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龍之為蟲也,柔可狎而騎也,然其喉下有逆鱗徑尺,若人有嬰之者則必殺人。—韓非《說難》

豪語錄

逆鱗 梁梓禧

贊助商連結

梁梓禧,即係出櫃主播前名梁奕倫;但我今天要說的是逆鱗——香港尚算和諧自由、點玩都得(柔可狎而騎也)正如他成名節目《輪住嚟試》,只要不觸碰(嬰)那一片逆生鱗片般的痛處,例如同志平權,建制派會龍顏大怒想把你除之而後快。梁梓禧正正是少數與泛民議員走在前線的藝人擔任彩虹大使。
他倒不自誇為敢於觸犯社會禁忌的戰士:「因為我希望同性戀根本不是社會禁忌。」梁梓禧夠貼地,首名因詐騙港台被判社會服務令的 DJ,的確沒什麼好認叻,只自稱基佬倫。
若非 Roland採用此字眼,筆者真不敢寫,凡事講 political correctness,基佬怕歧視而直佬怕逆向歧視。但 political是外語,在中國人政治裡談不上正確,台灣上月釋憲,有望同性婚姻註冊,梁梓禧即往寶島觀光,回來後的這天說:「龜兔賽跑呀,原來香港落後咁多!」
逆鱗的典故,出自韓非《說難》,就是字面意思,說服人很難。

菊花劫


以談性節目殺出血路,《啪啪聲太好聽》訪問埋一樓一鳳,但他說,性並非基佬全部,直人如是,所以希望有新發展。

開版相的龍紋身,是貼紙。一來呼應逆鱗,二來衝着達明名曲《忘記他是她》,總覺得同志通常「紋上鐵青色的肖像」和戴耳環的, Roland說:「我兩樣都冇,耳洞也沒穿,以前男友就有。」
我們自以為很懂,其實只是想當然。「基佬同直男好多嘢好相似,基佬不一定刺青,直男也會戴耳環。
「別被大台劇誤導那種行路扭 pat pat;基佬冇樣睇㗎!反而張學友唱歌成日蘭花手,不能因為蘭花就劫咗屈佢係——哈,如果下次開《菊花劫》,我倒想做男一。」
為何話梁梓禧是最具代表性出櫃藝人?他說自有「德高望重」前輩如黃耀明,「但明哥走高檔路線;我就行 lay man,這也是我 mission,解答吓大眾好奇心。」包括講吓上文的基界有味笑話,不用裝模作樣。
「叫我基佬冇問題,就我所知,所有同志都冇所謂,自己未接受到自己身份會介意,真基佬不介意,叫『死基佬』才難聽。」
明白,我接受被叫佬,但叫死佬就是罵。直男與攣男,大家都係佬,大家都怕「死」,咁簡單。

逆鱗


詐騙港台稿費被判社會服務令。

梁梓禧原名梁家輝,入娛樂圈非改不可,於是港台前輩何嘉麗按其英文名 Roland定出梁奕倫,一用竄紅,榮獲年輕人最喜愛 DJ第一名和十大金曲新人銅獎,一三年再改梁梓禧——自己本也甚藐改來改去的藝人。
「是認識一位師傅教我:『怎會叫逆向的車輪?豈不是開倒車?』十年來冇人比我更清楚受過的不愉快經歷。認識梁奕倫的觀眾一早認識了,朋友可以照舊叫我 Roland。」
十年一劫,指○六年因詐騙稿費黯然離職。「事業上最難堪,自此行慢了。如果沒官司,我未必捨得走,安安穩穩,我可以做到 Uncle Ray的歲數。當初有人勸我考埋做監製轉公務員,羅敏莊笑我聽聽話話可能現已升到二台台長;但怎說呢,每日同一時段開咪,不太大進步,你聽收音機仍大把這種人……」
筆者倒覺得,是挫折令他豁出去(或者叫唔衰都衰咗嘞),時間上啓合,自此梁梓禧一步一步基情流射。
「首先,我從未直過!唔敢望裸露女性,小時候學人睇四仔見到下體會自然『嘩好核突』。在港台時當然冇認,那種環境氣氛令人自動唔好搞咁多嘢。到走出來,人放開了,剛巧性傾向歧視立法研討,我寫份 proposal給收費電視,做個節目讓攣直人互相了解(與茜利妹主持《攣直後援會》),自己順勢出櫃。」
插問一句——梁梓禧不也做過 TVB嗎?為何不 sell橋給大台?「費事嘥氣啦。他們和港台一樣但求大路。」
如果仍奇怪未出櫃的少男梁奕倫有點娘娘腔、出晒櫃的梁梓禧反而 man爆?「那是滄桑、捱過的眼神。」與直男相似,年少浮滑些,人大了自然沉穩——「我們和你們一樣。」這是他反覆想大家明白的母題。

