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ct.jpg


站在山火後的馬鞍山郊野公園邊陲,不再見到綠油油的草地,只剩下枯樹、野草,如政府把這裡一帶納入起樓的研究範圍,環評一關就較易通過,亦等於趁火打劫。

封面故事

46小時離奇山火  689趁機劫郊野地

贊助商連結

梁振英尚有十日就卸任,他在位五年內,最引以為傲的成績表,就是增加土地供應。
本週日,他接受中央媒體訪問,又再自吹自擂,揚言未來三、四年的房屋供應量將比他上任時增加 50%。
梁振英年初發表任內最後一份《施政報告》,延續其「盲搶地」作風,已將魔爪伸延到港人最珍視的郊野公園之中。上月政府急不及待宣布,由房協負責進行研究,試點就在大欖郊野公園邊陲地帶及馬鞍山郊野公園邊陲的水泉澳等兩幅土地。
其中位於馬鞍山郊野公園邊陲的水泉澳,五個月前曾發生一宗燒足四十六小時的離奇山火,面積達四十公頃,災後只剩下枯木和野草;有環保人士指假如現時政府在該處做環評並不公平,就如趁火打劫。本刊亦發現,負責進行研究的房協,委員之一是新地老臣子黃植榮。
而新地已早着先機,去年以高價買下該處一幅地發展豪宅。




山火於一月二十日中午發生,由數個零散的火頭構成,但燒至夜晚仍未熄滅,最終燒足兩日。(互聯網圖片)

689的最後一份《施政報告》發表兩天後,即今年的一月二十日,沙田水泉澳邨東面山坡發生了一場嚴重的山火,火勢一發不可收拾,足足燒了約四十六小時,火場面積達四十多公頃。政府指由於現場位置陡峭,沒有小徑或車輛通道,消防人員要用直升機到達距離山火較近位置撲救。這宗山火,消防處一共調派二百多名消防員外,政府飛行服務隊派出超級美洲豹直升機及海豚直升機,飛行逾三十小時,亦共投擲了五十八次水彈,成為水泉澳一帶最嚴重的一場山火。

一場離奇山火


當日山火燒足四十六小時,要出動政府飛行服務隊直升機在吐露港裝水撲火。(互聯網圖片)

當日的山火一度燒至近大老山隧道方向,與該帶原居民村屋民居最近距離只有二百米,附近的居民更一度擔心要疏散。新聞處資料指山火是由數個零散的火頭構成,消防處回覆本刊指是有人不小心處理或棄置火種所引致,當日有傳是原居民掃墓留低火種。離奇在,當日既非清明節及重陽節,加上水泉澳附近有多條原居民村,包括多石村、插桅杆村及牛皮沙村等,近一年正在興建丁屋,據原居民的傳統,是建屋期間不會拜山,故山火更添一陣懸疑。在牛皮沙村住了四十多年的原居民廖先生說:「咁多年都未見過有咁誇張嘅山火,照計山上無人無物,點解要救足兩日呢?」
山火發生後,從山下望上去,已經燒得「光禿禿」;就在山火發生後的四個月,政府卻打這幅地的主意,並由房協負責聘請顧問研究水泉澳這幅地。房協指研究試點的確實範圍,有待委聘顧問公司後才釐定,但研究的面積正正達二十公頃,當日山火的範圍達四十公頃,其中二十公頃就在郊野公園範圍內,環保組織亦擔心政府會「趁火打劫」。長春社高級公共事務經理李少文,與記者一同到火後的郊野公園視察,他指山火發生後如此短時間內做建屋研究,進行環評是「絕對唔公平」,無法反映潛在生態價值:「環評只會喺嗰段時間影張相,喺地面拉格仔,數到幾多嘢就寫落去。」恐怕只能數到被太陽曬死的昆蟲屍:「我都諗到佢最後點寫,『人為干擾大』、『山火頻仍』、『土壤差』,俾人感覺不如用嚟起樓啦。」

