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字號

一晦一明 耀德行 地址:西營盤德輔道西 157號 電話: 2549 9091

贊助商連結

犬牙交錯,西營盤。德輔道西,電車游走在熙熙攘攘的馬路間;巴士穿梭於橫七豎八的陡徑之上;地鐵只好匿避着喧囂的繁盛朝市。這一天,雨下得特別兇,斑駁的傘子撑起有百,風景更眼花繚亂。有趣的是,如此雜沓的大街,卻獨沽一味地售賣山珍海錯,故又名「海味街」。
各小店風格一致,似乎未有一間獨領風騷。眼前這家棕紅色招牌,以銀金色刻寫着「耀德行」的海味鋪有點老套,勿怪,畢竟是廿七年前已刻上的牌匾。小店唯一較矚目的,就是簷篷下的兩隻小貓。鼻樑上掛着金絲眼鏡的店主梁永欽(梁叔),伸出雙手,把卡其白的小肥抱至店內;黑紋白肚的小貓見慣不怪,繼續牠正酣的好夢,梁叔咧嘴一笑:「小貓冇力呷醋㗎啦,老啦,同我一樣。」相同的,還有他們死守着小店的決心。鬥志,蓋不過一聲悶雷,天色黯然,調侃任誰也逃不過的暮。

一夔一契

小店屬方正的長形設計,前端作鋪;中段為倉;尾設廚房。飽歷廿七年風霜,從未翻新過,店內陳設雖舊,卻乾淨企理。坐於鋪頭左方的中央位置,一身簡潔老實裝束的梁叔,與小店相當搭調。「喂?耀德行打嚟,今日有乜關照?」洪鐘般的嗓音迴盪着,只見梁叔不斷撥出電話,一間接一間地說出開場白,為店家落單。每次放下聽筒,才把腦海中的訂單筆錄下來,如此的記憶力,悄然地掩飾着他五十八之齡。見手上訂單堆成一疊,他右手往旁邊的雜物櫃抓來了一個米白色的按鈕,一按,不消十秒,一名身穿桃紅色馬球衫的女人從店末步至,接過訂單,就開始竄走於貨庫間執貨。見女人攀上貨頂,梁叔定住了正要撥電話的手大喊:「睇住啊,阿惜!」見其肉緊之態,方知眼前這位正是與梁叔打拼了半輩子的梁太,何巧惜。
梁叔通常會把訂單以地區分類,例如中環的客戶都致電過,他就把中環區的訂單交給梁太,由她執貨,再交予一名老員工阿謝送貨。說時遲,那時快,一名身穿深藍色背心的老漢步入店內,見梁太立於木梯上,揮揮手着她下來,又利落地爬上木梯取貨,他正是阿謝。見援兵趕至,梁叔放心地返回他的位置,繼續完成他的工作,執起電話之際又緩緩吐出一句:「鋪頭一開業,佢兩個就已經喺度幫手,好伴侶、好夥計,咁先有間好鋪。」一夔一契的背影映入眼簾,簾下盡是感激。「喂?啊,唔好意思,耀德行打嚟……」