父子心

拿着花拍照,梁梓禧自嘲:「叫我『獻菊』?」咁問他屬於刺菊者抑或獻菊者?「即係進攻型 1和被進攻型 0,很少基佬是絕對的 0或 1,我隨着時代轉變,同我在娛樂圈一樣可塑性甚高,哈哈不過做人總愛踢前鋒!」
沒藝人比他更徹底了,但輪到往大專院校演講(例如關懷愛滋),梁梓禧會勸年輕人出櫃要三思。「父母未必承受得到,在職場更會影響升級。」
大學生的父母大概五十歲, Roland向爸爸(媽媽已逝)坦白時,老人家已八十開外,又怎樣承受?
「分幾個階段。一三年我做《攣直後援會》,本着他老人家不會看收費電視( now),就算報章偶然報導,我包了底,對爸爸說:『我是為節目效果。』我沒認自己係唔係,講得很玄,但不想講大話。家姐更不會點破,卻原來,我們低估了老人家。
「記者叫我帶父親出來講 come out,我只敢發短訊:『想問你有個同性戀兒子會怎處理。』仍含假設性,每一步我都好小心。爸爸回覆:『如果幫到手,我都想盡量幫吓同志。』我補充:『出街可能很多人問起你。』爸爸答:『我搞得掂。』
「但還有第三階段,最近我才知,原來他留了對龍鳳鈪給我,覺得我有機會直番,嗱玩到咁上下記得搵個女人結婚,吓不是已接受了我嗎?但我不能再解釋,讓他開心便好。」
這天問梁梓禧,他都搖頭說:「不敢講到白,爸爸今年九十歲了……」下面的話,不解也明,正因不能睇晒兒子的人生,傳宗接代的希望反而不見破滅。
梁梓禧道來有點尷尬,事關身為平權大使;筆者卻看到父慈子孝、互相保護。六月,這是值得寫的父親節獻禮。




Roland說,爸爸是個型佬。


嗱玩到咁上下記得搵個女人結婚,吓不是已接受了我嗎? 結婚到台灣

未及傳宗接代,先談成家立室。笑 Roland如果留在港台做公務員,搞搞吓同性配偶都有財產權喎,他說:「搞搞吓又好似未得喎(請參考港聞最新消息)。
「十年前廿年前怎料到台灣行得快咁多(指同性婚姻立法)?係,台灣經濟現況差,但窮得有骨氣、活得有尊嚴,難怪不只攣人,普通朋友都話要移民那邊。
「香港基佬熱烈彈琴熱烈慶賀,仍有未知數,難道專登溝件台灣仔嚟結婚咩?返到香港,一樣唔認可。」
梁梓禧月初往台灣一遊,如果成事,他想過在當地註冊,可貴在那是華人社會,代表一種立場,基佬也不一定愛扮鬼佬的。
說「如果」,因為未到談婚論嫁階段。「來到這年紀(四十五歲),我不多不少拍過六次拖,很想結婚,但另一半根本未 come out未向家人交代,所以我好驚記者手足影到我拍拖、登埋佢。」
他所擔心的倒成為變奏——早前壹週 Plus網上報導「梁梓禧有靚女相伴」云云,細閱內容,撰文記者明知 Roland是同志。咁即係點?仍以基佬有靚女相伴是讚美?隱隱戥他可能被拗直開心?算否性取向歧視?
梁梓禧這天說:「那位『靚女』就是幫我八年的助手囉。惟有相信傳媒是出於傳統的善意祝福,有排需要教育,可能我有生之年都改變唔到這觀念。」
至於那片龍紋身貼紙,他影完相沒捽掉,說:「留番晚上給 partner一個 surprise。」

你同性戀嗎?


在 fb發起同志到台灣註冊。

據說,人類原始慾望依次是求存、飲食屙瞓和生殖——性慾是伴隨生殖而來,當意識到個體壽命畢竟有限,繁衍後代甚至凌駕一切。
隨口問梁梓禧有多少兄弟姊妹,他答:「就三個家姐。無奈呵,爸媽諗住追個仔繼後香燈,點知個仔我……」
對異性沒性慾的他,對繁衍後代和傳統仍有點耿耿於懷。
但怎說呢,關於繼後香燈,我記得爺爺的名字(因為拜山),但對爺爺的爺爺就茫然了,由此推論,到我個孫個孫,也不會知道我叫咩名,所謂繼承和開枝散葉的,不外就只一個姓氏。而我姓余, Roland姓梁,都天下何其多,年年有「余」,萬事有商「梁」,不愁滅種的。況且,你真會特別喜愛多些人與你相同姓氏、同姓三分親嗎?
既然不糾纏於這種同姓戀物癖,又何必怪人家同性戀絕子絕孫?

撰文:余家強
攝影:黃志明
攝錄:羅錦波
髮型: Ken Lam
化妝: Yuki Pan@YP MaKeup& Hair Styling
服裝: UnEndin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