受影響不只二十公頃


水泉澳邨未被火燒的位置,依然有不少生物及原生植物,具有生態價值。

香港郊野公園山火頻仍,政府本身有極大責任,李少文指:「做山火管理,通常會打火界,將值得保護嘅地區,周邊嘅草同樹木清咗佢,要十米闊。但有啲墳區喺郊野公園出面,管理權唔喺漁護署手,可能係地政或者其他部門。要地政幫手打火界?佢就睬你都傻。」
現時兩個水泉澳山頭,由山腰以至山頂的樹林都被燒成枯木,在猛烈的陽光下,地面只有粗生的野草生長。李少文表示,經過山火後的樹林若要自然復原,需要二、三十年時間,即使人工在原地種植外來的耐火植物,也要八、九年才能變得茂密。
記者再走到沒有被火燒的一帶,沿着山徑一路往上攀,左右兩邊都有茂密灌木林,沿路有不少香港的原生植物:有蕨類,有食蟲的「毛氈苔」,又有盛放着粉紅色花朵,果實甜蜜可供食用的「桃金娘」等。山徑中間更有條水流充足的河溪,水中除了有橫紋南鰍等原生魚和「水鉸剪」外,亦吸引不少本地蜻蜓、豆娘以至各種蝴蝶在溪邊生活,也長了不少樹齡最少三、四十年的水翁,李少文指:「呢度都係邊陲,但啲植物、昆蟲物種同環境,其實同一啲郊野公園嘅核心地帶差唔多,生態價值唔低。呢度郁得,成個香港郊野公園唔使要。」
若水泉澳的火場逃不過發展的命運,受牽連的範圍將更大,李少文說:「山上有好多大石頭,政府實會話好危險,要做固坡工程。唔剷晒個山頭,都會整啲大網,巨型嘅建設圍住,會阻礙動物嘅走動。話攞廿公頃,個骨牌效應分分鐘影響到六十、八十甚至一百公頃範圍。」

新地早着先機


長春社高級公共事務經理李少文預料,環評報告最終會認為這裡「人為干擾大」、「山火頻仍」、「土壤差」而為建屋鋪路。

政府今次委託房協進行研究,以往從未發生過,被質疑是要跳過固有的發展郊野公園機制,避開向漁護署的「郊野公園及海岸公園委員會」(郊委會)諮詢,也省卻向立法會要求撥款的麻煩。發展局局長馬紹祥及環境局局長黃錦星都分別出來解畫指今次試點皆由房協建議,做法彷彿回到「勾地表」時代,脫離政府主導的土地供應政策。問題是,房協主席鄔滿海是「梁粉」,而現屆的執行委員會委員中,竟包括新地老臣子黃植榮,是五大香港地產商中,唯一躋身當中的代表。
今年六十一歲的黃植榮,二十五歲已經加入新地,一二年郭氏兄弟貪污案發生後,他由新地執行董事擢升為執董兼副董事總經理,幫手「睇檔」。吊詭的是,一五年政府將水泉澳邨的郊野公園附近一塊十二萬呎綠化地帶改劃為住宅地,一六年由新地以二十三億投得,每呎地價五千四百多元,計劃作中密度的高級住宅發展。由於這幅地所處位置交通不算便利,地勢高而且地盤內不少屬於斜坡,故測量師預料地皮成交價十多億元,現時成交價卻比估值高出四成,顯示出新地志在必得。
若郊野公園再有公共房屋發展,新地這個項目亦有機會受惠於政府的基建配套,以至山坡的平整工程,有潛在利益衝突,擔心成為橫洲項目中新世界的翻版。房協回覆指有既定的申報機制,遇到可能出現的利益衝突情況,有關人士會避席及不獲發相關資料,黃植榮沒有出席有關郊野公園研究會議及沒有獲取相關資料。

自製談判籌碼

香港郊野公園內,有七十七幅被郊野公園包圍但未被劃為郊野公園的土地,統稱為「不包括土地」,這些「不包括土地」有一定生態價值,若受破壞,會損害郊野公園的完整性。政府八十年代起,已陸續將當中二十三幅納入「分區計劃大綱圖」,限制其土地用途以作出保護。前特首曾蔭權在位時曾承諾,會將另外廿五幅直接納入郊野公園。但至今,漁護署只將當中三幅劃為郊野公園,梁振英上任後不但不加以實行,更反其道打郊野公園的主意。
發展郊野公園困難重重,過去政府曾提出徵用清水灣郊野公園五公頃土地,擴建將軍澳堆填區,○七年向「郊委會」諮詢,但最終亦被立法會否決,木土研究社研究員陳劍青指:「佢(郊野公園)嘅複雜性、爭議性、以至時間成本都好高,要拎到塊地出嚟,再將佢由生地變成熟地(平整),過程好漫長。」他質疑政府將郊野公園擺上枱,醉翁之意不在酒,目的是增加談判籌碼,讓市民「兩害取其輕」,即使最終不能發展郊野公園,也會接受綠化地帶的發展。