小店廿七年來都沒有翻新,但店內外都算整潔。


梁叔記憶力驚人,訂單聽一遍就能牢牢記住。


阿謝足足替梁家父子打了四十餘年的工,是老臣子。

時針順走兩圈,梁叔依舊拿着電話講不停。淅瀝雨聲與梁叔的聲線混和,有點催眠之效。驀地,一把尖細的女聲趕盡了睡意,眼前一名略胖的女人詢問着花膠高低檔次之分,梁叔聞聲怱怱掛線,上前解畫。原來無論貴價或平價的花膠,功效都一樣是健胃、補筋骨,分別只在於口感,貴價的較厚身而已,他笑謂:「我哋有嗰句講嗰句,呃人買貴價貨賺多嗰少少錢,但下次人哋就唔會嚟,搵笨嘅。」聽畢,女人又環觀店內一周,接着問梁叔怎麼不賣鮑魚,只見一旁的梁太醒目地打開冰櫃,拿出兩隻比手掌還要大的青邊鮑,告知對方小店只售一種鮑魚,就是南澳青邊鮑。梁叔又謂:「我敢講,鋪頭裏面所有嘢我都試過先賣,鮑魚得呢一隻我係滿意,所以得呢隻賣。」
畢竟是奢侈品,比較店家是正常事,女人最後還是空手而去,梁叔收起鮑魚之時,臉並未有板起,似乎對此看得特別開。一來,他主要做批發及熟客生意,又不像其他店鋪只賣貴價貨,也有於門口出售蝦米、大陸冬菇、豆米類等家常貨品,而且價錢親民,不少街坊光顧;二來,有麝自然香,貨好、人好,客自來。




曾經被偷走的小肥,要用小繩限制牠的活動範圍。


除了海味,小店亦有售豆類貨品。


貴價貨物都藏於小店的凍櫃內,需要時才拿出。 一情一恩

雨水依然嘩啦嘩啦的怪叫,嚇得街上途人零零丁丁,更莫說客人。無事可幹,梁太老早就把午飯備好。脫下金絲眼鏡,準備吃飯的梁叔,談起老父與三名子女,似乎打算跟雨點較勁誰更滔滔。一說,就從一九七九年道來。
人生中的一個大恩,就自此年講起。當年,正值移民潮,梁叔從家鄉新會來港定居,與父親經營飼料生意,上至文書工作,下至搬搬抬抬他都親力親為,梁父見他有心,亦傾囊相授,教他入貨、如何談生意、如何守業,「阿爸教落,做生意呢人哋貪你四樣嘢,貪你平、貪你靚、貪你快、貪你賒,你做到,自然有回頭客。」結果,生意愈做愈興旺,更有了自己的寫字樓及貨倉。如此一做,十年就過去。本來一心接手父親生意,但想不到政府突然下令禁止私自飼養家畜,導致飼料業逐漸式微,加上梁父年事已高,於是梁叔決定另起爐灶。相中現時位於德輔道西鋪位的他,幸運地得到父親幫忙,替他以二百三十二萬買下鋪位。無功不受祿,梁叔承諾只要父親健在,都會每月繳付二萬元租金予他,至今未曾失信。解決了鋪位問題,梁叔又要操心做哪門子的生意。受到飼料生意啟發,他有了主意:「啲豬同雞日日都要食飼料,咁人都一樣要食㗎啫?」既然進駐海味街,不如入鄉隨俗,而且以前飼料店的一些雜貨店客戶亦可繼續合作。




夫婦二人偶有吵架,但每次冷靜一會兒就會和好。


公肚花膠$7,300/斤屬貴價貨,較厚身,適合作湯料食用。


米類主要作批發之用。


堅果類食品,相當好賣。

畢竟毫無經驗,惟有比別人辛苦。幸而,他有父親傳授的四宗旨「平、靚、快、賒」。於是,他天天於永樂街及內地兩邊奔走,比拼價格之餘,又挑選好貨。最初不懂以肉眼分辨貨品優劣,於是用口舌去嘗,「淨係講海參都幾十種,煮一次都半日。」店內大小貨物都親口試味,如此心思,果真換來佳品。除此以外,如何儲存海味亦是一大難關,他發現這要從入貨時開始着手,例如選購較先進國家的來貨,「好似鮑魚,揀南澳係因為佢哋資源充足,一捉到啲海味就即刻急凍,運送過程又確保有得雪藏,咁先唔會有霉味。」送來的貨物,他都按次序把急凍的先處理好;送貨不能耽擱,要以最快速度送到客人手上以免貨物變質。平、靚、快都做到了,賒又如何?因為海味店客人賒賬是平常事,試過有餐廳賒賬取貨後倒閉,故此梁叔對批發客十分挑剔,要清楚對方的背景、營運、收入等,方才接下生意。多得慈父教誨,小店方守成老字號。為了把恩情銘記於心,新店取父親族譜名「祖耀」之耀;他則是「述德」的德,父名為先,子名殿後,故取名為「耀德行」。




