躲在山頭草叢內,希望影到張子強被打靶的過程,後來公安搜山,將所有記者趕走,我們還有一個同事在山上,他在山上捱了一整晚。」
人力物力傾巢而出,就是為了一張獨家新聞照片。
「一係帶獨家回來,一係帶辭職信回來。」當年跑大陸新聞的記者,為爭北京附近張北地震的獨家報導,更向負責的主管立軍令狀,當年記者就有這種豪氣。結果記者帶了獨家料回來,肥佬黎即場有大筆獎金。
肥佬開會爆粗
其實《壹》仔每期由商討故事題目,報導出街,直至到鋤書會,每次都做到一絲不苟,《壹週刊》開會壓力大,幾乎行內所有記者都知。
創刊初期,肥佬黎會親自出席開會,葉一堅就說:「如果上版隻古仔唔好,肥佬就會話×!」
「壓力真係好大,我們剛剛鋤報時,腳都軟呀大佬!佢話你隻古仔一流呀,失眠睇就啱晒呀,即係話你隻古仔悶呀。」開會「互片」的文化,讓編採部員工將故事精益求精。
肥佬黎賣掉一手栽培的親生仔,他星期一只透過壹傳媒高層放話:「是傷感的。」
對工作二十多年的記者來說,一直覺得自己和肥佬黎是共同體,在《壹週刊》工作是為道「氣」,那是《壹》仔天不怕地不怕的文化,今天肥佬黎是傷感的,我們,卻是惘然的,二十七年!
撰文:編採部
攝影:攝影部
news@nextdigital.com.hk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