新地老臣子黃植榮(右一),同樣是房協執行委員。房協負責研究水泉澳郊野公園用地,而新地去年早着先機在該處買地,大有利益衝突之嫌。


新地地盤近郊野地 發展商入紙改劃

包括新地在內的本地發展商,早年已以平價在市場掃入大量綠化地「養蚊」,見政府有積極發展綠化地及郊野公園邊陲地,當然樂見其成。翻查城規會記錄,新地一四年曾就其大埔松嶺農地富亨村以北由綠化地改為住宅地,計劃興建逾千個單位,不過最終被城規會以有生態價值及對景觀造成不良影響的原因而否決;另一個位於馬鞍山泥涌的二十九萬呎綠化地亦多次闖關失敗。而長實、恒基及新世界等先後入紙改建,最大規模是會德豐於上月入紙的申請,將大埔洞梓達八十六萬呎綠化地改劃成二千七百多個單位。
長春社高級公共事務經理李少文預期,如果今次郊野公園的兩個建屋試點成功推行,香港的綠化地帶改劃只會更勢不可擋:「因為你最高一個層次,神聖不可侵犯嘅地點佢都郁得,等於下面嘅保育地帶、綠化地、農地,都好大條道理話郁就郁。」




吳光正的會德豐持有大量綠化地,上月向城規會申請,把位於大埔洞梓達八十六萬呎綠化地改劃成二千七百多個單位。(《蘋果日報》圖片)


負責為全港郊野公園把關的「郊野公園及海岸公園委員會」主席鄧竟成,被外界質疑是橡皮圖章,擔心會偏幫政府。(《蘋果日報》圖片) 綠化地建豪宅

綠化地帶是由英國人傳入的規劃概念,除作為市區與郊野公園之間的緩衝地帶外,也視為城市擴張的邊界,保障市民的生活環境,陳劍青指綠化地帶是香港與大陸最不同的地方:「大陸嗰種攤大餅模式,一路向外擴散,令城市嘅空氣、交通同生活質素受到破壞。」
梁振英在位五年,一直引以自豪的就是增加土地供應,他多年來就不斷打綠化地主意,先後提出把七十幅綠化地帶改劃計劃,當中不少具生態價值的地皮,引起環團和市民反彈。例如大埔鳳園旁的土地,因鄰近蝴蝶保育區,最終被城規會否決改劃申請。他上任至今,成功將三十四幅,合共超過五十四公頃涉及綠化地帶的地皮改劃。本刊計算已轉用途的土地當中,只有十一幅是公營;另外二十多幅為私營,當中不乏中資身影,包括世茂集團、萬科、中海外、保利置業等龍頭國企。
以面積計,私營面積達三十一公頃,而公營只得二十多公頃,與政府預期將綠化地作公營房屋發展的目標,仍有一段距離。事實上,政府曾改劃大窩坪內綠化地改成住宅地,以七十億元投得的世茂在有需要時要進行平整土地工程,並涉及十二公頃獅子山郊野公園。改劃綠化地,不單市民的舒適生活被剝削,基層市民亦未必能上車,香港市民的利益再被出賣。










去年政府欲於元朗橫洲興建公屋,被揭旁邊是新世界的綠化地,並已向城規會申請改劃。而新世界更與政府聘請同一顧問,新世界遞交的規劃圖可見,樓盤當中的主要車路,與日後橫洲公屋計劃落成的迴旋處將是無縫銜接。(林志謙攝)

撰文:關冠麒
攝影:葉漢華
資料:資料組
插圖:詹震寰
mailto:news@nextdigital.com.hk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