鮑魚有滋陰作用,南澳青邊鮑煮熟後不會縮水縮得太厲害。


南澳青邊鮑$630/磅建議煲湯後撈起,切片食用。


墨西哥刺參$1390/斤補而不燥,不會令膽固醇增高。


日本特大元貝$1280/斤元貝挑色澤鮮明的方才又鮮又甜。

另一個恩,出自梁太,說是恩,倒不如視為情。湊巧地,又是從一九七九年說起。也許是緣分,梁太亦是七九年移居香港,二人經親戚介紹而認識。脾性相近,都是勤儉的老實人,一見如故的他們很快就發展成情侶,西環一帶成為二人的拍拖勝地,好不甜蜜。梁太腦袋不算聰敏,但為人不計較,從不佔人便宜。認定對方必定是位好太太的梁叔,終於一九八二年娶得賢妻,數年內誕下一兒一女。
一九九零年,小店開業。梁叔眼光果然好,梁太把頭家打理得有條不紊之餘,當時誕下排行第三的小兒子不過三個月,她不辭勞苦地到店裏邊湊孩子邊幫忙,她失笑:「呢,嗰陣個仔就係瞓喺個雪櫃上面,到佢大啲,就搵條長蠅綁住佢腳仔,等佢跑唔出鋪頭,唔係有乜計啊?出面人多車多。」雖然頭腦不算靈巧,但手腳麻利,從不怨苦,店裏不少雜務,甚至搬貨推貨等操重工作,她都一力承擔,好讓梁叔能放心外出談生意、找貨源。開初生意未上軌道,梁叔又堅持月繳二萬租金予父親,他們也就吃着粗茶淡飯過生活,偶爾有海味進補,都只捨得留給兒女。日子艱苦,但想起往事,二人臉上都掛上一抹甜笑。
緬懷過去,往事如煙,隨着已涼的飯菜飄散。梁叔這才起箸夾起塊肉放到梁太碗內,「除咗我阿爸,我最感激係佢,我從來都唔使操心屋企啲嘢,冇佢就冇今日嘅我。」二人由零起步,至現時生意穩定,小店算是賺不少錢,梁叔知道飲水思源。淡淡然的一句,眼角瞄見梁太莞爾,他方才低頭扒飯,涼掉的飯忽而溫熱起來。







這些小飾物都由開店保留至今,算是小店的吉祥物。


梁叔擅長談生意、撥算盤,又勇於投資。 一傳一承

青菜、蒸魚,米飯都吃進肚子裏,只餘空碗碟留於木桌上。店裏盡是鮑參趐肚,但午餐比意想中來得清淡,這是梁家的一套獨門養生良方。梁叔無論性子、原則及習慣,都十足梁父。先是孝義,為了方便照顧對方,他與父親住在同一所大廈,日日共進晚餐。住處距離店鋪不遠,梁父不時會到店裏走走,雖然已屆九十四,仍然能從德輔道西徒步上斜至般咸道,完全因為其多運動、吃得健康的習慣。梁叔亦效法父親,每天早上五點半左右起床與梁太行山,回家吃麥皮、蘋果、香蕉作早餐再回店裏開工,廿年來風雨不改;閒時多燉海味補身,貪其大多補而不燥。說來不信,梁氏家族的確長壽得驚人,梁母九十五歲方離世;梁叔的祖母更活到一百零四歲,他盯着門前木椅,憶述:「我阿嫲好嘢啊!一百零一歲仲可以日日落嚟鋪頭幫手,坐喺個門口囉,冇嘢做搵啲細藝啊嘛。」如今人已去,空櫈仍在,梁叔灼熱的眼神,彷彿令它重生餘溫。
梁太把碗筷洗畢,徑自來到梁叔身旁坐下,二人之樸素,實在甩貌似店裏員工,梁太靦腆一笑:「我哋啲衫夾埋都係得嗰幾件,是但啦,呢啲門面嘢。」如斯勤儉,亦是家父的教誨。錢多不代表可以揮霍,多作投資,但絕不賭博。梁叔數十年來謹記此教誨,連馬會都未曾踏足過半步;小店的盈利他都只作投資或作公司資金,從不固定發薪予自己。正因為如此忠孝之心,深得梁父歡心,今年決定把小店現址物業轉到梁叔名下,「我使得幾多啫?佢傳畀我,我又咪傳畀啲仔女。」傳承下去的,其實豈止物業。一代衰;一代興。如雨,一點蒸發;一點落下。




周末才多街客,平日則主要做熟客及批發生意。





梁叔仍然使用筆記電話簿,殘破的紙張留下歲月痕迹。


梁氏一家十分重視家庭聚會,每隔數天就聚餐一次。


小店仍然使用舊式的水塔機冷氣,梁叔指如果它壞掉,就再也買不回來。 一心一路

鈴聲倏地響起,梁叔抽離思緒,一接電話,即瞇起眼燦笑,連番說好。原來是三個大孩子相約回家裏吃飯,只見他立馬從冰箱內拿出三隻大鮑魚,着梁太晚上帶回家煲湯。每逢子女回家吃飯,夫婦二人都把店內珍品取出,梁叔開腔:「搵食搵食啊嘛,辛苦搵來志在食,惟獨食唔好慳!當然,佢哋返嚟食就豐富啲啦。」為父作母就是如此無求,對他們而言,人生最快樂的日子,就是每年一次的家庭旅行。除此之外,他們幾乎沒有其他休假。臨近六十的二人,縱使多健康都仍然殘留着歲月的痕迹,但他們並沒有退休之念,希望努力把小店經營好,把存款留給兒女:「而家樓價咁高,你唔幫佢哋,佢哋點買得起?」
另一邊廂,他又有意讓細仔接手海味店。選擇細仔並不是偏心,而是因為他前景目前是三人中最不明朗,希望能助他創一番事業;再者,他自小就於店裏長大,對小店最有感情,談到小兒子,梁太又按捺不住:「佢啊,讀書嗰陣時放假都唔願出去玩,要留喺鋪頭先安樂,做啲乜?幫手收下錢,入吓袋㗎咋。」其實,細仔只愛於店裏打躉,實際業務倒也不懂,梁叔自有他一套看法:「唔識有乜緊要?我嗰陣又咪係乜都唔識,最緊要心態。」個性勤儉老實的細仔,有梁叔的影子,令他最放心。當然,一切都要看兒子的意願,梁叔亦表明不介意兒子不賣海味,做別行生意。愛孩子如他倆,活了大半輩子,都不怎樣為自己而活,惟願一眾兒女能活得逍遙。打包好晚餐的材料後,他們一個勁兒地整理店面,如箭的歸心刺穿了霧霾,喚醒了一絲陽光。
雨水停竭,嶄露的陽光打在馬路的桑榆間,一掃晦暗。二人手腳依然未休,但暮景未至終將至,他們總有停息的一天,「做到做唔到為止囉!我阿爸為咗我哋,又咪做到七老八十。」梁叔漾起一抹淺笑,擠壓出眼角的尾紋,暗示夕暉將至,但黎明終究會來臨。




小店有售蝦米,當中又以大粒完整的為貴價。


各類食品都有出售,形象親民,街坊閒時都來光顧。





梁叔指罐頭鮑味道始於較遜色,不過烹煮方便。


不少熱湯材料能於店內找到。


梁叔每日都會檢查貨物狀態,確保它們沒有變壞。 耀德行

地址:西營盤德輔道西 157號
電話: 2549 9091

撰文:黃寶琳
攝影:梁偉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